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時候去秦家探探究竟了,容止起身,示意旁邊正坐在桌子上叼着棒棒糖的葉欣一起。葉欣聳了一下肩,跟了上去。

二人來到秦家樓下,看見不少人正圍在一旁,葉欣好奇地湊上去聽了一耳朵。

原來衆人正在討論的正是秦慎和林夕夫妻倆。

“這小秦兩口子怎麼又在吵架了?”

“這誰知道啊,以前看着挺好的,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倆人老是吵架。”

“就是,我也聽到了,有一次他倆吵得兇,小林都說要離婚了呢!”

“這麼嚴重啊,小林脾氣挺好的,該不會是小秦在外邊有人了吧!”

“我看像,小林最近總是說小秦半夜不回家,凌晨回到家還一身的香水味!這人啊,果然不能光看表面!”

“沒有吧,前天我兒子下班回家還說看到小秦了呢,昨個兒我接我小孫子放學也碰到他了啊,不是六七點的就回家了嗎?”

“對啊,我昨天買菜回來好像也看到了!”

“誒!照你們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他們兩口子開始吵架那天,我好像也看到小秦是早早地就回家了!”

“那這是怎麼回事,總不能是小林沒事找事吧,多好一姑娘啊!”

葉欣聽了一圈兒八卦回來都科普給了容止,聽得容止一臉的黑線,只不過這樣一聽,他對秦家有東西這件事就更加確定了。

二人來到秦家門外果然聽到屋子裏的倆個人在吵架。

“你不要這麼無理取鬧好不好!”很明顯,這是秦慎的聲音。

“我無理取鬧!你每天不着家就算了,回家了還一身的味道!你不說解釋清楚竟然還說我我無理取鬧!”這個女聲自然就是林夕了。

“我什麼時候晚回家了,我哪天不是一下班就回家了,還什麼女人味,我天天跟你在一起哪裏來的別人的味道!”

“一下班就回家?哈!難不成你現在都是十一二點才下班嗎!”

“什麼十一二點,我什麼時候十一二點回過家,你去問問,只要不出差我那天不是八點半就到家了的!”

“你竟然還不承認!秦慎!我與你夫妻十六年,你現在是騙我都懶得騙了是吧!”

“我沒有騙你!林夕,你看着我的眼睛,我沒有騙你,你到底是怎麼了!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秦慎,你好厲害,你裝得好像,像得我都要相信你了,我怕了你了,秦慎,我們離婚吧!”

“……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離婚吧。”

“我不同意!”

無意間聽了一回牆角的兩個人有些尷尬地站在門外,這是進還是不進啊……

葉欣朝着容止一挑眉,對着秦家的大門努了努嘴,示意他現在怎麼辦。

容止想了想,搖了搖頭,兩人又悄無聲息地離開了秦家。

“誒,那現在怎麼辦啊!”葉欣又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棒棒糖塞進了嘴裏。

“找他出來詳談。”說着,容止手腕一翻,一個黑色的智能手機出現在他手上。

“呦,你還會用手機呢!”

容止不理她,自顧自的打起了電話。他以發現了遺蹟爲由約秦慎在下午2點,“深夜書屋”見面。

他剛掛斷電話就見葉欣不知道又從哪裏摸出了一塊巧克力正在撕包裝紙,也沒見她出門,她哪裏弄來的糖?容止奇怪地看着葉欣。

“話說,你書店裏好多女生都愛給你送糖果啊,倒是你,怎麼都不吃呢?”

怪不得……

“我不愛吃。”

“那剛好,我喜歡,以後店裏的甜食就都歸我了啊!” ..,霸道鬼夫別纏我

光明正大地洗劫了容止後,葉欣的心情頗好,連帶着看着容止也順眼了不少。

“喂,你打算怎麼拿到秦慎的怒氣啊?”葉欣終於想到了正事。

“自然是幫他解決這件事情。”

“你還真要當一把居委會大媽啊!”

“這件事情有蹊蹺……”

“你是說,有怨靈作祟?”葉欣抵着下巴想了一下覺得也對,沒有道理啊。

人的性格怎麼會無緣無故大變,而且這件事情無法解釋的情況太多了。

“嗯。”

“哦~我說呢,本質上還是驅魔嘛,怪不得你要我幫忙。”葉欣點點頭,又說道,“也是,你要是去勸架,不把人勸分了纔怪呢!”

對於葉欣三不五時的挑釁,容止已經習以爲常,完全不在意了,連看一眼都欠奉。

下午兩點,秦慎準時出現在了“深夜書屋”。

“小姑娘你好啊!”秦慎主動和葉欣打了招呼。

“你也好啊。”葉欣應了一聲,隨意地揮了一下手。

正當秦慎覺得葉欣和上次不太一樣覺得有些奇怪的時候,容止出現了。

“秦先生你好,我是容止。”

“容老闆好,難不成今天是容老闆約我來的?”

“正是。”

“可容老闆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上次你在這裏落了一張名片。”

“噗~”葉欣在一旁笑了出來。

容止看了她一眼,葉欣立馬識趣地將話頭接了過來。

“秦先生的問題解決了嗎?你和你妻子的事。”

秦慎苦笑了一聲,“一言難盡啊……”

“你沒有和你妻子解釋清楚嗎?”葉欣明知故問。

秦慎搖搖頭,“她怎麼都不肯相信我說的話,如今已經要和我離婚了……”

秦慎也不明白,爲什麼自己只要遇到這兩個人就變得話多了起來。

“秦先生應該很愛你的妻子吧。”

“這是當然。”秦慎很肯定地說。

“那如果我說,我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呢?”

“你是說,你可以幫我說服我妻子不和我離婚?”秦慎的眼睛都亮了,一臉的欣喜若狂。

“對,只要你們的感情沒問題的話。”

“要怎麼做,怎麼做小夕纔不會和我離婚呢?”秦慎急切地問道,情真意切的模樣不難看出他真的很愛lin夕。

“秦先生,不滿你說,我家老闆是個修道之人,且法力高強,你上次來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你印堂發黑,近日必是會麻煩纏身,他不忍你受苦,這才又約了你來。”葉欣開啓了忽悠模式,一本正經地在胡說八道。

“修道之人?”秦慎疑惑地看了容止兩眼,發現他確實與常人有些不同之處。

不得不說到底是跟古物打交道的,秦慎這個人別的沒有,眼力卻還是不差的。若不是這兩天因爲家裏的事情擾了心神,他也不至於被葉欣的胡說八道給唬住了。

“這麼說,我的妻子之所以變成這樣,是因爲我家裏有髒東西在搗亂?”秦慎很快意識到了重點。

“可以這麼說。”葉欣點點頭。

“那隻要除了那個髒東西,我妻子就會跟我和好了嗎?”

“若是沒有它們作祟,想來你的妻子一定會恢復如常。”

“那…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秦慎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只是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他都會盡力去完成。

看着秦慎一臉要英勇就義的姿態,葉欣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呀,不要那麼嚴肅嘛,放心吧,不會讓你挖肝掏肺的,只要到時候你把你的怒氣交給我們就好了。”

“我的怒氣?”

“對啊!”

“這要怎麼給?”

“到時候我們自會去取,這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就多謝二位了。”

自那天起,“深夜書屋”連續幾天沒有營業,葉欣和容止幾乎寸步不離地觀察着秦慎,卻發現秦慎沒有任何異樣。

按理來說,若是長時間和鬼祟糾纏,就算秦慎的陽氣再怎麼強也不會一點變化都沒有。從他們遇到秦慎到今天怎麼也有半個多月了,可秦慎除了心緒越來越平靜之外竟沒有絲毫異樣。

而且他們跟了幾天後也確實沒有發現沒有什麼怨靈在他附近徘徊。

難不成他的推斷有誤? 原來你還在這裏 容止忍不住懷疑。

他本以爲秦慎是考古的,長年累月的難免沾染到一些鬼氣,做這種工作的也確實比其他人要容易撞邪。而且上次他去過秦慎家裏,並沒有感受到有什麼怨靈的氣息。

那天葉欣也在,她是專門驅魔的,若是有什麼鬼祟她也不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容止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若是再沒有什麼線索的話,他怕是要再去秦家一次了。

“誒,你說我們也跟了好幾天了,怎麼什麼也沒發現呢?”葉欣也覺得這件事情有些怪了。

“我懷疑,原因出在lin夕身上。”容止的食指在桌子上輕輕地敲着。

“lin夕?”葉欣歪了歪頭,懷疑自己聽錯了。

“對。”

“可lin夕是女人,陰氣本來就重,且她的生辰也是在極陰的時刻,怨靈要是在她身上是很難隱藏氣息的,若是她有問題,我不會察覺不到。”葉欣有些不相信。

“但秦慎身上確實沒有任何問題,不僅身體沒有絲毫受損,甚至連精神也慢慢穩定下來了。”容止知道葉欣說的有道理,但秦慎的情況卻也實在不容忽視。

“這……”這下連葉欣也不肯定了。

“今晚我會在秦慎的身上施回跡術,若是他身上沒有鬼祟的氣息的話,那問題就一定在lin夕身上。”

“也只能這樣了。”葉欣趴在桌子上,覺得有些心累。

這一個怨氣都這麼難了,之後還有哀,愛,欲,這得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葉欣抱着自己的頭,頭一次爲自己當初打散容止的氣息感到了後悔。

想也知道,如今現在他們兩個人要得到一個氣息都不容易了,那當初容止一個人做的時候恐怕更是艱難。

怎麼辦,葉欣咬着嘴脣,她突然覺得自己竟然對容止產生了那麼一絲絲愧疚之情,這可如何是好啊……【.wx.io】 ..,霸道鬼夫別纏我

葉欣難得愧疚了一下,只可惜她的愧疚沒有持續多久就被容止派出去蹲守秦慎了,而他自己則開始準備法陣要用的法器。

秦慎剛一下班就被葉欣拉來了深夜書屋,容止告訴了他自己的推測後,他也同意了容止的建議,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裏等容止施法。

容止先是在院中的空地上畫了一個圓形法陣,然後將秦慎安置在法陣中央,他一手捏訣一手拿靈符,運用體內真氣將靈符送到秦慎頭頂的半空。

只見那靈符與秦慎身下的法陣相互呼應,形成了一個半圓形將他鎖在了陣內。

容止不斷地催動身上的真氣在秦慎身上搜尋,但是卻絲毫沒有發現他有被附身過的跡象,倒是他的七情六慾的運轉卻似乎和其他人不一樣。

容止幾番搜尋無果後便收回了法力,然後一個拂手將靈符給召了回來,沒了法力束縛,秦慎很快清醒了過來。

容止見葉欣殷殷切切地望着他,知道她在想什麼只好對她搖了搖頭,葉欣看到之後果然一臉的失望。

“容老闆,結果如何?”秦慎也相當關心這次施法的結果。

“看來,我們還是要去你家打擾一下了。”葉欣無精打采替容止回答了他,難不成她的法力退步了?不然怎麼可能沒發現秦家有怨靈的氣息?

容止點頭表示贊同葉欣的說法,“打擾了。”

“既然這樣的話,不如我們現在就走吧。”秦慎當機立斷地決定了。

“好。”

容止和葉欣跟着秦慎來到了他家裏,一進秦家的大門,他們就各自催動自己的法力搜尋秦家,但是都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二人對視一眼,便知道彼此的結果都一樣。

剛好這時林夕從屋裏出來了,這還是他們二人第一次見到林夕的真面目。

怎麼說呢,從面相上來說林夕就是那種溫柔柔弱的長相,舉手投足間透着些內斂的氣質,怎麼看都不像是那種會無理取鬧的人。

“小夕,我帶了客人回來,這兩位都是有大能耐的人,我請他們來…看看風水。”秦慎攬住了林夕的肩膀對她解釋道。

大概是因爲有外人在,林夕的臉色雖然變得有些難看,卻也沒有很失態。她強笑着說:“這樣啊,那你帶着他們看看吧,我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了。”

“林小姐最近是不是經常會覺得頭暈,胸悶氣短,體力不濟,四肢疼痛還時常會忘記一些事情?”葉欣見她面色泛青就試探地問了一句,在林夕震驚的眼神中她得到了答案。

這就奇怪了,房間裏的任何角落都沒有怨靈的氣息,可林夕卻有被怨靈附體過的後遺症,這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知道的?”林夕這些天來,確實覺得身體很不舒服,但她以爲是因爲和秦慎吵架的緣故被氣到了,休息幾天就會好了。因爲生氣她也沒有把這些情況告訴過秦慎,那這個姑娘是怎麼知道的呢?

“你老公不是說了嗎?我們是高人。”葉欣故意板起臉,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只是她那張娃娃臉實在是太打折扣了……

林夕看着葉欣一臉小孩子硬裝大人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倒是笑得開心,葉欣的臉卻是黑得徹底。

“有什麼好笑的,真是的!”看見連容止的臉上都隱隱浮出了笑意,葉欣更覺得丟臉,吼了一句,“你們到底還要不要查啊!”

“查,查。”秦慎連忙出來作和事老,要是他沒有笑得那麼開心的話。

“小夕啊,這兩位都是有真本事的人,有什麼話你不想和我說,就和他們說吧,這件事早點解決我們也能早點安穩地過日子。”秦慎小心地勸着林夕。

林夕想了一會兒,還是同意了,爲了讓她自在點,秦慎還特意出門迴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