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尋聲望去,便見得一人手掌顫抖的指著半空之中。

跟隨手指指向,眾人便是看見半空之中,一個口中吐血,手握白色長劍的青年,從山巔之上拋飛了出去,直落他們而來!

「卧槽,那火焰獸這麼強悍!」

見此,眾控火師一陣暗罵,他們第一時間就認為他們的領頭冰火劍王是被火焰獸擊敗!

畢竟那火焰獸太過於詭異,況且還是傳說中的妖獸,他們中沒有一人聽過,更談不上見到了。

認為西山月是被火焰獸擊傷,完全不唐突!

暗罵間,眾控火師中便是有著兩位縱身而起,瞬間將拋飛的西山月接住。

「彭!」

一陣腳掌與地面接觸的聲音此起彼伏,那西山月便是在兩位控火師的幫助下安全著落。


「少爺你沒事吧!」

安全著落後,那兩位控火師便是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沒事!」

西山月在平息心神之後,便是輕聲回應!

不過,他這語氣中隱藏了一股駭然到極致的恐懼之意。

「他到底是誰?為何,他的速度陡然那麼快?」

目盯山巔,冰火劍王西山月心中的駭然疑問接二連三的接踵而來!

周圍的控火師,見西山月如此,都不敢大氣喘一下,只能靜靜的等待著後者的發話。

「呼,呼……」

與此同時,那另外三大城的控火師在夏諸侯,夏商明月,炎武嘯月的帶領下已然來到了此地!

他們見西山月如此,全部齊齊對望了一眼,都能看到他們眼中各自的震驚駭然。

「他受傷了?是誰竟能這樣完敗於他!」

他們可都是知曉西山月的真正實力,雖然控火的數量不是頂尖,但他的戰鬥力絕對是非常的強悍!

「難道是他那三位踩火的地火境?」

能讓號稱冰火劍王的西山月受傷,必是那三位地火境!

「那三位地火境,應該在山巔之上吧!」

幾位領頭之人,在心裡齊齊暗道,隨後似是想起了什麼,連忙爭先恐後的向著山巔奔去。

他們來這裡的目地,可不就是為了火焰獸么!

就算那山巔之上有著三位地火境那又怎樣,斗塔的冠軍足以他們冒險一博!

他們身形一動,各自大城的眾控火師便是毫不遲疑的呼嘯跟上。

瞧著,另外三大城瘋狂的向著山巔奔去,西山月冷笑笑連連。

他可是知曉,夜風在最後一刻所爆發的速度是有多麼的強悍。

那速度在估計當中恐怕都相當於二級地火境的速度。

跟這樣如此年輕又有潛力的傢伙為敵完全是找死的行為。

就算這三大城領頭人聯手,恐怕都討不到半點好處!

心念至此的西山月,便是沒有跟風而上,而是對著宏城的控火師命令道。

「我們放棄那山巔鍛體,現在跟我打道回營!」話落之後,西山月便是摔先向著山腳奔去。

那些宏城的一百多控火師雖然心中不解,但卻不敢有絲毫違背,接著,便是呼嘯一聲,跟在西山月後方離開了這火龍焰盪山。

……


山巔之上,夜風靜靜站立,那半山腰之處,所發生的一切,他當然回饋在腦海之中!

對於西山月他們失趣的離開,夜風還是頗為滿意的。

「這人倒是有點自知自明,想來我最後爆發的恐怖速度,已經懾入他的心魂。」

心中暗道間,夜風便是扭頭望了望丁淵以及張振生。

此刻,他們處在火焰中鍛造**已處於關鍵時刻,不易受到任何打擾!

心有所查的夜風,便是突然提氣,發出了一聲音波沖向了那不斷攀登而來,其他三大城的武者。

「再靠近一步,那先前之人,就是你們的下場!」

此話滾滾如雷,飛快的向著山巔之下,傳盪了出去。

那奔行在最前方的,夏諸侯,夏商明月,炎武嘯月三人第一時間,那雙雙耳朵之中,便是炸響而起。

「彭,彭……」

三人硬生生的止住向上奔攀的身體,隨後擺手示意身後之人,停了下來。

三大城的控火師,不光是他們的領頭聽到了夜風那囂張之語,他們當然也聽在心中。

此刻,他們的心魂全部是狂跳不已,驚疑不定的盯著那山巔。

他們很想看看到底是誰,竟說出這樣牛逼的話語。

不過很是可惜,在這半山腰之上,他們註定是窺探不了那山巔之上的一切。

「你們有什麼看法?」

眾控火師最前方的三人中,那夏諸侯突然開口,對著那炎武嘯月以及夏商明月道。

聞言,夏商明月略微沉思,那雙如同美人般的眸子便是撲閃了起來。

「看法,我倒是沒有,不過,我們要是聯手,我到很是樂意。」

話落此處,他突然話音一變,一張美的不像話的臉龐一揚,望著炎武嘯月道。

「不過,我想知道,那三位地火境可是你們加爾城的。」


夏商明月此話一出,那夏諸侯立馬警惕的防備了起來。

「呵呵,二位真是說笑了,如果那三位地火真是我加爾城之人,我們的盟主大可直接推出他們代言。」

「我想那時,你們三大城一定會知難而退,這樣隱藏起來不是多此一舉嗎?」

炎武嘯月的話,使得二人心裡齊齊一震,確實如她所說,倘若加爾城真有三位地火境,那根本無需這樣畫蛇添足。

「那會又是誰?難道今年的斗塔比賽容許那些控火師的家族以及宗門參加了?」

心有所想的夏諸侯以及夏商明月便是對望了一眼,隨後他們便是看到炎武嘯月投來的詢問目光。

此刻,炎武嘯月當然以還禮的模式,讓他們解釋一下。

「哈哈,我夏諸侯敢用修為發誓,如是四海城之人,那就讓我修為永遠停滯不前。」

在炎武嘯月的目光之下,那夏諸侯摔先辯解發誓道。

真武大陸,發誓非常靈驗,冒冒然,沒有人敢去胡亂髮誓。

「那三位地火境,也不是我魯城之人。」

得到二位的肯定回答之後,那雙銅陵般的眼睛旋即撲閃了起來,也不知在想著何事。

只見,她刁難的面孔微微一揚,正準備開口說著些什麼,卻是被夏商明月身後的萬家三兄弟搶先。

「各位,既然那三位地火境不是你們三大城之人,那麼很有可能是我們控火世家的子弟,說不定,我兄弟三人還能認識!」

萬家三兄弟先是火熱的望了眼前方高挑的夏商明月,隨後便是踏步向前,對著眾人拱手相說。

聞言,那夏諸侯以及炎武嘯月卻是齊齊一陣,心裡有了瞬間的驚喜。

倘若這萬家三兄弟真認識那三位地火境,那麼他們將是省了不少麻煩,倒是可以通過前者通融一番!

不過,那夏商明月卻是隱蔽的撇嘴一笑,其心裡已經升起了一種本能的反感。

若不是他的父親,指定認命這三人跟在他的身後,他才懶得理這萬家三兄弟呢。

「各位等我好消息,我們三兄弟去去就來。」

萬家三兄弟中的老大萬千年在說話間,那一雙眼睛在火熱中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那身材高挑,猶如女子般的夏商明月。


當看到夏商明月那一張漂亮得不像話的臉蛋,無絲毫波動之時,他的心裡突然yinyin的暗道。

「別裝清高,總有一天,老子會把你壓在身下。」

暗道間,萬千年的身上陡然閃現三十道火焰,招呼一聲,便是摔先直衝山巔而去。

「走!」

見壯,萬家的老二老三,便也全身閃現二三十道火焰不等,便是緊隨其後。

這萬家三兄弟剛一展露,便是表現出了絕對的實力,竟全部是半步地火境的實力。

那炎武嘯月,夏諸侯見此,都是隱晦的望了眼夏商明月。

有這萬家三兄弟的輔助,這魯城在夏商明月的帶領下,奪得那斗塔冠軍的幾率將提高很多。

不過,他們各自並不擔心,只因,他們都有自己的秘密,也有自己的底牌。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如何獲得那火焰獸,讓各自大城的控火師攀上山巔,利用那上面的火焰鍛體!

……

山巔之上,那萬家三兄弟的舉動,早已通過精神力回饋在夜風的腦海之中。

當初,在火盤那檢驗時,這萬家三兄弟所表露出的囂張,目中無人的神情,早已使得夜風反感無比。

如今,這萬家三兄弟,竟要攀上山巔打擾他夜風二位兄弟的鍛體,他夜風怎能容許!

「呵呵,真是三個欠揍的傢伙,你們不是要出風頭么,那麼我就成全你們。」

夜風嘴角輕笑,精神力隱晦的緊緊的鎖定著那萬家三兄弟。

ps:各位有能力的話就訂閱下黃瓜的書吧,我的更新量,一月也就三快錢,一瓶水的價格。

上周因訂閱慘淡,我連推薦都沒有,如果喜歡這本書的朋友,我請求你們可以到17k為我訂閱一下,讓我動力十足的寫下去,謝謝,好人一生平安! 火龍焰盪山,那半腰之處,萬家三兄弟攜帶著滾滾火焰,向著山巔,扶搖直上,沒有絲毫逗留。

立於山巔之上,夜風精神力牢牢鎖定,隨後嘴角一笑。

此刻,他已決定不去阻攔那萬家三兄弟,隨他們一路順暢的攀上山巔。

只要他們一旦登上山巔,那麼定會發現他的存在,有過檢驗中的一次碰面,這夜家三兄弟一定鄙夷不屑的看不起他,從而興奮大起。

不過,對方的興奮正是夜風所需要的,完虐一個人,就要在他們最得意的時候,給予狠狠的一擊,那樣才是踩人王道。

心中已有決定的夜風,便是靜靜的站立著,等待著他們的到來。

「嗖,嗖……」

就在夜風等待數息之後,那夜家三兄弟便在萬千年的帶領下,落入了山巔之上。

「是你?」

剛落下身形的他們,便是看到那如同樹幢的夜風,當下,毫不遲疑的一聲驚呼!

「哈哈,原來是檢驗火盤上的那三位萬家的天才啊!」

三人剛一驚呼,夜風便是開懷大笑,那笑聲中充滿了一絲絲恐懼,這就是夜風的刻意為之!

聞言,三人心中陡現驕傲之色,此刻的他們已從西山月那受傷中的懼意中回過神來。

「西山月的受傷想必另有其人!」

這一刻,他們完全把夜風可以擊傷西山月的事排除在外!

試問,對方要是真能擊傷西山月,那麼怎麼可能會在火盤處檢驗!

有此實力便早已成為加爾城火焰聯盟的上賓,那能親自去檢驗!

心中瞬間閃過種種猜測之後,那萬家三兄弟,便在心裡齊齊認為,解決夜風完全不是問題!

信心非常濃郁的萬家三兄弟中的萬千年便是傳遞了一個眼色給了老三。

那老三萬十年,在他大哥傳遞的眼神下立馬會意,隨後步伐一錯,便是對著山巔之下爆喊了起來。

「你們可以上來了,這山巔之上的匪徒,不夠我們一招攻擊!」

此番囂張之語,完全就沒有把夜風放在眼裡,那夜風在他們的眼裡就如灰塵,不值一提!

聲音滾滾而下,瞬間便是傳進了夏諸侯,夏商明月,炎武嘯月,以及三大城的控火師的各自雙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