獠牙的白狼!

周浩陷入了沉思,暮色林地裏面還有其他的白狼?能夠滅了這麼多異能者,恐怕就算仇天真以及這裏所有的僞S一起出手都做不到吧!


如果不是他們做的,真像這個人說的一樣,那這個暮色林地裏面隱藏的祕密就耐人尋味了,要知道僞S的異能者算是這個世界最強的人了,還有比這個更厲害的存在?

他說的這個白狼又到底是不是自己那天見到的呢?如果是的話,它爲什麼不輕易的殺死自己呢?還費那麼大得勁做哪些事情!

又或許它的目標不是自己,是李衛國傷的它,可是按照這個人的說法,這麼厲害的角色,又怎麼會被一個C級異能者傷了呢!

對了,這張天星和李衛國哪去了!不會是死了吧!

周浩心裏大驚,這倆傢伙現在可不能死,對他還有用,暗殺星到現在沒有一點眉目,唯一的線索就是這兩位了!

這時候,遠處的基地外面又傳來了騷動,周浩趕忙望了過去,他希望這個時候,他的視線裏能夠出現張天星和李衛國的身影!


也許他們命不該絕吧,在周浩滿心禱告上蒼的時候,張天星和李衛國相互攙扶的出現在了人羣中! 見到張天星和李衛國的出現,周浩心中大喜,趕忙感謝上蒼保佑!這倆個人沒事就好,不辛中的大辛啊!

幫着衆人回到各自的基地房間休息以後,周浩就見到從基地內部走出來的仇天真,現在周浩最痛恨的就是這個人,不是他搞什麼狩獵兇獸換貢獻的計劃,這些人就不會白白的丟掉性命!

這些可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他對得起他們嗎!越想越生氣的周浩,早已被怒火衝昏了頭,忘了自己來這裏的目的,衝上前去就想狠狠的踹他幾腳,好像這樣才能移除自己心中的怒火一樣。

可是自己還沒靠近仇天真,就被噬魂手裏的刀給停了下來。

噬魂一臉冷漠的問道:“你要幹什麼?再往前一步,我就讓你身首異處!”

似乎仇天真感受到周浩的那團怒火一般,衝着噬魂揮了揮手,讓他把刀放下,嘆了口氣道;“我也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損失這麼多好手,我也心在滴血,他們都是我以後重點培養的對象,在這裏歷練一下,對他們也是有好處的。”

“好處!這好處不要也罷!當初來這裏的時候,你可沒說會沒命的!”周浩被噬魂的刀架在脖子上後也開始冷靜下來,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剛纔自己太冒失了!差點就壞事了,不過讓周浩現在還能像以前那麼笑臉面對這個罪魁禍首,周浩就算臉再厚也做不到!

扭過頭,周浩不在理會仇天真一行人,獨自向着張天星他們方向走去!

噬魂看到周浩居然敢如此無禮,就要拔刀,仇天真按住了他的手,說道:“算了,他不過也是一時氣憤,走,我們去看看情況。噬魂,你去統計下這次損失了多少,這都是我考慮的不周啊!那隻狼出現以後,就不該還這麼明目張膽的去狩獵了!”

“最近,取消所有的狩獵任務,通知所有守衛晝夜不間斷的巡邏!把李老和宋老安排在外圍居住,以備不測!”仇天真接着吩咐正要離開統計損失的噬魂道。

“明白!”

。。。。。。。。。。。。。。。。。

回到張天星他們住的屋子中,周浩心中憋着的怒氣沒處發泄,走到一旁的桌子跟前坐下,伸手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直接把桌子上放的杯子震到了地上。

啪!杯子在地上應聲而碎,把回來剛躺下的張天星和李衛國驚嚇的從牀上跳了起來!

看到兩個人擺出一副戰鬥的姿態,周浩這才從怒火中擠出一點笑容應付接下來張天星和李衛國的怒火。

“你是不是瘋了!閒的沒事,出門拿頭撞牆去!老子剛死裏逃生,差點又被你嚇死,你是不是故意的!”李衛國看到地上的一地的玻璃渣,率先對周浩吼道。

周浩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好像自己確實沒有考慮到他們的感受,只是一味的發泄自己的怒氣,人理虧在前,讓人罵兩句也是應該的。

倒是張天星沒有接李衛國的討伐,而是偷摸的從牀上下來,先是在門口四下張望了一番,然後輕輕的關上門,周浩心說,得,這位更絕,看樣子要揍我不成?

我周浩雖然理虧在先,但也不是隨便讓別人揍的主,想動我沒那麼容易,打架我還沒爬過誰。

不過,周浩想錯了,張天星把周浩拉到一邊,再次豎起耳朵聽了下外面的動靜,纔對周浩說了一句:“那隻狼想要見你!”

周浩以爲自己聽錯了,重複了一句;“什麼?誰想要見我?”

緊張的揪了下週浩的衣服,張天星小聲再說了一遍.

“白狼想要見你!”

周浩一個激靈,甩開了張天星的手,心說你小子可以啊,來這招!想嚇我?不過你智商不夠呀,你要說個其他還有可能嚇到我,說一匹狼想見我,真懷疑你有腦子沒有。

你怎麼知道狼想見我,你會獸語不成!你咋不上天,說神仙下凡要給我指點迷津呢,這我還有可能信!

“別鬧了,這嚇不住我,張天星,你小子是不是被白狼嚇傻了?對了,那個白狼是不是我們那天見到的那隻?”周浩一開始就以爲他們再嚇自己,也沒當回事,他只是好奇那隻狼是不是他們那天見到的那隻。

張天星見到自己說的周浩居然不相信,一臉惱怒,說話聲音也不由的加大了許多。

“我說姓劉的,我張天星沒工夫跟你開玩笑,我以前跟你開過玩笑?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的話帶到了!你不去,後果自負!”

說完,張天星又回到了牀上,準備繼續他未完成的事業,他現在心裏也不踏實,一想到那隻狼跟自己。。。。。

還沒等張天星趟安穩,周浩聽出他話裏似乎不是在開玩笑,趕忙掀起躺在被窩裏的張天星。

“別,我信行了吧,那你說說!你怎麼知道狼想見我的!”

張天星隔着厚厚的被褥,說道:“它跟我說的!”

周浩愣住了,它跟你說的!


“什麼意思,它會說人話不成?”感覺到自己說的話,周浩聽進去了,張天星這才從牀上又坐了起來。

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說道;“對,它會說人話!”

並且把當時的情況跟周浩細細的說了一遍!

那天,他們離開基地已經第四天了,依然一無所獲,這大大出乎了大家的預料,就算最近他們抓到不少兇獸,也不可能把這麼大範圍都打幹淨,不死心的他們決定繼續向前尋找。

也不知道誰在一處山坡上,發現了這隻白狼,當時我跟李衛國就嚇了一跳,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就是那天那隻!

更讓我們倆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它居然口吐人言!

說道這裏,周浩插了一句;“那它說什麼了!”

很不滿周浩打斷自己的思緒,惱怒的瞪了一眼周浩,看到周浩趕忙捂住自己的嘴以後,才接着說起來。

它說,我們來到這裏肆意捕殺,已經做的太過分了,希望我們離開這裏,它就不計較我們做的事情,可是,你知道,連日的狩獵, 棄婦有情天

周浩點頭同意,如果換做是他,他也不會急着離開。

而變故也就是這時候開始的,有人突然向白狼發起了進攻! 這人徹底觸怒了白狼,我們當時只感覺眼前一花,再次看到白狼的時候,它已經出現在了這個人身前。

“空間異能?位移!”周浩驚訝道。

張天星肯定的點了點頭,繼續講了下去。

當時我們並沒有反應過來,這個人就已經讓白狼鋒利的爪子給開了膛!那種死相真是太悽慘了。

看到同伴被白狼率先殺死以後,所有人包括我倆在內,都只是驚訝它會空間異能,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更何況咱們第一次見它的時候,它並沒有表現出太強大的實力。

我們對於當日戲耍我們的白狼也是深惡痛絕,根本沒聽進它對我們的忠告,心裏只有殺了它的念頭。

每個人幾乎都是同時調動起身體內的異能,上百道的攻擊就同時指向了白狼,這樣的攻擊就算是僞S的高手,相信他也不敢硬碰硬!

可事情的結局卻讓我們都大吃一驚,那隻白狼居然還站在原地,動都沒有動一下!除了身邊留下許多坑以外,它身上沒有一點受到傷害的跡象!那個死去的同伴卻被炸的屍骨無存。

“它就這樣硬吃了你們所有的攻擊!動都沒動?是不是它在你們當時攻擊到來的時候調動空間異能躲開了?”周浩一下就想到了一種可能。

張天星站起身旁邊的桌子上取了一個杯子,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只是拿水杯手卻不停的顫抖,幅度雖然不大,可是周浩還是可以感覺出張天星心中的恐懼!

努力平復着自己的心境,喝了幾口水以後,張天星這才覺的緩了過來,繼續講了起來。

你說的不錯,當時我們也這麼認爲的!畢竟一開始它就使用了空間異能這樣的手段,讓人潛意識裏就認爲它剛纔用了空間異能的結果。

所有人看到攻擊沒有奏效,就再次調動起異能進行攻擊,只是這次沒有上次那麼統一,攻擊零零散散的打了過去,威力大不如前,確讓我們證實了它動都沒動過!

它就站在那個地方!

這次所有人開始感到了害怕,有些人已經認識到事情不對勁,開始悄悄的往外撤離,希望能夠脫離險地。不過剩下的人還是不太甘心,繼續攻擊着白狼。

周浩接過話頭,指着外面向張天星說道:“你的意思,外面這些活着回來的都是當時提前撤退的?”

張天星苦笑了一聲,輕輕搖了搖頭,否定了周浩的猜測。

如果是這樣,那倖存的人會很多,當時就是這幫先開溜的人,帶動後面的小隊撤離的。只是他們沒想到,這隻白狼接受了我們三次攻擊以後,開始動了!

它的首要目標就是那些率先逃離的人,幾個呼吸就已經竄到了他們要離開的必經之路上,攔住了他們。

白狼當時還開口問走在最前面的人,是什麼來着?對,好像是說你們就這樣放棄了你們的同伴?真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說着白狼口中就吐出一個巨大的風刃!直徑足有5米,把領頭的那幾個人直接一分爲二,漫天的鮮血當時就噴了出來,撒的到處都是,跟在後面的人有的都忍不住乾嘔了起來。

而我一直盯着白狼,居然看到它面部的表情,似乎在冷笑!

接着它就又開口對着這幫人說道;“你們對待我們的同類不也是這樣嗎!真是讓人恥笑!”

周浩聽到這裏,想象着當時的情景,讓他聯想到今天中午自己的那半隻兇獸,一股讓人反胃的感覺涌了上來。

趕忙捂住嘴,向屋外沖沖了出去!

就在張天星和李衛國一臉詫異的看着周浩的背影,尋思着這傢伙又發什麼瘋的時候,屋外傳來了劇烈嘔吐的聲音。他倆心說當時我們都沒吐,你現在吐的個什麼勁!

他倆哪知道,周浩這些天到底吃了多少兇獸,其中的心情恐怕只有周浩自己能夠了解了。

在外面吐的七七八八的周浩,這才扶着牆慢通通的走了回來,把屋內的兩個人雷的,這都吐虛脫了!

看到周浩的狼狽樣,換做平時,這李衛國少不得挖苦幾句,不過他們現在一點心情都沒有,等着周浩在洗漱的地方清理乾淨以後,兩個人才讓周浩坐過來,不過周浩身上的氣味還帶着濃濃的酸臭,兩個人都苦着臉皺着眉頭繼續講下去。

再往後,瀕臨奔潰邊緣的衆人,承受不住內心的恐慌,開始發了瘋一樣的調動異能,攻擊着白狼,結果可想而知,幾乎就是無敵般存在的白狼,一個個收割起了衆人的生命!

將近上千人的隊伍啊!就是殺上千頭豬,也得讓人累夠嗆,這個白狼確好像自己的異能用不完一樣,頻繁的動用範圍龐大的異能攻擊。

更加讓人接受不了的是,這些異能攻擊居然還五花八門!讓人想防都防不住!

“等等!你是說白狼會各種異能,而且它體內的異能就好像用不完?"周浩聽到張天星說到這裏,他隱隱有種怪異的感覺,他描述的事情怎麼跟自己前幾天發現自己的祕密這麼相似呢!

難道它也能吸收敵人的異能攻擊,轉化成可以讓自己調用的異能不成!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世上除了自己還有這種生物的存在?

“你發現了什麼嗎?”看到周浩一臉的沉思,張天星以爲周浩被自己的描述有看法,開口問道。

“啊,沒什麼發現,就是覺得匪夷所思。”周浩都不確定自己所想的到底對不對,更何況就算猜對了,這種事情又怎麼可能跟他們兩個人說。

張天星將信將疑的看着周浩,心說白狼點名要見你,看來這小子也不簡單,一定知道什麼祕密。從他剛纔的問話裏,他似乎也不知道世上有這種強大的生物存在,那這個祕密跟白狼自身沒有關係,或許是他知道白狼的手段?

周浩沒有想到,張天星憑藉自己的一點漏洞,就把自己心裏猜的差不多了。

自己還怕張天星猜出什麼,趕忙轉移話題,接着問道;“那你們又是怎麼逃出來的?” 被周浩這麼一問,張天星也把自己的猜疑先放到後面,給周浩講起了後面的事情。

瘋狂屠殺着的白狼,我們連它的一根毛都沒有碰到,甚至那些死去的人,濺出的血都沒有粘在它的身上,白狼始終一身雪白。

這樣的結局,讓人實在難以接受,衆人組織起的攻擊陣型也開始崩塌,四散逃命,這麼做反而延緩了白狼的收割速度,才能留下這麼一批人活着回來!

事情大致就是這個樣子,後來的事情就是我們在暮色林地裏逃竄,直到我們逃回營地。

如果到明天還沒有再回來的話,估計都已經凶多吉少了!

周浩也是一陣惋惜,碰上這種無敵的存在,能活着回來也是萬幸了!

不過,周浩心中最大的疑問,張天星到現在都沒有跟自己講!那就是白狼爲什麼要見我!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在張天星的敘述中並沒有提到這一點,難道後面還有事情發生?

就好像配合周浩一般,張天星接下來給李衛國是兩個顏色,讓他去門外把守,直到李衛國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覆以後,張天星拉住周浩,低聲說起了後面的經過。

我跟李衛國一開始以爲,我倆也是命大能夠逃出來,要知道那天跟白狼結下大仇的可是李衛國,沒有當時結果了我倆,都暗自慶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