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點點頭,想起『暗黑魔盜』喬爾,每個人都微微有些心悸。

娜曼姿道:「炎,怎麼辦?」

趙炎轉過身,頓了一會,道:「我們現在走,馬上!」

「去哪?」

「回愛櫻城!」

「好!」

查克斯從後面叫住趙炎,道:「讓我們第五軍去應戰吧!」

趙炎在門邊停下腳步,微微轉過身,望著查克斯,道:「在沒有任何指令的情況下,你們第五軍的任務就是鎮守塔巴巴森林,不讓任何人現塔巴巴村,不讓地jīng受到任何傷害!」

他們雖然是朋友,但同樣也是上下屬關係,趙炎的命令他們就算不服也不會違背。這點修哲也經常和查克斯嘮叨,憑什麼杉科,英格瑞爾他們就能上陣殺敵,而他們卻要藏在這個艾雅大6偏僻的角落消磨時光。

修哲的煩惱同樣也是查克斯的煩惱,但他比修哲要清楚趙炎這樣的安排。如果讓杉科和英格瑞爾來這裡,趙炎能放心嗎?

查克斯相信,總有一天,他們第五軍的光芒會shè出來的。。

等待,只是等待!

經過半年時間對地jīng科技的掌握,以及製造和細節方面的技術成熟,夢寒一代現在的度已經不是以前能比較的了。

就算是sss級的盜賊,也未必能和夢寒一代在比較度上佔到多大便宜。所以娜曼姿自然坐在了趙炎的背後,抓住他肩膀乘風飛馳。

趙炎慶幸,慶幸自己最忠實的好朋友火元素。如果沒有阿二,就算夢寒一代的度有多快,也不是趙炎能駕馭得了的。這就好比在地球上,哪怕汽車的度有多快,但駕駛者能在有障礙物的道路上開到最快的度嗎?

沒用幾天時間,倆人便到達了愛櫻城。

在一排排守衛對趙炎和娜曼姿的鞠躬下,倆人急匆匆的來到了城堡大會議廳。

知道趙炎回來后,狂龍、季蒜基、卡西特、崔南德,就連愛櫻莎都紛紛趕來。在一陣熱情的招呼過後,趙炎便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

狂龍大喜,立馬大聲道:「我這就去準備!」

卡西特面生疑慮,道:「城主,如果派愛櫻炎字第一軍去劍則增援,那愛櫻城就空虛了呀!」

對於狂龍而言,有得打就是好事,誰想壞他的事,那他就不幹了,反駁道:「愛櫻城哪裡空虛了?第三軍在西方的淮口,第四軍在南方的賽叢厄,東方過去是曼城沒有危險可言。。就算有危險,愛櫻城除了我的第一軍,還有一個千人的近衛團。我們真正的危險現在在北方,在劍則。杉科說的很清楚了,天軍不但守住了劍則,竟然還出兵反擊。如果我們不全力支援劍則,恐怕就被天軍直接壓下來了。」

趙炎滿意的看了狂龍一眼,這傢伙以前只是個莽漢,當上將軍后也學到了不少啊!贊道:「老狂說的不錯,天軍的這種舉動無非是把籌碼全部壓在了劍則上。這樣做的原因除了要把我們趕跑外,還想看看能不能在同時多撈點好處。現在第二軍節節逼退,如果沒有增援,天軍南下也說不定。」

哼!

狂龍白了卡西特一眼,道:「第二軍不是有凡迪科那個大軍師嗎?他不是擅長以少勝多嗎?現在怎麼忪了?」

卡西特臉sè一變,迎上狂龍的目光,但沒過多久,他又垂下了頭。趙炎的重軍他們是了解的,加上狂龍和趙炎的關係特殊,為人又火爆,卡西特並不敢得罪他。

「胡鬧!」

趙炎剛剛還為狂龍驕傲,頓時又失望不已,道:「老狂,以少勝多也該有個底線。劍則易守難攻,天軍的援軍又多於五千,這不能怪凡迪科。」

見城主為凡迪科辯護,卡西特感動不已。想起半年前任命凡迪科為參謀時,卡西特就會趙炎另眼相看了。

狂龍道:「我去之後,絕對能順利的把劍則拿下來!」

卡西特道:「狂龍將軍雖然英勇威猛,但天軍有六,七千人死守劍則的話,將軍也未必能拿的下,攻的破。。」

狂龍朝卡西特冷冷一哼,道:「我若是攻破了,你怎樣?」

「將軍若攻破,那自然是愛櫻之福,城主之福,老朽願拿出半年的薪金為將軍設宴。」

狂龍笑道:「好,這可是你說的!」

卡西特笑道:「那將軍如果未能攻破呢?那你該怎樣?」

「我……」狂龍有些為難,他根本就沒想到自己會拿不下那個小駐點,當下吱唔了一會,道:「我就……我就……凡迪科……」

「你就和我兒和好如何?」卡西特搶著說道。

「好!我不但和凡迪科和好!我還給他連磕三響頭!但你給我聽好了,如果我攻破了,你除了設宴外,這三個響頭我也要!」

「好!一言為定!」卡西特道。

趙炎自然明白卡西特是在激狂龍,但他卻不想管,他心裡很清楚狂龍和凡迪科的那點疙瘩。

其實他們之間並沒有直接的摩擦,只是這凡迪科確有本事,他和杉科帶領的第二軍在半年來屢建奇功,消滅了許多愛櫻城周圍的大盜賊團、大部落和一些小城市,為愛櫻城立了不少汗馬功勞。

第二軍的威望起來了,作為參謀的他自然是風光無限。他軍的人不羨慕那是假的,尤其是論關係和趙炎最近的狂龍,他可不願意自己被一個外來人踩在腳下。

狂龍的xìng子爆,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在城堡中看卡西特不爽,在軍中和凡迪科也不合,凡迪科的個xìng傲慢,更是讓狂龍受不了。

卡西特雖然現在在利用劍則的事激他,但本意卻還是好的。趙炎乾脆放任,讓他們倆打這個賭,也好見機行事了了他們這心頭的疙瘩。

趙炎道:「好了,那就這樣,老狂,你馬上將第一軍匯於北城門集合,待我來后,便出。」

愛櫻莎驚道:「炎,你要親征?」

趙炎點點頭,道:「對,天城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這也是我此次趕回來的原因,我必須要去。」

「可是……」愛櫻莎面露擔憂,顯然是為趙炎要上戰爭而擔心。

趙炎打斷愛櫻莎的話,道:「不用擔心,這半年來,還沒有哪一個地方讓愛櫻炎字軍兩軍同時進攻,不會有事的。」

趙炎沒讓眾人在說下去,大聲道:「就這樣吧!」

散會後,眾人紛紛離去。

「炎。」愛櫻莎向趙炎湊近,柔情的看著她。

趙炎見無人,愛惜的將愛櫻莎抱入懷裡,這是一個讓趙炎痛愛無比的女子,雖然倆人夫婦之名以定,但趙炎卻一直沒真正的讓她變成自己的女人。

在倆人結婚之前,愛櫻騰一年的守孝期沒過,趙炎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和愛櫻莎同睡一張床的。儘管愛櫻莎曾多次給過趙炎機會,但趙炎還是強忍住了。

但愛櫻莎心裡清楚,在趙炎強忍住的每個夜晚,他一定在拉丹奴那裡泄了。

倆人越是這樣,這之間的感覺便越釀越醇。

趙炎輕輕的撫摸著愛櫻莎的臉,淡道:「放心吧小莎,我會把好消息給你帶回來的。」

「炎,其實我們有愛櫻城就夠了,我真的很擔心你。」

趙炎輕輕的吸了口氣,又長長的吐了出來,嘆道:「你不明白啊!」

其實趙炎想說「如果僅僅擁有愛櫻城就滿足了,那麼到最後連愛櫻城也會丟掉。」但他始終沒說出來,本能的,他不希望愛櫻莎知道的太多。儘管有這個一個有本事的老婆幫助自己是件開心的事,但他就是不希望她吃苦,不希望她太累。

倆人緊緊抱著,抱了好大一會。

夕陽西下,遠處,是一片紅黃交輝的天際。

趙炎望著遠方,望的出神。

狂龍騎著紅sè駿馬,娜曼姿胯下也是白sè良駒。

狂龍拉著馬韁,向趙炎湊了過去,笑道:「老大,我們已經很久沒有一起並肩作戰了。」

趙炎點點頭,道:「是啊!」

下一刻,夢寒一代馱著趙炎向前邁了幾步,趙炎緩緩的抽出腰間的寶劍。這寶劍自然是矮人和地jīng的傑作,除了增加趙炎的氣度外,更有些很特別的附魔效果。

寶劍斜指天空,雄音響徹雲霄。

「出!」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參謀,參謀!你在哪?」

「我在這裡!你瞎喊什麼!軍長呢?」

凡迪科那白嫩的臉上沾滿了灰塵,朝慌慌張張跑來的盜賊傳令兵瞪了一眼,又重複問道:「軍長呢?」

「軍長還在後面和敵人周旋,軍長說參謀沒事就好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凡迪科道:「你火回復軍長,叫他挺住,十分鐘之後什麼都不要顧,帶領他那支部隊火撤退!記住,十分鐘準時撤退!什麼都不要顧!」

「是!」戰場上只有一個頭,但在愛櫻炎字第二軍,凡迪科雖然不是頭,但他的話卻可以達到從頭嘴裡說出來的效果。

待傳令兵離去后,凡迪科朝四周掃了一眼,大聲道:「愛櫻炎字第二軍第一、二遠程團!迅埋伏到左右的叢地!快!」

凡迪科雙腿向內側擊打,胯下之馬向後渡了幾步,「第三、四騎兵團退後,列衝鋒陣!第一法師團在騎兵團前列陣,蓄氣準備!快!」

絕色傾城:冷王的小萌妃 ,眾人見周圍地形,頓時明白了參謀的意思。這種戰術在以往的戰爭中用過,當時為此戰術第二軍的兄弟們狠是下了功夫,但沒想到今天卻要在短短十分鐘的時間內做好準備。。


每個人心裡都非常清楚,這十分鐘已經來之不已了,軍長帶領第一、二騎兵團在後面根本撐不了多久,誰也沒有想到天軍居然敢衝出劍則反擊。

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

愛櫻炎字第二軍多半是身經百戰的老兵,平rì在杉科和凡迪科的強化訓練下也吃了不少苦頭。他們在愛櫻炎字軍中是最榮耀的,但也是最辛苦的。


天道酬勤,只要堅持,付出和獲得總是成正比。

八分鐘過去了,周圍似乎安靜了許多,沒有凡迪科的命令,每一個人都不敢說話。就連呼吸聲,也壓的非常之低。各團在各自團長的帶領下緊繃著神經,只等著軍長和敵人的到來。


風里有你的聲音 ,雖然很冒險,但卻是唯一的機會。邊打邊退固然能拖延時間,但其損失卻是非常嚴重的。

嗒!嗒!嗒!

隱隱約約的,遠處激起了一陣陣灰霧,無數馬蹄聲漸漸的傳了過來。

眾人目不轉睛的盯著那灰霧瀰漫的遠處,逐漸的,一匹匹駿馬賓士而來。眾人模糊的看見,有的兄弟從馬背上摔了下來,被後來的馬蹄踩成肉泥;有的落在了後面,直接被洶湧的天軍給捅下了馬背。。

眾人沉住氣,儘管那些跌下馬背的人裡面有他們的兄弟,他們依然沉住氣,只等待參謀的一聲命令。

灰霧之中,高大jīng壯的黑鬢大馬躍蹄而出,杉科附在馬背上,側過身子用盾牌遮擋身軀,那盾牌上,已插滿了利箭。

杉科滿臉鮮血,頭盔也不知什麼時候被打了下來,暴露出一頭散亂的頭。

軍長!是軍長!

眾人止不住的激動,凡迪科右臂舉起,眾人的聲音也沉了下來。

嗒嗒嗒嗒嗒……

馬蹄聲越來越近,杉科的面容逐漸清晰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內。杉科的身後,有不斷的兄弟們跌馬死去。但他相信凡迪科,相信他要自己撤退一定有他的目的。

千機[劍三+勇漫]

隨著馬蹄對大地的踐踏,灰霧逐漸增多,幾乎遮蓋住頭頂的天空。而更多的,則是從灰霧中不斷破霧而出的戰馬。

戰馬緊湊的貼在一起,如浪,如netbsp;面對天軍的洶湧,凡迪科鎮定自若,雙目緊緊的盯著前方,道:「魔法師準備!」

二百多名魔法師一排排整齊的站在一起,每個法師雙掌之間都在閃爍著光芒。。

戰馬近了,灰霧近了,眼前的一切都近了。

在凡迪科捕捉到杉科眼神的一剎那,杉科見凡迪科身後那陣勢,立馬明白過來,迅喝道:「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