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崔世華那兩隻熊貓眼,葉治有些於心不忍。

「啊!」崔世華吃了一驚,趕忙道:「大人,卑職有何不妥當之處,請大人明示。」

「不,不。」

葉治見崔世華誤會,連忙擺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每日如此操勞,這樣可不行,累壞了身體怎麼辦。再怎麼樣,每日起碼得睡足四個時辰。」

「呵呵。」崔世華聽葉治是說這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大人,卑職不累。」

「還不累,看你的眼睛都跟熊貓一樣了。」

「熊貓?熊貓是何物?」崔世華有些書呆的在非重點上劃線打問號。

「熊貓啊,就是白熊,又叫食鐵獸。」

葉治沒好氣地解釋道:「熊貓類熊,身體毛色雪白,就四肢、眼圈、耳朵毛色黑,看你眼圈黑的,就跟這食鐵獸一般。」

「大人,您真是博學多識啊,卑職佩服。」

葉治沒理崔世華這個茬,生怕自己被他帶溝里去,「我說老崔,這事你得聽我的,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革命!」

崔世華眼睛一亮,搖頭晃腦道吟道:「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妙,大妙!」

葉治強忍住吐血的衝動,耐著性子繼續勸道:「老崔,沒有耕壞的田,只有累壞的牛。身體垮了,你還怎麼幫我幹事?」

「噗呲。」

在一旁的種彥崮差點把嘴裏的茶水給噴了出來,結果招來了葉治要吃人的兇惡眼神,趕忙將茶水咽了下去。

「沒有耕壞的田,只有累壞的牛。」崔世華眼中冒星,一臉崇拜地說道:「大人,您真有鬼神莫測之機啊,一詞一句,莫不暗合天機至理。」

「老崔,你到底聽明白了沒有!」葉治再也忍不住吼了起來。

「啊,懂了,卑職懂了,大人的意思就是讓卑職多休息,莫要逞一時英雄。」。 興許是問起石大寶的事情了,石九良找個借口就離開了。

石晗玉也不問,眼下是把秦香菱需要的手工皂都整理好才行,皂化最快的是熱制,溫度會讓皂液更快的完成皂化反應。

石晗玉和顧長生商量用泥模,定型和造型都可以,取材也方便,顧長生進山叫了大牛和阿毛幾個下山,帶回來不少黏土。

石晗玉畫出來圖形,大牛幾個開始做泥模,顧長生根據石晗玉要求做了個非常簡易的燒窯,用來讓泥模成型。

餘下的就是需要一間屋,溫度保持在四十度左右,家就這麼大個地方,石晗玉把自己住著的裡屋騰出來,盤上地龍提高溫度,準備好這一切第一批手工皂入模,在裡面放上了相應的乾花瓣做點綴。

接下來就是熱火朝天的考驗了,大牛力氣大就劈柴,阿毛幾個輪流燒地龍,石晗玉不定時的進去檢查皂化程度。

石迎娣負責一家人吃喝,顧長生有機會就進山打獵,也難得沒人來打擾她們,她們也不問外面的事情。

石晗玉還做了改良版的澡豆,豬的胰臟磨成糊狀,眼看到夏天了,石晗玉用了綠豆粉,在香料這一塊下了力氣,並不是把香料磨成粉,而是熬製成乳狀,這樣做好的澡豆更細膩,泡沫豐富之外還有香味兒。

造型上不追求新花樣兒,但不會是小塊,而是一塊塊香皂大小,製作流程很簡單,那就是砸!

砸到豬胰極致細膩,綠豆粉和香料調和到一起,入模干后就可以用了。

石晗玉還特地用了皂角和豬胰混合到一起,製作出來洗衣皂,塊頭要稍微大一些。

整日里忙忙碌碌,成品出來一樣石晗玉就要試試效果,一晃七天過去了,手工皂皂化之後還有一步叫熟成,熟成需要一個月左右才行。

「姐夫,從青牛鎮到京城要多久啊?」石晗玉問。

顧長生想了想:「快馬一個月差不多了,要是馬車或坐船的話,兩個半月能到。」

石晗玉嘴角一抽,這麼遠嗎?

看來手工皂在路上熟化的時間足夠了,安排阿毛第二天去青牛鎮送信兒,請秦香菱過來看貨了。

秦香菱接到了消息直接就過來了,一見面立刻伸出手腕來。

石晗玉給秦香菱診脈后,寫了調養的方子:「不要著急,調理身體要慢慢來才行。」

「不急。」秦香菱笑眯眯的說:「原本五天前就該啟程回去了,只是晗玉一直不在所以沒走成呢。」

「實在對不住,事情太多身不由己,這樣,咱們先看貨。」石晗玉歉意的說。

秦香菱滿心期待。

石晗玉把手工皂按照花型擺在桌子上,後面是豬胰皂,最後拿出來的是洗衣皂。

看到這麼多造型各異的皂,秦香菱感覺自己都能聽到金銀入袋的聲音了:「晗玉,這些都不一樣嗎?」

「不一樣,前面這種我給起名叫琥珀皂。」石晗玉指著豬胰皂:「這個叫香皂,也是洗手洗臉用的,價格比手工皂便宜,尋常百姓也買得起。」

秦香菱連連點頭,問:「最後面那個大塊的呢?」

「這是洗衣皂,用來洗衣裳非常不錯,價格比香皂貴,但比手工皂便宜。」石晗玉端著水盆過來放在秦香菱面前:「可以試試。」

秦香菱慢慢的試試每一種皂的使用感,石晗玉在旁邊講解。

「手工皂還需要一個月才能用,回去時間來得及嗎?」石晗玉問。

秦香菱看到擺在面前的這些皂,臉上浮起了喜色:「放心吧,時間來得及,來得及。」

石晗玉尷尬的再次賠罪:「秦小姐夠寬厚了,我一直拖著就失禮了。」

「一口一個秦小姐,你這丫頭心涼的很。」秦香菱做出捧心的模樣兒來。

逗得石晗玉笑出聲來,遞過來陶盒把香皂放進去比量著大小,挑眉秦香菱:「那叫姐姐?」

「對唄,這顯得多親近。」秦香菱看石晗玉手裡的陶盒,動了心思。

「秦姐姐要是能找到燒陶工匠就最好了,你看到這個陶盒了吧,在底下多出來一層可活動的墊,香皂就不會因為總是濕漉漉的化了,蓋上蓋子還能防止香皂乾裂開,貨賣一張皮,只要有了個合適的盒子多賣半兩銀子沒問題。」石晗玉輕聲說。

「嘖嘖嘖!小腦瓜子就是好使。」秦香菱拉著石晗玉的手:「長就長了個搖錢樹的模樣兒,恨不得把你帶走。」

石晗玉哈哈大笑起來,眼淚都冒出來了,緊著用手擦:「說人家醜都這麼含蓄,還搖錢樹。」

「瞎說!咱們晗玉可不醜。」秦香菱拿了帕子給石晗玉擦眼淚:「得了啊,說正經的,跟我去京城不?」

石晗玉搖頭:「不能去,按理說這機會可千載難逢,可我家裡啥樣姐姐心裡清楚,哪裡能走呢?」

提到這個,秦香菱就沒辦法了,說了句可惜。

石晗玉坐下來:「秦姐姐要回京了,我再給秦姐姐診個平安脈吧。」

「你這丫頭,想事兒真周到。」秦香菱遞過來手腕,看了眼石晗玉:「咱們重新立契書吧。」

石晗玉:……。

這還能有變數?

石晗玉看了眼秦香菱,垂眸給診脈,不接茬契書的事情,心裡盤算著秦香菱這是要讓自己去京城沒成,換個法子把自己穩住嗎?

診完了脈象,石晗玉慢條斯理說:「秦姐姐回去之後起居飲食都得小心一些,要是能自己做吃喝就更好了,到什麼時候也得又防人之心。」

「姐姐懂。」秦香菱看石晗玉拿了紙筆寫方子,坐在旁邊:「晗玉,姐姐不想占你便宜,咱們重新立契書行不?」

「哪有讓姐姐佔到便宜,便宜是我的,要是沒有姐姐你啊,我這玩意兒再好還能去京城?」石晗玉把方子寫好交給秦香菱:「這是暖宮的方子,每晚泡腳用。」

秦香菱接過去方子看了眼放進袖袋裡。

石晗玉在秦香菱耳邊小聲交代了幾句,秦香菱愕然的看著她:「這個你也懂?」

「信我的,一準半年後讓你懷上。」石晗玉笑吟吟的看著秦香菱。

秦香菱本來就打算抓緊了石晗玉這顆搖錢樹,如今倒看出來石晗玉真的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了,難得有了疼惜的情分來,索性開口:「咱們之前的契書不作數,重新立契書!」

石晗玉狐疑的看著秦香菱,一時間沒接話兒。

秦香菱把石晗玉的表情解讀成了被嚇到了,哪裡還能兜圈子呢?

「咱們姐妹倆第一次做買賣,姐姐不佔你便宜,除了契約上的條件之外,我再把鋪子里兩成的紅利讓給你。」

石晗玉非常意外,原本契約上說好了是五五分,成本是石晗玉的,如今秦香菱一開口就讓出來兩成?

「這可不是白給你的,我有條件。」秦香菱拿了琥珀皂在手裡端詳,緩緩地說:「以後但凡是好玩意兒,頭一個得給我,買賣做大了,咱們姐妹倆都水漲船高,但晗玉啊,有朝一日你去京城了,那也不能插手姐姐的買賣,行不行?」 魂獸森林不同於人類的城鎮,這裏是魂獸的地盤,它們隨時有可能來衝擊營地,眾人必須保存一定的體力和魂力,以便隨時投入戰鬥。

夢神機等三位教委,都是魂斗羅,趕路一天對他們來說只是小意思,但是皇斗戰隊的「孩子們」,不論體力還是魂力,比他們都差太遠了。

這次外出獵魂,不僅是為秦明和素雲天狩獵魂環,更重要的是鍛煉皇斗戰隊啊。

白寶山選擇的露營地點,靠近河流,但不在河岸上,從營地到河邊大概有一百米的距離。之所以不選擇在河岸露營,是因為很多夜晚活動的魂獸,會到河流邊飲水,如果營地太靠近河岸,就會多出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玉天恆有過多次外出露營的經驗,此時帶着素雲天等人安裝帳篷,一邊幹活一邊講解,一點也沒有上三宗大少爺的架子。

他出身藍電霸王龍家族,是上三宗之一,在家族內的地位與寧榮榮相若,一直都是被當做繼承人培養的。難得的是,玉天恆完全具備一個繼承人應有的優秀素質,卻一點都沒有沾染貴族紈絝的惡習。

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素雲天對玉天恆的了解慢慢多了起來,心裏對他還是很欣賞的。

……人是不錯,可惜生錯了家族,希望這一次,你們家不會被比比東全滅吧。

秦明帶着皇斗戰隊的隊員準備帳篷和各類用具,外邊智林魂斗羅則是開出了自己的武魂。

青色的長藤在眾人的視野中點亮,那是智林的武魂「天青藤」。作為植物系武魂中數一數二的存在,天青藤武魂擁有很強的控制能力和恢復能力,但此時此刻,智林開武魂並不是為了戰鬥,而是……改造營地!

天青藤以智林為中心,向周圍迅速滋長,連帶着營地周圍的植物也受到影響,紛紛在天青藤的指引下,環繞着營地築成一道嚴密的門牆。

這道由藤蔓構成的籬笆牆,高度足足五米,厚度則是在一米多,極其嚴密,素雲天拿着一把劍往裏面捅了捅,結果只捅了不到三寸就插不進去了。

有這樣的一道牆在,可以屏蔽大部分魂獸的騷擾,再加上夢神機三人實力強大,隊伍在夜宿時的安全性,絕對可以保障。

營地中一共立起三座帳篷,其中夢神機三人和那個老僕人睡在一起,獨孤雁和葉泠泠倆妹子睡一起,秦明和玉天恆、素雲天等人睡最大的一頂帳篷。

除此以外,秦明還安排了守夜。

現在是冬天,夜晚尤其地長,所以秦明安排兩人一組,一共三波人守夜,第一段是玉天恆和素雲天,第二段是石墨、石磨兄弟,第三段是秦明和奧斯羅。至於倆妹子和寧風雅,則不作考慮。

簡單地吃完晚飯後,眾人先後鑽進帳篷就寢,只有素雲天和玉天恆還留在外面。

等到三座帳篷里的光線熄滅,整個營地中,唯一的光源便是中央位置的篝火了。

玉天恆起初還繞着營地巡邏,素雲天則是很直接地從王之寶庫中拿出一把金燦燦的王座,就在篝火旁邊坐了下來,一邊喝飲料,一邊翻看玉小剛的日記本。

去年他到諾丁城去了一趟,從玉小剛那裏拿來的東西,不止是借給寧風雅的那些研究資料,還有幾本是玉小剛早年時寫的日記。

現在素雲天要值夜,不能全神貫注地修鍊,便把這幾本日記拿出來看看,純粹當成故事消遣時間。

他不看不要緊,一看……真的是驚為天人。

用概括的語言表達,就是說玉小剛年輕的時候因為魂力修鍊太慢,在家族(藍電霸王宗)中沒什麼地位,他本着「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想法離開家族,南下遊歷,指望着有一天能夠學成歸來,告訴宗族中的長輩「莫欺少年窮」。

不料他剛到武魂城,就被一個女人給迷住了。

比如說【我見到她的時候,還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我可以肯定,她就是值得我用盡一生去保護的女人】,又比如說【她跟我講話了,她的名字叫做比比東】,再到後來是【我向她告白了,但是她沒有回應我】,【她說喜歡我】,再到後來【我們決定私奔,離開武魂城,去到一個武魂殿和上三宗的勢力都不能觸及的世外桃源】

以上內容,皆摘自玉小剛日記原文。

當然了,玉小剛和比比東的「私奔」計劃,到最後是沒能執行成功,因為這段感情的最終結果是玉小剛孤身離開武魂城,而比比東則留在教皇殿,還給千尋疾生了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