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神秘組織悄然進入貝倫爾,雖然事情沒有公開,但突然增加的巡軍和街上的大缸,讓百姓們察覺到了什麼,一種緊張的氣氛籠罩著貝倫爾,這種情況下再征馬,估計百姓們會怨聲載道,只要街市一亂,神秘組織便可以趁機渾水摸魚。

皇帝沒有太子那麼憤然,但臉色也不好看,「一定是他做的,他要和朕做對。」

「父皇,」太子憤慨的道,「您告訴兒臣,那人有什麼弱點,要如何才能抓到他?」

皇帝把兩隻手疊在一起握住,半響道,「他有弱點。」

太子趕緊問,「是什麼?」

皇帝的手越握越緊,握到骨節發白,神情怔怔的,「一時半會的,到哪去找?」

「父皇要找什麼?」

皇帝望著他,臉色茫然,「找個人。」

「找誰?」

皇帝卻不說話了,神情古怪的呆坐著,彷彿陷進了某個無法擺脫的夢魘,突然慌裡慌張的叫起來,「蘭妃,叫蘭妃來。」

烏特敏立刻著人去請蘭妃。

太子蹙著眉,他曾經一度以為皇帝打起了精神,可現在看來,他只是時好時壞,並沒有恢復到從前的狀態。

蘭妃很快來了,皇帝立刻把手伸向她,「朕乏了,你陪朕去歇息。」他說話的語氣並不像一個君王對妃子,而是像對著某個深深依賴的人。

蘭妃柔聲說是,扶起他,兩人很快轉進了後殿,太子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感謝juan寶寶,尾數為9896,3597的盆友。謝謝你們的月票。繼續求月票,我會努力的。 楚蕭這話一出,葉墨笙的臉色倒是變得怪怪的。

他怎麼感覺,楚蕭對紫涵的態度,有點特別。

只不過,心大的葉紫涵,似乎是沒有感覺到,她看了看楚蕭,心想著,看楚蕭的態度,應該也沒有把中午的事情放在心上。

於是,她便笑著開口:"那你叫我葉紫涵吧!聽著葉小姐葉小姐的,我也感覺有點怪!"

聽到葉紫涵的話,楚蕭頓時爽朗的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包廂門被敲響,服務員端著菜進來,他們的談話,被打斷了。

這邊上菜的速度很快,菜上完之後,服務員就退出來,帶上了門。

上了菜,大家便開始吃飯。

雲軒,雲朵朵和西門翼,除了剛才他們進門的時候,跟葉墨笙問好之後,似乎就沒有再說話。

葉紫涵有點納悶,他們不是公司的副總嘛!

難道副總在總裁在的時候,都不說話的嗎?

葉墨笙和楚蕭一邊吃飯,一邊談論楚蕭的遊戲公司入駐臨海市的事情。

而葉紫涵有點無聊,則是輕聲,主動跟雲朵朵打招呼:"你叫雲朵朵,是吧?"

雲朵朵看了一眼葉紫涵,點頭道:"嗯,我是,葉小姐有什麼問題嗎?"

葉紫涵笑著開口道:"你叫我葉紫涵吧!"

雲朵朵的眸子閃過一抹詫異的神情,隨即,她一笑:"當然好啊,你叫我朵朵就好!"

葉紫涵看著雲朵朵臉上的笑容,她有那麼片刻慌了神:"朵朵,你好漂亮啊,一笑就更好看了!"

被曲綺羅的誇讚,弄得有點不好意思,雲朵朵的臉上飛過一抹紅霞:"紫涵你也很漂亮啊!"

葉紫涵笑著開口道:"怎麼可能,我哥老是說我傻!"

雲朵朵臉上的笑意更大了,她以前覺得,老大的目光不好,現在看來,是自己錯了,這個姑娘是真的很好。

她笑著看向葉紫涵:"你不是傻,是可愛!"

葉紫涵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真的嗎?"

雲朵朵笑著點頭:"當然是真的,我們初次見面,我沒有必要騙你的!"

葉紫涵頓時開心的伸手捂了捂臉,她笑著開口道:"朵朵,既然你是遊戲公司創立初期的合伙人,想必天下長安的開發,你也參與其中了吧!"

雲朵朵沒想到,葉紫涵會問這個,她愣了愣,隨即笑著點頭:"是啊,我的確參與其中了!"

葉紫涵頓時來了興緻:"那你肯定知道,蕭蕭風雨是誰吧,他可是這個遊戲里的大神,據說這個遊戲初期,他就已經打遍全服無敵手了!"

雲朵朵聽到葉紫涵的問題,下意識的看向楚蕭。

她尷尬的笑了笑:"這個……我呢……我其實不太清楚,畢竟,這種大神,都是我們公司的大客戶,具體的個人信息,我是不方便透露的……"

雲朵朵說到這裡,就看見楚蕭的目光掃射過來,似乎有點冷。

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趕緊繼續開口道:"但是,這個蕭蕭風雨,我是真不知道是誰,我說句實話,我只是在遊戲里見過他,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雲朵朵說著,都快要哭了,老大,你為毛瞪我,為毛要我撒謊,早知道,今天晚上就不來了!

葉紫涵聽到雲朵朵的話,神情有點失望:"我還以為,你們是遊戲的開發者,肯定知道關於大神的一些事情呢!"

看著葉紫涵失落的樣子,西門翼開口為雲朵朵緩解尷尬的氣氛:"其實葉小姐,無論什麼遊戲,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護玩家的隱私,如果不是玩家自己的意願,將玩家的信息透露給旁人,就有可能觸犯別人的個人隱私,這是要負法律責任的,別說朵朵不知道你口中的人,就算是知道,也不能跟你說!"

葉紫涵吃驚的看著西門翼:"原來是這樣啊,朵朵,你不要介意,我就是有點失望而已,絕對沒有怪任何人的意思,你千萬不要多想哦!"

雲朵朵點了點頭:"嗯嗯,謝謝紫涵體諒!"

葉紫涵笑了笑,不好意思的伸手撓了撓頭髮。

她一抬頭,就看見西門翼瞪著自己,似乎是嫌棄自己剛才不給雲朵朵的面子。

葉紫涵的心裡,有點怪難受的,她也不是故意的啊!

只不過,這個西門翼,也太護著朵朵了吧,他不會是喜歡雲朵朵吧!

西門翼看起來冷冷的,沒想到,還蠻有人情味的嘛!

雲軒中午才見過面,只不過,晚上他倒是沒怎麼說話。

葉紫涵當然不知道,雲軒中午說的話太多了,被楚蕭給懲罰了。

他現在恨不得當個啞巴才好。

葉紫涵的目光,又偷瞄了一眼楚蕭。

這個男人,雖然嘴巴有點壞,但是,長得還是蠻好看的嘛!

像她這樣有定力的人,都忍不住想看他,還真是美色誤人啊!

葉紫涵腦子裡,天馬行空的想著。

就在這時,雲朵朵一邊吃飯,一邊笑著問她:"你在想什麼呢?"

葉紫涵下意識的,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口水。

她尷尬的看著雲朵朵,她才不會說,自己剛才對著楚蕭犯花痴了。

要是被楚蕭知道,他肯定會把自己從包廂里扔出去的。

想到這裡,葉紫涵趕緊開口道:"沒,我沒想什麼,我就是好奇,你在天下長安里叫什麼名字,有機會,我們可以加好友,一起組隊打怪啊!"

聽到葉紫涵的話,雲朵朵臉上的笑容,一寸寸皸裂。

她有點抓狂,葉紫涵啊葉紫涵,偏生我不能說什麼,你就問什麼,你讓我怎麼回答你啊!

看著雲朵朵為難的表情,葉紫涵有點好奇:"怎麼了?朵朵,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

雲朵朵神情僵硬的乾笑著:"沒……沒有,怎麼會難呢,只是我以前玩這個遊戲,賬號是一串字母加一個朵字,具體的都忘了,現在很長時間都沒有登陸了,早就不知道賬號密碼了!"

聽到雲朵朵這樣的回答,葉紫涵難免有些失望:"原來很久都不玩了啊,我還以為,你們這些遊戲的開發者,肯定會一直玩呢!"

雲朵朵看著葉紫涵,不知道怎麼接話。

不玩,說明他們不關注遊戲的發展,玩呢,肯定要給葉紫涵一個自己的賬號,可為難死自己了。

這個時候,西門翼又站出來幫雲朵朵解圍:"葉小姐想多了,我們平日里檢測遊戲,又自己的內部號,這些號碼,是不會泄露給非內部人員的,希望葉小姐不要為難朵朵了!"

西門翼說的話,很直接,他直截了當的說,葉紫涵的話是在為難雲朵朵。

葉紫涵乾笑了一聲,不知道要說什麼。

她不好意思的看著雲朵朵:"朵朵,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問題觸及了你們的隱私,真的很不好意思!"

看著葉紫涵無地自容的模樣,楚蕭的臉都黑了。

他沉沉的看了一眼西門翼:"西門翼,你過分了!"

西門翼本來是一心護著雲朵朵,忽略了還有楚蕭在這裡。

他聽到楚蕭的話,神情猛地一緊:"老大……"

楚蕭黑著臉:"給葉小姐道歉!"

楚蕭的神情,強勢,不容置疑。

西門翼知道,楚蕭平時是不會這樣對他們說話的,除非是他真的生氣了。

他有些泄氣的看了一眼葉紫涵:"葉小姐,剛才是我說話太直接了,不好意思,你千萬別見怪!"

西門翼說完話,就看見雲軒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自己,那模樣表情,好像是在說,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西門翼氣的吐血。

只不過,葉紫涵有楚蕭護著,他剛才的確不應該那麼說。

不給葉紫涵面子,老大肯定會覺得,他們不給他面子,這樣的罪責,他可擔不起。

葉紫涵沒想到,兜兜轉轉,西門翼居然給自己道歉。

她趕緊擺手:"沒事沒事的,你不用跟我道歉,我不介意的,而且,你說的話也是實話啊!"

看著葉紫涵實誠的樣子,西門翼更覺得愧疚了。

畢竟,葉紫涵似乎很真誠,她剛才的話,也都是無心的,自己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想到這裡,他搖頭道:"葉小姐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剛才的確是我不好,你別放在心上才好!"

葉紫涵無奈的點了點頭:"那好吧,我其實一點都不覺得你做錯了,我怎麼會放在心上呢,你別覺得不好意思了!"

看著葉紫涵真誠的笑容,西門翼有點被打動了。

一邊正在跟葉墨笙說話的楚蕭,神情也好了很多。

西門翼終於鬆了口氣。

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寵入懷 雖然今天他是第一次見葉紫涵,可是,他也算是得出一個結論。

這個世界上,有兩個人不能得罪,一個是老大楚蕭,另一個就是面前的這個女人,葉紫涵。

沒辦法,誰讓得罪了她,就等於得罪了老大呢!真是心塞!

因為剛才葉紫涵的問話,讓雲朵朵尷尬為難,葉紫涵是再也不敢亂說話了。

她看著跟葉墨笙侃侃而談的楚蕭,突然笑著問道:"楚……楚蕭!"

葉紫涵在心裡糾結了兩秒,最終還是喊了楚蕭的名字。

她說:"你還玩天下長安的遊戲嗎?"

楚蕭當然聽到了她剛才和雲朵朵的對話,她可能以為,雲朵朵不玩,他們都不玩,看著葉紫涵眼睛里的一絲期待。

他笑著看向葉紫涵,淡淡的開口道:"當然玩!" 半夜裡,蘭妃睡得正香,突然聽到皇帝說夢話,「不要,不要……我不是……放過我……」

她忙睜開眼,借著床頭昏暗的燈光,看到皇帝大汗淋漓,不停的搖晃著腦袋,很是恐懼的樣子。

廣告界天王 蘭妃嚇了一跳,抓著皇帝的胳膊推了推:「陛下,醒醒,您是做惡夢了嗎?陛下,陛下……」

皇帝被推醒了,睜開眼睛,茫然的看著她,「什麼?」

「陛下是做夢了嗎?」蘭妃扯著自己的衣袖替他擦汗,「瞧這滿頭的大汗。」

皇帝隨她擺弄自己,直挺挺的躺著,獃滯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臉上。

蘭妃被他看得有些發瘮,慢慢把手縮回來,「陛下為何這樣看著臣妾?」

皇帝眼珠子動了動,抬起手摸她的臉,他的手冰冷,那份冷意從指尖傳到她臉上,又傳到她心裡,蘭妃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趕緊把他的手握住:「陛下的手為何這般冷,臣妾替陛下暖一暖。」

她搓了搓,皇帝的手仍是不暖,乾脆把他的手塞進自己懷裡,她的胸懷軟軟的,暖暖的,終於讓他的手有了溫度。

皇帝的手在她胸懷裡遊走,聲音低緩,「你會一直呆在朕身邊吧。」

蘭妃有些訝異,不明白皇帝為什麼這樣問,「當然,」她嗔笑,「除非陛下趕我走。」

「朕已經錯過一次,不會再錯第二次,這一次,江山與你,朕選你。」

豪門之假婚真愛 蘭妃愣了一下,聽著這意思,皇帝大概從前負過某個女人,到現在還耿耿於懷,她心裡有點不舒服,不過也沒太往心裡去,畢竟現在皇帝最愛的是她。

「陛下有這份心,臣妾就知足了,臣妾一介小小宮妃豈敢與江山社稷相提並論,這樣的話,陛下以後可別再說了。」

皇帝的手撫上她的脖子,「你恨朕嗎?」

蘭妃有些奇怪,「陛下待臣妾這般好,臣妾為何要恨陛下?」

「是恨的吧,」皇帝慢慢撫上她的臉,一點一點勾勒她的輪廓,「朕到了這般年紀才知道錯了,你別怪朕,好嗎?」

他看著她,臉上是乞求的表情。

蘭妃終於明白過來,他把自己當成了另一個女人,或者說,他一直把她當成那個女人,他說的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是對那個女人,與她無關。

她心裡頓時打翻了醋瓶子,其實她並不愛皇帝,任何一個年青貌美的女子都不會愛一個可以做她祖父的男人,只因為他是皇帝,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皇權和富貴讓她無視皇帝的衰老,無視他身上松垮的贅肉,一心要霸佔他全部的寵愛。

她小心翼翼的問,「陛下說的是誰?」

皇帝描繪她的眉,聲音像囈語似的,「朕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歡你,你長得真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