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會意:「好的,太太您有事兒叫我。」

他就說嘛,太太只是嘴上厲害罷了。

孟辭也不知道霍庭深和老九說了些什麼,這男人一下午都沒下來。

傭人拿了一條薄毯蓋在了孟辭的身上,後者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已經是下午六點了。

「太太,您醒了。」看到孟辭醒來,傭人趕緊迎了上來。

「阿深呢?」

「少爺還在書房,剛才少爺交代了,你先吃晚飯,等會他會下樓。」

「暖暖和我爸呢?」孟辭也沒有多想。

答應了不再插手這些事情,孟辭就真的老老實實的等著霍庭深出面。

而她,選擇旁觀。

「孟老爺和暖暖小姐在客廳,不過孟老爺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難道是受委屈了?

孟辭起身,裹著薄毯子進門,看到爺孫倆的時候,眼下閃過暖意。

「爸,暖暖,先吃飯吧。」

「好。」

孟天樂抱著小如暖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說:「我聽說袁家算是敗落了,活該!」

「這點程度,還不算什麼。」

「小辭,這件事你別管了,好好養胎。」

孟天樂還記掛著孟辭之前住院的事情,現在想想,心有餘悸。

「爸,您放心,我會在家裡待著的。」

霍庭深回來了,公司的事情全部由他接手,孟辭也算是有了點時間,在家裡陪陪孩子,安心養胎,是當務之急。

孟天樂給孟辭盛了一碗湯:「小辭,不是爸爸說你,你和阿深感情好我知道,但是現在你懷著孩子,還是要注意。」

孟辭夾著蝦的手頓住了:「……」

今天下午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會突然提到這個?

孟天樂也不好意思在說什麼,畢竟是個男人,只能旁敲側擊。

「小辭,一切以孩子為重,不要亂來。」

「???」

「你要不是昨晚累到了,怎麼會今天下午睡了一下午?」

「外公,什麼叫做懷孕期間要注意身體?」

孟天樂這才想起還有一個小如暖在身邊,後悔不該說這些話:「暖暖,乖,剛才聽到的話全部忘掉,不然不是乖寶寶。」

「好的。」

孟辭扶額:「爸,你想多了。」

「好了好了,這件事別提了,你反正自己注意。」

孟天樂打斷了孟辭解釋的話,開始哄小如暖吃飯。

孟辭:「這事兒,是真的說不清楚了。」

直到晚上九點,霍庭深還沒有走出書房。

孟辭按捺不住了,端著晚飯上樓,走到書房門口,還沒起敲門。

書房的門從裡面打開了。

「太太,您怎麼來了?」

老九看到孟辭,有些愣住了。

「我來送飯……」

老九頓時會意:「太太,事情已經談完了,少爺在裡面。」

話落,老九直接離開了書房。

「等等——」

孟辭叫住了老九:「我讓廚房給你留了晚飯,吃了再走吧。」

這麼晚了還在工作,不容易。

老九面色緩和:「多謝太太。」

孟辭還想說什麼,卻不想對上了一張有些冷厲的臉。

男人伸手將孟辭拉入了懷中,書房的門被關上了。

老九:「……」

少爺,你的醋罈子又打翻了。

孟辭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抵在了牆上,男人低沉的聲音落了下來。

「你在關心他?」

這濃濃的醋味,孟辭想要忽視都不可能。

這男人的心眼能不能有針尖大?

孟辭越想越覺得無語,但是又不能不說什麼。

「你想多了,我只是因為在乎你,所以對你的人稍微友善了一點點。」

霍庭深的臉色還是陰沉沉的,孟辭墊腳親了親男人的唇瓣。

「老公,吃飯?」

原本冰冷的面具逐漸軟化:「好。」 這男人,心眼有針尖大?

孟辭擔心霍庭深餓的厲害,所以準備了不少的硬菜,男人坐在沙發上,解開了袖口,露出了名貴的腕錶,氣度非凡。

結實有力的小臂微微用力,直接將孟辭拉進了懷裡:「下午吃西梅了?」

嗓音溫熱,帶著幾分難言的窺探。

「沒有,你不是不讓我吃?」

提到這茬,孟辭氣鼓鼓的瞪著男人,嬌俏的模樣宛若羽毛輕輕的刮動著男人的心弦。

「乖,不是不讓你吃,吃多了對你身體不好。」

「呵,男人,你就是不愛我。」

孟辭哼了哼,端起了飯碗:「快點吃飯,你一下午都沒吃。」

「愛不愛你,你心裡不清楚?」

他並沒有想要接過飯碗的心思,俊臉冷硬。

孟辭這才恍然明白,自己說的話確實有點不合時宜。

「阿深,我不是那個意思……」

這男人,一點玩笑都不能開。

霍庭深目光幽幽的看著孟辭,孟辭只覺得背脊一陣一陣的發涼。

「阿深,我就是隨口一說……」

網上這種段子很多的,她忽略了霍庭深是個固執的性格,堅守原則。

這次,算是玩火自焚了。

「以後這種話,別說了。」

霍庭深接過飯碗,面色冷靜,骨節分明的手指端著飯碗,細嚼慢咽。

孟辭窩在他的懷裡,又不能看手機又不能動彈。

「你先放開我,我想——」

「不,你不想。」

男人低沉的聲音落了下來,直接打斷了孟辭還沒說完的話。

孟辭:「???」

霍庭深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男性氣息,松香味混合在其中,噴洒在了孟辭的耳根,不經意間泛起了一片紅暈。

孟辭坐在男人的腿上,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緊貼著男人的腹部。

「不舒服……」

孟辭動了動身子,卻不想無意惹火燒身了。

「別動!」

男人低聲道,警告的出聲。

孟辭抬頭對上了男人滿帶情慾的眼神,以及逐漸攀升的溫度。

「……」

這男人,太可怕了。

「要不,我先下去???」

孟辭小心翼翼得開口,但是男人一個眼神甩了過來。

「算了算了,我還是陪你吃飯吧。」

孟辭心虛。

剛才說錯了話,難保這男人還在生氣。

吃完飯,孟辭還沒有解放,就被男人抱了起來,直接回了卧室。

"阿深,我們——"

「閉嘴!」

男人直接將孟辭放進了浴缸,不由分說開始脫衣服。

孟辭面紅耳赤:「要不我先出去?」

男人掃了她一眼,「懷疑我對你的愛,嗯?」

還是這茬兒!

孟辭現在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為什麼要和這個男人開玩笑?

明知道這男人可不是什麼大度的人,還要逞口舌之快?

「阿深,我不是這個意思——」

霍庭深提腳踏進了浴缸,原本寬敞的浴缸,頓時變得有些擁擠。

「是我做的不好,讓你有時間懷疑這件事。」

霍庭深伸手,輕輕的撥弄著孟辭的臉頰,溫聲開口。

「老公,我覺得我們可以出去再聊。」

「乖,我今晚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愛!」

他的指尖,直接按住了孟辭的後腦勺。

俯身吻住了孟辭的唇瓣,拉過了孟辭的手,將她的小手舒展開,五指嵌入了他的指縫,十指緊扣。

孟辭眼角微微泛紅,偏偏男人用力極大。

男人的吻猛烈的幾乎快要把孟辭整個吞下腹一般。

小手緊緊地攥著男人的手,被動承受,卻忍不住想要迎合。

良久,在孟辭差點因為大腦缺氧暈過去之前,霍庭深終於意猶未盡的鬆開了。

耳邊是男人粗重的呼吸聲,孟辭有一種背脊發麻的感覺。

直到現在,孟辭覺得渾身都充斥著男人的味道。

「現在,知道了?」

他滿臉通紅,喘息著開口:「我知道了。」

霍庭深克制著情潮,幫孟辭洗澡,孟辭以為逃過了一劫。

鬆了一口氣,饜足的閉上了眼睛。

享受著男人的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