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會發現什麼,罪魁禍首在哪坐著呢。

他們走了,女傭也下去了,看來今天是出不去了。那她幹什麼好呢?要不在城堡里轉轉吧

話說回來她暴力拆出了那個鎖鏈之後,景尊一直乖乖的沒有再搞事情。

出門的話她這身就又要換……

「你剛才踩我幹什麼!好疼啊!」出了瓏五的門,剛才那個女傭抱怨道。

「我不猜你,你就要完蛋了你知不知!」旁邊的女傭有些氣憤的道。

「我怎麼了!」她也不滿道。

「你怎麼了?你剛才那是跟小姐說話的態度嗎?小姐也是你能教育的?還指責小姐,我在不踩醒你,你真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我,我,」女傭被說的面紅耳赤:「我難道說錯了嗎?那種隨隨便便穿睡裙見別的男人,不就是浪,盪的證明,那根穿著內衣去見人有什麼區別!」

啪!

一直沒說話的女傭忽然一個耳光落在了她的臉上。

「你閉嘴!」

她是這些女傭中的事務長,管理著所以人,她那樣威嚴正式的語氣,嚇到了那個女傭。

女傭憋著眼淚,十分委屈,卻也不敢和她爭辯。

要知道事務長是有權利開除她們都,像在這種雖然不夠夢幻,但極致奢華優雅的城堡中的工作可不好找。



城堡的圍牆上,一個拎著小裙子的女孩正一蹦一跳的往下走,景仁一進門正好看到這一幕。

好可愛!這是?

「仁先生,這邊請。」有人問他引路。

「哦好,」景仁回過神來,他有些興趣的問了一句,「景尊這裡什麼時候有小孩子了。」

引路人微笑著回答,「抱歉,主人的事情我們無權過問。」

景仁笑著說沒什麼,心裡卻更加好奇,越是隱藏的東西,越珍貴,不是嗎。

能被景尊藏起啦的東西,那一定是無價之寶。

這女孩一定有什麼特別之處。

「我自己等著就行了,你去忙吧。」他微笑著道。

「那您請自便。」

瓏五獨自在塔頂轉了一圈,俯瞰城市的全景很不錯的。

「小妹妹你好。」一個溫潤的聲音響起。

瓏五看向樓梯口,一個和景尊又五分像的男人走上來,不過他氣質更加溫柔,似乎每一個動作都帶著儒雅的氣息。

這是景尊的親戚?她還以為景尊和景家人斷絕來往了呢。

瓏五淡淡的神情倒叫景仁有點意外了,

「美麗的小姐有興趣一起喝個茶嗎?」景仁彎下腰邀請。

這麼一個優雅得體還英俊逼人的男人,別說是小女孩了,就是個成熟的女性也抵不住他的誘惑吧。

瓏五一張嘴就打破了這美好的氣氛,「沒有,你誰呀?」

景仁:……

畫風好像有點不太對。

不過他還是保持著完美的笑容,「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景仁。」

景仁?瓏五終於認認真真的看了看這個男人。

這就是景尊說紅鏡之前追過的那個叔叔,原來這麼年輕,看起來比景尊還要小兩歲呢,那紅鏡追他也沒什麼吧。

「原來是景尊的小叔,來找他的?那你慢慢等吧,我告辭了。」說完瓏五就自顧自的掉頭走了。

景仁真是頗有些意外,一開始是意外她居然敢直呼景尊的大名,要知道這世界上真的敢直呼他名字的人可沒有幾個。

接著就是意外她居然知道自己。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接話,不對,她根本就沒有給他接話的機會。

果然是個有趣的小人兒,景仁對瓏五的興趣再次提升。

等著吧,我們還會見面的。

瓏五從塔樓上下來,一會吃一個派,要加雙份的奶油,廚房好像有芒果班戟,那也拿幾個好了,不知道中午吃什麼,景尊不回來怎麼感覺廚房都懈怠了呢?

要不打電話叫他會來?

一邊想著一邊直奔廚房,沒一會就又傭人端著她要的甜點擺在了花房裡。 花房是全透明的琉璃牆,也許不是琉璃,不過確實流光溢彩。

在城堡住的久了,瓏五就更發現原來這裡並不是只有深色,反而很多地方都有著一抹色彩繽紛。

瓏五半躺在椅子上,一邊咬著芒果班戟,一邊想要不要給景尊打電話。

而對面花房外面不遠處的草坪上,正好就是在喝茶的景仁。

景仁也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快再次遇到,這是緣分嗎?

他笑著向瓏五揮揮手。

而瓏五沉浸在班戟的世界里完全沒有注意到。

他也不尷尬,繼續喝茶。

忽然他瞳孔微縮,瓏五的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

能在這裡隨意靠近那小女孩,恐怕只有一個人吧。

果然,景尊從陰影里出來。

瓏五抬著頭剛好可以看到頭頂上的景尊,「你不忙嗎?這個時候回來。」

「不忙。」景尊把人抱進懷裡,坐到她剛才的位置上。

對於他總喜歡抱自己這件事,瓏五覺得除了是喜歡,還有就是他佔有慾的表現。

景尊的佔有慾可以說是空前的強大,只有他在就不撒手,他不在也幾乎完完全全的掌控著她的行蹤。

要不是自己家的,瓏五真要喊變態了。

景尊拿起叉子幫她切好一塊檸檬派送到嘴邊,投喂也是一如既往的熟練呢。

「外面有人在等你。」瓏五吃掉檸檬派指了指對面喝茶的景仁。

景尊給她擦了擦嘴角:「你不想我陪你嗎?」

明明是問句,臉上卻寫著你要是敢說不想就死定了的表情。

瓏五:???

這一言不合就要黑化是幾個意思?

「那我跟你一起去?」

「嗯。」景尊答應的飛快。

瓏五:……

早就想好了是吧!

事實上景仁來也沒什麼事,景家下周要給老家主舉辦生日宴會,特意來邀請他。

本來只要請柬送到了就行,景家為了表示鄭重特意派來他過來。

「記得要去哦。」景仁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你要去嗎?」瓏五拿著請柬看了看。

景尊點點頭,「去。」

景家,雖然帝國已經滅亡了兩個多世紀,但景家的勢力依舊強大。

「那我陪你去。」瓏五難得主動提出。

景尊摸了摸她的頭髮,「好。」

雖然她不露面或許會更安全,但他希望全世界都只覺得,她是屬於自己的。



「張姐,小姜的事情,我們怎麼辦啊?」白天踩了那個叫小姜的女傭悄悄跟事務長溝通。

事務長也嘆氣,這個小姜,她哪怕是笨一點,蠢一點都沒什麼,可她偏偏行事魯莽就算了,還異想天開,沒有分寸,覺得自己有幾分顏色,以為自己也有一天能夠飛上枝頭變鳳凰。

可鳳凰那是那麼好變的,她是沒有膽子肖想主人,可她卻對一隊的護衛長動了心思。

明知一隊護衛隊長和二隊的隊長是青梅竹馬還故意撩撥。

今天在小姐門外就露出馬腳,之後又對小姐不敬,如此一樁樁一件件,留下去遲早也是個禍害。

「明天讓她領了工資就走吧,我原本念著她是之前老管家唯一的侄女一直縱容,老管家一輩子兢兢業業,就這麼一個親戚,沒想到她卻辜負了老管家的一片心意。」

第二天,小姜哭哭啼啼的道歉,說一定要改過自新不再犯錯了,事務長猶豫再三,最終念著老管家的恩情,還是把她留下了。

殊不知,在她心裡已經埋下了深深的怨恨,什麼事務長,什麼小姐,不過都是仗著自己有點權利。

將來有一天,她要她們都付出代價。

在城堡里壓抑著自己的嫉妒恨恨意,姜環環晚上沒有留下,而是以回家換洗衣服為由離開。

出了城堡她直接坐上懸浮列車去了酒吧。

獨自在酒吧的角落裡買醉,嘴裡不住的謾罵和詛咒,多虧了這裡環境音樂嘈雜,別人都沒注意到她。

喝到半夜才跌跌撞撞的回了家。

她走之後,一個小女孩站到了她之前的位置。

小女孩粉雕玉琢和酒吧的氛圍很不搭,大名她眼裡閃爍著黑暗卻比酒吧更深。

小女孩有些疑惑的看著那個位置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剛才那個人,罵的,是姐姐吧?她知道姐姐在哪呢,她是哪裡來的啊?姐姐這麼長時間不在,好無聊啊,也不知道她有沒想我。」

她的聲音越來越詭異,「來人,去查。」

每錯,這個人正是東方璨。

御昭在這裡見一個人,她就在外面閑逛,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姐姐,我可是,很想你的,快點回來做我的玩物吧。

對自己已經被惦記上的事,瓏五毫不知情,她現在正在和景尊前往蜂巢的路上陪他上班。

這大概就就是交通便利帶來的好處,他們可以很快到達蜂巢情人節的慶典瓏五就沒有參加,因為景尊說人太多怕擠著她,後來買了許多巧克力做補償。

兩個人正沒羞沒臊的分享一塊巧克力。

佟愷連接了景尊這邊,似乎帶著小心翼翼的感覺:「主人,您母親去蜂巢了。」

瓏五抬起頭,景尊的母親,沒聽他提過啊,還有佟愷這態度,完遼,怕是不是什麼好媽呀。

「掉頭回去。」景尊直接開口,一點沒有要管自己母親的意思。

「是。」

額,看來關係不是一般都差呢。

瓏五考慮是自己查還是問景尊的時候,景尊捧著她的小臉來了一個法式長吻,巧克力味的。

一吻終了,他繼續給她投喂巧克力。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避開她。」景尊煮多了開口。

冷宮黴妃 瓏五點點頭,不過:「你不想說就不說。」

景尊把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裡,慢慢的摩挲著。

「就是那個女人把我送去參加實驗的,交換條件是她能夠進入景家。」

景尊並不是景夫人的孩子,景家上一代家主十分風流,四處留情。

景尊就是其中之一,說白了就是私生子。

景夫人早早的就被氣病了,沒幾年就去世了。

景尊的母親仗著自己年輕貌美,擠破了頭想要進入景家,不惜以景尊為代價。

偏偏她命不好,剛嫁進景家還沒幾年,家主就得病去世了。

老家主重新掌權,又失去了兒子,她還沒來得及風光就被熄了氣焰。

「她來找我,就是想通過我來穩定她在景家的地位。」景尊說道她的時候,眼裡只有厭惡。

一個母親能做到這個份上也是不容易。

要做一個太好的母親難,但要做一個太壞的母親也不是易事。

「你討厭她?那就不見。」瓏五道,很直白,一點沒有因為對方是他的母親而有什麼顧慮,完全,只站在他的角度。 景尊捏著瓏五的小手,他何止是討厭她:「我討厭跟她流著一樣的血。」

瓏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