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楊立都覺得,坐在那裏的不是薛青,而是魏蓉。

“薛總,什麼事讓你如此高興?”楊立忍不住,試着問了起來。


“當然有大好事了。”薛青一笑,如百花爭豔道:“不過得一會兒再告訴你。”

“難道是因爲與餘雄退婚之事?可就算是此事,她也不應該高興得簡直就是變了一個人,而且白天她雖然高興,但也沒像現在這樣啊!”楊立心中充滿了疑惑,但卻也沒再問,而薛青則繼續畫起她的妝來。

車子很快便到萬豪,楊立剛將車停好,薛青便興奮的從車中跳了下來,一把拉住楊立的手道:“還站着幹什麼,走啊!”

哪怕楊立是見過大風浪的人,對於薛青今天的突然變化,他一時也反應不過來,整個人就這麼傻傻呆呆的被薛青拖着進了萬豪。

“走,我們去跳舞。”

薛青拿出萬豪的會員卡,一做完登記,便拉着楊立衝進了舞池,整個人就像一隻美麗的天鵝,圍擾着楊立扭動起她那纖細而柔美的腰姿。

而楊立則像一個傻子般,只是下意識的隨着薛青的舉止做着僵硬的動作,可薛青卻一點都不介意,反而拉着楊立跳得越發的興奮。

“哦……,楊立,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放鬆,很興奮,很歡愉……”

薛青望着楊立,此時的俏臉通紅,興奮之餘,還會與其它人一樣發出尖叫聲。

“是有點興奮。”楊立遲疑道:“薛總……”

“不要說了,我今天就是讓你陪我出來好好放鬆一下,其它的都不要問,該告訴你的一會兒我自然會告訴你的。”薛青對着楊立眨了眨眼,便又瘋狂的扭動起腰姿來。

薛青開了口,楊立也不好再問,只得在老實的在旁邊護着她,以防有些不良份子趁着舞池中的混亂佔她便宜。

“那不是上次陪月月一起來的那個楊立嗎?”萬豪總經理萬蘭英正在大廳中走着,順便檢查一下服務員們的態度,當她目光從舞池中掃過時,正好看到楊立與薛青。

上次楊立與米月她們來時,正好遇到警察來抓疑犯,而那個傷了兩個警察的疑犯最終卻是被楊立抓獲的,也正因此,給他們減少了不少麻煩,所以,萬蘭英對楊立的印像非常深。

“那個女人是誰,她怎麼與楊立那麼親熱?”

萬蘭英看着那拉着楊立扭來扭去的薛青皺起了眉,雖然她並不太瞭解米月與楊立的關係,但同爲女人,她那天就注意到米月看楊立的目光不對,而且楊立對米月似乎也不錯,她也一直以爲楊立與米月是戀愛關係。

可此時楊立卻與另一個女人如此親熱,甚至那親熱程度都超過了對米月,這讓萬蘭英心中很疑惑。

“難道他與月月不是戀愛關係,是我弄錯了?可米月明顯對他動了感情,他卻在這裏與別的女人如此親熱,如果月月知道了,不知她會多傷心。”

“不行,這件事必須告訴董事長。”

萬蘭英沒有打擾楊立,直接就上了樓。

片刻之後,她便來到六樓一個房間。

“那個女人你認識嗎?”周敏微皺着眉看着萬蘭英,至從上次她得到消息說女兒被綁架,她趕過來後,就一直沒有離開。

這段時間她仔細的瞭解了整件事,也調查過米月接觸的人,對米月與楊立的關係也更爲清楚,雖然她也知道楊立有自己的女朋友,也沒騙米月,只是將其當成朋友,完全是米月一廂情願,可此時聽到自己女兒喜歡的男人與另一個女人舉止親密,她心中還是有些難受。

“我剛纔通過她的會員卡查過她的信息,她叫薛青,是萬豪集團董事長薛林智的獨生女兒,現任萬豪集團總經理,楊立現在就在給她當助理。”萬蘭英遲疑了下,道:“這個女人很厲害,且我聽說前兩天她已經與未婚夫餘雄解除了婚約。” “剛解除婚約就與助理跑出來跳舞?”周敏臉色微微一沉,心中升起一股怒火,道:“不用管他們,他們想怎麼就怎麼樣?”

“可我看得出月月很喜歡那楊立。”萬蘭英道。

“這種只知道登龍附鳳之輩,還配不上我的月月。”周敏一聲冷哼,此時的她很生氣,她早就知道楊立,也知道了楊立曾數次救過米月,更知道米月喜歡楊立,所以她對楊立一向很有好感。

當然,楊立有一個女朋友叫關怡她也知道,對於米月喜歡她一喜,她本打算勸勸米月放棄楊立,如果不行,就等他們自己發展,等到時楊立與關怡結婚了,米月自然也就放棄了。


或是楊立與關怡分手了,那他也就與米月在一起了,反正現在戀人分手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可今天楊立帶來的居然不是關怡,而是另一個女人。

楊立一個有女朋友的男人,居然揹着自己的女朋友到外邊與另一個女人鬼混,一想到這些,她對楊立的好感一下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厭惡。

“周姐,我感覺楊立不是那種人,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我看一真是那個女人在纏着他,他並沒什麼不軌的行爲。”萬蘭英可是周敏他們創業時就跟着她的,對周敏非常瞭解,趕緊勸說起來。

可惜,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生起厭惡之後,可不是一句話就能勸說過來的。

“誤會?哼,如果他對那女人沒不軌心思,就不該這麼晚陪她來這種地方,而是回去陪自己的女朋友。”周敏一擺手道:“好了,你不必再說了,我知道怎麼處理月月的事情,你出去吧。”

萬蘭英本還想勸說兩句,但想到周敏此時正在氣頭上,知道說再多周敏也聽不下去,只得離開了周敏的房間,同時她心中也有些後悔,早知就不該將這件事告訴周敏,誰能想到一向很好說話的周敏,一但關係到自己的女兒,就變得這麼極端。

轉眼半個小時過去。

薛青俏臉紅得就像一個紅蘋果,汗水將身上的衣服都滲溼,讓她那原本就隱約可見的絲質的連衣裙幾近透明,那如冰雪般白嫩的肌膚,那充滿了誘惑的黑色內衣,還有那隨着她的舞動而上下跳動的飽滿雙峯。

這一切都充滿了無盡的誘惑,讓得她身邊的楊立吸呼都變快了,眼睛幾乎不敢再看她,而旁邊幾個男人更是雙眼晃光的緊緊盯着她身上,簡直就像一頭頭惡狼盯上一隻小羔羊,隨時都有可能撲上來。

“好了,跳了這麼久,也該休處一下了。”

楊立一把抓住薛青的手,根本不等她應答便拉着她走出了舞池。

“哦……吼……”薛青吼走邊叫,那妖嬈的身姿還在不斷扭動,一直到來到吧檯前。

“來一杯啤酒。”

滿身是汗的薛青端着啤酒一飲而盡,這才平靜一點,笑對着楊立道:“真是太爽了,你知道嗎,上次如此毫無顧忌的時候還是在學校,至從到了公司,我就得每天都得板着臉,看似高高在上,人人都對我很尊敬,可實則我心卻無比的壓抑。”

“尤其是餘家父子藉着當年公司危機之時強與我訂下婚約,更是壓得我出不了氣,我知道他們是想趁着婚事一點佔侵吞掉輝煌集團,可我卻根本沒有辦法,現在終於好了,一切都解脫了,以後我就是我,再也不是那餘雄的未婚妻,更不用時時防備着餘家父子利用婚姻來謀奪公司,來,爲我的解脫乾杯……”

楊立端起酒杯與薛青碰了一下杯,表情並沒有多少變化,見此,薛青疑惑道:“你怎麼一點都不激動,我與餘雄之間的婚約解除了,三個月後我不用再與他結婚了……”

“我知道。”楊立點點頭。

“你知道了?”薛青愣了一下,隨即笑道:“我知道了,肯定又是你的那些兄弟告訴你的吧。”

隨即,薛青眨了眨眼睛,一臉微笑的看着楊立道:“那你對此可有什麼想法?難道你就不高興,不激動?我以後可就是一個單身女人了哦!”

“餘雄就是一個人渣,與他解除婚約對你來說絕對是一件大好事,不管是做爲朋友,還是你的助理,我都爲你高興。”楊立道。

“僅此而已?”薛青鼓着大眼睛看着楊立,似乎對楊立的答應並不滿意。

“我已經很爲你高興了。”楊立道:“你還要我怎麼樣?”

“爲我高興,難道你自己不高興?”薛青道。

楊立一笑道:“我爲你高興,自己自然也高興了!”

“僅僅是高興嗎?”薛青再次眨着眼睛,笑道:“我現在可是單身了喲,你難道就沒一點想法?”

“我一個有女朋友的男人,有什麼想法?”楊立笑道:“不過這一下我們公司那些單身精英們可就要高興壞了。”

“有女朋友又怎麼樣,現在的男人,只要有點本事,哪個不是家裏一個女人,外邊一個女人,你怎麼說也是一個上市公司的總經理助理,也算是精英中的一員,只有一個女人,說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話?”薛青嘻笑道:“我發現,隨着我們這段時間的相處,其實我也有點喜歡你了,要不從今天起,我就做你女朋友怎麼樣?”

“這樣的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楊立道。

“我可沒跟你開玩笑,難道你還不願意?”薛青嘻嘻笑道:“我怎麼說也是一個上市 公司的總經理吧,雖然公司現在還是我爸的,但我爸對我那麼好,且他只有我這麼一個女人,公司遲早都是我的,你要是將我追到手,以後這公司可就是你的了,比起關怡那隻經營的一個小鋪子不知強了幾萬倍,你這可是人才兩收喲。”

“呵呵……”楊立笑了笑,沒再多言。

“怎麼,你還不滿意啊,或者說你對我不滿意?”薛青挺了挺胸,讓她那本就飽滿的雙峯直接頂到楊立的胸膛,道:“你看看,我哪一點比不上關怡,不管是身材,肌膚,還是其它地方,哪一點比她差,你說來看看。” “你哪一點都不比她差,但感情這種事,並不是比她強就一定好的。”楊立搖了搖頭。

“感情?”薛青臉色一沉,冷哼道:“既然你與關怡感情那麼好,那那天晚上,你還那樣對我?”

楊立一下子無言以對了。

“怎麼,不說話了?”薛青道:“現在這個社會,大家嘴上都在說感情有多好,可實際上又有幾個真正懂得感情,真正有感情?”

“你看那些戀人,好時如膠似漆,一副一分鐘看不到對方就要死的樣子,可一遇到點什麼事,兩人便大吵而起,甚至直接分手,這是感情嗎?”

“還有現在那些夫妻,哪一個不是戀愛很多一段時間,甚至同*居數年才結婚,他們相互之間應該很瞭解了吧,感情也應該很深了吧,可結婚之後離婚的人還是多不勝數,有些甚至結婚不到一年就離婚的,他們婚前的所說的那些感情都到哪裏去了?真有感情會這麼快就離婚嗎?”

“你再看看以前,那些夫妻有些甚至連面都沒見過便結婚,可又有幾個離婚的,哪怕再艱難,兩都相互扶持着一起度過,直到死亡,這纔是真正的感情。”

“還有我爸,我媽去世已經很多的了,他身爲公司董事長,身價過百億,無數女人想嫁給他,可他心中一直只有我媽,甚至我勸他找一個女人一起過,他也不願意,這纔是真正的感情,現在的年輕人又有幾個真正的懂得這種感情,他們口口生說感情,無非就是給自己找一個藉口來滿足生理和精神上的暫時需要而已。”



楊立再次沉默了,因爲他也覺得薛青說得太對了,根本找不到語來反駁。

“沒話可說了吧。”薛青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那你還在我面前說感情嗎?”

遲疑了下,楊立道:“別人我不知道,但我與關怡,那你是絕對的有感情的,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都不會拋棄她。”

“你都不拋棄她?咯咯……”薛青捂着嘴一陣嬌笑,笑得楊立後背直發毛,她才道:“既然你們感情那麼好,那爲什麼你都只說了自己,而沒說她呢,看樣子你也不敢確定她對你的感情是不是真有你說的那麼好吧!”

“我……”楊立剛開口要解釋,就被薛青再次開口給打斷了:“既然你說你與她的感情那麼好,那麼你爲什麼揹着她在外邊有女人?”

“我在外邊哪有女人了?”楊立急了。

“沒有?”薛青笑道:“難不成你忘了那天晚上我們在酒 店裏的事情了,還有,你與米月、左倍之間的關係……”

“你可不要亂說,我與她們可沒任何關係,我倒無所謂,這事傳出去可是會影響到她們的……”楊立大急。

薛青冷笑道:“你們現在是沒關係,但以後呢,我又不是傻子,米月、左蓓看你的眼睛那完全就是看情人的目光,你以爲我看不出來嗎,其實關怡也早就看出來了,只是她一直沒說而已。”

“甚至就連鄭穎那個男人婆,別看她每次與你見面都與你對着幹,但她那不過是爲了引起你對她的注意,增加你們之間說話的機會而已,那個男人婆這一套,早在學校時就用過,一點都不新鮮。”

“還有喻欣玉,她看你的眼色也很不對……”

“越說越離譜,我一共就認識這麼幾個女孩,現在全都被你說成與我有關係了,按你的邏輯,那我以後還不能認識女性了。”楊立搖頭道,可惜,他嘴上說得有勁,但心中卻很虛。

薛青說的事情她早就注意到了,尤其是米月與鄭穎,雖然米月每次見面話都不多,可她卻老是看着自己,有時甚至還看着自己出神。

至於鄭穎,雖然每次見面兩人都會不歡而散,但楊立也發現,每次都是鄭穎故意找自己麻煩,甚至有些麻煩還是無理取鬧。

如果她真那麼討厭自己,不理自己就是了,何必這樣,且,楊立還注意到,她看自己的眼神總隱藏着一股特別的感情。

想到這裏,楊立又想到了喻欣玉和左蓓,雖然最近一段時間喻欣玉駐守在另一個樓盤,並不在公司總部,兩人見面少了,但每次見面,楊立都發現她特別的高興。

至於左蓓,雖然兩人認識不久,相處也就不到十天,但在她離開時,楊立明顯的感覺到她眼光中對自己的依賴與不捨。

“看來以後得注意一下了,這些事情薛青都能看了,關怡不可能看不出來,還有爺爺那邊,他要是知道自己不但被軍隊開除,更是與這麼多女人關係不清不楚,他肯定會拿槍直接將我給斃了的。”

薛青沒有立即再說話,而是站在那裏一臉微笑的看着楊立,看着他那不斷變化的目光,笑道:“雖然你嘴上反駁,但你的目光卻告訴我,你已經認同了我的說法。”

“既然你都與這麼多女人不清不楚了,再多我一個又怎麼樣,最多我不計較你與她們的關係。”薛青直接就一把抱住了楊立的手臂,道:“再說與她們相比,我們之間的關係可要近得多不是嗎……”

話畢,薛青對着楊立眨了眨眼,那舉動充滿了嫵媚與誘惑,讓得楊立全身都爲之一熱。

“薛總,你別這樣,要是讓別人誤會就不好了”楊立趕緊將手從薛青的懷抱中抽出來。

卻不想薛青將他手抱得死死的,他使了兩下勁都沒抽出來,不但如此,他手臂更是傳來一陣柔柔軟軟,酥**麻的感覺。

楊立可不是什麼都不懂的處*男,老臉一下子就變得通紅。

同時,薛青俏臉也變得通紅,白了楊立一眼道:“你還說與關怡感情好,這話纔剛出口,就趁機點我便宜。”


“薛總,你就饒了我吧,你可是關怡的好朋友,這事要是傳到她的耳中,你以後還怎麼與她相見啊。”楊立一臉的苦澀,只能任由薛青死死的抱着他的手,再不敢動。 “好朋友又怎麼樣,朋友再好也僅是朋友,哪有男人重要,再說我們連那種事都做了,已經對不起她了,還能有什麼不能做的。”薛青不爲所動,望着楊立道的:“怎麼樣,做我男朋友吧,只要你娶了我,以後整個輝煌集團都是你的,如果關怡她們願意,我可以讓她們做你的情人,到時你就可以左擁右抱了,不錯吧,我這樣的女人你現在可是打着燈籠都找不到。”

“薛總,你饒了我吧。”楊立一臉哀求的看着薛青。

他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沒有哪一個正常的男人會對如此一個無論是身材、長像還是背景都比優越的女人無動於衷。

但理智卻告訴楊立,薛青絕對不是這樣一個女人,今天她突然變成這樣,絕對有大問題,所以,他此時不但不敢有半點異動,反而還加倍的小心。

“怎麼,我都已經這樣了,你還不滿意,那你還要怎樣?”薛青有些惱了,那原本微笑的俏臉一沉,怒視着楊立。

“我可警告你,你有現在這一切可都是我給你的,你敢不聽我的,我現在就將你開除,將你直接打回原型。”

“如果你真要開除我,我也沒辦法。”楊立無奈的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