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宋乾投資人身份擺在明面上之後,宋乾給了他們第二次選擇的機會。

聽到宋乾的話後,這些人猶豫不決,半晌之後纔有人站起來說道。

“其實我覺得之前的賠償方案已經很不錯了,我留下來,一會兒就去簽字。”

“我也留下來。”

“我也同意簽字。”

“……”

很快結果便出來了,大部分人都同意的簽字,當然也有一些比較貪心又比較頑固的人,選擇堅持到底。

宋乾並未機會那少數的幾個人,拿起筆,幾下了這些人的名字後,再次說道。

“接下來我念第二份名單,唸到的人,只要願意簽字,那就在原有的賠償方案上,每戶再加十萬!”

宋乾的話音落下,現場直接就炸開了鍋!

“沒戶加十萬?這也太多了吧?”

“還好剛纔我沒有舉手,不然的話,可就被那個宋富貴給害慘了呀。”

“舉個手就少了十萬,剛纔那些人估計心裏都在滴血了……”

“看到沒?這就是現實的例子,人心不足蛇吞象,貪小便宜的,總會吃大虧!”


宋乾這一次唸到的名字,當然就是那些沒有被宋富貴給蠱惑的人。

宋乾不僅多給了這些人十萬塊錢,並且還承諾,等工廠建起來之後,他們擁有優先進入工廠工作的機會!

這個福利對大家來說也是相當的不錯!

在這個年代,想要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可不容易,就算是進一個普通的工廠,也是需要託關係才能進去。

可見優先進入工廠工作的這個優待有多麼的吸引人。

甚至,在這些人看來,這個優待比那十萬塊錢還要划算,十萬塊雖然多,但是他們又不會做生意,錢放在那裏只會越用越少。

而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那就不一樣了,那就意味着家裏可以有一個源源不斷的收入來源,雖然工資不一定很高,但好就好在細水長流。

“這宋乾還真是不錯啊,老宋家生了一個好兒子。”

“是啊,不像那個宋富貴,盡幹些坑人的勾當。”

“我聽說宋乾還沒有談女朋友吧?我孃家那邊有個侄女兒長得還不錯,改天我去給宋乾爸媽說說……”

宋乾也不廢話,將該說的說完之後,便直接離開了會場,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了曲靖去處理。

最終,村裏六七十戶人,除了五六戶人家之外,所有人都簽好了拆遷合同。

至於剩下的那幾家,鎮上來的那兩位本想再做做工作,但是宋乾卻直接就回絕了。

“他們不籤就不籤,也不差他們那點地盤,我不介意廠子外面多幾間民房。”

當然,考慮到宋富貴也在這幾戶人當中,宋乾刻意的交代了曲靖,讓他一定要將廠區的監控設備給多弄一些。

因爲宋乾覺得,這個宋富貴肯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他肯定還會找機會搞事情。

畢竟宋乾開的是食品廠,安全問題不得不防,況且宋乾還明知有人惦記上了自己,那就更得小心了。

關於拆遷以及安置房的修建工作,宋乾直接委託給了鎮上的有關部門,讓他們組織招標,宋乾這邊負責驗收和給錢就行。

根據宋乾的估計,這個規模的工程量,最多也就半年時間就能搞定。

時間上剛好和劉百萬那邊的養殖場對得上,養殖場擴建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等第一批雞苗出欄也需要三個多月,剛好可以趕上廠區投入使用。

大方向上的工作宋乾已經安排的差不多,剩下的細節問題,宋乾全部交給了曲靖去處理,這也是對曲靖的一個鍛鍊。

等廠子弄好之後,宋乾打算直接讓曲靖擔任廠長。

當然,宋乾也知道,曲靖現在可能還沒有能力駕馭得住這個職位,好在宋乾已經想好了對策,替他找好了副廠長的人員。

開完拆遷會議之後,宋乾去了一趟鎮上。

在鎮上東北角有一戶人家,一個女人正在院子裏晾衣服,而一個小孩子則在玩着一輛玩具小車。

小孩兒手中的小車上,有一條清晰可見的劃痕。

屋子裏還有一個男人,是女人的丈夫,此刻這個男人正坐在屋裏抽菸。

“地裏的草都有一人高了,你還有心思呆在家裏抽菸?”女人晾完衣服之後進到屋裏說道。

“吼什麼吼?我這難得放假休息一下,還得下地去幹活兒?”男人抖了抖菸灰說道。

“你一個大男人,地裏的活兒從來不做,像什麼話?”女人表情不悅。

“不下地怎麼了?不下地也沒餓着你們孃兒倆。”男人不服氣的說道。

“就你那一千來塊的工資,也就只能說餓不死人了,再過幾個月兒子也該上學了,家裏一分錢多餘的都沒有!”女人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這樣的爭吵在李翠蓮家裏,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倒不是這李翠蓮好強,而是他的這個男人趙開明的確有些不像話,簡直就是好吃懶做。

家裏好不容易託關係給他找了一份工作,他這三天兩頭的就曠工,不好好工作。

地裏的活兒也從來不做,這李翠蓮一邊帶孩子,還要一邊做農活兒。

每次一回家,就跟個大爺似的,感覺自己在外面有多大本事一樣,啥也不幹,不是在家裏躺着,就是出去打牌。

李翠蓮眼看自家兒子也到了上學的年紀,但是家裏卻拿不出一分錢,心裏別提有多着急了。

然而這趙開明卻絲毫都當一回事兒,想到這裏,李翠蓮就氣不打一出來! 宋乾遠遠的就聽到了屋裏的爭吵,在門口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敲響了李翠蓮的家門。

沒錯,李翠蓮就是宋乾心中,副廠長的人選!

上次宋乾車子停在外面被她家小孩劃傷的那件事,給宋乾留下了很深的映像。

這李翠蓮在面臨幾萬塊錢的賠償時,絲毫沒有逃避責任的想法,不僅沒有逃避,她還帶着兒子在車子邊等着宋乾的出現。

這種行爲,讓宋乾很是佩服,她不僅是一個會教育孩子的好母親,更是一個有擔當,有責任的人。


而宋乾正好需要一個這樣的人來輔助曲靖。

曲靖現在畢竟年輕,很多時候容易犯錯,容易經不起誘惑,如果有一個像李翠蓮這樣的人來和曲靖一起工作,肯定能給曲靖不小的幫助。

所以宋乾在搞定拆遷的事情之後,第一時間便來到了李翠蓮的家裏。

屋裏停下了爭吵,開門的是李翠蓮。

看到宋乾出現在門口,李翠蓮明顯一愣。

“是他?上次那個車主?難道他改變主意,來要賠償來了?”李翠蓮心裏思緒萬千。

家裏本來就很困難了,如果這個宋乾改變了主意想要問她要回那幾萬塊的賠償,那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這個時候屋裏的趙開明也看到了宋乾。


見到宋乾的一瞬間,趙開明便將宋乾給認了出來,他臉色一變便猜到了宋乾來的目的。

“喂?啥?加班?”

“怎麼這個時候叫加班啊?”

“唉……行吧行吧,我這就過來……”

趙開明掛斷電話,拿上衣服便要出門,然而宋乾卻發現,他剛纔電話根本就沒響,甚至連屏幕都沒亮過。

顯然剛纔並沒有人給趙開明打過電話,加班也只是他自己編出來的藉口而已。

“有啥事兒你們先先聊着,我得會單位加個班。”來到門口,趙開明也沒多說,直接就出了門。

看到這一幕宋乾不明所以,然而李翠蓮心裏卻是清楚的很。

這個趙開明是什麼德行她比誰都清楚,他這是看到宋乾上門了,直接老婆兒子都不要了,出去躲災去了!

李翠蓮心裏徹底的對趙開明感到失望。

區區幾萬塊錢,就能讓趙開明嚇成這樣,你不管我,難道連你自己的親兒子也不管了嗎?

離開家後,趙開明再次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老三,遇到點事兒,我去你那裏住幾天。”

“單位?拉倒吧,半個月前我就沒上班了,我現在沒地方去,只能上你那兒了。”

“行,我這就過來。”


……

原來這趙開明因爲長期曠工,早在半個月之前就被單位給開除了,只是這個事兒他一直沒有告訴李翠蓮而已。

“進來坐吧。”李翠蓮說道。

進門之後宋乾沒有進屋,就呆在院子裏。

李翠蓮倒來一杯開水,問道:“老闆,是車子報保險遇到了什麼問題嗎?”

聽到李翠蓮的問話,宋乾一愣。

他倒是把這個給忘了,難怪剛纔那個趙開明就像是逃難一樣離開,原來是在擔心我上門討債?

宋乾感覺有些好笑,即便我是來討債的,你也不用跑啊,我要真想追究責任,你又跑得了?

宋乾還沒見過這麼膽小怕事兒的男人,遇到事情居然扔下自己的老婆孩子,自己先跑了!

“你誤會了,我不是來找你說車子的事兒的,我是有其他事情找你。”宋乾開口說道。

“其他事情?啥事兒?”李翠蓮有些詫異。

“我打算在鎮上搞一個工廠,廠裏缺人,我這裏有份工作挺適合你,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宋乾開門見山的問道。

聽到宋乾的問題,李翠蓮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最近鎮上搞工廠搞拆遷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整個鎮子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兒。

一開始大家還以爲這是劉百萬搞出來的事情,但是現在李翠蓮明白了,原來宋乾纔是那個投資開廠的大老闆!

“難怪能開得起幾百萬的豪車,難怪幾萬塊的賠償說不要就不要了,原來他就是那個大老闆……”李翠蓮心裏驚訝的想道。

不過,這麼大個老闆怎麼突然就跑到自己家裏來了?還說要給自己提供一份工作?天底下還有這麼好的事兒?

這宋乾該不會是另有目的吧?


李翠蓮拿捏不定,並沒有做出回答。

如果是其他人告訴她,要給她一個工作,她肯定會立刻就答應,畢竟家裏現在沒錢,而兒子又快要上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