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不由得吃驚,葉楓居然如此生猛。

還想要直接把這把光劍給拿下來!

白衣劍客見狀,想要上前阻止,但也無能為力。

「不要!」

緊接著讓他們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那把散發著凌厲劍氣的光劍竟然被葉楓給拿下來了!

隨著這把光劍的消失,場上那數萬把由劍氣所產生的光劍也隨之消失。

如同過眼雲煙般,場上的所有光劍全部消失!

就只剩下白衣劍客身上的劍氣。

白衣劍客心中很是震驚。

沒想到自己的萬劍歸宗居然會以這種方式被破解!

而且連他劍上所附帶的劍氣也無法傷害到葉楓分毫。

葉楓這麼皮糙肉厚的嗎?連自己的劍氣都無法傷害到葉楓?!

此刻,葉楓的手裡正拿著一把閃爍著銀色光芒的劍。

正是之前白衣劍客身上拿著的那把。

「萬劍歸宗固然是一個很強大的劍法。」

「但是,也有一個及其致命的缺點。」

「只要破掉陣法當中的本體,就能破解掉整個劍法。」

「下次要用,就用完整一點的,別用這有瑕疵的劍法。」

「不然我真看不起你。」

聽著葉楓的話,白衣劍客面如死灰。

他沒想到,自己最引以為豪的劍法在葉楓面前竟如此不堪一擊。

甚至連釋放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對方看出了破綻。

同時心裡也十分震驚。

自己這招式可是自創的,但葉楓卻能輕易看穿自己的招式。

可見,葉楓的真實實力已經超過他太多太多了。

葉楓只展示了自己那冰山一角的實力,就已經征服了面前的白衣劍客。

葉楓把手中的長劍還給白衣劍客,然後自顧自的走下台了。

他們的聲音傳不到外面觀眾的耳朵里,所以眾人也是丈二摸不著頭腦。

只知道葉楓把白衣劍客的劍法給破了。

然後又聊了幾句,葉楓就下來了。

眾人很是迷惑,怎麼就不打了呢?

「這是怎麼回事?那個金色閃光怎麼就下來了?」

「不清楚,好像是不打了吧?」

「你們快看,那個白衣劍客投降了!」

「不會吧?這不是還沒打嗎?怎麼就開始投降了?」

眾人很是疑惑,怎麼還沒開打,這不是萬劍歸宗還沒開始使用嗎?

怎麼就投降了呢?

對此,白衣劍客一臉沮喪地對著現場觀眾說道。

「各位,我白衣劍客打不過金色閃光。」 「波斯,到附近找食物去,別跑太遠。」

這是卜佑靈光一閃給小豹子起的名字。

「師弟要帶上這小傢伙?」

「嗯!它與幾頭青背狼搏鬥時,從嘴裡射出一支冰錐,應當不是尋常野獸。

且極具靈性,相處段時間已能聽得人言,明日離開時看它自己選擇吧。」

「師兄有些疑問需師弟解惑?」

「在師弟面前師兄就別繞彎了,有事就直說。」

「觀師弟修為又有所精進,師兄對進入練氣境完全空白,如不在輕傳之列,望師弟解惑。」

行氣至眼見到師兄全身氣血旺盛,雙眼微露毫光。

「恭喜師兄已淬體伐髓圓滿,隨時可踏出一步進入練氣境。師弟倒是忙著果腹,疏忽了這出。」

「淬體圓滿:進入練氣境時淬出後天體內雜垢。」

「讓身體更加容納吸收天地靈氣此為基。爾後在腹部丹田開闢儲存靈氣空間滋養,穩固為礎。合稱練氣境三層中第一層(築基)」

「丹田儲氣空間鞏固圓潤,功法引導靈氣滋養拓寬脈絡。淬出五臟六腑之先天雜垢,彌補先天不足。」

「丹田內形成氣旋,推動靈氣運行,提高靈氣吸收量與速度,淬鍊先天圓滿。此乃練氣境第二層(旋照)」

「師弟如今就在練氣二層。也只能言語至此。師兄不必著急,師弟會儘快尋得功法。」

「喵嗚,喵嗚。」

波斯跳到卜佑身旁,嘴裡叼著比它體型還大的斑靈鹿,放到地上。

腦袋蹭著大腿,長尾巴撓著卜佑後背。

揉揉波斯腦袋「波斯變厲害,抓住個大傢伙。」

傍晚時升起篝火,師兄弟都已飽嘗飢荒之苦,烤好百來斤肉,掛在旁邊用溫火脫水。

下山時的兩個小包袱,早已換成兩個大行囊。

卜佑行氣幾大周天後停了下來。望著腦袋枕在腿上的波斯,還有那盤膝修鍊的師兄,隨手拉過件大襖子,倒頭睡在波斯旁。

天空中雪花亂舞,師兄弟收拾停當,在睡著的波斯旁放了大包干肉。辨別方向踏雪而去。

行至半個時辰,卜佑停下腳步,笑著回過頭。

大牛師兄回首望去,遠處一個包裹在雪地上移動,不一會近前才看清,原來是波斯叼著干肉包裹追了上來。

波斯見到二人,加快速度幾個騰躍來到卜佑面前。

放下干肉包裹,低著頭眨巴著眼,如犯錯孩童般。

卜佑提起干肉,揉揉波斯腦袋。

「走了波斯。」

波斯興奮得一下跳到空中,圍著二人來回打轉。

冷日頭偏西,翻過山脊,近一個月終究見到活人。

遠處一支行商隊伍,出現在路上,三十幾匹馬,滿載著大小貨物。

打頭前三人騎馬來到近前,打量片刻開口問道:「二位沒帶坐騎,難道是從那猛獸出沒的古道而來?」

「古道?不知曉,不過我二人卻是翻山到此。」

為首護衛模樣的中年大漢,翻身下馬欲上前詳問,抬起的腿沒落下地。

「嗚,嗚!」

波斯俯身壓腰,長尾如彎鉤豎起,露出兩對獠牙。

「怎有如此大的貓?」

大漢站著一條腿問道。

「喵嗚,」波斯上唇翻起,眼神不善的望向大漢。

卜佑連忙輕拍下波斯腦袋,笑道:「諸位可是路過銅川關?」

「我等乃行商護衛,正是途徑銅川關去那西域。二位從那古道而來,想必也是功夫好手,不如結伴同行也好相互有個照應。」

「正好我二人是順路,如此也好。」

大漢慢慢放下還在抬著腳,指了指波斯。

「只是它?」

「聽話,沒我許可,不得隨意傷人。」

波斯收起獠牙,腦袋蹭了蹭卜佑的大腿,轉過身背對大漢幾人。

三人牽馬與師兄弟來到商隊中。

大漢向那短須老者一拱手「張管事,還有兩日路程,此段最是響馬出沒。在此路遇二位高手,從古道而來,正好順路,也相互有個照應。」

張管事聽說古道后,沒有絲毫猶豫,馬上露出滿臉熱情。

「二位高人那,可否屈尊一同前往,有什麼要求,只要我張飛能做得到儘管提。」

「不過搭個伴,無什要求。」

大牛師兄隨口應個話。

張管事哪能當真:「那張飛便斗膽請二位護送一程,到達銅川關便可,可許每人二十銀錢。」

大牛師兄點了點頭,沒在牽強。

張管事忙使喚人,牽來兩匹塊馬,師兄弟不多言語,翻身上馬。

波斯縱身跳入卜佑懷裡。

坐下馬匹嘶叫,揚起前蹄,當是受了驚嚇。

行氣至手,輕撫那受驚的馬腦袋,馬匹立馬安靜了下來。

一路前行,大漢熱情介紹關外特產風情。

在天黑前,尋到處避風之地,搭好帳篷,馬匹貨物呈半圓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