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好像是遠古的天神下凡一樣的那人,叫李凱文

「那個,您好。很抱歉打擾到您,小的就是想請問一下您,您死了沒有?」

………

後面騎士們無論怎麼試也察覺不到一點林澤的氣息,所以認定了林澤是個大佬。

這也是一開始瑞德不信林澤心繫人民的原因。一個實力強大的存在,真心繫人民能做的絕不是單單問一句:人口流失調查的怎麼樣了?

後面是被納威斯開導了以後,被迫信了林澤心繫人民……

看著騎士們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巫師也識趣的閉上了嘴,開始強行給自己找個解釋。

『知識』的加成是理解能力和記憶力。『知識』信徒們和普通人學習魔法是不一樣的。

普通人會去死扣一個魔法,實在學不會再放棄。

『知識』信徒們都是看一遍就記下魔法,然後順其自然。

『知識』信徒中有一句流傳至今的話:甭管學會學不會,先背下來再說。到時候自己就學會了。

所以某個可能『知識』信徒很弱,但他腦子裡的魔法絕不會少,甚至有的腦子裡甚至背下了禁術。

所以一個『知識』的信徒能不用魔法的飛行,也不是不能理解。

畢竟知識改變命運嘛……

巫師這般強行的說服了自己。

對於面前幾人的想法,林澤不得而知。他正在用他透光的腦袋思考怎麼離開。

稍加思索之後無果,林澤放棄思考說道:「還有什麼事嗎?沒事我先走了。」

納威斯顯然是不想讓林澤走的開口說道:「林,你有什麼急事嗎?」

布朗也在一旁附和,一會萬一遇到了森林裡的那東西,有林澤在有安全感。

瑞德坑著頭不吱聲。

「嗷,我沒事,我溜達。」林澤擺了擺手說道。

沒等納威斯說話,林澤接著說道:「你們在這幹嘛呢?」

納威斯面上一喜:「是這樣的,我們在這發現了火元素殘留,昨兒下露水了現在估計散了。但是這一片明顯是用蠻力造成的,我們懷疑是魔獸。」

頓了頓,納威斯接著說道:「我們怕這魔獸傷害到居民,林你心繫人民,一定會幫忙的吧。」

納威斯說這話內心還是比較忐忑的,用林澤自己說過的「心繫人民」綁架林澤來幫忙,萬一林澤不買賬或者生氣了可能要遭。

但是,作為騎士,他們是真的心繫人民。

再加上「大佬」們一般都比較在意自己的人設,應該,大概,也許,可能,不會拒絕……

林澤認真的看著納威斯:「你們四個疾既然來了,就說明你們有信心打的過這魔獸,叫我做甚?」

「啊這……」納威斯撓了撓頭,說道,「實不相瞞,我們打不過。這位是我呢從奧維斯魔法學院找來的風系高級魔法師,跑的比較快……」

林澤抿了抿嘴,看著納威斯。

你倒是誠實……

林澤並沒有說出真相的打算,但是也有些苦惱於他們不幹正事來抓什麼魔獸。

林澤有種把長觸手的那東西拉出來頂鍋的衝動。

不過現在還是把丫丫帶回去主要,小薇菈還等著自己回去吃飯呢。 「瞞著你。」姜天心頭就是一跳,連忙說道:「老婆,天地良心,我怎麼會對你有所隱瞞了。」

難道自己人王殿主的身份暴露了。

好像真的是,自己一口一個人王,好吧,既然知道了就知道了,本來對自己的老婆,他就沒打算隱瞞,只是害怕她一時半會兒被驚訝到了,準備慢慢透露給她。

就在姜天準備承認的時候。

葉曦突然笑了起來,笑著說道:「老公你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會對我有所隱瞞。」

「好了,老公,你這兩天辛苦了,我知道,這一次恐怖勢力到魔都來搗亂,能夠這麼快被殲滅,你一定出手了。」

「不辛苦,不辛苦。」姜天連忙說道。

「是老婆你辛苦了,要不是你,我怎麼放心的對付這些域外勢力。」

時間流逝。

一晃姜天回來已經半天時間了。

一下午,姜天寸步不離的陪著老婆女兒,兮兮足足睡了一個多小時,這才醒來,下午,姜天就帶著兮兮,陪著老婆,去好好的看了一場電影,喝了一杯奶茶,然後吃了一頓烤肉,這才回到家中。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東境戰神寧天生,在得到武相的吩咐之後,乘坐飛機,來到了魔都。

他第一件事,就是直奔林家。

林天恩,東方勝和上官海等人得知寧天生到來,第一時間迎了上來。

戰神到來。

而且是東境戰神。

來到林家,寧天生就看到現場的狼藉,光是這一點就不難看出戰爭的殘酷,當即對著北境戰神東方勝問道:「傷亡如何。」

東方勝深吸一口氣說道:「碼頭近百精銳被殺,至於這邊,到沒有什麼傷亡。」

說道這裡,東方勝心情前所未有的壓抑。

上百人被殺,上百個家庭因此破碎,雖然他身為戰神見慣了生死,經歷了大小無數戰爭,但是這種傷亡,卻還是讓他內心一陣心痛。

「好在兇手索倫遇到人王殿主,也算是為他們報仇雪恨了。」

光是這一點,東方勝內心深處對於姜天就感激不已。

這一站,索倫的出現,讓他這位戰神感到深深的無力感,自己身為戰神,面對敵人的征伐,居然無能為力。

都怪自己的實力太弱了,要是再強大一分,也不至於如此被動。

寧天生點點頭說道:「也多虧了哪一位的出手,東方戰神你有所不知,我們得到情報,這位存在,在索倫殺了近百精銳戰士之後,不但殺了索倫,一氣之下還跑到北非那邊,直接滅了黑非組織,連他們的首領喪鐘都死於他手。」

「黑非組織被滅了。」

這一下東方勝和上官海都被嚇了一跳,他們一個是北境戰神,一個是魔都鎮守大將,自然明白黑非組織的強大,他們任何一方勢力面對黑非組織都不是其對手,除非是整個神州的力量整合起來。

但是就這樣一個組織,在那位的眼裡,說滅就滅。

這才過去多久,一天一夜一孕雙寶嗎?

不愧是傳說中的古之聖賢,不愧是威震全球的人王殿啊。

。身穿亮金色盔甲,看起來好像是遠古的天神下凡一樣的那人,叫李凱文,是南區編外小隊中的一個「奇葩」。

倒不是貶低意思的奇葩,而是常人實在無法理解李凱文那天馬行空的腦迴路。

不過李凱文的實力,倒也配得上他的天馬行空,能夠為他的奇葩而買單,不會被看他不順眼的人打死。

李凱文年齡也不大,二十四歲,lv.6,是南區遊戲廳好不容易淘到的,有可能制衡巨俠小隊的「金子」。

這一次的友誼賽,高層對李凱文下了死命令,在將東區三……

《時間停止后》第十九章初露崢嶸 夜小墨也反應過來了,白著一張小臉:「娘親,會不會是……」

「走,跟我去太子府!」楚辭拎著容華的衣襟,剋制住內心的狂怒,說道。

容華聲音顫顫的:「楚辭,你是不是真的誤會了,他們真的不在太子府?」

「我容華就算再不堪,也不至於對你說謊,肯定另有人以我的名義把他們帶走了……」

「太子殿下,」老管家快步緊隨其後,「是陛下派人來傳的聖旨。」

原先容華還以為是幕後黑手派人帶走了那群孩子,如今聽到老管家這一句之後,如遭雷劈,身子都僵硬了。

父皇派來的人?

還是以太子府的名義?

父皇到底要做什麼?

「楚辭,你先冷靜下,我去找我父皇問個說法,那些孩子怎麼都不可能在我太子府,我壓根沒有做過這件事。」他的聲音有些慌張,卻還是極力剋制著。

這話讓老管家的老臉也帶著慌張,他終於發現了不對勁。

如若不是太子殿下要找這些孩子,那孩子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王妃……」老管家的聲音都帶著哭腔,「老奴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些人明明就是皇宮裡的太監,是來帶孩子們去太子府,都怪老奴,當時沒有跟著他們一起去。」

楚辭冷著一張容顏,揪住容華的衣襟,眼神中都帶著陰霾之色。

「是不是在容華太子府,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

她的步伐沒有停下,迅速的向著容華太子府的方向而去。

因為楚辭的速度太快,快到容華的臉色都白了,他慌張的抓緊了楚辭的胳膊,他只感覺頭昏眼花,仿若有血液直衝頭頂。

不過片刻,楚辭便已經走到了容華太子府的門前。

「站住!」

守門的侍衛攔住了楚辭,冷聲道:「太子府重地,閑雜人等不許入內。」

本來就頭昏眼花的容華,一聽這話之後頓時怒了,他撩開了凌亂的頭髮,雙眸布著血絲,怒聲喝道。

「你們睜大狗眼看看老子是誰!」

侍衛呆愣了片刻,急忙向著旁邊退了兩步,恭敬的道:「太子殿下,是屬下眼拙了,還請殿下恕罪。」

楚辭連理會都不曾理會這些人,直接就沖入了太子府。

容華在進入太子府之後,並沒有看到任何人,他的唇角掛上了一抹無奈的笑容。

「我就說過,我根本沒有帶走他們,你們可信了?」

楚辭緊繃著一張容顏,冷漠的目光掃向了容華:「華月的院子在什麼地方?」

華月?

容華愣了愣:「這件事和華月有何關係?你懷疑是她帶走了那些孩子?不可能的,她沒有做出這些事的理由。」

是啊,華月又何理由帶走那些孩子。

楚辭當真是病急亂投醫,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必須找到那些孩子才是。

「娘親。」

見容華沒有回答,一旁的夜小墨拉了拉楚辭的手:「我知道那個壞女人在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