然後是威克多爾·克魯姆,他是第二位救出來人質的人,所以得到了三十分!

還有哈利·波特,他雖然是最後一個回來的,但根據人魚首領的話,他其實是第一個到達人質的地點,並且他還為芙蓉·德拉庫爾帶回了她的妹妹,所以我們給了他三十五分!

然後是赫敏,她雖然沒有帶著自己人質回來,但中間發生了一些特殊事情導致了她受到了襲擊,所以我們給了她二十七分!

最後就是芙蓉·德拉庫爾,她雖然很好地使用了泡沫咒語,但她並沒有帶回來自己的人質,而是由哈利·波特帶回來了,所以我們給了她十六分!」

現場沒有多少歡呼聲,畢竟這場比賽的觀賞性真的一般。

但哈利·波特和塞德里克·迪戈里並列第一的成績,還是讓霍格沃茲的小巫師們激動了一陣子。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后媽覺醒后[七零]最新章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后媽覺醒后[七零]全文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txt下載、后媽覺醒后[七零]免費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

舒書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戀愛腦女配覺醒后[鑒古]、在年代文里暴富、佛系嬌氣包[穿書]、金甌鎖嬌、后媽覺醒后[七零]、

。 在二人口中求不到疑惑,崔殊歡只好看向小憩中的桓儇。可平穩的呼吸傳入耳中,可見桓儇睡得很熟。只能壓下疑惑同韋曇華小聲說起話來。

每回崔殊歡刻意將話題引到剛才一幕上時,都會被韋曇華巧妙繞開。這樣一來二去的崔殊歡徹底沒了興緻,再加上探知他人的秘密並不是她所喜。

更何況阿娘常與她說每個人都會有秘密,盤根問底只會招人厭惡。身居高位者,往往秘密最多。

大殿下於他們崔家有恩。無論如何他們都得站在大殿下這邊,不能忘記這天大的恩德。

這支浩浩蕩蕩的隊伍最終在正午時分抵達了驪山行宮。等候多時的宮正領著一眾內侍侍女跪在石階前迎候聖駕。

斂裙步下馬車掃了眼迎接他們的人,桓儇神色如常,唇際浮笑。站於桓淇栩身後半步的位置和溫初月一塊步上石階,往行宮而去。

眼下他們站得地方只是行宮外圍罷了,還需要步上石階才能抵達行宮。太祖皇帝修建驪山行宮的時候,將它當做消夏避暑,冬狩休憩之地。

為了讓後代子孫不忘祖宗創業艱辛,特意下了道旨。此後君王來驪山行宮遊玩時,必須下轎入宮。

對於這樣的旨意桓儇自然沒有意見,神色如常地跟在桓淇栩身後。時不時伸手在背後攙扶下他,免得他步伐不穩摔倒,在眾臣面前鬧笑話。

一旁的溫初月雖然也覺得腳酸,但是礙於身份也沒有表現出太大的不滿來。

這樣一來反倒是苦了跟在他們身後的一眾朝臣。年輕的還好,那些個年長些的這才走了一半石階,就已經氣喘吁吁。全賴身旁同僚互相攙扶著,免得摔倒惹惱了帝王。

相比於其他人來說桓嶠反倒是十分鎮定。明明已經步伐不穩,可也不要人攙扶。自個昂首走在石階上。

聽得徐姑姑在身旁稟報,桓儇唇角浮笑。偏首囑咐起來。

一炷香的功夫終於真正抵達了行宮門口。望著聳立在眼前這座連成一片的華麗宮宇,桓儇驀地挑眉,順手挽起迤地披帛。

身為君王的桓淇栩自然是居於行宮正殿。剩下的宮殿如何分配對於宮中而言即是難題,也不是難題。

畢竟新帝還小,不需要考慮妃子的安排。溫太后可以安排在永安宮中,大殿下可安排在甘泉宮。剩下的皇室宗親要如何安排,委實讓他們覺得困擾。

畢竟那幾位皇叔都不是省油,從前也是皇位的繼承人。可誰知先帝還能置死地而後生,讓他們和皇位無緣不說,如今還得在一個半大的孩子面前稱臣。

說他們沒有異心,只怕沒人會信。問題就難在這裡,安排的好來日也多條出路,安排的不好往後的路只怕要難走許多。畢竟事事難料,誰又能保證會不會一朝天子一朝臣呢?

「黎宮正。」桓儇站在假山池畔溫聲喚了句。

黎宮正琢磨要如何安排此時,忽然聽見不遠處有人喚他。尋聲望去瞧見桓儇含笑望他,連忙上前行禮拜見,「微臣叩見大殿下。」

「起來吧。本宮之前已將行宮各處事務安排理好,不曾想一時忙碌忘了派人交予宮正。」說著桓儇偏首看向徐姑姑沖其頷首,「宮正看看有沒有不妥之處。」

聽了這話黎宮正鬆了口氣。有大人物擔下此時,他就不怕有人找他麻煩。要斗也是他們這些高位者去斗,與他無關。

將黎宮正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桓儇斂眸輕呵一聲。

「謝大殿下,微臣這就安排下去。」再三謝過桓儇后,黎宮正方才離去。

「走吧。」

待黎宮正離去后桓儇從另外一條路返回行宮正殿。那邊還有事情等著她去處理。

得了桓儇指點的黎宮正按照紙上所示悉數安排下去。桓嶠得了風景和地勢俱佳的臨淵殿,此處離主殿極近不說,離內院也不算遠。而剩下二人一個在夕顏閣,一個在停雲樓內,雖然佔地極大,可是真正的居所還不如臨淵殿一半。

聽完黎宮正的話,桓毓面上笑容一僵。若說桓儇的甘泉宮是僅次於昭明宮的地方,那臨淵殿則可以與永安宮媲美。四處皆是景緻非凡,入則寧,出則繁。

「二哥真是好福氣。能得陛下另眼相看,得了這麼個好居所。」桓毓陰鬱的目光落在桓嶠身上,聲音不大恰好能讓附近的聽見。

此時聚在附近的皆是皇室宗親。他們雖然身份地位不輸於這三人,到底還是有些不一樣。眼下聽桓嶠得了這般厚待,其中心懷不滿的人已然將目光轉到了桓嶠身上。

絲毫不理會桓毓的挑釁,桓嶠柔聲道:「你若是想來隨時可以來。不過是一處居所罷了,本王還沒那麼小氣。」

「二哥誤會,我可沒這個意思。只是覺得陛下不懂禮法也就算了,二哥可不能糊塗。」桓毓饒有深意地睇他一眸,「二哥眼裡總不能沒有長輩吧?」

在桓毓看來,這樣的宮殿無論如何都輪不到桓嶠來住。不說其他的,他那幾位皇叔還尚在人世,有長輩在此,桓嶠憑什麼住在這裡。

如今這樣一安排,明眼人一看便知誰更得皇帝信任。

被刻意挑起的戰火,怎會輕易平息。

心知桓毓所想。桓璘的目光從二人身上掠過最終走到一旁捧茶而飲。這世間上沒什麼比看戲更有趣。

思付一番后桓嶠哂笑道:「陛下安排如此。難不成陳王兄要本王抗旨不成。」

「本王可沒這個意思。只是提醒二哥切莫給人落下把柄,畢竟你如今攬著戶部的差使。路可不是那麼好走得。」桓毓面上自始至終掛著溫和笑意,全然一副關心兄長的模樣。

「阿嶠居然攬了戶部的差使?」接過話茬的清河王笑眯眯地道:「這可是好事。來告訴皇叔是哪一件?」

「追繳欠款。」

雖然只有四字,但卻擲地有聲。

那些原本做壁上觀的人齊齊看向他。有探究,有驚訝……那一刻種種目光皆匯聚在他身上。

。 老祖宗黑著臉看着他,他想讓小孫女兒當將軍,是為了他自己一個人嗎?

還不是為了整個家族,你想想啊,家裏出一個女將軍,那多榮耀。

可是這一個一個的,小嘴巴拉巴拉的,好像他是搓磨小孫女的壞爺爺。

一巴掌狠狠的拍在大孫子的頭上,老祖宗怒吼道:「你個小兔崽子,都把老子當成了折磨孫女的壞祖父了嗎?」

啪的一巴掌,打在彭明朗的頭上,聽着聲音就感覺到疼,彭明朗縮著腦袋偷偷朝彭若若吐舌頭。

彭建明…

彭若若趕緊上線抱住老祖宗的胳膊,撒嬌的說:「爺啊,我知道您最疼我了,哥哥他也是為了心疼我,您老就大人大量放過他吧。」

彭家老祖宗翻著白眼,看着大孫子的小兔崽子,說話就是不好聽,聽聽,這就是他為什麼疼孫女兒的原因,他家小孫女嬌嬌軟軟的,說話還甜甜蜜蜜的,哄着他老人家,心裏跟吃了蜜似的。

大孫子和小孫女兒就是沒法比。

看着自家老祖宗看自己的表情,得,又被嫌棄了,彭明朗低着頭在旁邊委屈。

見狀,彭若若再次輕聲笑道:「爺啊,咱們家哥哥和父親,還有小叔叔都在部隊里,而且,都還佔據着重要的位置,如果我再進去的話,會顯得太多人了。」

小孫女兒說的話,老祖宗心裏當然明白,就是可小孫女兒那麼好的身手,不去部隊真的太可惜。

半晌沒有開口的彭正賢,這時開口問道:「若若,你真的不願意進部隊?」

彭若若盯着他的眼睛,很認真的搖頭說:「我沒有進部隊發展的想法,我就是想多賺點錢,把日子過好。而且,我也知道,咱們家的經濟來源並不多,每一次,家裏有事情,都會找族裏開口,如果我多賺點錢的話,咱們家裏無論發生什麼事,用錢都不用找別人開口了,父親,我聽說了你們正準備換屆,您難道不想再更進一步?難道不需要經濟的支持嗎?」

彭正賢緊盯着她,半會,突的笑了,指着她說:「行,你想怎麼做就怎麼說,我支持你,不過,你可要給我做出點名堂出來,不能讓我丟臉。」

彭若若使勁點頭,舉著自己的胳膊,顯擺着那完全沒有的肌肉,說:「那當然,我要成為全國首富。」

彭正賢眼中含笑,瞅着她,在心裏默默的想,算了,不打擊他了,這是自己親生的,親生的。

彭建明,一言難盡的看着小妻子,瘦不拉嘰的還顯擺肌肉,他還是多想想辦法,怎麼能夠把這小妻子養胖點吧!

老祖宗也知道,自己的大兒子想要成為下一屆,如果能夠成功,對自己的家族有益無害,而且,家裏的人所佔的位置更高,更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家人。

在心裏嘆了口氣,自己家族裏的情況,這小丫頭說說的是很對,家裏的經濟大權並不在自己手上,每次有事情總是要開口,不光是他,這大兒子和小兒子也都是要強的性格,每一次,總是在差錢的時候,能不開口就不開口。

如果,小孫女兒真的可以的話,那也不是是一件好事。

而她說的也對,完全不用讓家裏所有人都穿上軍裝了,每個人的性格愛好不同,如同強扭的瓜他不甜。

終於老祖宗點點頭,看着說:「那行吧,就依你高興,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過,你要做就做好,要麼就不做,反正不能給咱們家丟臉。」

彭若若笑的眉眼彎彎,瑩白如玉的小臉上,彷彿也在發光,她抬手,啪的一聲,朝着老祖宗行了個標準的軍禮,脆聲聲的答道:「是,老祖宗,您就等著享福吧。」

車廂里,一陣又一陣,歡快的笑聲,傳出去老遠,還能夠聽得見。

一旁的彭建明,看着自己小妻子,心裏眼裏都充滿了愛意,自己這輩子,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 歐陽一峰、塔麗和琳琳三個人在酒吧一直玩到了晚飯時間,然後琳琳又找歐陽一峰拿了些錢去買了點貨,三人一起坐着出租回了歐陽一峰的家裏。

出版社裏,總編正着急地打着歐陽一峰的電話,可不管他怎麼打,歐陽一峰的電話就是關機,急的他滿頭大汗直跳腳。最後只好把何靜叫了過來。

「何靜,這個歐陽一峰是怎麼回事啊?怎麼關機了?你有他家的地址嗎?」總編擦著頭上的汗水道。

「怎麼了林總編?怎麼這麼着急?看你出這麼一頭的汗。」何靜「驚訝」地問道。

「這個歐陽一峰呀,真是不讓人省心。早上我就交代他把支票交給印刷廠,可他倒好,早上說出去送支票,可這都快下班了,還沒送到,電話還關機,剛才印刷廠那邊給我打電話,問我怎麼還沒送支票過去,你說這都什麼事?」林總編一臉的怒火。

「總編,您別着急,我給他打一個看看。」何靜掏出了電話,找到歐陽一峰的電話,撥了過去。

「也是關機。總編你別着急,我們一起去他家看看,看他在不在家。」

「好好好,一定要過去一趟。我們現在就過去。這可是六十七萬呢,要是弄丟了,我可賠不起。」總編嘆氣道。

「總編,你剛才說這錢是支票是吧?」何靜突然想起這個問題。

「對,是支票。我親手拿給歐陽一峰的。」林總編說道。

「那不然叫財務打一個電話給銀行,看看這張支票有沒有被兌換了,誰兌換的,就知道歐陽一峰有沒有在搞鬼了。」何靜接着說道。

「對呀,我怎麼就沒想到呢?」林總編拿起手機,給財務打了個電話。

「喂,小黃,早上你不是給了我一張支票嗎,我想讓你給銀行打個電話,看看有沒有人兌換了這張支票,如果有的話,是誰兌換的?好,那我等你電話。」林總編掛了電話。

財務黃會計很快就撥通了中信銀行對公窗口的電話,一個工作人員接起電話。「你好,中信銀行。」

「是小陳嗎?我是出版社的財務小黃啊。有點事兒得問你一下,今天有沒有人去兌換我們的一張六十七萬的支票啊?」

「稍等,我查一下。」窗口人員敲了幾下鍵盤,最後告訴小黃道:「今天早上11點半的時候有位歐陽一峰先生來兌換了這張支票。」

「哦,好的,謝謝你啊!」

「不客氣,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沒有了,再見啊!」小黃掛斷了電話。

「總編,銀行那邊說今天早上11點半左右,歐陽一峰兌換了那張支票。怎麼,他沒把錢交給印刷廠嗎?」小黃在電話里不解地問道。

「這個歐陽一峰啊,他到底想幹什麼?就那點錢,難道他還想攜款潛逃是不是?」林總編痛心疾首地敲著桌子道。

「總編,我想歐陽一峰他可能只是一時糊塗,咱們先去他家看看吧,也許他遇到了什麼突髮狀況呢,咱們呀,先把事情搞清楚,免得到時候誤會他了,反而不好收場了不是?」何靜勸慰道。

「好吧,走吧,一起去他家看看。」林總編拿出了車鑰匙,兩人一起出了單位。

彼時的歐陽一峰還在愛爾蘭音樂酒吧嗨呢,他家裏根本沒人,何靜和林總編在他家撲了個空,又去問了保安,保安也說他早上出門之後就沒回來。

「這可真是要出大事了,不行了,出這麼大的事我可扛不住,事到如今,我只能報警了!」林總編生氣地掏出了手機。這回何靜可不敢再多說話了。她心裏其實正在暗自竊喜,薛總交代給自己的事情終於完成了!這下又可以拿到一大筆「勞務費」了!

林總編還在那絮絮叨叨地和110接警人員述說着歐陽一峰這個離奇的故事,110讓他不要着急,問清楚了他的位置,說馬上就派人過去。

「好好好,我們就在小區門口等着你們。哎呀,這個事情真的很要命,還要請你們多多幫忙啊!」林總編飛快地說道。

沒過幾分鐘的時候,一輛警車呼嘯而至,兩個民警下了車,他們身上帶着執法記錄儀,一個民警問道:「是誰報的警?」

林總編忙走上前:「是我報的警。警察同志,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出版社有個主編叫歐陽一峰,他就住在這個小區,今天早上我把一張要支付給印刷廠的支票交給他,叫他送去印刷廠,可沒想到他自己跑去銀行兌換了這張六十七萬的支票,又沒交給印刷廠,剛才印刷廠打電話過來我們才知道出事了,他電話也打不通,來他家,家裏也沒人,我們只能報警了。」

「六十七萬,這事是有點大。他名字,年齡,小區住址,電話號碼多少,我記一下。」

「他叫歐陽一峰……」林總編和何靜趕緊說出歐陽一峰的資料來。民警認真的記下。

「你是這個小區的物業經理是嗎?」民警問了一個匆匆趕來站在一旁的穿西裝的男人。

「是的,警察同志,我是雲鼎小區的物業經理。」

「歐陽一峰要是有回來的話,請你給我打電話。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民警在筆記本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和電話,交給物業經理。

「好的,警察同志。我們一定全力配合。」物業經理接過寫着電話號碼的紙張,鄭重表態著。

「還要你們兩個去我們派出所正式報個案,走吧,上車。」

薛天和包麗娜安然三人一起回到了天連市,他想親自看看歐陽一峰的下場,包麗娜也如願以償的在他的醫院做了整形,薛天一分錢都沒收她的。當然,她的整形方案是按照後來相當出名的王姓藝人的模樣整的,只需要稍稍調整就行了。

夜裏,歐陽一峰和兩女剛進了小區,保安在監控裏面就看到了他們,當即就報告給物業經理,而物業經理也及時通知了民警,告訴他歐陽一峰帶了兩個女人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