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放在他們面前的就是一個方向那就是拉攏九州,同時讓第三聯盟同九州反目為仇!

就算不能讓毛熊國和九州反目為仇,至少讓第三聯盟的其他國家和九州來一些摩擦衝突。

比如大嚶帝國,泡菜國,亦或者是大象國(代替前面的天竺國,免得被封)……

原本大象國和泡菜國是喊鷹醬國老大的,但是自從髪國被毛熊國和九州坑殺后,同時毛熊國將第三聯盟的協議交派到了大象國和泡菜國的臉上后,他們為了自己不成為第二個髪國,只能無奈的簽署了協議。

但若是鷹醬國回頭找他們的話,他們還會不會喊鷹醬國老大,還真的有可能。

想到這裏,BOSS直接站了起來,大聲的說道。

「所有人員聽令!

從現在開始,必須嚴格執行和遵守上面的幾條約定!

大家聽清楚了沒有!凡是有違反上述約定的,一律殺無赦!」

「是!」

下一刻,所有人立刻大聲的回應道。

……

半個小時后,正在閉目養神的林玄,收到了庄星劍的消息。

「林組長,就在剛才鷹醬國向我們發出了友好的意向,同時問我們是否需要他們的東西,任何東西都可以。」

聽到庄星劍的話,林玄不由的笑了笑。

「鷹醬國轉性了?他們什麼時候會變得這麼的好?居然還會主動向我們問好?」

「嘿嘿,林組長您是不知道我們這個改造液一放出去,不僅僅是鷹醬國就連其他國家都找到我們了,都想獲得改造液或者其配方。」

庄星劍說到這裏,心中也不是有些有些好笑。

之前九州雖然有些好東西,但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啊,基本和上一個國家通話還沒有結束,又來一個國家請求通話。

「直接告訴他們配方是絕密的,改造液產量不足就可以了,所有的國家都按照這種模板回饋就可以了。」

「好,我明白了,林組長。」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無比的聲音從不遠處衝天而起,彷彿一把巨大的鎚子錘在眾人的心中。

甚至連地面都不由的微微顫抖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林玄原本輕鬆的臉色也開始不由的微微一愣。

這……這是龍吟!!! ,

第1110章

說著,她兩隻晶瑩雪白的小手,可愛的晃了晃。

這份可愛的勁兒,真把顧東逗笑了。

旁邊的林母以及安保手下,甚至周圍暗自觀注的人,都笑了。

阿龍等人,一樣會心一笑。

阿龍內心感慨,宋先生是個人才,生的女兒都這麼與眾不同。

好可愛的小女孩啊!

蘇有容,也忍不住笑了。

她只得道:「沒事,顧叔叔可以抱抱的。看樣子,他很喜歡你的。」

「好的!謝謝顧叔叔的喜歡」甜甜點點頭,張開了手臂。

顧東真的很開心,抱住甜甜。

感覺,抱著一團柔·軟,令人心裡生出無比的疼憐。

這個粉嘟嬌柔的小寶貝啊,太招人喜歡了。

他忍不住一臉笑意,把甜甜舉了個高高,「甜甜甜真可愛!顧叔叔好喜歡啊!呵呵」

甜甜開心的笑了起來。

旁邊,雙胞胎可羨慕了,眼巴巴的看著甜甜,感覺她現在好高好高啊!

顧東還抱著甜甜轉起了圈圈,舉的高,轉飛起來。

小丫頭,咯咯的笑。

雙胞胎,更羨慕。

蘇有容有點鬱悶,仰望著女兒,忙叫道:「顧東,趕緊把甜甜放下來,別暈著了孩子啊!」

甜甜可高興,「沒事沒事,顧叔叔,我要飛,飛起來咯,嘻嘻」

顧東卻還是聽蘇有容的話,轉了兩圈,便把甜甜放下來。

他微笑道:「甜甜,聽媽媽的話。不能轉久了,會暈人的。你玩吧,顧叔叔有話和你媽媽講,可以嗎?」

甜甜有點遺憾,但還是點點頭。

顧東便看向蘇有容,微笑道:「有容,借一步說話吧?」

他的眼裡,沒有別人了。

只有蘇有容,以及蘇有容的女兒。

至於雙胞胎,林家小老太太,他都不在乎。

蘇有容表情冰然,拉著甜甜的手,「不用了顧東,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

顧東笑笑,「有些話,還是私下說吧,好嗎?」

甜甜仰頭,脆生生道:「顧叔叔,有話就在這裡說嘛,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話嘛,嘻嘻」

這話逗的,不少人都笑了起來。

顧東有那麼點尷尬的笑了,蹲身輕輕的捏了捏甜甜的小臉。

「你個可愛的小不點啊,真可愛極了。行,顧叔叔有話就在這裡說了。」

甜甜一點頭,「嗯!這樣才見得人啦,嘻嘻」

顧東只能一笑,起身,認真道:「有容,我來這裡,是準備和宋三喜比試一下釣魚的。」

「哇!」甜甜一拍小手,「顧叔叔,你要和我耙耙比釣魚的嗎?你想贏還是想輸啦?」

可愛的小寶貝,她似乎現在是全場的主角。

而蘇有容,心裡頭真是鬱悶,不禁道:「你怎麼知道三喜在這邊釣魚的?這也要比?」

顧東認真道:「我和宋三喜,不比一下怎麼行呢?中海日報,和網路上,他昨天釣到大魚,都火了一把了。正好,我也有這愛好,這裡也是我的老家所在,所以我想跟宋三喜今天比試一下。」

蘇有容不禁苦笑,點點頭,倒知道顧東的老家就在這庫區裡面的。

她是沒想到,顧東任何一個能在宋三喜面前秀肌肉的機會,都這麼不放過。

「也行吧,你回老家來了,這是你的地盤了,你作主吧!宋三喜已經出去了,察看魚情和地形去了。」

「哦?是嗎?那他可是有點專業啊!就這樣吧,我給他打個電話,約定一下比試方案。」

顧東說著,拿出了手機來。

甜甜又道:「顧叔叔,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你想贏嘛,還是想輸嘛?」 江南曦問道:「在今天之前,喬卡向你表示過愛慕嗎?」

喬天羽搖搖頭:「沒有的。他剛來的時候,爸爸曾想過撮合我們兩個,我直接對喬卡哥哥說,我有喜歡的人,不會喜歡他,更不會嫁給他。

他當時說,他會尊重我,還祝福我。所以我就一直把他當哥哥!」

江南曦是相信喬天羽的,她太純粹,男朋友就是男朋友,哥哥就是哥哥,在她的心中,涇渭分明!

「那喬卡對你做出過什麼曖昧親昵的舉動嗎?」江南曦又問道。

她想,一定是喬卡對喬天羽做出了什麼暗示,才會讓她亂了心。

喬天羽依然搖頭:「也沒有啊。昨天晚上,他還親自送了一杯牛奶到我的房間,還說可以等我。他臨走抱了我一下,道了晚安!」

喬天羽不覺得抱一下,算是親密的動作,因為喬卡畢竟是外國人,擁抱也只是一個禮節性的行為,和戀人的擁抱是不一樣的。

江南曦也在國外待過的,也明白的。因此,她也沒聽出這有什麼異樣來。

夜靜軒卻問道:「那個喬卡,每天都會給你送牛奶嗎?」

喬天羽搖搖頭:「也不是,只是有時會送,然後和我聊聊天。他見多識廣,說話也幽默,和他聊天還是很有趣的。」

江南曦明白,這不過是喬卡接近她的手段。只是喬天羽心裏只有宋顯,所以沒有看穿他的小伎倆。

夜靜軒卻又問道:「他給你送的是什麼味的牛奶,你感覺味道怎麼樣?」

喬天羽有些詫異地望着夜靜軒:「二哥哥,你這是什麼意思啊?就是普通的純牛奶,沒感覺出別的味道來啊!」

「你之前喝了他送的牛奶,做夢嗎?」夜靜軒沒有回答,又問道。

喬天羽又是搖頭:「沒有,從來沒有!」

江南曦似乎意會到什麼:「阿軒,你的意思是,牛奶里被放了什麼東西嗎?」

夜靜軒說道:「我也只是猜測!我之前拍過一個電影,是個懸疑片。說的是,一個丈夫出軌了,他妻子不願意離婚。他就每天往妻子的牛奶中,放一種導致抑鬱的藥物,還引導妻子自殺。

沒過多久,妻子果然自殺死了,那個丈夫卻有不在場的證據,沒有被懷疑。」

江南曦和喬天羽瞬間瞪大了眼睛,感覺毛骨悚然,幾乎異口同聲地說:「怎麼會有這麼卑鄙殘忍的男人?後來呢?破案了嗎?那個男人被槍斃了嗎?」

她們兩個覺得,這樣的男人,不槍斃不足以平民憤!

夜靜軒笑道:「你們別那麼緊張,一個電影故事而已。我在電影中飾演破案的警察,通過我剝絲脫繭地分析調查,最後是破案了,那個男人也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

這個電影給我的印象深刻,所以我聽到喬卡給小羽送牛奶,才聯想起來!」

喬天羽的小臉瞬間白了:「不會的,喬卡哥哥不會害我的!」

江南曦也覺得不可能:「我覺得也不可能!我其實早看出,喬卡是喜歡小羽的。小羽在我家的時候,喬卡是很關心小羽的。他眼中的緊張和愛慕,根本藏不住。況且,現在他向小羽表白了,沒必要害小羽啊!」

夜靜軒連忙擺擺手:「等一下,你們被我說的故事帶偏了。我的意思是,有沒有可能,喬卡在牛奶中放了什麼東西,讓她產生幻覺,讓她感覺自己是喜歡喬卡的?」

江南曦和喬天羽聽了這話,不由得一怔,莫名覺得有點道理。喜歡大秦之王者榮耀請大家收藏:()大秦之王者榮耀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破鏡了嗎?」青鸞詢問,就在林凡度過融道之劫時,她便到了。

林凡苦笑著搖頭。

無劍與陳玄東還有李廣三人,皆目瞪口呆:「無敵了!」

陳玄東感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