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海平面上出現了黃金戰船的影子。

無聲無息間,妖月殿的數百名高手悄悄潛伏了過去,形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不得不說這些高手都是妖神王精挑細選出來的,將氣息隱藏的無聲無息,沒有一絲蹤跡,就算是高手也發現不了。

黃金戰船駛來,迦葉站在船頭,眉頭不自覺的皺在了一起,眼神中閃過一絲光芒,看不出是什麼神情。

太2真人站在迦葉的旁邊,環視周圍,道:「情況有些不妙啊。」

「是啊!他比我們預料的要提早動手了,而且……」迦葉眉頭越皺越緊:「而且來得全部都是高手!」

「轟!」

而就在這時,虛空裂開,一道道神光從裡面鑽了出來,足足數百人形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將迦葉所在的黃金戰船困在其中。一股滔天的氣勢涌動,數百名高手,其中大神通者不在少數,這麼多個強大的氣息合在一起,氣勢足以懾人。

「吼!吼!吼!」

上百隻巨獸在嘶吼,其中有不少大神通者都是騎乘者巨獸,踩著虛空而來。

「人真不少。」迦葉道。

「人族螻蟻,這片海域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一聲大吼,這數百名妖月殿的高手中走出一名領頭人,一身黃金鎧甲,手持長槍,金光四射,槍尖直指著迦葉。

強大的氣勢一覽無遺。

這是一位大神通三階的高手,看樣子在妖月殿有著不低的身份,他的修為基本上已經可以和妖月殿的兩位王子相提並論了。

「殺!殺!殺!殺!」

喊殺聲震天,天地間充斥著一股肅殺之氣。

「人族螻蟻!放了我妖月殿王子!!」那名大神通三界的妖月殿高手大聲喝道,長槍斜指蒼穹。

「想要要回你們的王子?哈哈哈哈,可以!」太2真人哈哈大笑,而後一扯掛在黃金戰船上的帆布,露出了慘烈的一幕。

妖月殿的二王子被十幾把飛劍定在了上面,渾身上下一絲不掛,鮮血淋漓,凄慘無比。那披頭散髮的摸樣,如果不是能感覺他的元神波動,甚至已經和死了差不多了。

「你們……你們竟然如此對待殿下!!」那位妖月殿的大神通三階臉上變色,嘴角狠狠地抽搐著。

「在你們眼中他是王子,在我眼中,他不過是個階下囚而已!!」迦葉冷笑。

「你們會不得好死的,區區人族螻蟻,也敢和我們福地洞天相抗衡!」那妖月殿大神通三階高手喝道。

「馬上你就會和你們的殿下是一樣的下場。」迦葉冷聲道:「你們的妖神王來跟我說話!」

「就憑你?哼,憑你哪有資格見我們的王,神王一根手指就能壓死你!」那妖月殿大神通三階高手說道。

「去他妹的,還敢稱之為神王!」太2真人不以為然的輕叱一聲。

「那你就等著受誅吧!!殺!!」那妖月殿的大神通三階高手大喝一聲,手中的長槍猛地落下。

「殺!」

頓時間,喊殺聲震動四野,數百名妖月殿高手一擁而上,全都沖了上去,強大的氣勢讓這片海域都震動起來。

迦葉冷哼一聲,龍刀刀柄握在手中,催動黃金戰船衝天而起。那原本浮在海面上的黃金戰船一飛而起,行駛在虛空中。

面對數百名妖月殿高手的攻擊,黃金戰船一壓而過,頓時間,一大片凄慘的叫聲響起,數十名修士當場被這黃金戰船碾壓成一片血霧,任何神通都無法攔住黃金戰船的神威,在黃金戰船的衝撞下全部粉碎。

「轟隆!」

黃金戰船旋轉,又把十幾名修士撞在飛出去,一片血肉模糊。

這宛如一尊移動的太古山嶽,所過之處,不但虛空崩塌,沒有一名修士可以攔住黃金戰船的去路。

「怎麼回事!!」那為首的大神通三階高手臉色猛的一變:「明明是我妖月殿的神物,為何他可以使用?難道是……妖月器靈叛變了?」

黃金戰船震塌虛空,連那些騎乘者巨獸的大神通者都不能阻攔,在黃金戰船的碾壓下,那些大神通者都被壓的支離破碎,巨獸被撞得四分五裂,墜落進了海水中。

「殺!殺!殺!」

三名大神通者沖了上來,這三人有著不俗的實力,大神通驚人的神通,三輪血月懸挂在天空中,刷出三道神光落下,如同天罰神雷。

迦葉屈指點出,拈花指洞穿了過去,將這三道神光崩碎。

與此同時,黃金戰船撞了過去,將三名妖月殿的大神通者撞飛出去,三人當場血肉模糊,差一點被這黃金戰船撞的支離破碎。

「嗤!!」

洞穿虛空的神光射來,那妖月殿的大神通三階高手終於忍不住動手了。 神槍刺來,奪目的鋒芒長達數千丈,如一條長龍貫穿而來。

不得不說,這位大神通三階的高手出手確實不凡,那數千丈的長龍可以把一片山脈都給浸滅掉。

迦葉眉頭皺了一下,他沖飛而起,面對著驚艷的一槍,迦葉果斷的打出一拳,金色的拳頭轟向那數千丈的奪目鋒芒。那金色的拳頭竟然在空氣中綻放出一朵金色的蓮花。金色蓮花和鋒芒碰撞在一起。

「轟隆!」

暴虐的能量波動浩蕩開來,蔓延整個天空。

這一拳頭,完全化解掉了這一槍的威力,那妖月殿的大神通三階高手身軀一震,踉踉蹌蹌的向後退步,迦葉這一拳頭,讓他半邊身子都跟著發麻了。

迦葉嘴角帶著一抹冷笑,快步跟進了上去,再次轟出一拳,又是一朵金色的蓮花在空氣中綻放。

妖月殿的大神通三階高手臉色猛的一變,而後揮動手中的神槍再次迎了上去,一那朵金色的蓮花碰撞。

「鏘!」

神槍當場斷成兩段,無法承受迦葉這一拳頭的神威。妖月殿的那位大神通三階的

高手更是悶哼一聲,整個人吐血向後倒退出去。

「叫你們的王出來!」迦葉沉聲喝道,眼神冰冷。

「哼!就憑你這點實力,哪有資格見妖神王!」那位妖月殿的大神通高手依舊苦苦死撐著。

「下一拳我會打死你!」迦葉眼中射出一道殺機。

妖月殿的大神通三階高手沒有回答他,而是直接動手,雖然手中只剩下兩截斷裂的神槍,但他還是果斷的衝殺上去,短槍被他當做是神劍一般使喚,狠狠地朝著迦葉的脖子劈了過去。

「鐺!」

迦葉以肉掌相抗,與神槍的碰撞見崩射出一串串的火花。

不過那神槍終究是不能擋住迦葉強大的肉身,在迦葉的幾記重拳之下,已經斷裂為了片片碎片,凋零在半空中。

「噗!」

妖月殿的三階大神通高手被迦葉的拳威震飛出去,大口大口的吐血,幾乎都無法在半空中立足,差點栽倒下去。

「我再問你一遍,妖神王何在!?」迦葉大聲喝問。

「哈哈哈哈,妖神王大人一來,你們都要死!!」那位大神通三階的高手哈哈笑道,滿臉的猙獰之色。

「哼!」 豪門奪愛之偷心遊戲 迦葉冷哼一聲,直接一腳踩下去,神通演化出一個巨大的腳掌印,將這位大神通三階的高手狠狠地踩了下去,強者如炮彈一般,被這巨大的腳掌印踩著沉入到海水中。

以迦葉現在的實力,再加上上古神法的霸道以及不滅琉璃體淬鍊出的神通之體,迦葉的體魄幾乎已經強大到逆天了,就算是一般的天劫神雷都不能傷害到他分毫。

就算是大神通三階的高手,也根本奈何不了迦葉。

整個海域劇烈的波動起來,海浪衝天。

迦葉冷笑一聲,幻化出一個金色的手掌探入了海水中,將那位大神通三階的修士又給抓了出來。此刻這位妖月殿地位崇高的高手,已經是渾身血肉模糊,全身的骨骼盡斷,連元神都受到了震動。

「你還是不打算說?」迦葉問。

「嘿嘿嘿,你不要猖獗,是要妖神王大人在,你們都要死在這裡。」這位大神通三階修士凄凄慘慘的冷笑。

「嗤!!」

而就在這個時候,還沒等迦葉繼續發問,一道神光突然射來,一下子將那金色的手掌崩碎掉。與此同時,一股宏偉而沉重的氣息從天而降,這股強大的氣勢一出現,這片海域的海水如同沸騰了一般,變得不安起來。

迦葉臉色一變,迅速的後退,但即使他速度再快,那股沉重的氣息依舊差點將他波及進去。迦葉只感覺一股大力撞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將他撞飛出去千米的距離。

不過好在迦葉的體魄強大,換做是普通的修士,被這股強大的氣息鎮壓一下,就會粉身碎骨。

一道神影從高空之上降落而下,渾身上下包裹著一層神光,頭頂更是懸浮著一輪血月,沉沉浮浮,隱藏在一片血雲之中,給人一種特別妖異的感覺。與此同時,那神光之中,兩道眼神光射來,如同虛空中打過兩道冷電,直逼迦葉而來。

「人族螻蟻!!」

神光之內,傳來一聲沉悶的吼嘯,一隻長滿黑毛的大爪子從裡面伸了出來,朝著迦葉抓了過去。

迦葉咬緊牙關,同樣一巴掌揮了上去,金色的手掌與那黑色的大爪子相撞,毫無任何懸念的,那金色的手掌當場崩碎。

「轟隆!」

那黑色的惡魔巨爪抓碎了虛空,迦葉快速的後退,神行術一動,險險的躲過了這一擊。

妖神王終於還是出手了!

他的出現,讓原本有些心灰意冷的妖月殿修士頓時士氣大增,喊殺聲震天。

「王!你終於來了!!」那名被妖神王救下來的大神通三階修士感激的說道。

神光散去,妖神王露出了真形,這是一名中年男子的打扮,一身黑色的神甲,頭頂生有一輪血月,身背後更是生有一對十幾米寬的惡魔羽翼,羽翼煽動間,盪起一股肆虐的能量波動。

妖神王的目光首先凝聚在黃金戰船上妖月殿二王子的身上,兩道冰冷的殺光射向迦葉。

「人族螻蟻!我要你們全死!!」妖神王大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被如此的折磨,他已經怒了。

「轟隆!」

血月升空而起,妖神王與血月合二為一,一張哭泣的鬼臉出現在半空中。那鬼臉大口一張,頓時射出一道血色的雷光,直逼迦葉而去。

迦葉不敢大意,這可是大神通四階的高手的神通。

當下,迦葉祭出了龍刀神通,一條青龍斬過虛空,與那血色的雷光撞擊在一起。但是,平日里無往不利的龍島神通,此刻在妖神王的面前,竟然被一擊轟碎。

迦葉受到了震動,悶哼一聲身體向後飛出去,心中不禁暗暗驚訝,不愧是大神通四階的高手,連自己強大的神通之體都險些堅持不住。

「哼!」妖神王暴哼一聲,腳踏天地,滿頭的長發飛舞,冷聲道:「如果不能把爾等鎮壓在此,你真以為我們海域無人能降你嗎?區區人族螻蟻,膽敢招惹我妖月殿!」

「嘿。」迦葉笑了笑,沒說什麼,他打出大金剛佛手印,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佛手印拍了出去,蔓延整個天空。

「破!」

妖神王滿臉鄙夷的笑容,手印一結,那哭泣的鬼臉再次張開了嘴,從裡面射出漫天星空,如同一片星空從裡面鋪天蓋地的飛出來。每一顆星辰都蘊含著強大的爆破力,整片天空似是炸開了煙花,那九萬九千九百九十道佛手印盡數被化解掉。

與此同時,漫天的星辰朝著迦葉遮掩過去。

迦葉臉色一變,神行術變幻莫測,但最終還是不能擺脫妖神王的神通,一片星空當場把迦葉給籠罩了進去。

「轟轟轟轟……」

強大的爆破力將迦葉給封閉了,迦葉左右衝殺,即使他強大的神通之體在這種攻擊下也不能說全部抗下。女帝斬祭出,橫掃一片虛空。

「你以為這樣就能苟活?本要殺你,沒有人可以攔住!!」妖神王冷笑道。

而這時候,這片海域驚天的大戰已經吸引來了不少的修士,許多人聞訊趕來,遠遠地躲在一片虛空背後觀看,見到這一幕,都是露出了駭然之色。

「那人族的魔頭還是被妖神王給堵到了。」

「妖神王是海域中有名的高手,他這一出手,那人族魔頭就算有逆天之能也活不了。」

「哼!人族修士敢到我海域中來囂張,這是死有餘辜!」

「不愧是妖神王,神通一出,簡直要亂翻天地。」

不少人感慨出聲。

而另一邊,黃金戰船沖了過來,太2真人也衝天而起,洪荒捲軸展開,一道道神光劍氣從裡面射了出來,襲殺向妖神王。

「小小道術,也敢在本王面前逞強!」妖神王冷笑一聲,虛空一抓,頓時間所有的道術崩碎與無形,將太2真人的道術全部給化解掉。

替身窮妻:大牌老公已上線 「殺!」

迦葉頭頂上衝出一片佛光,一尊金佛在迦葉的背後凝聚成形,打出驚天一拳,將妖神王祭出的星空破去,從裡面飛了出來。

但不得不說妖神王的神通確實強大,平日里很少受到肉體創傷的迦葉身上也掛了彩,傷痕纍纍,嘴角更是滲出了一絲血跡。

迦葉與太2真人相視一眼,妖神王的強大遠遠超乎他們的預料,不愧是大神通四階的高手。原本他們還以為可以拖延一段時間的。但面對妖神王猶如獅子搏兔一般的攻擊,迦葉和太2真人都開始有點慌了。

當下,迦葉收回黃金戰船,和太2真人掉頭就逃。

妖神王遠超出他們所能承受的界限範圍,再打下去實在是沒有一點的好處。

「不要放走一個!」妖神王大喝。

妖月殿的修士當場將虛空堵截住,打出一片浩瀚的神通海洋。

「給我死開!!」迦葉直接推出去一座五指大山,宏偉的山嶽將所有的神通撞碎,數十名妖月殿修士被撞得支離破碎,當場衝殺開一個大缺口。

迦葉和太2真人施展極速,迅速的逃向了遠空。

「在本王面前,你們還有逃生的希望嗎?」|妖神王冷笑一聲,身體化作一道神光追了上去,速度之快,絲毫不遜色於施展了神行術的迦葉。

而在妖神王身後,那些妖月殿的修士也是尾隨其後。 迦葉沒有再使用黃金戰船,而是動用了神行術。

神行術號稱天下至尊級別的步法,是神靈修鍊的秒術,極速無比。但出乎迦葉意料的,太2真人並未施展任何身法,卻緊緊地跟在他的後面,細看之下才發現,原來在太2真人的兩條腿上,分別貼著一張道符。

他的速度,已經可以和施展了神行術的迦葉相提並論。

見到迦葉朝自己望來,太2真人還有工夫兒朝著迦葉咧嘴一笑。

身後,氣焰滔天,一輪血月冉冉升起,掛在蒼穹之上。

這血月之中,妖神王追襲而來,氣勢如決堤的洪流滾滾而動。

「你們這兩隻螻蟻逃不出本王的手心!荒古遺迹的出口已經被本王封鎖,今日讓你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妖神王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那輪血月之中射出一道劍虹,如一道彗星斬向迦葉。

迦葉移形換影躲開,頭也不回的喝道:「殺我你還沒那個實力,信不信我可以踏平你們妖月殿!!」

「哼!」妖神王冷笑:「你現在已經淪為本王的玩偶,還敢大言不慚!!」

「大蝙蝠!信不信本道爺打爆你的腦袋!」太2真人也回身吼道。

「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