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風一邊說一邊大笑,「這傢伙一天到晚裝冷傲,這次直接被你一巴掌拍到地底下,簡直是太爽快了!」

柳風汗顏。

這傢伙是有多大仇?

「咳咳。」

「小聲點,別讓他聽到。」

柳風拍拍白如風肩膀。

「聽到又怎樣?我還怕他不成?」

白如風冷笑,「以前不跟他說話,我是不屑,知道吧,不屑!我堂堂白家大少,會怕他柳飛揚……」

白如風話說一半,忽然感覺到寒氣降臨。

回頭一看,正好看見柳飛揚一臉鐵青的站在自己身後。

「咳咳。」

白如風一口氣差點沒喘過去。

「哼。」

柳飛揚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白如風這才恍悟,看著似笑非笑的柳風,頓時就抓狂了,「好你個柳風,竟然敢耍我,來,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

這次休息時間略長。

考院中。

周圍濃郁的畫力在震蕩,那是來自縣府的強大底蘊,在幫助考生急速恢復畫力,待畫力恢復之後,就是第三輪開始的時候。

而現在,參考的畫生,僅有兩萬。

兩輪基礎的考核,從十萬畫生變成兩萬,這次縣試的難度,簡直是高的令人髮指,按照這樣,最後通過者,又能剩下幾人?

「咚——」

一聲清鳴,第三輪開始!

陳祖陽虛空一抓,將那破空而至的半虛幻畫卷抓住,上面,就是這次青雲榜縣試的第三輪考題。

眾人翹首以待。

「第三輪,防禦靈畫考核!」

「繪製防禦類型的靈畫,按照防禦程度評價。」

陳祖陽宣布了考題。

「防禦?」

眾畫生錯愕。

要知道,往日縣試都是直接給一個命題,比如石頭,然後自由發揮跟石有關的靈畫,品階高著取勝。然而,誰也沒有料到,這次的命題,竟然不是石風樹水這一類的,而是一個特殊的命題——防禦!

「也就是說,不僅僅要考驗靈畫品階,還有防禦力?」

「難啊……」

眾人陷入沉思。

柳飛揚微微思索片刻,已然落筆,拋開別的不說,柳飛揚所學的知識和靈畫,的確要比柳風更適合縣試。

而我們的柳風同學,現在腦海一片空白。

「防禦?」

柳風眉頭微皺。

他知道的防禦靈畫不少,但是塗鴉水準的卻鮮有。

因為柳依的天賦,當初在塗鴉階段僅僅待了三天時間,就作出入微之作。這份天賦,足以讓大夏王朝所有人汗顏。

所以,柳風學到的防禦靈畫,只有一個,那就是《奇石圖》。

「又要畫《奇石圖》么?」

柳風想了一下。

奇石圖跟普通的石像圖的區別,在於一個奇,複雜的畫力和筆力,讓它防禦力更為強大,同樣的,同品階的兩種靈畫,《奇石圖》難度更高。以柳風如今的水準,足以繪製塗鴉一品的《奇石圖》。

塗鴉一品,《奇石圖》。

這種防禦程度,遠超塗鴉一品的《石像圖》,堪稱塗鴉巔峰,足以殺入青雲榜前列,當時沒有問題的。

但是……

這真的夠嗎?

柳風目光在柳飛揚身上閃過,這位被他打擊了兩次的傢伙,已經恢復正常,氣勢滂湃,渾身充滿了自信。明知道柳風作出過《奇石圖》,依然如此自信,這說明有柳飛揚已然有了必勝的把握!

「必勝《奇石圖》么?」

柳風忽然 考院。

這是一個特殊的地方。

無數年來,這裡誕生過不知多少畫仙,每一個縣的考院,都是重中之重,是大夏王朝最大的財富!看似普通的考院,也絕非只是一個碩大的公堂那般簡單,每一個考院內,都有無上畫力凝結。

「刷!」

天地流光閃過。

甲等考院內。


一名強大的畫生優先完成靈畫,那竟然是一副《荊棘圖》。


——————

名稱:荊棘圖

作者:xx

品階:塗鴉一品

荊棘:畫力浮現,可讓渾身肌膚化作荊棘,可以抵禦強大的攻擊,並對敵人造成畫力衝擊。

——————

正常情況下,審查過後的荊棘圖應該是這樣的。

畢竟,也算半個防禦類型吧。

這是一幅相當實用的戰鬥靈畫,攻防兼備,不少人,即使成為畫師,依然也在使用這幅《荊棘圖》。理論上,一副塗鴉一品的靈畫,足以讓這位畫師殺入青雲榜前列,然而,這是縣試!

這裡是考院!

「刷!」

天地判定。

只見靈畫上浮現的流光剛剛出現,就被考院內一道莫名的光華壓制,變得微弱不堪,天地判定很快完成。

原本塗鴉一品的靈畫,竟然只有塗鴉六品!

——————

名稱:荊棘圖

作者:張三

品階:塗鴉六品

作用:未知。

——————


果然。

張三頓時面如土色。

考試要求既然是防禦,那所有的攻擊都會被抹除,荊棘圖強大的攻擊性根本沒有體現出來,只留下基礎的防禦,甚至還不如一副簡單的《石像圖》!

「早知道畫一副《石像圖》了。」

張三懊悔,若是單純畫《石像圖》的話,雖然他不擅長,但是怎麼也能在塗鴉二品或者塗鴉三品吧?

張三失魂落魄離場。

而考院中,其他人依舊在努力作畫。

《石像圖》看似簡單,但是並非所有人都擅長,更何況,將原本塗鴉九品的石像圖,提升到塗鴉一品,跟自身水準相符合,更是需要長期的練習,誰會沒事一直畫一個塗鴉九品的《石像圖》?

所以,很多人都不敢嘗試這幅基礎防禦靈畫。

當然。

也有人冒險嘗試《石像圖》,但是結果……

塗鴉九品!

《石像圖》的原本品階!

顯然,這是強行提升《石像圖》到自己品階失敗的案例。不是你自己有塗鴉一品水準,就能畫出塗鴉一品的靈畫。每一副靈畫,都需要長期觀想熟練到內心,再經過多次作畫,才能融會貫通。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少人靈畫完成。

考院內百花齊放。

各種各樣的流光,各種神奇的防禦靈畫,甚至還有人現場腦洞大開,看著考院的院牆,作出一個《院牆圖》的靈畫,而更不可思議的是,就這幅靈畫,竟然因為驚人的防禦力,殺入塗鴉一品!

領悟,無處不在。

天賦驚人者,萬物皆可畫。

考試還在繼續。

而這時,忽然一道流光閃過,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尤其是當屆考生,因為完成靈畫的,乃是馮福,前兩次驚艷殺入眾人眼中的強大畫生。只是,僅僅看了一眼,眾人紛紛露出遺憾的神色。

馮福,《頑石圖》,塗鴉七品。

「塗鴉七品……」


「好可惜。」

「對他前兩次的成績,這次簡直是太差了。」

「沒辦法,這就是馮福啊,若是靈畫水準同樣驚人的話,早就成為畫師了,這次的塗鴉七品,已經進步很多了。」

眾人嘆息。

十五次大考,年過六旬。

等等。

這次也算上的,應該是第十六次了吧?

一生作畫,卻未入其門。

馮福給眾人帶來無窮信念的同時,也帶來一股來自天地畫道的悲涼,沒有天賦,終究連入門資格都沒有!

眾人正感慨萬千的時候,忽然一道亮眼的流光衝天而起。

那個位置……

眾人放眼望去,皆是渾身一震。

柳風!

這次柳風竟然搶先完成了!

——————

名稱:石像圖

作者:柳風

品階:入微九品

作用:未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