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其中最古怪的就是那個妖怪賢者八雲紫了,

到底是為什麼導致八雲紫會相信一個這種看似站不住腳的說法呢?

種種跡象都表明,

這個空間似乎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另外還有一個最重點的人物沒有出現,

按照道理來說這個人物才是貫穿博麗大結界的建立才對。

但它卻沒有一點出現的跡象這讓王玥更加懷疑這之中是不是有什麼他沒注意到的事情。

想到這王玥抬起頭對著覺問道,

「那你知道『龍神』么?」

7017k 「夠了!」唐三一邊用藍銀領域為柳二龍療傷,早已忍耐不住,喝道,「小七,你才剛來,就要挑起內部的爭鬥嗎?」

唐元瞄了唐三一眼,徑直向柳二龍所在而去,眾人皆對他驚懼,紛紛讓開一條道路,很快,唐元就走到了柳二龍、唐三、小舞和玉小剛的身前。

「你要做什麼?」玉小剛渾身顫抖,擋在柳二龍身前,直面唐元。

而小舞也同樣站在玉小剛身前,對唐元怒目而視,生怕他要再對柳二龍下殺手。

「行了,讓開吧,我不救她,她就死了。」唐元淡淡開口,推開玉小剛和小舞,他的力道之大,如今比十萬年魂獸更甚,那二人哪裡能擋得住,當即便被他左右推開。

隨即,唐元的掌心處凝練出一道光團,從中傳出溫和蓬勃的氣息,小舞和玉小剛微微感受,才知唐元是真的要給柳二龍治療,便也不再阻攔。

唐三是知道唐元所擁有的生命之力的功效的,比他自己的藍銀之力還要強大,故也沒說什麼,向後退了一步。

唐元看著柳二龍奄奄一息的模樣,說實話,想起方才她對千仞雪的偷襲,打心底不願救她,但是沒辦法,若任由柳二龍死去,唐三因為小舞的關係,估計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了。

反正殺她和救她,也只在唐元的隨手之間,沒什麼大不了的,她是藍電霸王龍家族的遺裔,對武魂殿仇視也可以理解,而且她又是玉天恆的姑姑,玉小剛也是玉天恆的叔叔,這兩人傷在自己手下,唐元也沒辦法和玉天恆交代。

念及此處,唐元嘆息一聲,隨手一揮,將掌心光團打入柳二龍體內。

剎那之間,柳二龍的傷勢盡被修復,沒有絲毫後遺症,當即從昏迷之中醒了過來。

她一睜眼,就看見唐元站在她的面前,便想起昏迷前那恐怖的一幕,目光中不禁流露出驚懼之色,下意識地想要向後挪動,哪曾想身後是一根高大柱子,退無可退。

這時候,小舞和玉小剛衝到柳二龍眼前。

「媽,您怎麼樣?」小舞被剛才唐元那麼一嚇,眼淚早已止住,但俏臉上猶有淚痕。

玉小剛也十分急切:「二龍,你沒事吧?」

柳二龍怔怔不已,搖了搖頭,道:「我、我沒事……」

「沒事就好。」這時候,唐元淡漠開口,「你現在仍然可以報仇,但是……」

說到此處,唐元停頓了一下,掃向四周,繼續道:「諸位在座的,有我的老朋友,也有我的老熟人,但是今天,暫且劃開,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我先把話撂在這,今天若不解決你們心中的那根刺,今後但凡讓我再聽見一句,有關於雪兒的壞話,別怪我……不講情面!」

此話落音,一陣強大無匹的魂力激蕩而出,席捲四周,自唐元的身上爆發出來,至此,唐元的生死簿武魂顯現而出,九大魂環赫然亮起,全部都是紅色。

沒錯,全部都是紅色。

唐元並沒有打算隱藏,他知道,若沒有絕對的實力威懾住這些人,今後指不定有多少麻煩事呢,就算暗地裡弄些掣肘,也會很麻煩。

能夠讓他們好好坐下來談事情的,只有實力,絕對的實力。

看見唐元的魂環之後,四周寂靜無聲,落針可聞,只要是魂師,都能明白,紅色魂環代表了什麼。

那是十萬年的魂環!

代表著強大的實力,任何一個魂師,但凡有一個十萬年魂環,都能夠立於整個斗羅大陸的巔峰了,何況,現在有九個紅色魂環,同時出現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怎麼?都不說話了嗎?」唐元冷笑道,「你們剛才,不是有很多話要說嗎?」

依舊鴉雀無聲。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現場卻持續了這種騎虎難下的局面。

唐三暗地給唐昊使了個眼色。

唐昊心中暗嘆一聲,隨即咳嗽一聲:「咳。」

所有人的目光,此時都被這個動靜吸引了過去,見是唐昊發出的,都鬆了口氣,他們現在都知道,昊天斗羅是唐元的親生父親,有他說話,唐元應該不會再這般咄咄逼人了吧?

「小七啊……」此時,唐昊緩緩開口,正要說話。

「好!唐元,我來挑戰你!」突然,一聲擲地有聲的話語,搶在唐昊之前說了出來,眾人一看,原來是骨斗羅。

這是什麼情況?

眾人對骨斗羅此時皆有埋怨,怎麼這事情就要解決了,你橫插一腳,又起事端是怎麼回事?

唐元饒有興趣地看著骨斗羅,道:「原來是骨斗羅前輩,好,晚輩不敢不從,今日一戰,希望日後恩怨盡消。」

「好!」骨斗羅沉聲道。

七寶琉璃宗被武魂殿所毀,他的弟子、後輩,都在那一戰中死去,他對武魂殿的怨念,可不比柳二龍的少。

可此時,劍斗羅攔住他,道:「老骨頭,你幹什麼?不要命了?」

骨斗羅目光堅定,對劍斗羅道:「老劍人,你放開我,今日若不能一戰,我這輩子都過不去,死又如何?我可不是個軟骨頭!」

唐元見他二人這般,則笑道:「劍斗羅前輩莫要憂心,只要骨斗羅還剩一口氣,晚輩隨時可救他性命。」

他說此話,自然不會有人懷疑,方才柳二龍已處在彌留之際,還不是一樣被唐元揮揮手就救回來了,而且還一點傷勢都沒有。

對於唐元的實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也正是如此,骨斗羅敢於挑戰唐元,眾人對他雖有抱怨,卻也十分欽佩。

「哼,狂妄!」骨斗羅當然也認可了唐元的實力,但是嘴上卻依舊不讓。

唐元知道他的性格,也不與他爭執,道:「這裡太小,我們出去打。」

「好!」說罷,骨斗羅便率先向外走去。

劍斗羅還想再勸,卻見骨斗羅已經出了軍帳,無奈搖頭,也跟了上去。

片刻之間,眾人已經從軍帳內走到營地之中,浩浩蕩蕩二十來人,軍營中的士兵們見了這個陣仗,皆生疑慮,眼看唐元和骨斗羅面對面站立,其他人站在遠處,似乎要戰鬥。

士兵們大感稀奇,紛紛來看,作為總指揮的雪崩大帝,也沒有阻止,而是看向場內,時不時地瞄幾眼千仞雪,生怕她突然衝過來將自己殺了。

那可是曾經殺了他大哥,還想殺他父皇,而且還覬覦皇位的恐怖女人啊。 唐欣悅一臉震驚,居然還有人問出這樣的問題,為什麼要用熱水洗澡!

她也是服了,苦笑着開口:「因為用熱水對我們有很多好處,比如緩解疲勞,疏通經絡,還能美白呢。」

咕朵半理解地應道:「好吧,可能你們生活跟我不一樣了,我習慣用冷水洗澡。」

「那到冬天的時候呢?也是用冷水嗎?」

唐欣悅在說的過程中,不免漏出了一幅憐憫的表情,一下覺得這荒島生活並不好過阿。

連熱水洗澡都沒有,還好她們出門能撿個油桶回來,生活就又轉好了。

咕朵點了點頭,「不管什麼時候,我們都是用冷水的,能鍛煉身體不容易生病。」

唐欣悅頓時沒聲了,洗冷水不容易生病的說法她確實沒聽過。

不過人家確實身體不錯,自己也沒啥依據去反駁,只能安靜不講話了。

莎莉.喬低聲開口:「別再談論了,趕快過來幫忙起火吧。」

兩人停下談話,快步走了過去,一同找了自己的事情做。

咕朵去把菜清洗乾淨,讓他們可以準備做晚飯,等姜汪醒來了正好能一起吃。

兩個火台同時在燒着火,都是在燒熱水,不同的是一個多一個少。

王曉琪在拿竹筒往裏加水,顏語嫣在看火,一切都是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等鐵盒的水開后,莎莉.喬才起身去拿來了一大包面,拆開全數放了進去。

看着麵餅遇到滾燙的水,立即變軟化,慢慢地就都被泡開了。

第一遍的面水,她並沒要,因為可以較好地保護身體很有效的方法。

為了能更長保質期,市面上的麵餅都是油炸製成的,這裏面有多少添加劑不得而知。

但經過時間沉澱,那表層帶有的化學物質可通過嘴巴進入到身體,難免要影響到個人的健康。

過一遍水之後再開始食用,不僅會更衛生、而且也能吃得安心。

唐欣悅看着被倒走的面水,惋惜地開口:「莎姐,你把它倒掉幹什麼?這多浪費阿不如給我喝呢。」

莎莉.喬嫣然一笑,「你沒有早點說,我不知道你想喝。」

唐欣悅有些喪氣地說道:「我也不知道你是去倒水的啊,還以為是過那邊區讓風吹涼的呢。難得能吃上泡麵,你卻如此奢侈給倒掉了。」

莎莉.喬淡然笑着回應:「稍微糾正一下,我倒掉的不是面,是油麵水。」

唐欣悅癟下嘴角,情緒低落地開口:「都差不多了,把湯水倒掉,味道都一樣變走了。」

慕思白看到這樣,隨即冷呵一聲,翻白眼說道:「不就泡麵而已嗎,像割了你一塊心頭肉一樣,那麼誇張…」

唐欣悅抬頭看向她,「什麼泡麵而已阿,這可是世間難得的美味!」

雖然自己之前加班加點為掙錢,時常會吃泡麵解決,但她還是必須要承受它的美味!

雖然吃多了會有點膩,可這不能掩住它的優點,物美價廉就算了,還那麼方便美味。

她不允許別人去質疑泡麵的不好,必須大膽站出來告訴對方一個真正的事實!

養尊處優慣了的慕思白自然不贊同,不屑一個輕呵,「呵,什麼美味,不過是垃圾食品罷了。不是我故意挑事,但必須告訴你一個事實。」

「你所說的世間美味,裏邊含有多的脂肪與鹽類,這兩樣都是在不健康飲食中需要避免攝入的,長期食用還可能導致便秘,致癌的。」

唐欣悅卻不這麼認為,「你說的不對,跟泡麵本事無關。不管是什麼食物,都應該適量食用,長期這個假設壓根就不成立。」

慕思白聳肩,一幅無所謂的樣子說道:「隨你吧,反正話已經講了,結果怎樣,跟我沒關係就好。」

唐欣悅輕笑出聲,「是你沒吃過泡麵,不懂它的美味吧?沒關係,你等會就能夠嘗到了。」

……

莎莉.喬選擇無視這兩人的爭論,撕開三分之一的調味包,放入了新的面水中。

拿着竹筷子稍稍攪動,一瞬間獨屬於泡麵的氣味散發了出來,闖入鼻腔勾人口水。

聞的唐欣悅直咽口水,她已經餓了,極想立刻就能吃上面前的美食啊!

咕朵深吸幾口氣,豎起拇指贊聲道:「這煮的什麼啊?居然那麼鮮香,還有股雞肉味是嗎?」

她好奇地向前探了探腦,困惑地追問道:「這裏邊也沒見有雞肉啊?怎麼我卻能聞到了?」

莎莉.喬淡聲回答:「這個是香菇燉雞面的調料包,因為這剛好有菌菇,我給放進去一塊燉了。」

咕朵表示認同地點頭,「太漂亮了,我已經開始佩服你的執行能力了。」

原以為廖李受傷了,她們的食物生活會過得糟糕,沒想到變更好了。

這個面光聞着,就讓人很有食慾,她甚至覺得這麼一大鐵盒,自己全都能吃下去。

這或許就是媽媽最常說的話,胃口大開的感覺。

「你們在煮什麼呢?!」

正當她們沉浸在泡麵的美味時刻,肖默的聲音驚然響起。

這幾乎把所有人都嚇到了,除了親眼目睹他出現的慕思白以外。

每個人的心跳都不同程度地在加速,王曉琪被驚嚇到手上的竹筒都滑落在地了。

慕思白平復心情地說道:「她們在煮泡麵,你怎麼過來了?」

肖默輕抬眼角,冷聲開口:「都煮好了嗎,可以的話再把這隻兔子順便處理了。」

經過休息后,他才想起已經沒有儲備食物了,就出門捕獵,趕在天黑前抓回了只兔子。

莎莉.喬左右看了下面前的幾個人,俏聲問道:「你們,誰會處理兔子嗎?」

她並不想殺兔子,因為那是自己的屬相,所以就試圖問其她人。

均是搖頭,只有咕朵開口說了一句,「我不會,但可以學。」

聲音剛好被站在後頭的肖默聽見,他低聲道:「不會,那就趕快給我騰出個空間來。」

這是今晚唯一的食物,不想再發生像慕思白那樣的事情,乾脆就自己來好了。

儘管可能會暴露廚藝,但他有把握讓這群人不敢要求自己來做菜!

。 「莊敬益,你這是什麼意思?」鄭忠園向來脾氣火爆,直接質問道:「難道,你想讓我省城武術界成為別人眼裏的笑話不成?還是你莊敬益早已沒了當年的雄心壯志?既然如此,我看你不如把這會長之位讓出來!」

聞言,眾人盡皆默默地低下了頭,不敢再開口!

傳聞,鄭唐兩家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