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這一幕,那負責看門的牧師玩家頓時慌了。

「兄弟,我就是個負責看門的,沒必要對我下手吧?」

「你既然都已經拿了錢,那麼就意味著肯定會攔我們,不從你下手,難不成還要我請你走?動手!」

狂劍話音一落,那小隊的戰士與刺客立刻衝上前去,一套行雲流水的操作直接將那牧師玩家斬殺。

按照秦昊的眼力來看的話,這種事情倒也沒什麼。

畢竟拿錢辦事嘛。

而一側的凱麗卻是噗呲一笑,細聲吐槽道:「這人可真逗。」

這個人,毫無疑問指的就是狂劍。

不過也是,如果是換做秦昊的話肯定不會跟那牧師玩家解釋那麼多,結果狂劍還要說個半天。

因為雙方距離不遠。

但是狂劍聽見之後除了當做沒有聽見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

隨後,眾人一同進入酒館之中,可沒有想到酒館的裡面可不單單隻是哥普通酒館,裡面居然有一條直通地下室的階梯。

凱麗看見秦昊也一樣驚訝,便開始熱心的解釋道:「這個很正常,畢竟當初全鎮的人只要沒有事情做,就會來這裡一起聊聊天,光是地面上的那些位置可不夠,加上鎮長夫人得了一種怪病,不能見光。」

「所以鎮長就專門修建了一座地下室的酒館。」

「那可還行。」

秦昊微微一笑。

那看來鎮長與鎮長夫人之間也算是恩愛,可唯一的問題是…

進入地下室酒館之後,這邊的牆壁坑坑窪窪,而地上的粉末毫無疑問就是當年的傢具,如今已經腐朽。

「奇怪…」

正當狂劍命人去四周排查的時候,凱麗卻皺著眉頭嘀咕道:「我記得這邊沒有那麼亂的啊,難倒是入侵者乾的好事?」

聞言,秦昊點了點頭,走到一處牆壁前看這上面的痕迹。

按照深度與寬度來看,這是用巨劍才能夠留下的痕迹,而且看起來當初那破壞的人力道不小。

「魅兄弟。」

這時,狂劍突然跑來,笑嘻嘻說道:「前面有點危險,你先在這裡等一下哈。」

說完便立刻帶著兩個隊伍進入不遠處的通道內。

「那個地方是幹什麼的?」

隨後秦昊問到。

「不知道。」

而凱麗則是搖了搖頭,嘆氣道:「原本的酒館並不是這樣的,這裡已經跟我記憶完全不一樣,大概是在我沉睡之後弄出來的吧。」

剩下的兩個小隊包括秦昊與凱麗只能夠老老實實的原地等待,直到十幾分鐘過去,也不見狂劍他們回來。

而那兩個小隊的玩家也一直緊盯著隊伍頻道。

可惜…

「你說會不會是堂主他們團滅了啊?」

這時,有一個玩家困惑的問道。

按照一般的時候,狂劍早就喊他們一起進去,或者是逃出來,根本不可能把他們晾在一邊。

「有可能,反正進去之後不出來就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被困在裡面了同時切斷通訊,第二種就是太順利,根本不用我們上場。」

「….」

這個道理就是這樣的道理,但如果太長時間聯繫不上的話,那麼他門就能夠有自主選擇權。

「不行,我實在是坐不下去了,要不我們也進去吧!」

「可以是可以,但…」

眾人商討之後,將目光凝聚在秦昊與凱麗身上。

這兩個是NPC,他們死了頂多就是掉點經驗而已,而且還有公會的補償金,可NPC死亡之後不可復活。

加上此前狂劍對這兩個人客客氣氣的,生怕他們委屈。

如今肯定是不可能帶著他們一起進去的。

「沒事,我們兩個也可以跟著你們進去。」

對此,秦昊悻然笑道。

反正本來就是沖著酒館來的,怎麼可能不跟著進去,就算他們不允許,到時候也會偷偷的進去。

「行吧,那到時候堂主說起來,兄弟你可得幫著我們一點。」

「嗯。」

既然做出了決定,眾人也不在猶豫,接二連三的進入那哥隧道口。

可還沒走幾步路,就突然從耳邊傳來一聲系統提示:

【角色綁定:秦昊】

【角色:魔神戰士】

【種族:魔神】

【等級:30(411510/248000000)】

【品質:5星,迅捷的,勇猛無畏,附加特性,力量增加150%,移動速度增加50%,穿刺增加5。】

【力量:1080】

【敏捷:412】

【體力:320】

【攻擊力:物1065-1189/魔攻352-519】

【防禦:物防552/魔防239】

【生命值:14500】

【天賦:死亡降臨,提升20%暴擊率,提升50%暴擊傷害,50%幾率3倍暴擊傷害】

【天賦:永夜之軀,可將生命值轉化成輸出攻擊在目標身上,比例為:1點生命值=4點傷害(不可暴擊),冷卻時間:10秒。】

【天賦進化碎片:51/100(5星)】

【品質進化點:51/100(5星)】

【聲望值:37410(滔天罪行)】

【親密角色:沐清水(好感度:5500)】

【龍仙酒:增加百分之三十力量,增加百分之三十敏捷,攻擊目標時將有百分之三十概率掛上致命毒液,持續時間:6天。】

【無根之水:對弱水抗性+10。】

【牽絲之魂:???】

【思念之情:『特殊傀儡』將視為玩家為同伴,不會進行攻擊,限時:1個小時。】

【三魂九離:領域內的任何目標,都將在十秒之內短暫失去光明,十秒之後重獲光芒。】

….

隨即,眾人的眼前一黑,頓時明白了這個所謂的光明就是眼睛。

本來好端端的。

可是沒有了眼睛,頓時全都慌了神。

「卧槽,這debuff太過分了點吧,這啥都看不見怎麼繼續走啊。」

「難怪堂主一直沒有聯繫我們,除了看不見之外,現在通訊也是斷的!」

「靠,這玩個鎚子。」

。 木劍平與白燕此時正好回到了天香宗,然而眼前的景象卻讓二人大驚失色!

一個又一個的詭異在天香城之中遊盪,

木劍平與白燕掩蓋着自己的氣息,

躍上了城牆,

不遠處,一個綠色的防護罩在城牆一角,極為顯眼。

白燕與木劍觀察觀察到了此刻的情況。

隨後便向哪裏趕過去。

「一股熟悉的氣息。」木劍道,

雲天的氣息被木劍平察覺,雲天的神識也探查過來,感覺到了木劍平,隨後與周圍四十九位天香宗的修士說道:

「兄弟們,我們有熟人來了。」

木劍平與白燕來到保護罩前,雲如雪為他們開了一個口子,讓二人能夠順利進來。

「久違了!」白燕拱手,

「久違!」雲天還想還禮,可發現自己的右手已經消失,隨後朝木劍平與白燕尷尬的笑道,

木劍平也觀察到了,

隨後問道:「天兄,你的手臂….」

白燕也看向雲天,雲天笑了笑,

「不礙事,不要緊。」看着眼前的雲天的氣息比之前強上不少!

隨後木劍平藉機將話題轉移,

「雲天,你變強了!」木劍平發自內心的感嘆。

此前自己還能感受到雲天的修為,此時此刻自己卻沒有感知到雲天的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