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蕾看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但並不代表林天也一無所知,只是這樣僅僅看了片刻功夫,林天就有一種心臟快要跳出來的感覺。

「怎麼?很麻煩的東西?」見林天的注意力反而是被妮娜電腦上那對亂七八糟的東西所吸引,米蕾也頓時有些好奇地問道。

「嗯~相當麻煩。」林天十分嚴肅地點點頭,接著又用一種玩笑般的語氣說道:「大概能炸掉半個地球!」

「哈?你在開什麼玩笑!」

米蕾狠狠地砸了一下他的腦袋,她當然不會相信林天的鬼話,這種可怕的玩意兒,怎麼可能會經由妮娜之手創造出來呢?

「嘛~你就當我是在開玩笑好了。」

林天有些鬱悶地揉了揉自己被打的腦袋,有心想要跟她理論一番,但看著米蕾那沒心沒肺的笑容,終究只能無奈地嘆一口氣,在心中暗暗感嘆一聲「無知真好」。

「我懷疑有人對妮娜進行了一定意識上的催眠,所以才會讓她如此的投入,往常就算她再如何專註,也絕對不可能會對我們的到來不理不睬的,不是嗎?」

「確實……」

米蕾回想起這段時間妮娜那副精神萎靡不振時常走神的樣子,也確信地點了點頭。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

「要是普通的意識催眠,我可以很輕鬆地就搞定了,但問題是……」

「不是普通的?」

米蕾是越來越迷糊了,什麼人會如此大費周章地來對付妮娜這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她除了物理成績還拿得出手之外,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是一無是處啊!(喂喂喂!你這樣說真的好嗎?)

林天知道,如果米蕾能夠看懂電腦上的東西,或許她就會明白妮娜被盯上的原因了,但是現在,也只好先讓妮娜恢復正常了。不過老實說,林天還真想看看電腦上的東西如果真的被創造出來回事個什麼樣子……嘛~感覺自己也變得瘋狂了呢!

「事到如今,只好找個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人來了。」

說著,林天掏出了自己的手機,卻在米蕾困惑的目光中撥通了露露子家的電話。

=============================分隔線=============================

「你這個傢伙,露露子明明再三叮囑讓我不要隨便在校園裡走動,要不是看在你實在有事的份上,我可不會出來的哦!」

C.C這句話說得相當的理直氣壯,本來露露子就是因為擔心她這醒目的模樣暴露在更多人的目光中會惹來布里塔尼亞過多的關注,這也是無可厚非的行為,但讓人真的能夠相信她的前提卻是她要放下自己懷中抱著的大披薩盒和被抓在手中,不時咬上兩口的半塊披薩。

「這就是你說的幫手?」

米蕾用質疑的目光看著剛剛還信誓旦旦地向自己保證的林天,而後者的臉上則寫滿了苦笑之色。

「她只是有些怕麻煩而已,但是真的很靠譜……好吧,我編不下去了!」

林天的聲音在米蕾那直勾勾的注視下越說越小,最終只好舉起雙手表示投降。

「她是露露子的朋友嗎?我怎麼從來沒見過?」

可是,米蕾現在似乎找到了新的問題,居然暫時將妮娜的事情拋到了腦後,反而用警惕的目光盯著C.C。

「啊啦~真是可愛呢,這個小姑娘!」注意到她看向自己的目光,C.C小心翼翼地將手中還未吃完的半塊披薩放進盒子里,用帶著幾分玩味的眼神瞥了一旁一臉無辜的林天一眼,嬌笑道:「我叫C.C,現在住在露露子的家裡……和這個傢伙一起。」

「要遭!」

被她這麼風情萬種地一瞥,林天卻沒有那種骨頭酥掉的感覺,反而是全身的冷汗都止不住的往外冒,果不其然,這個魔女賣了個關子后所說出的話立刻讓米蕾暴跳如雷。

「納尼!」

再一次衝上來揪住林天的衣領,米蕾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林天,而他卻有些心虛地將目光轉向別處,卻立刻被她蠻橫地將腦袋給掰正。

「你現在住在露露子家裡?」

「嘛~正如她所說,是和露露子、C.C還有娜娜莉一起,所以……」

「所~以~?」

米蕾一字一頓地拖長了音調,反而讓林天接下去的話無從說出口。

「露露子和娜娜莉我就不問了,但是這個傢伙跟你是什麼關係?」

怒氣沖沖地指著一旁反而是功成身退像個沒事人一般再次開始享受披薩的C.C,米蕾的牙都被咬得死死的,但在林天看來,這就跟抓到了丈夫在外偷情的妻子的表情簡直一般無二。

「這個……我朋友,呃……」

話剛一出口,林天登時就知道不妙,果不其然,剛剛還在看戲的C.C身上瞬間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怨氣,竟然與米蕾遙相呼應,立刻讓被夾擊在其中的林天苦不堪言。

「那個……雖然現在打個岔可能有些不合適,但是……」

林天感覺到兩股壓迫的氣息越來越強,急於想找一個方法來脫身,在注意到妮娜的背影時,他的眼前頓時一亮,卻沒想到話一說出口,自己身上的壓力反而成幾何倍在遞增。

C.C和米蕾都不是笨蛋,當然清楚林天的意思,但是正因為他這般刻意迴避的態度,讓兩個女孩心中的怒火反而是更加難以抑制地蹭蹭往上冒。

「那麼……可憐兮兮地把我找來,到底有什麼事情?」正當林天猶豫著要不要先撤為妙的時候,C.C突然用勝利者的眼神得意地瞥了米蕾一眼,隨後就出乎意料地首先選擇撤出戰場,將目光投向林天問道。

「呃……」

「是這個小姑娘嗎?」

還未等他再次開口,C.C就快速地上前幾步,來到妮娜的身後,上下打量起了她來,甚至還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卻沒有得到絲毫的回應。

「能感覺得到嗎?」

見她還是那副輕鬆的表情,林天有些不滿地皺起了眉,失去了對符文能力控制的他並不能準確地感應出妮娜的具體情況,但是光看其表面就能夠知道是非常的糟糕,所以他不希望C.C還以這種不屑的態度去對待,無論是誰因此而受到傷害,都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結果。

「當然!」

白了他一眼,C.C也察覺到了林天的意思,頓時收斂起自己的笑容,閉上眼睛將手貼在妮娜的後背上,仔細地感應起來。

「隱藏的太深了,憑我的能力,無法將洞悉每一處。」良久,C.C放下手,垂頭喪氣地說道。

「這沒問題,你之所以無法做到,是因為在能力的運用方面還不夠嫻熟。」聽到她的話,林天反而是鬆了一口氣,他點了點自己的腦袋,說道:「我擁有大量關於符文運用的知識,只是無奈現在根本無法進行實際的操作,但是我卻可以將它們都傳給你,你就把關於這些知識內容的符文全都提取出來吧。」

「哦?那麼……」

C.C看了一旁還一臉迷茫的米蕾一眼,臉上頓時浮現出古怪的笑容,這讓林天頓時感到一陣不妙,但還未等他再開口,C.C就猛地撲到了他的懷中,一張俏臉緩緩地湊了過來,鮮嫩的嬌唇緩緩地張開。

「我就不客氣了!」.. 米蕾目瞪口呆地看著突然來了個深吻的兩人,俏臉在一瞬間變得通紅,她掩蓋似得捂住自己的眼睛,卻又忍不住微微張開一條指縫,偷偷地看向兩人,可是,僅僅只是瞥了一眼,她的頭上就瞬間冒出了一團水汽,雙眼也登時變成了蚊香圈兒。

「啊啦~雖然看上去活潑大膽,但實際上內在也只不過是一個天真純潔的大小姐呢!」良久,當兩人分開之後,C.C還仍然意猶未盡地舔了一下自己鮮嫩的嬌唇,看著一旁一副明顯被玩壞了的表情的米蕾,用一種成熟女人對待小屁孩的輕蔑表情說道。

「好了,別玩兒了,趕緊忙活一下正事兒吧!」

剛剛被她的突然襲擊給打了個措手不及的林天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只堅決抵抗了3秒……好吧,是0.5秒后就徹底拜倒在這個魔女的柔唇下,完全將還在一旁的米蕾給忘了個乾淨,如今這才尷尬地反應過來,也只得輕輕地拍了一下魔女的翹臀,惹得她嗔怪的眼神后,提醒她辦正事要緊。

「哼!就讓我來好好地找一找吧!」

捏了捏自己的粉拳,C.C頗為難得地露出了一幅幹勁十足的樣子,很明顯準備大幹一場,看來剛剛的吃癟讓她有些不滿,所以現在打算好好地回敬一番。

「呀啊!你,你在幹什麼?!」

才剛從害羞中回過神來的米蕾卻在注意到C.C的動作后又驚恐地尖叫了起來,兩眼一翻險些昏厥過去,幸好一旁的林天早有準備地上前去扶住她,才沒讓她跟學生會會室冰涼的地磚來個親密接觸。

而被她這麼尖銳的聲音一喊,原本還在聚精會神的C.C那已經自後背完全沒入妮娜體內的半隻手臂更是一抖,頓時讓妮娜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手上的動作立即停止,整個人就彷彿一台被關掉了開關的機器人一般,再無一絲動靜。

「給我安靜點!」回頭狠狠地瞪了米蕾一眼,C.C顯露在外面的雙臂彷彿在摸索著什麼,同時還在自言自語地抱怨道:「就因為你害的,剛剛不小心把她的心臟給捏爆了。」

這下子,米蕾的本能很盡職地為自己精神即將崩潰的主人進行了昏迷處理,其實若是她還不昏過去,林天甚至都打算要親自動手了,畢竟……現在的體驗對毫無心理準備的她來說實在是有些重口味。

「你就不能不要這麼大驚小怪的嗎?」

儘管對米蕾的情況很是無奈,但是林天卻也不會放過真正的罪魁禍首,而後者卻完全是一臉無辜的表情,似乎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啊啦~這可不能怪我,我也是第一次這麼做,偶爾有個閃失也是很正常的。」

「這麼說,你是承認並不是米蕾剛剛那一嗓子的錯嘍?」

「……斤斤計較的男生最討厭了!」

被逼得無話可說的魔女果斷以這句話結束了這個話題,讓林天只能徒勞地在一旁唉聲嘆氣,為妮娜的倒霉命運而感到擔憂,有這麼一個笨手笨腳的丫頭,還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在一切都結束之後保持完整。

「哎呀,我好像把肺給撥歪了」

儘管米蕾已經昏了過去,但其實大驚小怪的聲音,一直都沒有停息。

=============================分隔線=============================

「終於……找到了嗎?」

當林天打著哈欠看著已經變得漆黑一片的窗外時,他總算是等到了C.C將一團閃爍著赤紅色光芒的不明物體從妮娜的體內掏出來的時刻。

這個球體大概有花生大小,但其中所組合成的符文卻帶給林天一種強烈的壓迫感,不僅僅是因為那龐大的信息量,還因為其中帶有一種等級上的壓制感,那讓林天萬分熟悉的壓制感。

「這……怎麼可能?!」

無論如何林天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還能夠重溫這種感覺,他說不出自己此刻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興奮?失落?亦或者是憤怒、恐懼。

「你知道這是什麼?」

C.C皺著眉頭看著他,林天的這幅表情她從未見過,這個紅色光點帶給她的壓力同樣很大,這讓從未體會過的她很是討厭,更急於想要擺脫。

「嗯~就是這個東西,把我給弄得變成現在這樣。」面對她那厭惡的表情,林天只能苦笑一聲說道。

「什麼?!」

C.C的手一抖,險些將手中之物給扔的遠遠的。

「這麼危險的東西,你居然想讓我抓著,究竟是何居心?!」

林天對她這麼大的反應也並不感到奇怪,只是……她說出的話怎麼就這麼讓人想哭呢?

「你見到的這個僅僅只是一部分而已。」

林天哭笑不得地向她解釋起來,但他的話說到一半時卻是突然愣住了——一部分在這裡,那其他的部分呢?難道Geass教團之所以能夠擁有脫離C.C的力量,就是因為有某個人得到了那些部分?可是……只是區區人類而已,怎麼可能會擁有駕馭它的力量?!

自己,似乎對那個神秘的敵人還不夠重視呢!

林天的心中不由地批評起自己來,一味地相信劇情的走向,反而險些吃了大虧,若不是米蕾今天把自己叫來,一旦妮娜真的把那個東西做出來……那樣的後果林天根本就無法想象。

「看來我需要重新考慮一下之後的計劃了!」

「你應該從來沒有考慮過吧?」

經過沉思后說出的話立刻被C.C毫不留情地拆了台,林天只得苦笑一聲,將懷中的米蕾輕輕地放在沙發上,現在他已經沒心情等米蕾醒過來再慢慢解釋了,只能先趕緊帶C.C回家去,好好商量一下,到底該如何面對那個暗處的可怕敵人。

「等等!」

只是,正當他拉著C.C準備離開時,後者卻彷彿想起了什麼似的是突然停下了腳步。

「那個小姑娘的心臟我還沒裝好呢!」

林天覺得,這個魔女一定是故意在給自己添亂!.. 花羨人間四丁目 「嗯~」

當米蕾因為清晨那照進學生會會室中刺目的陽光而朦朧地睜開眼睛的時候,在發現自己正穿著校服躺在沙發上的時候著實愣了半晌沒反應過來,但很快的,她的腦海中就彷彿有一根針刺破了氣球一般,大量的信息突然地湧現了出來,有關於昨天晚上的記憶,還有……

「魔使?」

她低聲呢喃著那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名詞,腦海中仔細回憶起昨晚所發生的一幕幕看似荒謬的事情,眼中卻是閃爍著點點星光,嘴角也溢出了一抹舒心的笑容,雖然不知道那是怎樣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但是,如果是那些東西都是真的,或許他真的可以幫到自己!

但隨後,一個疑問也隨之在米蕾的心頭浮現而出——身為中華聯邦的親王,居然會擁有如此隱秘的身份,他這麼做為了什麼?推翻布里塔尼亞的統治?在米蕾看來這簡直沒有一點難度。隨後緊接著,一段對於魔使的能力源泉——符文的描述逐漸浮現在了她的心頭。

在自己得到的信息中,詳細描述了魔使在運用符文之後所能做出的各種神奇能力,但是這一切的前提卻是——符文的足量。魔使本身能夠產生的符文微乎其微,唯有靠著大量地從外界進行攝取才能夠保證一直維持自身能力的強橫,可是……這些符文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呢?想到信息中所描述的關於魔使對符文攝取的一幕幕,米蕾就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那個人……不,不會的,他一定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

可是……既然如此,他的能力,還有那個叫做C.C的少女的能力又是如何來的呢?

米蕾的內心在這一刻變成了對立的兩面,一面在極力地否認著自己所想到的一切,而另一面又在刻意地去證明它。

否認著一切的那面越來越無力,而另一面卻是越來越強大,米蕾心中很清楚自己不應該再繼續這麼想下去了,但她的心中卻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去相信,總想要去證明。

身為中華聯邦的親王,他已經殺死了多少人了?

最終,當這個念頭伴隨著屍山血海的畫面浮現在米蕾的腦海之中的時候,這就已經宣告了她心中的絕望。

難道他想將布里塔尼亞乃至整個世界都變成提供自己符文的畜牧場不成?他一開始來到這裡,甚至於接近自己都是抱著這樣的目的的?想要將人類當成是動物一樣肆意屠宰?難怪他總是給人感覺神神秘秘的,作為學生卻幾乎沒有上過任何課。米蕾覺得自己原本懷抱著希望的心彷彿被一片片撕碎了一般,最終墮入絕望的深淵中。

恰似我還愛你 自己……一定要阻止他才行!因為,自己絕對不希望他走上這樣一條道路,唯有他不可以!

可是……要怎麼做?

「你願意為了心中大義而放棄人性嗎?」

一個聲音突然從米蕾的心中發出,彷彿要為她點亮了一絲光芒。

放棄人性?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要自己拋棄人類這個身份嗎?這怎麼可能?!——米蕾十分苦澀地笑了起來。

「哦?很堅決嘛?那麼就換一種方式再問一次!」對於她的拒絕,聲音卻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詫異,甚至反而帶著幾分難言的喜悅,但緊接著,它卻是用更加深沉的語調,再一次問道:「願意為了他而放棄人性嗎?」

「為了……他。」

米蕾死寂的心中卻有一顆種子悄然發了芽。

「如果是為了他的話……」

=============================分隔線=============================

慵懶地從沙發上爬起來,少女揉了揉自己被窗外刺進來的陽光照耀得有些難受的眼睛,打著哈欠站了起來,眯著眼睛遵循習慣地向著自家洗漱的衛生間走去,卻是被冰冷的桌角給抵住了自己的大腿。彷彿受驚的小兔一般向後一躍,少女這才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仔細地觀察起自己的四周。

「哎?我怎麼會在……」

在周圍環境的刺激下,她腦中的瞌睡蟲瞬間灰飛煙滅,在經過了片刻的彷彿死機重啟般的過程后,少女頓時一臉怒容地大叫起來。

「該死的林天,居然把我給扔在這個地方一晚上!我真是瞎了眼了才會喊他來……呃,妮娜!」

直到這時,米蕾才想起自己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在看到那趴在電腦桌上的身影后,她有些畏縮地伸出手輕輕地點了一下她——沒有得到任何反應!

「嗡~」

米蕾只覺得自己的腦袋瞬間就被被湧上來的鮮血所充斥,想起那時候那個綠髮女人所說的恐怖的話,她的心中就泛起一絲驚恐,難道妮娜她……

「妮娜!」

「唔~我這是怎麼……呀!」

出乎意料的是,悲痛的叫喊得到了回應,原本那個趴在電腦桌上的女孩也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卻彷彿一個機器人一般地扭過頭,同時放下自己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