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少城對她露出微微一笑,整個人都有些明朗起來:「是啊,所以我說,以後你不出門的時候,不許化妝。」

韓一諾沒有吭聲,繼續悶頭吃飯。

突然,簡少城說了一句:「少吃點,等下試禮服,你可能穿不進去。」

你可能穿不進去……

可能穿不進去……

穿不進去……

他的話像是一把利刀一樣刺中她的心臟,她猛地停下了吃飯的動作,憤怒地盯著他。

「我有很胖嗎?」

她從小到大就是那種又高又瘦的典範,身高一米六七,體重不管怎麼波動都不會到一百斤,都是九十多,從來都是被人說瘦竹竿,被人艷羨又瘦又高……

可是簡少城居然說她可能會穿不進衣服去!

太傷人了。

看到韓一諾憤懣的表情,簡少城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他好心地解釋道:「這些禮服都是根據模特做的,她們都瘦成了竹竿,所以一般人穿有些困難。」

韓一諾點了點頭。

「吃飽了嗎?」

韓一諾又點了點頭。

「那我們走吧。」簡少城站起身來,往外走去,「快點跟上,我等下還要去公司。」

韓一諾趕緊跟了上去。

一走出別墅的門,韓一諾就感受到涼颼颼的冷風吹來,沒想到今天又降溫了,她匆忙之間穿得太少了。

她打了個噴嚏。

重生之獨步江湖 聽到動靜,簡少城回頭看了她一眼,毫無溫度地說:「覺得冷就快點走,上車就好了。」

韓一諾趕緊加快了腳步,三兩步跑到車上,果然溫暖多了。

她靠在舒服的靠背上,迷迷糊糊地就要睡過去了。

車子一路平穩地開著,到市中心一個裝修豪華的店面,才停下來。

「好了,到了。」簡少城對坐在後面的韓一諾說,「下車。」 跟著簡少城走進這家店,她驚訝的發現這裡面的衣服,竟然都是出自國外各位時裝設計大師之手,每一件都價值不菲。

之前她還在劇組跑龍套的時候,就聽說國內當紅的一線巨星都會來這裡拿禮服,而那些不太紅的小明星,就只能借不是太名貴的禮服了,事後還要還回去。

沒想到簡少城竟然直接就帶她來這裡,不虧是娛樂公司的太子爺,出手就是闊綽。

滿級導演 見簡少城進門,幾個打扮的很是端莊得體的店員跑過來,殷勤地對簡少城鞠躬:「簡少爺來了?」

簡少城冷淡地點點頭。

「是給這位漂亮的小姐選禮服的吧?」店長走了過來,親自給簡少城熱情地介紹,「這邊這些都是剛剛到的新款,你們可以看下。」

簡少城臉色有些不好看,他冷冰冰地說:「這位,是我太太。」

店長被嚇了一跳,她仔仔細細地看了看韓一諾,有些歉意地笑著:「對不起,對不起,都怪我眼神不好,原來是少奶奶啊!」

韓一諾對她笑了笑,因為實在不知道此時該說什麼好,乾脆閉著嘴巴跟簡少城一樣裝高冷就好了。

「這裡的幾件都是新到的全球限量款,國內都只有一件的,絕對不會撞衫。」

店長熱情地介紹著:「少奶奶,您看一下,有沒有中意的款式,挑好了到裡面去試一試吧?」

韓一諾點頭,然後目光開始在這些璀璨奪目的禮服上流連。

只是看看這設計,這材質,估計每件禮服的價格都會貴到她吐血。她有些惡趣味的想,不知道簡少城是要買給她,還是租幾天,到時候還要來還……

「快點選。」

正在她沉浸在胡思亂想時,簡少城的毫無溫度的聲音傳來。

韓一諾立馬隨手指了一件:「就這個吧。」

店長給她拿下來,殷勤地遞給她:「去試衣間換下來試試吧,少奶奶長得這麼美麗,穿上一定好看。」

韓一諾拿著衣服跑到試衣間里,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對著那件銀光閃閃的衣服開始犯愁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她才勉強套了進去,整理了一下后,她有些忐忑地走了出去。

一出試衣間的門,店長就有些讚歎地說:「哇,真是漂亮,少奶奶這麼美麗,身材又好,穿上比那些一線巨星還漂亮。」

韓一諾有些不確定地看著鏡子里的人,一襲銀色的長裙,直到腳裸,收腰在很高的地方,顯得腿特別長,上面鑲滿了亮片跟水晶,從頭閃到腳,看上去非常奪目。

她倒是也說不上來好看還是難看,只是覺得自己穿著這身衣服,有點點小小的不對似的。

一直沉默不語地簡少城在默默地打量著她,過了一會兒,他淡淡地說:「去換下來吧,不好看。」

雖然……韓一諾自己也覺得自己穿這個不算太美,可是被人這麼直截了當的說出來,心裡還是有些不太舒服的。

她又選了一件,進去換掉。

折騰了四五件后,簡少城還是堅持不懈地淡漠地說著,不好看。

不好看……

(顏言新文有人看嗎?喜歡的話,求收藏推薦票哦,還有留言漲漲人氣沖新書榜,讓更多的人看到這個文,拜託哦~!) 好吧,她覺得,大概她穿什麼簡少城都會覺得不好看的。

因為她這個人,他就討厭的很!

就在她有些不想再試穿的時候,簡少城突然從掛著的幾件華服里挑出了一件,他遞給韓一諾:「去試試這個吧。」

韓一諾接過來,轉身往試衣間走去。

她默默地想,如果簡少城還說這個不好看的話,她就真的不試了,反正穿什麼都不好看,乾脆隨便挑一個回家算了。

這個禮服比之前那幾個都難穿,是後背拉鏈的,,而且收腰又收得特別緊,她努力了好幾次都沒能穿上。

這衣服,真的是給人穿的嗎?她已經足夠瘦了,竟然還拉不上!

她折騰了許久,渾身都要出汗了,都沒能穿起來。

外面傳來簡少城有些不耐煩的聲音:「好了沒有?」

「呃……我穿不進去。」韓一諾有些尷尬地在裡面說。

「怎麼可能。」

簡少城說著,竟然直接推門進來了。

韓一諾被嚇一跳,本來衣服就拉不起來,又是抹胸的款式,慌亂之中一鬆手,禮服順著腰線滑了下去。

她驚叫一聲,趕緊伸手擋住。

簡少城毫無興趣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捂住的胸前停留了一會兒,然後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擋什麼?又不是沒見過。」

「你……」

韓一諾被他氣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簡少城走到她身前,將禮服從地上撿起來,穿到韓一諾的身上。

他拍了拍她的手:「放開,我給你拉上。」

韓一諾聽話地把手垂下來,提心弔膽地享受著簡少城大少爺的親自服務。

就算是他幫忙,衣服還是難拉的很,韓一諾真是擔心自己會把這件衣服給撐爆了。

拉到一半的時候,簡少城突然停下來,惡趣味地伸手戳了戳韓一諾前胸:「這裡太胖,不然不會這麼難穿。」

「你耍流氓啊!」韓一諾沒多想,下意識地就說道。

「流氓?我恐怕比不過你。」

想到平日里自己對簡少城的所作所為,韓一諾覺得跟自己的女流氓行為相比,這個真的沒什麼……

可是!也不能隨便摸啊!

韓一諾狠狠地瞪他一眼:「這個衣服太小了,我穿不上,換一個吧。」

「不,我就喜歡這個。」簡少城壞心地將衣服用力往後拉了拉,勒得韓一諾胸有些壓迫感,簡直要擠爆了。

他稍微用力,然後把拉鏈拉上了。

又細心地給她整理了一下后,端詳了幾秒鐘,然後對她點點頭:「好了,出去看看吧。」

韓一諾幾乎累趴下了,她沒精打采地走出去,往鏡子前一站,準備等著簡少城繼續說那句「不好看」。

結果,他卻遲遲沒有動靜。

韓一諾有些意外地回頭看了他一眼,只見他正斜斜地靠在試衣間旁邊,隨意的動作,卻有種無法忽視的吸引力,他渾身上下散發出的那種氣質,足以讓每個看到他的人動心。

此時,他正看著韓一諾,目光中沒有之前那種嫌棄,而是被一種讚賞替代。 他滿意的點點頭:「好,就這個吧。」

韓一諾有些驚訝,沒想到他居然說好了!她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她這才回頭去看鏡子。

只見明亮的大鏡子里,映照出她的身影。可是,這個身影陌生到她自己都不敢認了。

七星結之孔明 不得不說,簡少城給她挑的這件衣服,對她來說,真是太合適了!

淡淡的淺灰色蓬蓬裙,像是花苞一樣綻放開來,外面是一層質地非常好的薄紗,上面綉著一些細碎的花朵,也是非常淺淡的素色,各種顏色都有,一叢叢,一簇簇,給整個衣服增添了無限的活力。

上衣的收腰處非常緊,這樣就把腰部線條勾勒的格外纖細,胸部的設計,讓她顯得格外的飽滿。

最最獨特的是,這個衣服的肩上,是飄逸的同色薄紗,此時正柔順地落在她的手臂上,映襯的朦朦朧朧,想必走起來的時候,會飄在身後,非常美麗。

真的,特別好看。

簡少城此時已經恢復了平日里的高冷模樣,他語氣淡淡地說:「好了,去換下來吧。」

等韓一諾換完衣服出來后,卻早已不見了簡少城的身影。

她正在四處張望著,店主已經拎著一個包裝精緻的手提袋走了過來,她把袋子遞給韓一諾:「少奶奶,剛剛少爺付完款后,就離開了。」

「她走了?」

韓一諾覺得有些驚訝,他居然就這麼把她丟在這裡了,距離簡家那麼遠,她怎麼回去?

店主笑著說:「是啊,簡少說他忙,就去公司了。他打電話叫家裡司機來接您,您先在這邊坐著等一會兒吧?」

居然會好心地打電話叫司機來接她……

韓一諾的心裡好受不少。

沒有完全忽視她,那麼……她以後還是有機會的。

她覺得,自己最近真的是越來越沒有節操了。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就到了周六。

剛過中午,韓一諾就被抓著去做造型,化妝,換衣服。

都是簡少城請來的高級化妝師、造型師,幾個人圍著韓一諾忙了兩個小時后,終於放過了她。

「少奶奶,已經好了。」

被折騰的只想睡覺的韓一諾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鏡子里的人。

嗯,這個妝容她非常滿意。

清透的裸妝,幾乎看不出來什麼妝容的痕迹,看上去就像是素顏,可是又不會像素顏那麼不起眼,整個人都看上去容光煥發。

而且髮型也很合她心意,長長的捲髮都被固定到了一邊,看似隨意地抓了個髮髻,看上去慵懶雅緻,又帶著幾分清新,跟她的氣質非常配。

只是,如此一來,就跟戴依婷差別很大了。

不過是換了個裝束而已,希望到時候不要被什麼看出端倪來才好。

「準備好了嗎?」

一個低沉而極富磁性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韓一諾從自戀中回過神來,她對簡少城點點頭:「好了。」

「站起來我看看。」

韓一諾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在房間里走了幾步,然後問道:「你覺得怎麼樣?」

「很不錯。」

這是簡少城第二次誇她了,韓一諾突然有些心情很好的感覺。 這是簡少城第二次誇她了,不知為何,在這一瞬間,韓一諾突然有些心情很好的感覺。

然而接下來簡少城的話,又讓她有些心塞了。

他說:「漂亮的衣服跟美妝真是厲害,把一個醜丫頭都化成美人了。」

韓一諾氣惱地直瞪他,果然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他卻不理會,只是催促道:「既然準備好了,就去爸爸那裡吧,雖然宴會正式開始還有一陣子,我們早去幫幫忙也好。」

韓一諾有些緊張,這畢竟是她第一次見簡少城的父母,之前雖然聽戴依婷說,她跟簡家二老並沒有多少接觸,讓她不必擔憂。

可是,她還是止不住地緊張。

坐在飛馳的車上,韓一諾緊張的有些口舌發乾。

簡少城回過頭來,漠然地看了一下。

他說:「你很緊張?」

韓一諾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