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天帝低喝,遠古仙魔之術直接施展而開,天地之間,六道似乎要崩潰,乾坤似乎要碎裂,整個宇宙的法則在這一刻,全都攏聚在了這片空間之中。

不遠處的元晧見狀,不由得大驚失色,如果說在燕天帝吞噬葉恆的仙魔同體靈魂之前,元晧和燕天帝是不分上下的話,那麼現在的燕天帝在元晧的嚴重,就是這個世界的神,儘管元晧在這個世界存活了千萬年,但是依舊不是眼前燕天帝的對手呀。

「元晧,現在就看看你能不能挺過這一招了。」燕天帝說那,雙手一揮,一片毀滅性的力量直接將元晧籠罩在其中,瞬間,元晧的領域支離破碎,絕對屏障瞬間瓦解,元晧身體開始崩碎,血肉一點一點的被那股可怕的力量分解,體內的靈魂意識也隨之慢慢的消散。

「不,我不能死,我是人族最後的希望了,不…」元晧嘶吼著,可是絲毫沒有辦法抗拒這股遠古仙魔所帶來的毀滅力量。

遠處,燕天帝看著這一切,滿意的笑了,他知道自己在擁有仙魔之體的力量會很強大,但是連燕天帝自己也沒有想到,之前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元晧,在此刻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妖孽,還不住手。」

就在這生死關頭,突然虛空之中傳來了數人的大喝聲,之間,無盡的虛空被瞬間破開,燕天帝的周圍,八道身影降落,將燕天帝圍在其中,每一個人的頭頂,都燃燒著熊熊的靈魂之火,每道靈魂之火都相互交纏,將燕天帝圍死在了其中,而在這八人之中,要是趙炎等人在的話,一定可以認出來,他們,便是外來者聯盟之中的高層,實力不亞於各族大能的八大首領,而之前陷入昏迷的王狩也在其中。

「哼哼,外來者聯盟?你們還真是多事呀,看來,還真是低估了你們的膽量。」燕天帝冷哼一聲,將落在元晧身上的力量收回,面對外來者聯盟,燕天帝不敢小覷,而且在這緊要關頭,他不想有任何的失誤。

「燕天帝,你殺戮太重,盟主已經下令,將你鎮壓。」王狩鄭重的說道,他們幾個人,通過定點傳送過來的,可是耗費了不小的代價呀。

「哼哼,就憑你們?」燕天帝非常的不屑,可是就在燕天帝剛剛說完,臉色頓時就變得難看起來,喃喃道:「上古禁術,八靈絕陣。」(未完待續) 「上古禁術,八靈絕陣。」

燕天帝見到八大首領施展出了傳送中的禁術,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這樣的禁術燕天帝並不是不知道,而是這禁術的可怕,不管是誰只要聽到,心裏面都是非常的畏懼。

傳言,這八靈絕陣是鎮壓過遠古仙魔兩族的強大戰者,只要被這八靈絕陣鎮壓住,那便是永無翻身之日。

「燕天帝,這個世界,並不是唯你獨尊,天下之大,能夠鎮壓主你的存在多的去了,你要以為你可以在這片世界的頂端為所欲為,索然仙墳大陸對於我們這些在星域修行的人來說,存不存在都一樣,但是,我們不能讓你在這裡禍害生靈。」八人之中,為首的一名中年修士怒喝道。

在外來者聯盟的探子回報關於燕天帝的消息之後,外來者聯盟立馬就召開了高層會議,最終有了決定,那便是鎮壓燕天帝,而當他們決定之後,才發現,燕天帝已經開始了血祭,仙墳大陸的生靈也相繼逃亡。

「哼,就憑你們,困不住我。」燕天帝話落,吞噬能力始魂的力量瞬間爆棚而出,充斥著整片空間,烏光閃爍,整片天地沉浸在了黑暗之中。


只見,八大首領個個臉色陰沉,顯然心中都已經有了決定,每個人的頭頂,一絲詭異的靈魂之火飄然而出,纏繞在眾人的周身,與其他人的靈魂之火相互交錯。纏繞在了一起。

遠處,已經不得不收手的元晧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八靈絕陣已經開啟。元晧只能是退出戰鬥,不然的話,元晧也會被這八靈絕陣吸入其中,跟燕天帝一同鎮壓。

「看來,燕天帝並沒有那麼的強大,只是我們太弱了而已。」元晧身旁,古妖殿殿主已經是身負重傷。身上的鮮血染紅了整個衣襟,若不是古妖殿有著保命的秘技。他古妖殿殿主也逃不了一死。

「希望這一次能夠將燕天帝鎮壓,否則仙墳大陸的血祭一旦完成,這世間便不在有人能夠鎮壓的住他了。」元晧深深的嘆了口氣,心中也是在祈禱這八大首領拚命施展的八靈絕陣能夠成功的鎮壓燕天帝。

此時此刻。戰鬥已經是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燕天帝的吞噬能力始魂力量不斷的湧現而出,想要將整個八靈絕陣給吞噬掉,可是八大首領早就預測到了這一點,所以一點機會都沒有給燕天帝,直接燃燒自己的靈魂之火,將燕天帝包裹在了其中。

場中,八人的靈魂之火徐徐燃燒,相互交織。在半空之中顯化出了一尊方鼎,遠古之氣迸發而出,嗡…六道顫抖。大道聲音驟然響起,八人怒喝一聲,整個聖體爆裂而開,化作熊熊烈火,同時演化出神秘的陣法紋絡。

「元晧,今後。外來者聯盟就靠你了,希望不要讓我們失望。」虛空之中。傳來了八大首領的聲音,的確,他們這樣以死相拼,唯一的顧慮,便是外來者聯盟之中沒有了他們,星聯便會將整個外來者殲滅,到時候,外來者便在這星域之中,沒有任何的立足之地。

「各位前輩,請放心,我一定竭盡所能。」元晧鄭重的說道,沒有一點的猶豫,他決定了,一定要保護好所有的外來者,葉恆已經是元晧的失算了,他不想再經歷這樣的事情了。

聽到元晧的話語,八大首領似乎不在猶豫,神芒大盛,直接透徹九天十地,八靈絕陣正式開始,八個人的靈魂徹底的融合在了一起,方鼎直接具現化而出,將燕天帝鎮壓在其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遠在千里之外的虛空之中,一道血光破空而來,速度極快,肉眼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存在,只能感覺有某種東西從這裡掠過。

「嗤嗤。」

破空的聲音緊跟而來,就在那方鼎即將徹底鎮壓燕天帝的時候,血光一閃沒入,這正好落在了元晧的眼中,只見那八靈絕陣所化的方鼎一震,並沒有多大的變化,而是直接壓縮,而後破開虛空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哈哈哈,百年,十年,千年,甚至萬年,我燕天帝可以等,仙界之魂已成,我反而要感謝這八個傢伙,現在誰也不能阻止我吞噬仙界之魂了,想要阻止我,先找到我再說吧,哈哈哈…」燕天帝的笑聲不斷的在這片空間中回蕩,讓元晧個古妖殿主的臉色頓時變了,難道…?

「糟糕,快回仙墳大陸。」元晧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直接翻手顯出一把剪刀一樣的器具,對著虛空一揮,帶著古妖殿主閃身而過,下一刻,兩人便是出現了,仙墳大陸的上空。

當元晧和古妖殿主出現在仙墳大陸的上空時,頓時就驚呆了,他們還以為自己來錯了地方,要不是眼前還有這無首銅像,元晧真的不願意去相信。

在元晧的眼前,那是一片荒蕪的土地,沒有植被,沒有生機,沒有生靈,有的,是有沉甸甸的死氣,整片大地,全都化作了毫無生機的砂礫,一陣風輕輕吹過,地面上的砂礫隨風而起,飄揚在空中,似乎在告訴元晧和古妖殿主,這片大陸,已經完了。

「這…「古妖殿主頓時說不出話來,心中五味陳雜,自己生活了千百年的仙墳大陸,就這樣滅絕了么?從此這個世間再也沒有什麼仙魔人界了,只有這無盡的浩瀚宇宙,仙魔人時代,已經徹徹底底的結束了。

「古妖殿主,我們看看這片大陸還有沒有倖存者,說不定有些人逃過一劫也說不定呢?」元晧不知道要怎麼去安慰那一臉沮喪的古妖殿主,只能是這樣說道。

「沒用的,這片大陸,我比你要熟悉,仙墳大陸上,除了我們兩個,已經沒有任何有生命的東西了。」古妖殿主臉色暗淡,雙眼空洞,在說完之後,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千萬年前,仙魔人三界,叱詫風雲,戰者林立,稱霸整個世界,無盡虛空,亦是畏懼其威名,千萬年後,因為一個燕天帝的修士,結束了仙魔人時代,從此,不會再有人會記得仙魔。(未完待續) 這一日,燕天帝被八大首領鎮壓,而八大首領也就是身隕界外星空,很快消息就傳開了,星聯的人知曉了八大首領身隕,立馬展開了對外來者聯盟的打壓,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元晧站了出來,竭力的保護外來者聯盟,這才讓外來者連門幸免於難,可是儘管如此,原先欠打的外來者聯盟的實力也大大遠不如從前。

而燕天帝未除,終究是一顆定時炸彈,誰都知道,千萬年之後,燕天帝必然破封而出,但是好,域外星空將又會嫌棄宜昌腥風血雨,這一役,讓所有人都記住了外來者聯盟的八大首領,記住了仙墳大陸所有犧牲的修士,記住了元晧,然而卻是忘記了那以前逆天妖孽的葉恆…

百日之前,葉恆身隕之地,死居星球…

葉恆的軀殼落入了那無盡的黑暗之中,被那無盡的狂亂殺戮之氣吞沒,沒有了靈魂的葉恆,已經宛如一具死物。



死居星球,元晧原來的府邸前,那萬丈深淵內…

「我死了么?就這麼死了么?」

「這麼多年了,我拚命的戰鬥,我為何戰鬥,我到底為了什麼?」

「尋找燕天帝的下落么?那終究是燕天帝的陰謀詭計。」

「尋找歸鄉的道路么?來到這個世界,家鄉是什麼?原來的摯友都死了,還有什麼好回去的?我葉恆究竟為了什麼而戰?」

「為了什麼而戰?」

這些。全都是葉恆在死去的那一瞬間,腦海之中萌生的話語,自己艱辛的戰鬥著。可是確實為了他人圖做嫁衣,葉恆不甘,不甘。

黑暗的深淵之中,葉恆的軀殼已然沒有了生機,任憑自由下落,殺戮之氣根本就影響不到一具死物,不知道過了多久。葉恆的軀體已經在往下掉落,這深淵。不止萬丈,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下落的距離也已經遠遠的超過了這死居星球的直徑。

失憶后我成了預言女王 ,黑暗之中。一點細微的光亮突然閃爍而出,猶如黑夜之中的明星,格外的耀眼,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亮,終於,在某一天,葉恆的身體來到了那光亮之前,而已經死去的葉恆。卻根本沒有任何的感覺。

那是一顆石頭,只有拳頭大小,清心透徹。裡面演化著三界萬物,似乎是一片世界在裡面誕生,更像是整個宇宙生命的源頭。

「我的傳人,終於來了,歷經千世萬劫,因果循環。終究還是來了。」就在葉恆來到這石頭跟前,一道宛如大道聖音。洪荒之語的聲音響了起來,屆時,一片祥光閃爍,顯化出一名女子。

女子身體泛著仙光,令人無法看清楚她的樣貌,似乎神聖不可褻瀆,女子輕輕的撫摸著葉恆那找已經沒有了體溫的身軀,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絲柔情的母愛。

「種甚因,結甚果,不管世態如何變遷,你,終究是你,醒來吧,我的傳人…」女子說罷,身影漸漸淡去,雙手捧著那顆透亮的石頭,溫柔的送入了葉恆的身體之中。

只見,那顆拳頭大小的石頭瞬間沒入葉恆的軀體之中,迅速的來到了葉恆心臟處,那早已經失去了生命機能的五臟六腑在哪石頭的光芒之下,瞬間化作齏粉。

也就在這個時候,石頭光芒大盛,一絲絲仙光繚繞,相互交織,竟然在葉恆的身體之中開始演化五臟六腑,而葉恆的身體也瞬時拋起,身上的衣物直接消散,整個身軀被強光籠罩。

「撲通、撲通…」

幽靜的黑暗空間之中,一道清脆的心跳聲驟然的響起,宛如那混沌世界的一個開端,成為了這片空間唯一的響聲。

「我死了么?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難道一切都只是一場夢么?」

「我這是在哪?為什麼我感覺似乎已經來到了地獄,但是這似乎又不是地獄,是天堂么?」

葉恆潛意識裡面不斷的思考,就在這個時候,葉恆那雙惺忪的雙眼緩緩的睜開了,葉恆看著眼前的一切,看著自己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中,身上沒有任何的遮掩之物。

與此同時,一大堆的信息開始傳入葉恆的腦海之中,界外星空,燕天帝的陰謀,葉恆的生死,以及現在的重生…

「我的傳人,你醒了。」葉恆的腦海之中突然的響起了一道聲音。

「你是誰?為什麼叫我你的傳人?」葉恆心中充滿了疑惑,不管怎麼樣,自己的確是已經身隕,靈魂已經被那燕天帝煉化的差不多的,沒有了靈魂,縱使葉恆在厲害,也不可能在活過來了,可是眼前的一切,讓葉恆沒有辦法解釋。

「我就是女媧,你就是我的傳人,我在這裡已經等了你數億年了,你終於來了。」女媧輕聲的說道,似乎在他看來數億年也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情。

「我是怎麼活過來的?」女媧的事情,葉恆早就熟知了,聽到對方是女媧,葉恆心裏面並不驚訝。

「你可知道女媧天石?是它讓你活過來的,其實,我早就已經身隕了,但是為了等到你,我一直堅持著我的這倒神魂沒有消散,現在你來了,我也把女媧天石傳給了你,這個世間女媧也將不復存在了。」女媧說道這裡,語氣之中似乎有些傷神。

「我當然知道,不知道多少人在惦記著女媧天石呢。」葉恆喃喃的說道,同時看向了自己的心臟處,身體內原先所有的異象都不見了,有的,只有一顆剔透玲瓏的透明天石,和那由天石演化而出的五臟六腑,和一絲絲的真靈。

「我的傳人,我的時間到了,為了將你復活,我耗費了最後的一絲力量,也許你的心中還有很多疑問,可是現在我沒有時間給你一一作答了,你去找盤古吧,他會告訴你一切的。」女媧最後的聲音在葉恆的腦海之中回蕩,而後在也沒有動靜了。

「盤古?」葉恆眉頭緊鎖,這個時候,自己上哪裡去找盤古呀,這女媧也沒有告訴自己盤古在哪裡,世人找了女媧這麼久也沒有找到,更不要說是盤古了,誰知道盤古至今是否還存活於世呢?


就在葉恆滿頭疑惑的時候,無盡深淵的下方,一道光亮閃爍,似乎在指引著葉恆前進的道路,葉恆微微思考片刻,便沒有在多想,身體幻化出一席長袍,朝著深淵下方飛去。(未完待續) 無盡的深淵之中,一道熠熠生輝的身影矗立在其中,而此人的腳下踩著的,正是結結實實的土地,沒錯,這個人就是之前跌入萬丈深淵的葉恆,在不知道經過了多久的時間,葉恆是終於找到深淵之下的地面。

而此刻在葉恆的眼前,不再是一片灰寂的黑暗,而是一片黝亮的光明,其中一道宮牆將和絲毫不留情的攔住了葉恆的去路,這也讓原本有些不知所錯的葉恆,也安心了下來,一開始,葉恆還害怕在這個無盡的空間找不到任何的東西呢!

「難道這裡就是盤古的遺迹么?可是打開怎麼打開眼前的這扇門呢?」葉恆看著跟前這座宮牆之上,那無比神聖的大門,不知道從何下手,然而這並不是讓葉恆頭疼的事情,因為在那碩大的門眉上,還寫著兩個散發著濃郁仙氣的大字,天道。

「這個世間真的存在天道么?盤古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難道真的想小時候的神話故事那樣么?試試蠻力能否將其打開。」

葉恆腦袋的思維飛速的運轉著,想要使用蠻力來打開這座天道之門,葉恆也知道,依靠蠻力是最愚蠢的辦法,但是葉恆死而復生,並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程度,正好可以拿眼前的天道之門來試上一試。

下定決心,葉恆不在耽誤時間,雙手握拳,大喝一聲,上前猛然的轟出了葉恆最強的一拳。全身的力量傾巢而出,匯聚在了葉恆的拳頭之上,屆時。道道金光閃爍而出,耀眼的光芒覆蓋了整個空間,原本無盡黑暗的深淵,立馬就變的明亮起來。

「轟…」

隨著葉恆的一拳轟出,巨響聲緊隨而至,塵土飛揚,葉恆本能的瞬身後退。心跳不知道為何也跟著加快了起來。

「成功了么?」

片刻之後,塵土盡散。葉恆凝視著眼前的天道之門,剎時愣住了,但是很快又恢復了原狀,天道之門。沒有任何的損壞,依舊一動不動的立在那裡,一絲都沒有撼動,不過這也在葉恆的預料之中。

「咳咳咳…」

「是誰在打擾老朽的安眠?已經有多久沒有人來這裡了。」就這葉恆在思考下一步的時候,一道滄桑的聲音在半空中想了起來:「咦?小娃娃?是你么?」

葉恆一愣,那天道之門突然泛起了赫赫仙光,一道老者的身影在其中顯化而出,有些驚喜的看著葉恆。

「是我,難道你就是天道之門的守護者。亦或者說…」

「哈哈哈,沒錯,就是我。已經多少歲月沒有人來這裡陪老朽玩玩了,小娃,你來的正好,陪老朽打發打發時間,這無盡的歲月和無盡的深淵,老朽真的是太寂寞了。」還沒有等葉恆的話說完。老者就打斷的說道。

「告訴我進這道門的辦法。」葉恆頓時就冷漠了下來,因為這個時候。葉恆才想起之前和燕天帝的大戰,說不定,現在的仙墳大陸已經淪陷,化作了一片焦土,現在的葉恆,沒有多少時間了。

「這小娃,還挺著急的,陪老朽玩玩,老朽就告訴你,不過你剛剛那拳還蠻有力道的,要是再家電力量,說不定這天道之門就要出現裂痕了。」老者不緊不慢的說道,無盡的歲月,還不容易來個人能夠陪他玩玩,他著急才奇怪呢。

「哦?看來這蠻力還是能夠打破這天道之門的,剛剛只使用了三成了力量,看來還是要使出全力,才能夠破開這天道之門。」葉恆根本就沒有過多的理會這個在葉恆嚴重無聊的老者,而是雙手再一次的握拳蓄力,準備全力的給天道之門一擊。

「喂喂喂,小娃,等等,這天道之門不能用蠻力破開的,不然會出大事的,喂喂,快停下,老朽…小娃…」老者見到葉恆的全力一擊即將要轟來,頓時就有些慌了。

「破開吧。」葉恆怒吼一聲,拳間似乎有著一尊上古的神將顯化,六道亦在其中衍生,朝著那威嚴的天道之門砸去。

「轟隆隆…」

轟響聲傳來,臉色一變,再一次的退開,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失望之色,砸在天道之門的手感和之前的一樣,那天道之門並沒有就此碎開。


「小娃,你怎麼就不聽呢,天道之門其實能夠用蠻力破開的,要開著天道之門,必須要有人仙魔三族之人的精血才能打開,你一個人是辦不到的,我也看出來了,你焦急的心情,想必是要著急離開這裡,所以呀,你就在這裡陪老朽玩玩,說不定老朽高興了,就放你出去了呢?不然的話,你個小娃就永遠在這裡陪老朽樂呵吧,哈哈。」老者臉上露出了勝利的笑容,不由得意的說道。

然而,葉恆聽到了老者所說的話,不但沒有愁眉苦臉,反而是笑了起來,因為葉恆剛剛的全力一擊,門雖然沒有被轟碎,但是自己的手已經滲透出了絲絲鮮血。

人,仙,魔的精血,葉恆他最不缺的就是這個,只是不知道被奪走了靈魂的葉恆,之前的仙魔同體是否還在,如果在的話,那天道之門必會打開。

「我說小娃,你笑什麼呢,不會是失望至極的…」還沒有等老者的話說完,只聽見咔嚓一聲,那天道之門竟然出現了一絲裂縫,「笑吧…」

「老傢伙,我可不願意在這裡陪你玩,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等著我去做呢。」葉恆淡然的一笑,話剛剛落下,那天道之門上的裂縫越來越大,宛如蛛網一般密布,還沒有等到葉恆加上一拳,天道之門便是轟然的碎開了。

說罷,葉恆一步一步的朝著那天道之門走去,葉恆不敢大意,因為天道之門雖然破開了,可是那天道之門內卻什麼都看不見,只有一片的黑暗,一向謹慎的葉恆不由得提起了心來,而且葉恆也不知道這天道之門破開的原因到底是自己的蠻力,還是那仙魔之體。

「哈哈,來了來了,終於來了,主人要等的那個人終於來了,女媧大人呀女媧大人,不得不說,你的要求,真的不是一般的高呀。」(未完待續) 天道之門已然被葉恆轟開,顯露出了天道之門原有的模樣,悠遠而森嚴,彷彿讓人不敢靠近,葉恆的心中驟然之間萌生出了退卻的想法,但是事已至此,葉恆不可能就此退縮。

「小娃娃呀,你之門就不聽話呢, 花一開滿就相愛 ,現在好了,你闖禍了吧。」老者看著天道之門已經被葉恆破開,頓時就有些著急了。

「老傢伙,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趕快說,不要在這裡繞彎子,我可沒有閑工夫和你在這裡玩,要是沒有的話,我可就走了。」老者之前的舉動讓葉恆也抓住了他的特點,這老者就是想要讓葉恆留下來陪他玩玩,打發寂寞的日子,不管現在老者說什麼,葉恆都不會全然的去相信。

「這小娃怎麼就不知道尊老呢,我實話告訴你把,這天道之門是攔住外來者的侵入,同時也是封印裡面那些遠古戰神的禁制,現在好了,天道之門是打開了,但是那裡面的遠古戰神也能夠破開這封印了,雖說短時間沒有什麼危害,但是你要進入這天道之門內,那些無盡歲月沒有見過活人的遠古戰神可沒有那麼簡單的放過你的。」老者雙眼微閉,是不是的瞟一眼葉恆,觀察葉恆的變化。

「老者不懼。」葉恆突然散發出了神聖的威嚴,讓旁人不隨意侵犯,也讓一旁的老者露出了驚訝之色。

「好。老朽承認你這個小娃有點膽色,同時我也不妨告訴你,想要離開這裡是沒有可能的了。除非你能夠將裡面的遠古戰神盡數殲滅,那樣才能夠獲得離開這裡的鑰匙…」老者鄭重的說道,葉恆的認真,也讓老者變得嚴肅起來。

「謝謝。」葉恆說罷,直接向那天道之門走起,現在的葉恆,可是重生了之後的葉恆。信心十足,葉恆感覺。如果現在再讓燕天帝和自己一戰,葉恆絕對不會輸,不說能夠戰勝燕天帝,自保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葉恆快步的跨入了天道之門內。剛剛接觸到那無盡的黑暗,一股強有力的吸力便瞬間拉扯著葉恆的身體,朝著深邃的虛空之中疾馳而去。

片刻之後,葉恆只感覺自己的眼前一片強光照射而來,讓葉恆一時之間睜不開雙眼,連忙用雙手擋住那強光,與此同時,強大的吸力消失,葉恆也感覺自己再一次的踏在了地面上。

良久。葉恆才適應了光暗的轉換,當葉恆睜開雙眼凝視眼前的環境的時候,頓時就驚呆了。眼前,仙氣瀰漫,一片片翡綠印入眼帘,林間各種生物來回穿梭追逐,花間蝴蝶飛旋,翩翩起舞。草間新的生命磅薄,茁壯成長。這根本就沒有了之前的黑暗和深邃,這明明就是一個世外桃源,人間仙境。

「果然,那老傢伙的話不能信,哪有什麼遠古戰神,要有的話,這裡應該是修羅地獄,而不是眼前的人間仙境。」葉恆自嘲一聲,剛開始葉恆還真的相信了那老者的話。

感受到這溫馨的環境帶來的舒坦,葉恆不由的深深的吸了口氣,一下子躺在了草叢邊,閉上雙眼,仔細的去感受這片世界帶來的寧靜和安逸。

「哎呀,哎呀,誰呀,壓到我了。」就在葉恆享受這篇安逸的時候,一道幼嫩的聲音打破了葉恆的享受。

葉恆瞬間睜開雙眼,尋找聲音的來源,同時感覺到自己的左手似乎有什麼動靜,一個翻身就跳了起來,朝著剛剛那處看去。

只見,一株含羞草在那出舞動著它的身軀,同時發出剛剛那幼嫩的聲音,道:「喲,小子,沒見過你呀?剛剛封印似乎破開了,難道是你?看來我的機會來了。」

葉恆一愣,這裡仙氣充裕,含羞草能夠修鍊也很正常,只是葉恆不知道那草妖說的機會是什麼意思,還沒有等到葉恆反應過來,眼前便泛起了一片耀眼的光芒。

瞬時之間,一尊高達數丈,生有三頭六臂的彪然大漢出現在了葉恆的跟前,不等葉恆說什麼,其中一隻手上的巨斧便是朝著葉恆揮來。

葉恆的精神立馬就警惕的起來,剛剛的愜意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戰意和莫名的不安,見到巨斧劈來,瞬身一閃,與那草妖保持安全距離。

「看來這你這小子的樣子,難道還不知道?外邊守門的老傢伙在進來的時候,難道沒有和你說么?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你就倒大霉的,現在我不妨告訴你這個將死之人,這裡,不是什麼人間仙境,世外桃源,這裡,是遠古衍斗場。」草妖說話間,也不閑著,一擊落空,六臂齊動,揮舞手中的武器朝著葉恆的逼殺而來。

「遠古衍斗場?什麼意思?」葉恆眉頭微皺,似乎那老者說的一點都沒有錯,難道眼前的草妖,就是老者口中所說的遠古戰神,那樣的話,葉恆就糟了。

「今天就讓你死個明白,我們數以萬計的遠古戰神,全都被那個該死的盤古打回原形,封印在了這裡,永世不得離開,除非有外來者進來,將封印破開,然後在這數以萬計的人當中隨機放一個人出來,擊敗或者擊殺一個外來者,就能夠離開這裡,而被擊敗的外來者將帶著勝利的人,永遠的留在這裡,沒有想到我運氣這麼好,成了第一個離開這裡的人,哈哈哈…」

「現在下定論,言時過早。」葉恆冷笑一聲,現在葉恆需要的就是實戰,來適應現在重生之後的力量。

「看來我被小看了,估計外邊的老傢伙也跟你說了吧,想要拿到盤古留下的東西離開這裡,必須擊敗我們所有的遠古戰神,你覺得這可能么?哈哈,不要太天真的,外來者,受死吧。」草妖此刻已然逼近葉恆,殺機畢現。

「女媧之力。」

葉恆心中默念,在進來之前, 呆萌雙寶︰首長大人的惹火妻 ,只要心中意念驅動,女媧之力就能夠幻化出任何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