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過了幾天跟幾位夫人一起打麻將的時候,曲夫人就後悔了。

她們這個圈子裡,最嘴刁的韓太太在麻將桌上可是說了,她老公給她專門訂了君沐山莊的牛奶……

說那牛奶一熱啊,一層奶皮子多麼多麼厚,那奶香啊,滿屋子都叫人陶醉,喝完晚上睡覺都特別舒服。

對了,第二天皮膚都覺得好像好多了!

這還了得!

曲夫人怒氣沖沖給曲大少打了一個電話。

曲大少沒辦法,為了老媽,他又來到山莊準備辦卡。

「五萬押金?」

曲大少懷疑自己聽錯了,「你再說一遍,不是一萬?」

汪管事嘿嘿笑著不說話。

他已經很淡定了。

五萬押金,曲大少可不是第一個交的,這兩天又有幾個人來辦,可惜會員卡押金已經漲了!

不過五萬這個數目,還是頂退了一些人的,眼下辦卡的人確實不多,但汪管事一點也不著急。

反正聽小沐的沒錯。

有了這一批資金進賬,山莊又定了一批奶牛,這樣奶牛就達到了五十多頭。

牛棚那邊的空間已經滿了,汪管事聽顏沐說眼下不準備再多進奶牛時,還微微有點遺憾。

賣牛奶多賺錢啊!

汪管事現在都想賣一輩子牛奶好了。 顏沐忙得團團轉,不過眼看著小水庫蓄完水,眼看著那麼多尾魚苗活蹦亂跳放了進去……

心情還是好得很!

她又凝聚心神,這一次耗費了更多的精神力,在小水庫中放了兩片青芒靈氣凝成的小葉子。

看著那兩片小葉子在水中幻成兩節青藤,在水色中潤出了一片綠意。

「真好,」

顏沐耗費精神太多,有點疲累地坐在地上,看著小水庫的水色,忍不住勾起嘴角喃喃道,「連稻田都省了很多力氣!」

那邊稻田插秧也完成了,水田裡的水都是從小水庫這邊引過去的。

有了這種水的灌注,她就不用在稻田裡跑來跑去給秧苗灌注靈氣了,省了多大的事!

「小沐小沐——原來你在這裡,」

這時汪管事順著小水庫邊的小路一路小跑過來,「薄少有事找你,打你手機沒人接。」

「哦!」

顏沐連忙應了一聲站起身。

她過來時沒帶手機,又因為要靜心凝神弄那個小葉子,是刻意支開韓六,獨自一個人跑到這邊來的。

只是薄君梟找她?

顏沐一溜兒小跑著回去,心裡還有點疑惑。

這兩天她忙薄君梟也很忙,每天都在電腦前不是視頻會議就是審核文件,經常看不到他出屋的。

「薄少?」

顏沐跑回住處,一眼就看到薄君梟和周強院內。

「收拾一下,跟我回城。」

薄君梟臉色十分凝重,「我叔叔重傷回國了。」

「哦!」

顏沐心裡咯噔一下。

果然跟前世一樣,薄正帆重傷。

君沐山莊的事情汪管事一直跟進負責著,因此顏沐只簡單交代了汪管事幾句,就急急跟薄君梟一起上了車。

周強開著車子風馳電掣般向京都城區駛去。

到了京都后,顏沐發現,薄正帆在的不是普通醫院,而是一家軍區醫院。

想想薄正帆的身份,顏沐心中瞭然。

周強推著薄君梟的輪椅,顏沐跟在他們身邊,匆匆進了醫院大樓內的一間醫辦室。

太古劍尊 顏沐留意到,這間醫辦室位置比較偏僻。

「阿梟,」

薄老爺子已經等在那裡了,一見薄君梟進來,立刻往他身後看去,看到顏沐時似乎微微鬆了一口氣,「小沐也來了?」

顏沐眸色閃了閃。

薄君梟專門帶著她過來,她自然心裡清楚,這是對她一種無形的信任。

不過她也顧不得多想,連忙對著薄老爺子和他身邊的李善和招呼一聲道:「薄爺爺,師父。」

李善和凝重點點頭,招招手把顏沐叫到了自己身邊。

「叔叔怎麼樣?」

薄君梟看向薄老爺子,「檢查還沒結束?」

薄老爺子臉色難看地搖搖頭。

這時醫辦室門被推開,又匆匆進來幾個人。

為首是兩位穿著白大褂精神矍鑠的老醫生,這兩位老醫生後面,還跟著面色凝重的中年男子。

「呂院長,張副院長,」

薄老爺子一見這兩位老醫生,就連忙道,「正帆的傷怎麼樣?檢查結果出來了嗎?他怎麼樣?」

「薄老,李老,」

為首的呂院長非常恭敬,但臉色卻也不太好看,「不容樂觀,病人的情況非常特殊,他應該是……」

說到這裡呂院長頓了一下。

「應該是什麼?」薄老爺子一皺眉道。 呂院長看著薄老爺子道:「應該是接觸到了一種動物。」

「動物?」

薄老爺子有點意外,「是什麼意思?」

呂院長道:「專家會診的結果,就是可能是病人對這種動物身上的特殊物質極度過敏。」

「什麼動物?」薄君梟眼光一跳。

薄正帆這次任務屬於絕密任務,就連他也不清楚具體是什麼,在什麼地方執行……

但薄君梟心裡有猜測,一定是和南M洲那邊有關。

「南M洲的一種小線蟲,」

果然,呂院長說道,這才連忙把他身後那位中年男子介紹了一下,「這是李進童教授,他是咱們Z國著名的醫學寄生蟲學研究專家。」

薄老爺子和李善和都連忙跟李進童打了招呼。

「這種線蟲寄生蟲本身並不可怕,」

李進童也沒廢話,直接道,「只是病人同時還被毒蛇咬傷,那種線蟲對毒蛇的神經毒素極為敏感,會分泌一種物質。」

說著他頓了頓,皺眉嘆一口氣道,「這種物質會直接刺激損傷病人上運動神經元和下運動神經元。」

「人會怎樣?」

薄老爺子單刀直入地問道。

李進童為難地看了一眼呂院長,向薄老爺子解釋道:「會類似漸凍症的癥狀和病情發展……」

這還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如果當時搶救不及時,很大可能人就死在國外了。

漸凍症?

萌妃駕到:御王殿下的小嬌妻 顏沐心裡驟然一縮。

這病她也聽說過,四肢肌肉進行性萎縮、無力,最後到呼吸衰竭……人也就不行了。

怪不得前世薄正帆最後還是沒活多久,原來是這種情況。

薄老爺子和薄君梟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薄老,」

呂院長說著眼光熱切地看了一眼李善和,小心道,「也許老國醫有什麼好辦法?」

薄老爺子之前可是老年痴呆症,病情他們這些一流專家們誰心裡不清楚?

不可能好轉的,可硬生生讓李善和治好了!

看著眼前的薄老爺子,如果不是他身份太高,呂院長都壓不下滿心的激動想要開始研究了。

這絕對是醫學史上的奇迹!

李善和正在看著張副院長遞過來的一疊檢查結果,聽到呂院長這麼說,眼中不由精芒一閃。

「老夫只能說儘力而為,」

李善和眼光掃過身邊的顏沐,這才看向呂院長不緊不慢道,「病人什麼時候能回病房?」

「這就要送回特護室了,」

呂院長兩眼熱切看著李善和道,「我陪老國醫一起去看看。」

張副院長和李進童也忙道:「我們也要向老國醫請教。」

「小沐,隨我一起來!」

李善和使了一個眼色道。

「嗯,好的,」顏沐立刻心領神會道,「我替您拎著藥箱。」

李善和帶著一個小藥箱,裡面裝著他常用的脈枕、針灸等一套傢伙事。

顏沐借著拎藥箱的借口,正好可以隨著李善和一起進去。

薄君梟輪椅不方便消毒,不能跟著一起進特護室。

薄老爺子也沒跟著,和薄君梟一起留在了這間醫辦室,可以通過視頻來觀察特護室的情況。

顏沐先是詫異薄老爺子為什麼不去看看薄正帆,繼而很快明白過來,薄老爺子病好的消息還控制在一定範圍內……

特護室在住院部,那裡人多嘴雜。

「小沐,」

李善和趁著別人不留意,還是忍不住小聲叮囑了一聲自家小徒弟,「進了病房別多嘴。」 顏沐連忙點頭小聲道:「嗯,我知道的,師父。」

她又不傻,自然知道李善和是在保護她。

顏沐悄悄瞥一眼那位呂院長和張副院長,看到他們白大褂下露出的軍服領口,不由暗暗吐了吐舌尖。

軍醫果然風姿颯爽,威壓驚人。

在這些軍醫跟前,她怎麼敢亂說話?

到了特護室這邊緩衝間后,顏沐跟著李善和一起紫外線消毒,換了無菌服后才進了特殊病房。

看到病床上的人時,顏沐微微睜大了眼睛。

薄正帆一看身材就很魁梧,即便眼下看著瘦的不行,但骨架在,躺在那裡昏迷不醒,臉色蒼白。

特護室里各種儀器發出輕微的鳴音,在這安靜的病房裡,格外令人心悸。

「李老,」

呂院長低聲道,「您請坐。」

李善和點點頭,沒吭聲坐在了病床邊,輕輕將薄正帆的手從薄被下移了出來,露出了手腕。

顏沐連忙利落打開藥箱,將李善和的脈枕遞了過去。

呂院長和張副院長、李進童都立刻緊張期待地看了過來。

「幫我扶著,」

李善和一邊向顏沐說著,一邊沖她使了一個眼色,「哪裡不妥了你動一動,別這麼沒眼力價!」

顏沐立刻點頭。

裝著幫李善和的樣子,扶正了薄正帆的手臂,藉機將手指落在了薄正帆的手臂上。

李善和手指搭在薄正帆的腕上,微微眯起了雙眼。

顏沐也在同時凝聚心神,將一點點靈氣灌注到了薄正帆體內。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