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戰鬥是在山道中進行的,雖然山道並不狹窄,但是也只能容下一萬多人。雙方的部隊短兵相接,一個人戰死了,身後又會有人頂了上來,雖然在投入的兵力上明茨的部隊略佔優勢,但是雷曼的騎兵隊和直屬第九騎兵隊幾乎就沒有參與戰鬥,雙方几乎是用相同的兵力在一線抗衡着,死傷都很厲害。

那瓦那雷和他的步兵隊一邊殺敵一邊帶着部隊緩慢地把戰線向前推進。他知道明茨,埃朗和修都在戰場的最前面,他們現在怎樣了自己卻並不知道。不過那瓦那雷明白,沒有兵力的支援,就靠他們三人肯定會在戰場上送命的,所以雖然艱難,他仍然命令自己的部下們不惜一切代價往前突進。


“那瓦那雷,”正在那瓦那雷奮力殺敵的時候,雷曼從後面趕了上來,“那瓦那雷。”

雷曼一邊喊着那瓦那雷的名字,一邊殺到了他的身旁,和他一起暫時擊退了身邊的敵人。

“你怎麼上來了,不是要你們保護好公主和克麗斯小姐嗎?”

“有聖騎士和我的部下們,”雷曼說,“不過你這樣子拚下去會把步兵隊拚光的。”

“這個不要緊,”那瓦那雷說,“我擔心明茨他們,他們現在不知道怎樣了,我們要快點跟上去接應他們才行。”

“我知道你的心情,”雷曼說,同時又一槍殺死了一個衝上來的敵人,那瓦那雷也在身後揮劍擊退了另一個敵人的攻擊,“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這樣子就算和明茨他們匯合了你的步兵大隊也損失大半了。而且雷娜和依璉娜也在前面作戰,如果明茨遇到危險雷娜和依璉娜也會上去幫忙的。”

“你又不是沒有看見,”那瓦那雷指了指遠方,“敵人也有飛行部隊纏着飛馬騎兵隊。”

“但是你這樣子半天才前進了這麼點,又有什麼用?”

“那你說該怎麼辦!”那瓦那雷顯得有些生氣了。


“往後退。”雷曼說。

“後退?”那瓦那雷有些聽不懂,“我那瓦那雷作戰字典裏面從來就沒有主動後退這個說法。”

“我的意思是後退到後面的平原去,雖然沒有路口的那麼寬闊,但是我們騎兵起碼能起一點作用,”雷曼說,“而且你的步兵也能全力而上,你看看現在的陣勢,雙方一線兵力勢均力敵。你的部隊很多都在後面無法投入一線戰鬥。這樣仗怎麼打。”

“你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反正我跟你說了,我回我的隊伍了,你自己看着辦吧。”雷曼說。

“全軍,小心後撤!”那瓦那雷突然下達了命令,“跟我一起擋在最前面,你就不要回你的隊伍了,後面還有公主和克麗斯,加上聖騎士們,各各也都不比我們小,少你也不要緊。”

“沒問題,等撤到了平原地帶,我的騎兵一個突襲繞到敵人背後,你的步兵隊

再一個總攻,就能解決了這些人了。“

步兵大隊在那瓦那雷的命令下開始逐漸後撤,敵人也進逼着步兵大隊漸漸前進。凱因的部隊踩過了層層屍體,緊緊跟隨着步兵隊,步兵對雖然在後撤,但是卻不是撤退,所以速度極慢,大部分人還被敵人糾纏着根本就沒有後退多少。

這時,依璉娜帶着一隊飛馬趕來了。她們在敵人的隊伍後面發動了攻擊。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並沒有影響到前面和步兵隊作戰的人,倒是後面因爲地形不能參戰的人來了精神,他們立刻轉身,全力投入到了和飛馬的作戰中。

前面剛剛經歷了一場空中大戰,無論是飛馬們還是依璉娜都已經很疲憊了,而這羣敵人雖然身在戰場,但是卻並沒有實際打了多久,各各都還是生龍活虎。依璉娜很快就發現,自己的部隊並不佔任何優勢。

飛馬們起飛的速度明顯慢了,這也就直接導致了她們在落下攻擊地面的敵人之後無法及時飛起,到最後都只能停留在地面上和敵人戰鬥。

這對飛馬來說無疑是致命的,當它們不能再飛起時,那寬闊的翅膀此時已不再是什麼優勢,而是一種累贅,是敵人攻擊的目標。

依璉娜和飛馬騎兵隊陷入了意外的苦戰中。

依璉娜命令仍在空中的飛馬立刻向前,去和步兵隊匯合,自己則留了下來幫助仍然在地面上苦鬥的飛馬們。

這時,明茨等人也在奮力往後趕,很快,他們就看到了陷入苦戰的飛馬騎兵隊。

“怎麼能這樣打,依璉娜這樣子太危險了,”夏紗最先看出不對勁的地方,“埃朗,我們上去幫忙。”

“嗯。”埃朗答應了一聲,飛龍帶着夏紗和埃朗飛快地衝向敵羣。

“支援被敵人纏住的飛馬,讓她們飛到空中,”飛龍上,夏紗對埃朗說。


“知道了。”埃朗答應了一聲,便縱身跳入敵羣。

夏紗也在敵羣中找到了依璉娜,她正和一隊飛馬在一起戰鬥。

“依璉娜,我們來幫你了。”

“夏紗,你來了太好了。”依璉娜高興地看到了夏紗。

當飛龍往敵羣中一站,很多敵人都立刻被驚的後退了幾步,很久都不敢圍上來。飛龍的氣魄和威勢足以嚇退一般的敵人。

“想到二王子的飛龍戰隊,雖然人數很少但是卻能讓敵人膽寒,我算是知道原因了。”依璉娜對自己說。

夏紗在這羣敵人中根本就沒有任何危險,敵人的一般攻擊都無法奈何飛龍鐵甲般的皮肉。很快,依璉娜和那隊飛馬就重新回到了空中。

“我們去和步兵隊匯合。”依璉娜在空中對夏紗說。

“嗯,明茨和修也回來了,雷娜很快也會過來,”夏紗說,“我們很快也會過去,我再去救出別的被圍的飛馬,依璉娜你先走吧。”


夏紗在敵羣中飛舞着,不時救出仍在地面上被纏鬥的飛馬們,埃朗,修和明茨則在奮力向步兵隊靠攏。

“這裏竟然堆積着這麼多敵人,”明茨說,“難怪我們後面沒有什麼雜兵。”

“但是一個凱因就足以讓我們頭疼了。”修說。

“修,你體力還行嗎?”埃朗問,他看出修並不如平時般勇猛。

“還能撐着吧,你們多掩護掩護我就行了。”

明茨和埃朗在前面,修在兩人後面,三人組成了一個三角慢慢前進。

這時,又一羣飛馬從他們頭上掠過,那是雷娜和剩下的飛馬騎兵們。

雖然凱因命令芙蕾守住金礦,但是芙蕾仍然去到了天空戰場,那裏,她的飛馬部隊已經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不過她過去不是去助戰的。她收回了剩餘的兵力,飛馬們全部都撤回了金礦。雷娜也沒有追趕,而是也帶着自己的部隊往回去和步兵隊匯合。

此時,她們並沒有停留而是直接往步兵隊的方向飛去。

“雖然在個人戰鬥力上雷娜和依璉娜不分上下,甚至依璉娜還勝過雷娜,”明茨說,“但是在對整個戰局的把握上,雷娜卻超過了依璉娜和二王子。她知道這個時候應該先去和步兵對匯合,集中兵力,而依璉娜卻會留在這裏戰鬥。”

“不要再作評價了,先想想怎麼在敵羣中保住自己吧。”修說,他的體力現在是三個人中間最差的了,這使得他戰鬥起來甚至比埃朗還要吃力。

“再堅持一會兒,修。”明茨說,“現在不用我們急着去和步兵對匯合,他們很快就會殺過來的。”

“你怎麼知道?”埃朗問明茨。

“因爲飛馬騎兵隊大部分人馬已經趕去那裏了,當空中兵力和地面兵力配合的時候,戰鬥力是成倍提升的。”修說,“所以我再咬咬牙堅持了。”

“確實是這樣。”

這時,夏紗也飛了過來,四人停止了前進的步伐,守在敵羣中等待步兵大隊的到來。 綠龍16年,冰之月19日。

天色已經漸漸暗沉了,但是激鬥仍在繼續。

依璉娜和雷娜已經和後隊匯合了。

她們沒有找到那瓦那雷,他此時正在敵羣中衝殺,不過她們遇到了聖騎士們和紗娜公主。

紗娜先簡單地爲依璉娜治療了右肩的傷,然後略微瞭解了一些戰場的情況。

“那瓦那雷和步兵隊在前面戰鬥,你們飛馬騎兵隊最好在空中配合他們戰鬥,這樣前進的速度能加快很多,”克麗斯說,“希望修和明茨他們沒事。”

“放心吧,明茨他們一定沒事的,”紗娜說,“我們也開始向前突進吧。”

“情不要這樣,紗娜公主,”雷娜說,“我們去就可以了,對了,雷曼的騎兵大隊和第九騎兵中隊在哪裏?”

“雷曼不知道去了哪裏,可能在最前面,”克麗斯說,“兩隊騎兵都還在後面待命。”

“他們到輕鬆的。”雷娜先是抱怨了一句,然後說,“我請求紗娜公主和克麗斯小姐能否再退後一些,最好到兩隊騎兵隊的後面。”

“爲什麼?”紗娜問。

“一是爲了兩位的安全,”雷娜說,“第二,是可以讓聖騎士們也參戰。”

她看了看聖騎士團僅存的幾人說:“我瞭解各位的心情,一定早就按耐不住了,要不是明茨的命令可能你們早就殺向戰場了吧。”

“是的,雷娜小姐。”一個聖騎士說,“但是你知道,團長的命令是絕對的。”

“他的命令再大也沒用,”紗娜看了看周圍的幾位聖騎士,說,“我現在已公主的身份命令你們,隨步兵隊衝擊敵軍,去和明茨匯合。而我們,則會退後到騎兵隊的後面,安全方面不用你們擔心。”

“紗娜公主……”聖騎士們帶着感激與驚訝的表情看着紗娜。

“用最快的速度突破敵人,找到明茨是你們的任務,你們和雷曼的騎兵大隊不同,任何地形任何敵人都不會難住你們的。”紗娜說,“一定要找到明茨。”

“是的,我們知道了,”一位聖騎士說,同時,又看了看僅存的兩位神官騎士,“你們也隨公主和克麗斯留下吧,那樣的場合你們也發揮不了。”

“知道了,我們留下,”神官騎士說,“但是沒有了白魔法的保護,你們千萬小心,聖騎士團就剩下你們幾位了,不希望再看到有人犧牲了。”

“放心吧,我們不會有事的。”聖騎士說,“出發吧,雷娜小姐。”

雷娜和聖騎士們出發了。

“依璉娜帶着部隊在前面配合步兵隊作戰,我去和她們匯合,”雷娜說,“你們也快點跟上。”

“飛馬騎兵隊配合步兵隊擊退敵人的攻擊,”聖騎士說,“我們則用最快的速度突破敵軍,尋找團長和修。”

“夏紗和埃朗也和明茨他們在一起,應該在敵人的後部。”

“我們和團長匯合後就從敵人後面攻擊敵人,配合你們作戰。”

“好,那就這樣了。”說完,雷娜一個加速飛了出去,趕去和依璉娜匯合,下面,聖騎士們也衝入了戰陣。

7人的聖騎士們,組成了一個突襲的箭頭,他們並不過多的和敵人糾纏,敵人也無法阻擋他們強力的突進。聖騎士們很快就在敵羣中開闢出一條前進的道路。

明茨等四人此時正面對着敵人的圍攻,但是由於夏紗的飛龍的存在,使得敵人攻擊的氣焰並不十分熱烈,雖然修的戰鬥力已經所剩無幾了,但是在明茨,埃朗和夏紗的奮戰下,敵人還無法對着四人構成威脅。但是他們也很難再在敵羣中前進,一旦他們移動自己的陣腳,敵人就很容易把他們四人分割開,這樣四人就都會有危險。

“你們三個,還能撐多久?”明茨問其他三人。

“放心吧,我們沒事。”夏紗說。夏紗和埃朗在一起,兩人似乎就有了無盡的力量。自從騎上飛龍後,夏紗就覺得自己的力量在一天天的強大起來,這或許就是和飛龍定下契約之後帶來的效果吧。

“飛龍那麼強,那麼爲什麼還要有飛馬呢?”戰鬥中,埃朗問夏紗。

“因爲,直到現在,我都不曾和它有過任何交流。我感覺不到它的感受,它自然也感覺不到我的感受。我們只是單純的協同作戰。”夏紗說,“但是我卻清楚地記得迪艾,記得和她的交流,不是用語言,而是用彼此的心靈。”

“嗯,我也記得,”埃朗說,“現在,我真的好想她,不知道她現在好不好。”

“飛馬就是這樣,她和她的主人之間,更多的像是朋友一般。”夏紗說,“而且,是那種親密無間的朋友。所以飛馬會拼命保護自己的主人,但是飛龍卻不會。”

“放心吧,保護你,是我的責任。”

“不要緊了,”夏紗笑着說,“雖然飛龍不會保護我,但是卻帶給我了力量,我自己,已經能保護好我自己了,還能幫助埃朗一起戰鬥。”

“修,你呢?”明茨轉過頭問身後的修。

“我就這樣了,”修笑着說,“這次可能沒法撐的比你久了。”

“我們的人很快就會到了,我有這樣的感覺。”明茨說。

“我知道,”修奮力殺死了面前的一個敵人,明茨也幫他當下了另外兩個敵人的攻擊,“我知道,所以我會堅持到最後的。就是不知道這仗什麼時候能打完。”

“很快,就會結束了。”

聖騎士的突擊也讓凱因的部隊發生了一些混亂,跟隨着聖騎士們,步兵隊的戰線也前移了不少。加上雷娜和依璉娜的空中配合,凱因的部隊顯得有些支撐不住了。

在突破了一層又一層的敵人後,聖騎士們來到了明茨的身邊。

“你們怎了來了?”明茨看到聖騎士們顯得很吃驚,“公主和克麗斯呢?”

“是公主要我們來找您的,”聖騎士說,“她和克麗斯大人已經都退到騎兵大隊的後面了,那裏沒有危險。步兵大隊和凱因的部隊纏鬥了很久了,紗娜公主要我們來和你匯合,然後從敵人後面發動攻擊。”

“你們有沒有受傷,兩個神官騎士呢?”明茨看着自己的部下,有些心疼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