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歡呼聲。

柯尼塞格減速滑行靜靜的停在終點等著亞軍軒尼詩。

原來開QQ飛車那麼爽的嗎?

魏凜今晚就要下載下來拾回青春。

『叮!能量瓶碎片10/10』

『恭喜獲得超級能量液一瓶。』

【灌溉】

財富之樹上一個青澀的果實瞬間長大,比以往都要大要圓。

【採摘】

『恭喜獲得一艘超級豪華遊艇,已停放在黃浦江碼頭。』 久別重逢的兩位故人,卻並沒有太多關於往日的舊事言語,反而願意對道人身旁的蕭道玄多聊了幾句。僧人站在原地,雙手合十之,然後轉身看向蕭道玄,嘴角不禁流露出一抹笑意,輕聲說道:「可是你的接班人?」

道人搖了搖頭,然後看了一眼身邊的這個模樣俊美的年輕道士,其實也不年輕了,在山下人看來也是好幾百歲的年紀了,不過在道人這邊蕭道玄卻依舊算是一個年輕人。道人扯了扯嘴角,有些無奈道:「他確實是個好苗子,畢竟前世身份在那擺著。不過他今生卻又自己的路要走,我不會強迫他什麼,至於登樓與否,全看他日後的造化。」

「一路之上,遇見了許多有趣的年輕人,看來這個世道並沒有當初我們所想象的那麼糟糕。」僧人微笑道。

停頓片刻,僧人又補充道:「我想你應該明白我說的並不單指修行。」

道人笑道:「無論是修力還是修心,終歸都是修行,不必局限於一個說法。」

「也對。看到這麼年輕人能有如此朝氣,想來日後許多年都會變得很有趣。」這個穿著一身灰色僧衣,腳踩一雙老舊的黑色布鞋的中年僧人,眉眼之間,儘是喜悅之色,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這麼開心過了。這個世道終究還是年輕人的世道,只要這群年輕人心中還有所希望,不曾放棄,且還願為之拼搏,那麼萬年之前那句惡毒至極的讖言便不會成真。

陸宇卿瞧著僧人臉上的喜悅之色,不覺間有些感概,遙想萬年之前的某一刻,彷彿依舊是這個僧人對人間所懷有的希望最大,只不過當年的他還並未出家,頭上依舊生有那三千煩惱絲,也算是一個模樣俊俏的世家公子。

道人忽然問道:「如今西邊的情況怎麼樣?」

「長夜漫漫,可黎明就在眼前。」

「辛苦了。」

「師兄言重了。」僧人忽然打開合十的雙手,交叉放於身前,行了一個極為古怪,同樣也極為古老的禮節,又稱呼了一個若是有佛家弟子在此,無一不會驚訝的稱呼。

道人坦然受之,正色道:「我重新開閣之日,便是眾佛歸來之時。」

僧人行禮拜謝。

「我們這些老傢伙,是時候為後世這些年輕人們讓開道路了。」道人的臉上不覺多了些傷感之色。

誠如陸宇卿自己口中之言,若是有人願意翻書的話,那麼他與眼前這個僧人的的確確算是老傢伙了。不過並不代表說陸宇卿和僧人的實際年歲大,因為在這個世間,除了那個唯一的一個長生之人外,並沒有誰能夠真正地存活於世長達萬年之久。山下之人不過百歲,山上之人不過千歲,這是十方閣自創建起便訂立的規矩。不過壽數能夠真正超過五百年的人族修士,其實並不多。

有些人哪怕修為再強大,可終究也會有夕陽西下的那一刻。

遲暮之年,總會如約而至。

至於為何陸宇卿和僧人可以算作萬年前的老傢伙,原因就在於輪迴二字。生死,死生,每一世皆是新的開始,前塵往事,盡數忘卻。不過道人卻能在次次輪迴之中,不斷重獲前世記憶,如此也算活了萬年。而佛家又有涅槃之說,寂滅與重生不過一瞬之間。

遠處的天邊,忽然多出一縷晨輝。原來明月已經西落,朝陽已然東升。

天地不是死物,雲捲雲舒,晝夜更迭也許便是一次歡喜或是傷感。兩人眼前的這一幕,似乎是在預示著什麼,彷彿跟他們的某些想法,不謀而合。不過道人與僧人卻不約而同地做了一樣的選擇,他們都選擇不去多看,匆匆一眼,便收回目光。不去看,便意味著不願就此做出推演。一切都是那樣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其實也不錯。

朝陽升起,一縷春風拂過道人的鬢角,竟是撩撥起一絲白髮。陸宇卿不禁笑道:「看來這一世也老了。」

僧人伸出一隻手,捻住一片飄蕩春風中的花瓣,亦如當年講經時拈花一般。

這一幕,安詳,靜謐,且美好。

道人會心一笑。

道人忽然想起了自己擺攤給人算命的日子,陪伴自己的幾件東西,如今都各有安排。桌邊那條憨傻的黃狗,如今自有福緣,簽筒也「嫁」了一戶好人家,唯一剩下的便是那桿擺放私塾內的道旗,如今似乎多少顯得有些孤單。

道旗上有句話,還是不錯的,只是沒人「看的上」。

世間道法不過如此,西天佛法也就那樣。

陸宇卿看向僧人,嘴上說說歸嘴上說說,但心中的那份敬佩還是很真誠的。陸宇卿喃喃自語道:「世間求佛之人無一不拜佛,可真佛就在身邊,卻無一人識得。」

賒月城城門大開,陸陸續續有人進進出出。

蕭道玄醒來,心神回歸自身,不過他卻並沒有發現如今站在陸宇卿身邊的僧人。陸宇卿對此毫不在意,僧人只不過是將身形隱於流光之中而已,蕭道玄既然看不見,那就說明他與佛家無緣。

陸宇卿雙手負后,優哉游哉地向前走去,「進城咯!」

僧人站在道人身後,雙后合十,微微躬身行禮,就此告辭離去。

小陸師兄,有緣再見。

是陸師兄。

好的,陸小師兄。

……

———————-

日上三竿,再賴床的人其實也該醒來了,但不排除有人沉醉夢鄉,不願醒來。

一道長虹,由南向北,一路劃過蒼穹,最終落腳之處便是當下的這座鎮北王府。僧人本可以一念之間便來到此處,只不過大好河山就在腳下,他想多看兩眼,所以便只好走得慢些。

如今身處王府內的僧人,卻並未「腳踏實地」,而是懸空而行。因為他一旦落地,牽引出來的因果那將不計其數,他不願給此地的「年輕人們」添麻煩。

這座王府的氣息,似乎有些雜亂,氣息與另一種氣息之間甚至還有些殺意,不過令僧人感到驚訝的是,它們彼此間竟然能夠相安無事,和平共處。有些內幕世人不知,可他這個老人家卻一清二楚。

鳳凰的怨氣,狐族的悲鳴,諸神的憎恨,惡鬼的謾罵,失意者的失意……此地負面情緒其實極多,真是有些難為那個孩子了。在此地入夢問心,就連自己也不敢保證能夠一定順順利利的度過,更別說一個如今對前路尚且迷茫的少年郎了。

僧人一步便來到張麟軒的芳槐柳序,看著眼前昏睡的少年,神色竟是有些恍惚。片刻之後,僧人不由得笑道:「原來如此,莫怪莫怪。」

僧人瞥見了那本半開著的棋譜,輕輕掃了一眼,棋譜的大致內容便隨即瞭然於心。不同於張麟軒眼中的棋形,僧人眼中所見,才是陸宇卿落筆所寫的真正內容。

「你們二位真是有些難為人,一位教人練劍,看似是簡單的收放,與控制力道,實則是一份神意的傳承與磨礪,雖是機緣,但也不免成了牽引心境的心魔;另一位,看似是在考試途中幫著作弊,尋求那一份天大的機緣,可實則卻是在刻意加大試卷的難度。人死不過大睡而已,若是真的一覺不醒,這與死了有何差別。貧僧真不知道該說這孩子命好還是命苦。」僧人有些無奈地笑道。

原本正在廚房準備午飯的董老爺子,身形突然間一閃而逝,下一刻便出現在僧人面前,手中拎著一把菜刀。

僧人對著來者微笑道:「如今總算是真正的腳踏實地,本本分分地做人了。」

董老爺子皺眉問道:「老和尚?」

「一別多年,沒想到施主竟然還認得貧僧。」僧人依舊微笑道。

董老爺子顯然並未沒有與他寒暄客套的意思。對於當年的往事,雖說算不得什麼血海深仇,但彼此之間卻也沒什麼交情可講,頂多算是彼此兩清。董老爺子看向張麟軒,不禁沉聲問道:「你乾的?!」

僧人答非所問,微笑道:「當年前輩執刀開路之恩,我輩中人自死不敢忘。前輩對後世的大恩大德,貧僧在此先行謝過。」

「看來不是你做的。不好好在那樹下與僧眾講經說法,來我北境作甚。」董老爺子質問道。

僧人忽然笑容欣慰。我北境,看來這位歲月悠久的老前輩,已然在此方天地間找到了歸屬感。僧人輕聲回答道:「有些事,師尊讓我來善後。」

董老爺子先前並未察覺到張麟軒這邊的異樣,之所以來此,完全是因為僧人的一絲心念流動,觸碰到了他的大道根本,然後憑藉一些記憶中的殘留念頭,這才讓他發現了僧人的蹤跡。

聽聞此語之後,董老爺子神色忽然間有些凝重,「老和尚」口中的師尊是誰,他實在是再清楚不過了,「他違背約定回來了?」

僧人搖搖頭,輕聲道:「並未歸來。」

「那你來此到底要做什麼?!」

僧人微笑道:「叫人起床。」

「什麼?」董老爺子並不知道張麟軒此刻已經入夢,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入夢這回事。況且就連身為儒家弟子的韓先生都未能有所察覺,更何況他一個他不是山上修士的人。他的身份很古老,是如今世人不願提及的一道隱秘。

僧人將雙指之間,輕捻著的一片花瓣,輕輕擱在少年額頭,微笑道:「莫要貪睡,該起床了。」 現在,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應該說,劉劍飛隨着時間的推移,也已經逐漸地了解了那一隻血鳥的底細了!那就是,雖然那傢伙看上去很是厲害的樣子,可是,只要能夠躲避過去他的那種冰箭的攻擊的話,它也就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來對付自己了。

現在,對於劉劍飛來說,特別是他完全可以通過不斷地補充生命力和法力值的辦法,來達到讓自己可以持續作戰的目的。而這樣的一個目的,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應該說,已經基本上得以實現了!

――――――――――――――――――――――――――

不過,雖然如此,劉劍飛也知道,自己對付那一些小怪的時候,還是盡量地應該使用近身搏鬥的方式。是的,只有這樣,自己才可以最大限度地讓自己保持足夠的法力值可以使用。法力值,那意味着什麼?那意味着自己的遠程攻擊力量的使用!而要想對付那一隻血鳥的話,那麼,除了使用這一種遠程火球術的攻擊之外,並沒有其他的更好的辦法!

所以,如此以來,就算是自己確確實實擁有着相當數量的恢復藥水,可是,也應該盡量地使用在最為關鍵的地方才行!正所謂「好鋼用在刀刃上」,說的其實也就是這樣的一個道理啊!

而現在,那一隻血鳥,憑藉着其快速移動的能力,正在像是一股旋風一般,或者更為確切的是,簡直就像是一陣幻影,飄忽而行,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自己靠近過來!、

劉劍飛知道,那傢伙只所以會如此,那完全是想為了尋找一個更好的角度來攻擊自己!它的冰箭雖然很厲害,可是,作為遠程攻擊的重要手段,在此之前,它已經感覺到了劉劍飛在動作方面的厲害!雖然說,單論移動速度的話,劉劍飛根本無法跟它相比美,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在躲避方面,劉劍飛的表現卻相當的出色,最起碼來說,根本就不在對方之下!

――――――――――――――――――――――――――

所以,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為了能夠用更好的角度,更快的速度,更有利的時機去攻擊對方,它這才採用了這樣的一種手段!憑藉着其如風似幻的身法,左右搖晃,令人看上去不知所終,很難下手!

一時間,劉劍飛的神經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娘的,那一隻血鳥看來現在,已經動用了它的最拿手的手段了!而自己現在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千萬不要被它的那一種冰箭給射中!不然的話,只怕是自己將會再一次落到一種如同落湯雞一般的下場!

因為一旦被那對方的那一種冰箭給擊中之後,自己的行動也必將會受到嚴重的影響,速度遲緩,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近戰能力將會被徹底的限制住!那可不是鬧着玩的事情啊!

―――――――――――――――――――――――――

現在,對於劉劍飛來說,這也是一個十分不錯的機會。是的,確確實實就是這樣子的。因為在當前的這一種情況之下,那一隻血鳥正在向著自己攻擊過來!這雖然說,對於那一隻血鳥自然是一個攻擊自己的機會,可是,反過來說,對於自己又何嘗不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機會呢?

現在,劉劍飛已經決定了,那就是,竭盡全力,用火球術去攻擊對方!不顧一切,爭取使用那一種飽和式的攻擊!而所謂「飽和式的攻擊」,其實主要就是指的是,不惜自己的法力,向對方進行密集的攻擊!甚至,不給對方任何的還手的機會!

只有這樣,才能夠最大限度地保障自己攻擊的有效性,也才能夠給對方造成一定的殺傷力!不然的話,如果自己不能夠壓制住對方的攻擊火力的話,那麼,自己將會處於被動的狀態之中!而一旦自己被對方給壓制住了,那麼,後果將會不堪設想!所以,現在,劉劍飛已經清醒地意識到,自己必須壓制住對方的攻擊火力!

――――――――――――――――――――――――――

而在這個時候,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那一隻血鳥又激射過來了幾枚的冰箭,不過,卻也全部都被劉劍飛給躲閃過去了!現在,劉劍飛已經不像剛才開始時的那個時候的那一種樣子,被那一隻血鳥的那幾支突如其來的冰箭給擊中,從而差一點兒,讓他丟掉了性命!

現在的劉劍飛已經具有着對於那血鳥的冰箭攻擊的免疫能力了!現實世界裏,劉劍飛所習得的那一種太極拳法,造就了劉劍飛移動速度和軀體的機動性和靈活性上面,那可都是相當的靈巧!所以,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再加上劉劍飛已經基本上摸透了那一隻血鳥的這樣的一種攻擊的稟性!這樣的話,在對其進行躲避的時候,自然而然的,也就不再那麼吃力了。

「哼,娘的,現在,應該看看老子的攻擊了!」劉劍飛暗自恨恨地說道。接着,只見劉劍飛雙臂平伸,然後由下而上抬起,舞動,口裏默念着法訣,與此同時,充分地調動起了自己內心深處的那一種精元之力,於是,隨着劉劍飛的一聲斷喝之聲,一枚火球憑空出現!緊接着,劉劍飛大喝一聲:去!

緊接着,那一團火球,就像是一團岩漿之球一般,攜帶着一股滾滾的熾烈之氣,然後向著目標便激射過去!要說那一隻血鳥的防禦能力自然也是相當的不錯的,輕輕一閃,那極為靈活與機動的能力,在現在的這一種情況之下,居然變得如此的詭異!

身形輕擺,看上去那簡直就如同是蜻蜓點水一般,看上去,幾乎就是不落任何的痕迹。可是,就是在這樣的一種不落痕迹的情況之下,卻是讓劉劍飛的那一枚火球,根本就直接成為了一種無目的的攻擊物!從而讓劉劍飛也是感到有一些的納悶!

「哼,躲過了老子的這一枚的火球攻擊,我看你還能夠再躲得過多少其他的火球術的攻擊呢?這一次,老子可是真的要跟你他娘的拼了,老子真的要跟你他娘的拼了!」劉劍飛狠狠地吼叫着,隨即,再一次又一連激射出去了五六枚的火球!

―――――――――――――――――――――――――――

終於,其中的一枚火球,終於沒有被那一隻血鳥給躲避過去,硬生生地擊打到了那傢伙的頭顱之上,隨後馬上就發出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

「嘎嘎,嘎嘎~~~~」那一隻血鳥此時此刻,居然一下子發出來了一聲痛苦的哀號之聲,然後一邊再一次向著劉劍飛激射過來了幾支凌厲之極的冰箭,另外,它自然很是擔心地移動着軀體,盡量地阻擋着劉劍飛的火球術的攻擊!

看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終於明白過來了,那就是,看來那一隻血鳥,也還真的是挺那個的。不然的話,對方恐怕也無法再進行其他的一些動作,特別是在攻擊方面的一些動作。不過,那樣的話,也是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和。

就這樣,劉劍飛跟那一隻血鳥之間的戰鬥,也是隨着時間的推移,而變得越來越激烈起來了。而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那一隻血鳥也是孤注一擲,所激射出來的冰箭也是更加地密集,同時,它還糾集來了幾十頭小怪,一起參與到了打擊劉劍飛的行動中來!

――――――――――――――――――――――――――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這個,還真是很投老子的口味啊!打吧,打吧!只要老子撐過了這一關之後,那麼,那一隻可惡的血鳥,也將會完全地聽從於自己的打擊了!」劉劍飛心裏不由得暗自想着。

他知道,現在,情況已經變得相當的緊急起來了。不過,這對於他來說,卻也是一個十分不錯的機會!而這樣的一個機會,也正是在危險重重之中,體現出來的。

於是,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之中,劉劍飛終於獲得了一個真正的,能夠對於那一隻血鳥形成強悍攻擊的時機!而且,這一回,正好位於那一隻血鳥的側面方向,正好可以對於那個傢伙,進行殺傷力最大的攻擊!而這樣的一種攻擊,也正是劉劍飛所最為希望得到的!

「嗖嗖嗖~~~~」於是,就這樣,劉劍飛接着便又是一痛的火球激射攻擊!而他所激射出去的那一些火球,看上去,那簡直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接連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