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略來說,孤星國目前是農業比較發達,工業達到出初級平。但是軍事由於於正心祖國援助而處於較高水平。

人口則相比過去的德克薩斯州翻了五倍,其中有很多是從新羅馬帝國逃亡而來的所謂「奴隸」。

一個在現代社會生活過的人,是很難忍受新羅馬帝國那種奴隸制社會的生活的。

在新羅馬帝國之中,如果一個人不在自己專業方面極為出色,或者是掌握了關係與資源。

那麼就只能成為連生命權都無法擁有的奴隸。

這些所謂奴隸當然是會想法設法的逃脫。

但是新羅馬憑藉大量輔助軍團的自由民以及戰力可怕的羅馬軍團,牢牢的控制了整個社會。

因此奴隸想要逃脫新羅馬帝國是十分困難的。

並且一旦被活捉,那遭受的折磨還不如去死。

因此設法逃到孤星國來的奴隸不是被逼得毫無選擇的,就是對孤星國恨之入骨的。

不過這些奴隸如果認為逃到孤星國就能回到過去美國那種生活的話,就得失望了。

孤星國如今與新羅馬進行激烈交戰,而且生產力水平並不是非常高。

因此全國進行嚴格的軍事管制任何人都被根據實際情況,安排到了各個工作崗位上。

即使是青少年,也被縮短了學習時間,在下午進入各個工作地點幫助進行簡單的工作。

可以說,孤星國除了真正的老弱婦孺,沒有人是尸位素餐的。

為了防止間諜和破壞,民兵四處巡邏,到了深夜就進入了宵禁時刻。

沒有當地官員的文書,任何人不得離開其工作地點所在的城鎮。

至於孤星國的經濟體制,則是配給制的。

每個人按照工作危險勞累以及技術要求的高低,可以獲得孤星國目前的法定貨幣,人民幣。

但是光有rmb能買到的大多是些筷子牙籤之類產量足夠的需求量不大的東西。

其他東西,從食物到衣物,從牙膏到肥皂,都必須持有當地政府簽發的配給券到專門的商店,配以人民幣購買。

每個人按照實際情況得到的配給券都是有限的。

至於房屋等都已經被孤星國徵用並統一進行了分配。

否則逃來孤星國的奴隸們根本沒有地方住。

私人汽車幾乎沒有人擁有了。因為無論汽車內的部件還是燃油對於孤星國都是極為重要的物資。

大量的公共汽車,自行車,電動車出現在了孤星國的各處。

這樣的生活,與過去浪費與新消費主義的美式生活有極大的不同。

但是對於奴隸來說,這樣的生活相比新羅馬的壓迫和欺壓,已經好上千百倍倍了。

並且人類有一個本性,那就是不患貧而患不均。

當看到官員們,乃至鄭司令這樣的人也同樣因為缺乏鬍鬚膏而鬍子拉碴時。

大多數人對於生活水平的下降還是能夠忍受的。

更何況大家都知道這一切都是新羅馬造成的。

因此孤星國絕大多數國民在工作上也都很認真努力,想著要把那把自己毀掉自己生活的新羅馬早日送到地獄里去。

參觀完鐵石鎮的新面貌,於正心請警長推薦一些能成為戰士的人選。

警長於是從自己的民兵隊里挑選了一些戰士,接著在其他鎮民里也挑選了幾個戰士。

於正心發現這些人選的身體狀況大多算得上健壯。

但是仔細問話后他還是刷掉了一些人。

因為一些人雖然對於新羅馬足夠仇恨,但是內心已經被仇恨所左右,從談話中可以看出這些飽受新羅馬虐待的人已經心理失衡。

這樣的人很可能因為心理上的問題而不服從命令,甚至危害戰友的生命。

作者:因為碼字時序號亂了,所以這一章多了出來,就當作第一百三十八章的第二部分吧。反正情節是連貫的 但是就是這樣一場看似實力差距明顯的決鬥,最後竟然以十六歲少年的勝利而結束。

也就是那一戰,讓驕傲自信的寧公明沒臉繼續留在冰神島。這四年來,設置都沒有回來祭拜過他的父親寧風。

唐浩看見海妖的眼睛放光,他就知道她又再回憶四年前的那一戰了。他笑道:「寧公明自認為讓卡恩失蹤,我就查不到他了,豈不知他已經暴露了。」

「就是啊!他永遠也不可能是老大的對手。」海妖笑著說道。

「寧公明已經藍海了,我們就不能大意了。以後這裡的人盡量少出去,被他發現這個地方,所有人都很危險。」唐浩說道。

「是,老大。」海妖答應一聲,又試探著問道:「老大,你說如果我和羅力聯手,能不能做掉他?」

唐浩沉思了一下,說道:「你們也許能夠阻止他,但是要想打敗他,很難。當然這都是基於他這四年的沒有太大的進步為前提。」

海妖吐了吐舌頭:「這次我算是遇到真正的對手了,不過他應該還算不上是老大你的對手。」

唐浩搖了搖頭:「如果他認識到了他自己的不足,他就是一個強勁的對手。」

「可是他那人驕傲自大,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嗎?如果真認識到了,他也不會殺了威爾遜先生了。」海妖分析道。

「他為什麼要殺死威爾遜先生呢?」唐浩的眉頭微微一皺。

「我覺得他殺死威爾遜先生應該不是事先預謀的,而是臨時動了殺機。」海妖說道。

唐浩微微點頭:「應該是。」

「可是這威爾遜先生到底做了什麼讓他憤怒的事情呢?致使他竟然殺了一個算是他叔叔的人呢?」海妖疑惑的說道。

唐浩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說道:「等我和他面對面的時候,也就知道了。」

海妖笑著說道:「老大,這次你再碰上他,可絕對不能放過他了。」

「嗯。」唐浩點了點頭,寧公明殺了威爾遜先生,就沒有再放過他的理由了。

海妖稍微沉默了一下,試探著說道:「老大,我在附近買了一座很大的果園,你看要不要把我們這裡的一部分人送到哪裡去。那地方很隱蔽,基本不會有人留意。」

「好,等過了正月十五,就讓我老爸去哪裡吧。」唐浩說道。

「那其他人,你看都讓誰過去呢?」海妖問道。

唐浩沉思了一下,說道:「留下你和羅力,還有兩個黃字頭,其他人都過去吧。」

「好。」海妖明白唐浩這個安排的用意,有三條龍跟著那些橙字頭和赤子頭的速成戰士,他們也翻不起多大的浪頭來。留下兩個黃字頭,有她和羅力看著,也足夠用了。

唐浩似乎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來,他問道:「我記得你的錢買這棟莊園別墅都已經花完了。」

海妖聞言,嘿嘿一笑:「我最近又賺了一些。」

「賺了一些!」唐浩看著海妖。

「我和任老大合作,做了點小生意,賺了幾百萬。」海妖笑著說道。

唐浩聞言笑了,他知道這幾百萬肯定不是賺的,而是他跟任老大借的。當然了,她肯定根本沒打算還。

「我給你點錢,把任老大的錢還了吧。」

海妖別唐浩識破,一點也不意外,便笑道:「行,我聽老大的。」

唐浩當場打電話,讓杜莎給海妖的賬戶轉點錢。杜莎當然立刻就答應了,並且告訴唐浩,十分鐘后就能到賬。

果然,十分鐘后,海妖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笑嘻嘻的說道:「老大,你比在兵神島的時候大方多了,隨隨便便就是三千萬。」

唐海也沒想到杜莎一下就給賺了這麼多,他的眉頭微微一動,說道:「夠你花了吧。」

「夠了。」海妖笑道。

「以後沒錢了,直接跟我說,別再跟別人借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是,老大。」海妖笑道。

「把任老大的錢現在就還了。」唐浩說道。

「是。」海妖立刻給任老大轉賬。

不到十分鐘,任老大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唐浩雖然不想聽,可是依然能夠聽見電話那頭的任老大衣服感恩戴德的語氣。

「這應該是任老大這一年中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了。」海妖笑嘻嘻的說道。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一個虐待之王,那麼一定是海妖。

「叮鈴鈴……。」

唐浩的手機突然響了,他一看是奚問問打來的,他接聽了電話:「喂。」

「唐浩,我大哥和二哥明天就要回米國了,陸含可以回來了。」奚問問的語氣透著興奮。

「好,我明天送她去你那裡。」唐浩心道,不知道藍十字家族的那兩位領袖知道自己的妹妹這樣盼著兄弟兩個離開是什麼反應。

掛了奚問問的電話,唐浩對海妖說道:「已經過去半個月了,黑風一切正常,看來試驗成功了。」

「嗯,黑風現在的戰鬥力和橙字頭差不多,黑風可以說是一下升了兩級。」海妖笑道。

唐浩很隨意的笑了笑:「黑風雖然是不入級的速成戰士,但是他當初的戰鬥力和赤子頭也差不了太多,只能算是升了一大步。」

「一大步也很了不起了,如果把黃字頭升一大步,就能趕上我和羅力了。」海妖笑道。

「黃字頭暫時不能升級,橙字頭也暫時不能升級,先升級赤子頭。」唐浩肯定的說道。

「老大說得對,我們有十幾個橙字頭,一下都變成黃字頭那麼強大了,確實有些危險。我們先把赤子頭升級成橙字頭那麼強大,讓橙字頭和黃字頭也知道知道我們的實力。他們的心裡就不敢有別的想法了。」海妖說道。

「嗯,我明天去見帶陸含去蘭亭府,跟他們商量一下。」唐浩說道。

「老大,真沒想到,這兩個丫頭竟然能研製出升級藥物。」海妖的目光里透出讚歎的光芒。

唐浩笑道:「每個人的身上都有閃光的地方。」

海妖點了點頭,說道:「不過任何人都不會像兵神一樣光芒萬丈。」

唐浩明白,海妖這是又給自己灌輸重建兵神島的信息,他說道:「不早了。」

「好,老大,你休息。」

海妖站起來,走出了唐浩的房間。她其實有點捨不得走,自從離開兵神島之後,她很少有機會連續兩天都跟唐浩在一起。她還是無比的懷念兵神島時光,那時候海闊天空,自由自在。現在這種都市生活雖然也很自由,可是和兵神島比起來,還是差得遠了。最主要是,她找不到在兵神島時的那種感覺。

她希望唐浩能夠早點過膩這樣都市生活,希望早日燃起他重建兵神團的火焰。

第二天中午,唐浩開車把陸含送到了蘭亭府,還把赤龍也帶去了。現在赤龍就是研製赤子頭速成戰士升級藥物的標本。

陸含和奚問問休息了這麼多天,也已經休息夠了,兩人留和唐浩一塊吃了頓午飯,送走了唐浩,便開始工作了。

唐浩離開蘭亭府,便回到了肖家老宅。因為明天肖老爺子和平老爺子就要離開藍海了,他要陪兩位老爺子吃一頓晚飯。

這頓飯只有唐浩、肖夢雯和兩位老爺子,肖威已經離開了肖家老宅,去工作了。雖然肖威沒有跟唐浩說,但是杜莎和刀迅都已經給唐浩打了電話,說肖威找她們開會了,研究了一下可能面對的一些困難。

肖威並未跟杜莎和刀迅說困難可能來自天洲集團,他作為一個商人,並不把事情陰謀化,而是完善自身,不讓別人有機可乘。唐浩對肖威的這個做法,感到很滿意。這個曾經支持過大海盜坎基的人,現在變得很懂事。

也許肖威從前也很懂事,不然肖老爺子也不會把肖家交給肖威打理。他之所以在支持坎基的事情上犯了糊塗,也許是因為坎基是他的哥哥。

和兩位老爺子吃了晚飯之後,三人坐在書房裡喝茶聊天。

雖然兩位老爺子都知道唐浩並不需要任何人讚美,可是他們在談到深淵集團,談到魏弘的案子,還是忍不住要讚美唐浩的能力。

唐浩對於這些讚美,當然是一笑了之。

當天晚上,唐浩沒有離開,就留在了肖家。

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點,唐浩和肖大小姐便送兩位老爺子去機場。

到了機場,平老爺子並未讓唐浩把車開進停機坪,而是和普通人一樣走安檢通道。唐浩對這位開國元勛的做法很欣賞,這位平老爺子真的可以稱得上是大公無私、為國為民。他所做的所以事情,似乎都想著這個國家,這個民族,而不是他自己。

下了車,平老爺子拍了拍唐浩的肩膀,感嘆道:「我知道你心裡根本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可是我還是要誇你。你是我見過的最有能力的年輕人。我相信你會越來越強大,我也相信你能為我們這個國家做很多事。」

唐浩笑了笑:「老爺子,我就是個普通人,所能做的事情有限。」

「哈哈,好,你說有限就有限。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給我打電話。」平老爺子開心的笑道。 於正心和烏卡對於當天前來參加應徵的每個士兵都進行了談話,對每個士兵的基本情況和專長有了相當的了解。

這次鐵石營一共招收了400名不到的戰士。加之在索諾蘭沙漠戰鬥中的倖存者。鐵石營現在一共有了將近450名戰士。

400個新兵中,有軍事或者執法戰鬥經驗的只有30來人,其中5人曾經是美軍預備與軍官團的受訓學生。

預備役軍官團,是美軍設置在各個大學乃至高中里培養基層軍官的一個機構。

利用愛國主義和不錯的福利來吸引在校學生參加戰鬥和指揮學習。

以便將來能在需要時將這些年輕的指揮官直接補充道軍隊中。

這樣的預備役軍官團出來的基層軍官當然和西點軍校的不是一個級別。但是卻也一直為美軍輸送著新鮮血液。

美軍百分之39的軍官都來自於預備役軍官團。

因此於正心讓這五個受訓學生暫時擔任副班長的職務,並且將這五人列為了培養的對象。

其他沒有軍事和執法背景的新兵在逃離新羅馬魔爪后,身體強度基本上得到了很好的恢復。而且大多輕武器射擊能力還不差。

其中有五個新兵有醫學學習乃至實習的經歷,是於正心營部醫療班急需的人才。

經歷了索諾蘭沙漠的戰鬥,於正心認識到醫療急救的重要性。

於正心不準備讓這些醫學生直接參与戰鬥,因此直接將之送到長城指揮部辦的的軍醫訓練中心。

至於其他新兵,則一律由他和烏卡在鐵石鎮開始了基本的新兵訓練。

450名戰士。被分為了營部的五十人與四個連隊。

營部五十人,除了通訊班,醫療班,後勤班外還有一個30人的120mm迫擊炮排。

其餘400人則每一百人為一連,一共四個連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