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一語驚醒夢中人,小遙的心中升起了從未有過的危機感,恨不得立刻奔到秋葉鎮,彷彿這樣做就能讓華麗大賽提前開始似的。

……

在小遙的全力以赴,或者說沒有拖後腿的情況下,三人竟是在太陽下山之前就抵達了秋葉鎮,還正好能趕上飯點。

「呼——總算到了!」

小遙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激動地望著眼前的漂亮建築物,今次的華麗大賽賽場。

「好,我們現在就去報名吧!」小遙說著就要衝進去,卻是被小智給攔住了。

「等一下,報名不急,這麼晚了還是先去吃飯吧。」

「沒關係啦,我還不餓,不過要是你餓了的話,那就……」

「不不,我是怕向尾喵餓了。」小智向著小遙伸出手,「既然你這麼著急,那你和瑟蕾娜先去好了,把向尾喵的精靈球給我,我帶它去餐廳。」

「哼,才不要。」小遙撇撇嘴,一臉不高興地別過腦袋。

「真是的,任性的傢伙,好吧好吧,先報名。」

小智無奈地搖搖頭,接著卻發現身旁的瑟蕾娜正直勾勾地盯著他看,就連皮卡丘也是眼神莫名地望著他。

「幹嘛,為什麼這樣看著我?」小智皺皺眉頭,試探著問道,「難道你們倆也餓了?既然如此的話,剛剛就應該說出來啊。」

「唉。」

瑟蕾娜和皮卡丘齊齊嘆了口氣,雖然他們早知道小智就是這幅德行,但每次看到還是忍不住讓人嘆息。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小遙似乎有所成長,沒有像上次那樣一言不合就跑開,估計是差不多已經習慣了吧。.. 即使臨近傍晚,會場內依舊有著為數不少的協調家和他們的精靈,這些人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興高采烈地說著什麼,多半是在討論不久之後就要舉辦的秋葉華麗大賽。

「哇啊,人好多啊。」小遙看看四周,臉上露出了不安的神情,「他們每個人看上去都好強,不會被小智的烏鴉嘴說中了,裡面真的有頂級協調家吧。」

小智反駁道:「什麼我的烏鴉嘴,你自己說那個露姬會來,那些厲害的傢伙想必也是因此而來的。」

強者總能吸引來各路人馬,無論訓練家還是協調家皆是如此,除了一睹其風采外,更多的還是想要來討教,以此來認清自己的不足。

「不過話說回來,這裡好像大部分都是女的啊,除了協調家多為女性這個因素外,果然是因為女人比較喜歡湊熱鬧嗎?」小智摸.摸下巴,對此發出了疑問。

「什麼啊,你又說這種得罪人的話……誒,那是什麼?」

小遙剛要報怨幾句,卻是突然注意到大廳的角落有一隻盤腿飄在空中的人形精靈,在它旁邊的長椅上還有一個梳著雙馬尾的女人,同樣是在閉目打坐,看樣子是在修行。

「那是恰雷姆,格鬥和超能力系的精靈。」小智隨口回答,接著頓了一下,又補充道,「它在用念力讓自己浮在空中,不過看它的身體偶爾會有些晃動,說明功夫還不到家,最好離它遠點,免得被波及到。」

「咦,為什麼會被波及到?」

瑟蕾娜剛問出口,大廳內突然浮現出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附近幾名協調家的行李全都漂浮到了空中,甚至還波及到一名路過的青發女孩,將她的裙擺託了起來,不過因為裡面穿了運動短褲,所以還是在安全範圍內。

「真是一隻不懂禮貌的精靈啊。」

女孩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恰雷姆,臉上露出一絲不滿,令人有些奇怪的是,她居然還戴了一副大大的墨鏡。

而那恰雷姆的訓練家睜開眼睛,剛想要說些什麼,卻是被對方的話語所打斷。

「七夕青鳥,去教訓它一下,不過記住,要溫柔一點哦。」

話音剛落,一道白光從女孩腰間的精靈球中猛地躥了出來,緊接著一隻青色的大鳥現出身影,朝著恰雷姆發出一聲鳴叫。

這聲鳴叫在旁人聽來可謂悅耳動聽,讓人心曠神怡,可恰雷姆卻是渾身一震,直接從半空中掉到了地上,眼神中滿是驚恐。

「恰雷姆!」

那名雙馬尾女孩連忙站起來扶住自己的精靈,接著怒視七夕青鳥的訓練家,可對方卻是擺出一副「快點道歉」的表情。

「它不是故意的,只是修行還不足,所以才不小心讓念力蔓延了出去,你做的未免也太過了吧。」 豪門戀:重生天后成嬌妻 雙馬尾女孩忍著怒氣,試圖和對方講道理。

對方卻是半天不說話,只是保持著雙手抱胸的姿勢,默默地注視著她。

直到雙馬尾女孩快忍受不住時,對面才幽幽傳過來一句:「在和別人說話之前,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姓名才對吧。」

「……我是格蕾絲,它是我的夥伴恰雷姆,我也不是要你道歉,只是希望你以後注意點。」

雖然不情願,但名為格蕾絲的女孩還是報出了自己的姓名,態度上已經有些放軟了。

可青發女孩並不領情,她扶了扶墨鏡,振振有詞地道:「你的話看似有道理,其實全都是廢話,既然知道自己修行不足,那就去外面沒人的地方訓練,不要在公共場所給別人添麻煩,我們可不是你的父母,沒理由要包容你。」

「你!我!」

這話乍聽上去有些霸道,可卻是完全讓人挑不出毛病,反正格蕾絲支支吾吾了半天,像是被人掐住喉嚨似的,一句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再加上旁邊圍了一圈看熱鬧的人,更是讓她感覺緊張。

瑟蕾娜和小遙也是目睹了全過程,兩人面面相覷,心中居然升起了一股不可思議的感覺。

「一言不合就動手……真的是好有既視感啊,我還以為再也碰不到第二個了。」

「是啊,而且那說話風格也和某人類似呢。」

兩人不約而同地看向小智,卻發現他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唔,剛剛那招是驚嚇么?這傢伙的實力不錯啊。」

普通的驚嚇絕招是用尖叫聲來恐嚇對方,這其中固然有混入精神攻擊,但通常情況下這叫聲都十分難聽,即便是旁觀者也會忍不住捂住耳朵。

然而這隻七夕青鳥卻發出了如此動聽的鳴叫,單純用精神攻擊來針對特定的目標,明顯是受過了特別的訓練,這在對戰中自然沒什麼意義,可若是在華麗大賽的舞台上,那就能加很多分數了。

「不對,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這個女的難不成是通緝犯?」小智突然語出驚人。

小遙一怔,隨即問道:「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啊?」

「你自己想想啊,現在太陽都下山了,這裡又是室內,可那女的卻還戴著太陽鏡,這要不是通緝犯,那就是腦袋有問題了。」

「咦?可、可是……不會的吧?」

被這麼一說,小遙頓時有些動搖了,畢竟小智的話有理有據,再加上那一臉認真的表情,還真把她給唬住了。

「那、那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去找君莎小姐?」

「別傻了,如果真的是通緝犯,又怎麼可能會這麼招搖,還有小智你也別老是胡說,小遙這個笨蛋會當真的。」

專情首席,前任請稍息 瑟蕾娜以手扶額,一副無語至極的樣子。.. 「我才不是笨蛋呢!」小遙漲紅著臉,大聲抗議道,「我就是覺得小智的話很有道理,不行嗎!而且照你的說法,意思是那女孩的腦袋有問題咯?」

「什麼啊,我可沒那麼說……等等,那人好像在往這邊看?」瑟蕾娜低聲驚呼道。

聞言,兩人轉頭一看,那位叫格蕾絲的女孩早已不知所蹤,周圍的人見沒有熱鬧可看也是三三兩兩地散去了,可那青發女孩卻是轉而朝著這邊張望。

由於對方戴著墨鏡,看不到她的眼神,但想來絕對不會友善到哪兒去。

「完了完了,肯定是被她聽到了,這下該怎麼辦啊。」

小遙自覺理虧,再聯想到對方之前那咄咄逼人的態度,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瑟蕾娜也覺得麻煩,索性提議道:「乾脆我們還是先走吧,等晚餐后我們再……不好,她往這邊走來了!」

如果對方是個彪形大漢,瑟蕾娜和小遙倒還不至於慌張,都用不著她們,小智自個兒就會出手擺平了。

可現在人家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那再讓小智出面就不合適了,反正不管有理沒理,絕對會落人口舌,到時候只會讓事情越來越麻煩。

小智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從剛才開始就進入神遊狀態,擺明了在暗示兩人讓她們自個兒去解決。

眨眼間,青發女孩就衝到了三人跟前,那架勢讓瑟蕾娜莫名地想到了小智在和人發生矛盾時的情形。

拒嫁男神33次 一樣的氣勢洶洶,一樣的得理不饒人。

「那個……」

瑟蕾娜迎上前去,硬著頭皮想要安撫對方,誰料青發女孩卻是越過了她和小遙,直奔站在最後的小智而去。

不好!莫非最開始的時候就被她聽見了?

一想到這個最糟糕的可能性,瑟蕾娜不禁心中著急,兩人明顯都是不肯吃虧的主兒,這下鐵定要吵翻天了。

然而,預想中的爭吵卻並沒有發生,青發女孩一改之前咄咄逼人的態度,臉上竟是笑容滿面。

「真是偶遇呢,路過的訓練家先生。」

咦?

瑟蕾娜和小遙面面相覷,一時間完全搞不懂場上的情況,而小智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你誰啊?」

「討厭。」青發女孩嬌嗔道,「才幾天沒見居然就把人家忘了,太讓人傷心了。」

這幅做派頓時讓瑟蕾娜和小遙心頭直冒火,她們想當然地認為小智又在外面拈花惹草了,可身為當事人的小智卻是撓著腦袋,依舊沒想起來。

這時,青發女孩伸手摘下了墨鏡,俏皮地對著小智眨眨眼,笑道:「這下總該能認出來了吧?」

小智很想回答還是沒認出來,一般來說對方如果不是熟人,或者給他留下過很深刻的印象,否則他不開啟波導根本就想不起來。

正當小智打算開啟波導時,旁邊的小遙突然瞪圓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驚呼道:「你!你不就是那個露姬……唔!」

「噓!」

話剛說完,小遙就被眼明手快的露姬小姐給捂住了嘴,還像是做賊似的往周圍偷看,見附近沒有人注意到這邊,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拜託你不要那麼大聲,被人發現會很麻煩的。」

「哦。」小遙點點頭,繼而小聲道,「你真的是那位露姬小姐嗎?沒想到真的能在這裡遇見你。」

「叫我露琪雅就可以了。」

露琪雅打量著眼前兩位姿色絲毫不亞於她的女孩,心中猜想著她們和小智之間的關係,臉上卻是掛滿了友好的笑容。

「既然你們是智君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以後還請多多關照哦。」

「呃,好的,多多關照。」

面對著心目中的偶像,小遙的大腦有些混亂,說話也有些語無倫次,以至於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可瑟蕾娜卻是不同,如果說小遙對露琪雅是如同追星族那樣的崇拜,那她就只是單純的湊熱鬧而已。

「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你和小智真的是朋友嗎?」

對方一開口,露琪雅就感受到了濃濃的火藥味,心中頓時就明白了。

當下她也不客氣,冷笑一聲回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我從沒有聽小智談起過,而且看剛才小智的反應,明顯是不認識你,所以我才感覺很可疑呢。」

瑟蕾娜說話的聲音軟綿綿的,可在露琪雅聽來卻是刺耳得很,幾乎是句句戳到她的軟肋。

「哪裡可疑了,智君只是和我開玩笑而已!是吧,智君,你不可能認不出我來的。」

露琪雅抬著頭,水靈靈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似隨時會滾落出豆大的淚珠,再配合臉上楚楚可憐的表情,那委屈的模樣對於任何男性來說無疑有著莫大的殺傷力,就連同為女性的瑟蕾娜和小遙都有些不忍心了。

可惜,她面對的是小智。

「我的確是認出你來了。」

還沒等露琪雅高興,卻只聽小智接著說道:「不過奇怪的是,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可不記得有告訴過你。」

「誒?!這個……」

露琪雅根本沒想到小智會注意到這一點,當即就語塞了。

事實上一開始,她的確是想裝作不知情的,以她的家世而言,想從警察那邊查出小智的信息,簡直不要太容易,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可惜一個疏忽就給說漏了嘴,本來換作常人也不會去在意,可惜小智偏偏喜歡注意這些小細節,這也是他作為訓練家的一個習慣。.. 眼看著小智臉上的懷疑之色越來越濃重,露琪雅情急之下,卻是突然靈機一動,立刻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其實是這樣的,智君你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可我又真的很想報答你,所以就去拜託君莎小姐了。」

「最後君莎小姐就說出來了?」

小智狐疑地望著露琪雅,他當初可是特意關照過警方要保密的,總不至於連這點職業操守都沒有吧。

「沒有。」露琪雅連忙搖頭,「雖然我已經拚命拜託了,但君莎小姐始終沒有鬆口,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露琪雅瞄了小智一眼,小心翼翼地道:「只不過君莎小姐看我實在可憐,所以就稍微透露了一點消息出來,比如連贏兩屆聯盟大會的新秀訓練家之類的。」

話剛說完,她又急忙補充:「請你不要去怪那位君莎小姐,都是我死纏著不放,要怪就怪我好了。」

「沒什麼怪不怪的。」小智擺擺手,「當初不告訴你名字,只是覺得沒那個必要,那天的事只是順便,我從沒想過要你報答。」

對方的話乍聽上去是沒什麼問題,可小智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不過歸根結底,這只是一件小事,無論裡面有多少謊言的成分,反正他是懶得再去多想了。

「我知道你不求回報,但我心裡會過意不去的,至少讓我為你做點什麼吧。」露琪雅心中竊喜,臉上卻是滿滿的誠懇。

YEAH!總算是混過去了!

男女之間最重要的自然是第一印象,深知這個道理的露琪雅可不想給小智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而對方既然來到了這裡,說明多半是為了此次的華麗大賽。

這樣一來,不久之後的秋葉大會無疑是最好的舞台,她要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來。

可她卻是沒有想過,雙方的第一印象其實早就有留下過了。

在露琪雅的眼中,小智是在她危難之際挺身而出的白馬王子,哪怕之後證實了這或許是個誤會,但她心中的愛慕之情卻是絲毫不減,反而愈來愈深。

不僅能夠打敗四天王,年紀還那麼輕,關鍵是長得也挺對胃口。

可對小智來說,露琪雅卻根本就不是什麼公主,只是一個標標準準的花瓶。

說穿了原因也很簡單,會被火箭隊三人組那種貨色給綁架,除了老人小孩病人以外,那就只有中看不中用的傢伙了,何況露琪雅身上還有好幾隻精靈,這下更是坐實了小智對她的「花瓶」印象

尤其是在知道露琪雅就是那位露姬小姐,再聯想到之前小遙對她的那番吹噓,小智心中就是一陣不爽。

居然把自己和一個花瓶相提並論,寫那篇帖子的人果然是在給協調家臉上貼金!

反正現在的小智對露琪雅說不上討厭,但離喜歡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

「真的不用,我不需要你做什麼,以後出門小心點就行了。」小智說話客氣,語氣卻是不容回絕。

感受到對方拒人於千里的態度,露琪雅心中愕然,不明白自己是做錯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