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她還是在手機上面輸入了這個電話號碼,但是,最終她還是沒有摁下撥打鍵,她是個理智的女人。

「新年快樂,我的老男人。」窩在家裡暖和的沙發上,林曉雅拿著最新款的某果手機給王旭東的微信上發著信息。

她滿以為王旭東會很快的回她的信息,但是,足足等了一個小時也不見王旭東回她的信息,她很生氣。

「王旭東,你在幹嘛呢?為什麼不回我信息?」林曉雅再次發了一條信息過去質問著。

林曉雅又等了半個小時,結果,還是沒有任何的回應,這次林曉雅是真的生氣了。

「王旭東,你跟哪個女人在一起過年呢?竟然敢不回我信息,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去你家。」林曉雅發了第三條信息。

這條信息她只等了十分鐘,十分鐘之後還是沒有收到王旭東的任何回應,她直接給王旭東發過去了視頻聊天的請求,結果沒人接聽。

「竟然不接我視頻,王旭東,你今天死定了。」林曉雅直接撥打著王旭東的手機號碼。

撥打過去,提示關機。

「關機?怎麼回事?是故意針對我的還是手機沒電?」林曉雅迷惑了起來,在現在這個年代,基本上不太存在有人沒事手機關機的狀況,因為現在手機的電池容量已經大大提升了,再說誰出門還不帶充電寶啊。

而在另外一邊,張曉芸一個人躺在醫院裡,張副市長在事情處理完了之後就離開了,他是找了個借口跟自己老婆請假出來的,然後就趕緊回去了,今天大過年的。而在事情處理完了之後,留下了幾個值班民警在這繼續守衛張曉芸之外,其餘所有的警察都已經離開了,有的要去處理殺手的案子,有的則回家過年去了,畢竟在這個特殊的夜晚,誰不想在家裡陪著老婆孩子和父母。

所以,醫院裡面就只剩下張曉芸一個人,連那個值班的小護士都已經被張曉芸給叫回家過年去了,因為前面的事情給了這個小姑娘太多的驚嚇,一個小姑娘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面?本來趴在桌子上睡著的,結果被吵醒,一睜開眼睛就見到了一個拿著槍的黑衣人,然後又見到了拿著槍比著黑衣人腦袋的王旭東,再之後就見到了王旭東朝著黑衣人腿上開了一槍,鮮血直流,雖然她是護士,可她那見過這種場面?這是真槍可不是玩具槍啊,再之後,就見到黑衣人直接從窗戶上跳了下去摔死了。這個小護士受了莫大的刺激,人都有點快不正常了。最後張曉芸讓她提前回家去了,大過年的,她不想人家小姑娘為了自己在這陪著自己難受。

所以,最後就張曉芸一個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發獃,在這個舉國歡騰的日子裡,她腦子裡面想的卻全是那個男人,閃過的也全部都是那個男人的影子。

秦可欣一個人躺在自己的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一直在玩著手機,總是忍不住的每隔兩分鐘給王旭東打個電話,但是卻一直都是關機的,她心裡在擔心著王旭東,就怕王旭東出了什麼意外,因為在這個特殊的夜晚按照道理來說王旭東沒有理由關機,關鍵是還關機了那麼久,從下午一直關機到現在凌晨了。

最後的最後,秦可欣還在凌晨一點多鐘給林悠悠打了個電話,詢問她是不是公司有什麼特殊情況,為什麼王旭東的手機一直關機,結果林悠悠告訴她,公司沒有任何事情,所有的事情在過年放假之前就已經完全安排好了,她也不知道王旭東手機為什麼關機。林悠悠問要不她開車去一趟王旭東的家替秦可欣問一下怎麼回事,想著今天晚上這特殊的晚上,秦可欣不想打擾別人就說了不必了沒關係,隨隨便便聊了幾句互相說了一些祝賀新年的話之後就掛斷了電話結束了對話。 給林悠悠打過電話之後,秦可欣就更加著急更加擔心了,但是再著急再擔心她也沒辦法,她已經想好了,明天早上要是王旭東再不接電話再不開機她就直接回東海去找他,不管怎麼樣要先確定王旭東那邊是怎麼回事。

不過秦可欣卻一直都睡不著,擔心的要命,只能是一個接著一個給王旭東打電話,期待王旭東手機能夠突然開機,期待王旭東能夠平安無事。

秦可欣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差不多到了凌晨三點多鐘的時候,忽然就聽到了門外有人敲門。因為她沒睡著,這個時候的夜晚很安靜,所以她一下就聽到了。只是她很疑惑,這個時候誰來敲門?但是敲門聲有響起,確認無誤是有人在敲門。

秦可欣穿著睡衣從床上下來,披了一件外套在身上打開燈走了出去,來到了客廳,打開客廳的燈,站在門口小心地在門口的貓眼處往外看,隨後,她立即打開了門。

秦可欣打開門就見到了正有點哆嗦地站在門口的王旭東,哆嗦是因為剛從車裡下來,車裡開著空調,而外面正飄著雪花,一出來就冷的直打哆嗦。

「新年快樂。」見到秦可欣的第一句話,王旭東就笑呵呵地說著。

可是,秦可欣卻沒有笑,站在門口看著王旭東,忽然眼淚就流了出來。

「這這這……這怎麼回事啊這,我……哪錯了?」王旭東手足無措。

「你為什麼手機關機?你知道我打了多少個電話嗎?我從下午一直打到剛剛,從去年打到今年,我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如果你早上再不開機我就準備回東海去找你了你知道嗎?你知道我多擔心嗎?」秦可欣委屈地說著。

「啊?我……對不起,我……我因為一些特殊的事需要關掉手機,然後就一直在忙,忙完了就趕緊開車過來,一路上都顧著開車想快點到所以就一直沒看手機,我都忘了我手機關機這事了,對不起對不起,你看,我手機一直在身上呢,我開機。」王旭東這才記起這事,連忙從衣服兜里把手機給拿出來。

因為今天白天要一直躲在那潛伏監控那個殺手,這種時候手機是肯定要關機的,以前出任務的時候身上是不允許攜帶任何與任務無關的東西,更何況是手機了,所以,一大早,在決定潛伏之前王旭東就把手機關機了,而這潛伏一潛伏就是一整天,在終於解決了殺手事情之後王旭東就想著立即趕過來,根本就沒想過手機這回事。與一般人不同,王旭東平時基本上不怎麼玩手機,除了正常的通訊和工作需要之外,他很少看手機,所以,也就沒有了時時刻刻拿著手機翻一翻看一看的習慣,也就徹底忘了手機關機這事了,現在被秦可欣這麼一說他才想起這事。

王旭東連忙從兜里把手機拿出來,當著秦可欣的面把手機開機,一開機,手機就響個不同,簡訊提示聲響了很久,然後就是微信的提醒,刷爆了手機。

「看來關心你的人不止我一個。」聽著這密密麻麻的提示音,秦可欣有些吃醋地說著。

「你要吃醋也讓我先進去再吃醋好不好?我好冷,外面下雪了。」王旭東無奈地對秦可欣說著,一邊點開手機的提示,看了看,秦可欣一共給他打了七十八個電話,這是個什麼密度啊。然後就是有張曉芸的,還有林曉雅的,最後還有林悠悠等其它人的。

「快進來快進來,看你冷的,我也是真的腦子短路了,來換鞋。」秦可欣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遞了一雙鞋給王旭東。

「終於是暖和多了,你們這離東海沒多遠,怎麼感覺比那邊冷多了。」王旭東進來搓了搓手道。

「誰讓你不多穿點衣服?我一直都提醒你多穿點,你卻一直說不冷不冷,現在知道冷了吧?你裡面多穿一件毛衣啊。」秦可欣埋怨著。

王旭東傻笑著,沒有頂嘴。

「你不是不過來跟我過年嗎?怎麼又來了?」秦可欣站在王旭東面前問著。

「不過來跟你過來是因為有些事情要處理,事情處理完了之後我才過來的,本來打算想著儘可能的在新年來臨之前趕過來,不過沒趕上。」王旭東多少有些遺憾。

「沒關係,你能來我已經很開心了,旭東,我不求你跟我能在一起,我也不想著你我之間還能有什麼結果,但是,知道你心裡有我我就已經滿足了。你能來這,我非常的高興,很開心。」秦可欣再次抹了抹眼淚。

王旭東沒有接秦可欣的話,在屋子裡看了看問道:「你媽呢?還有蘇浩呢?」

「你也不看看什麼時候了,這都三點多了,他們早睡了。」

「睡在你屋裡嗎?我去看看。」王旭東說著就朝秦可欣的屋子裡走去。

「沒有,他跟我媽睡在裡間呢。」

「啊……那我就不進去了。」王旭東尷尬地說著。

「喝杯熱水,暖和一下。」秦可欣給王旭東倒了一杯熱水,兩個人說話聲音都小聲了些,不想打擾了裡面的老人和小孩。

「那個……我能不能提個要求?」王旭東喝了幾口水之後肚子不合時宜地響了幾聲。

「什麼?」

「肚子餓了,家裡有什麼東西吃沒有?」王旭東尷尬地問著,他是真餓,潛伏的這一整天,他一動不動貓在那,這是一件需要極大定力和意志力的工作,別說吃東西了,連喝水都不行,有時候連打噴嚏都得忍住,所以,他也就吃了個早餐,然後一直到現在,中途連口水都沒喝過,如果不是以前經過特殊訓練,估計他都要餓暈過去了。

「你怎麼弄的?你要趕過來也先吃個飯啊,別告訴我你還沒吃晚飯。」

「事實上別說晚飯了,我連中飯都還沒吃。」

「你到底在幹什麼?過年啊今天是,年夜飯都沒吃?」秦可欣覺得王旭東不可理喻。

「你就別問了,看看家裡有什麼吃的沒有?水果啊什麼的都行。」

「吃水果怎麼吃的飽?要不我叫我媽起來給你做點飯菜吧。」秦可欣想了想問著。

「別,老人好不容易睡著就不要打擾了,家裡年夜飯沒有剩菜剩飯嗎?」王旭東攔住了秦可欣。 「有啊。」

「我來弄點剩菜剩飯吃就得了。」王旭東說著就走進廚房。

「去去去,一邊歇著去,我來。」秦可欣走進廚房直接把王旭東給拉了出來。

「喲,今天怎麼這麼賢惠?」王旭東笑著說著。

「我難道什麼時候不賢惠嗎?」秦可欣白了王旭東一眼。

「平時也賢惠,今天是特別賢惠。」

「不錯,算你會說話。」秦可欣一邊說著一邊忙活著。

「你怎麼每年過年都這麼忙?每年過年你都有事,還記的去年嗎?去年過年你在幹嘛?你跑去婉琪家當女婿去了,也是大半夜趕過來的。今年你又幹什麼去了?還一整天都關機。」秦可欣一邊給王旭東熱菜一邊問著。

「今年……今年是一個朋友遇到了點困難,我得過去幫忙,對於她來說這是件性命攸關的大事,我不得不去。」王旭東想了想說著,他沒有騙秦可欣,但是卻也沒有說的很清楚,有些事情他不想讓秦可欣知道,特別是這種關乎生死搏命的事,不想秦可欣替自己擔心。

秦可欣熱好了菜端到桌子上,還給王旭東盛了飯,王旭東坐在桌子上大口的吃著,秦可欣就坐在旁邊看著王旭東吃。

「旭東,你說……我們倆現在究竟是什麼關係?」秦可欣撐著腦袋在那問著王旭東。

王旭東愣了愣,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秦可欣這個問題的時候,秦可欣又自言自語地說著:「不是情侶勝似情侶。看似情侶,卻不是情侶。是不是?形象吧?」

王旭東停下了手裡的筷子,但是隨即又開始吃飯著,沒有說話,他很聰明,知道有些時候不說話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還記的去年過年嗎?」秦可欣問著王旭東。

「嗯,記得。」王旭東點頭。

「去年過年,你在跨年前趕到了這裡,然後……我們倆去了解放廣場,外面下起了雪,漫天的雪花,遠比今年的雪要下的大,要下的美。」秦可欣轉臉看了看窗外飄落的小雪花悠悠地道。

王旭東也轉過臉看著,的確如此,去年過年時下的雪要比現在下的雪要大,也更加漂亮,那個夜晚是秦可欣難忘的一晚,同時也是王旭東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夜晚。

「你知道嗎,那天晚上,我以為我已經找到了自己一輩子的歸宿,我以為我們倆就可以這麼一輩子相愛下去,我也以為,從那之後,我就是你的女人,一輩子都是。」秦可欣轉身走到了窗戶邊倚著窗戶邊看著外面已經白茫茫的一片悠悠地說著。

王旭東也陷入了回憶當中,陷入了那個美麗的夜晚。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早就已經物是人非了。他心裡非常清楚自己虧欠著秦可欣,虧欠了秦可欣太多太多,但是他卻毫無辦法。在戰場上他可以所向披靡,但是在感情上,他卻是個懦夫。

「旭東,你說婉琪現在在幹嘛?」秦可欣忽然回過頭來問著王旭東。

王旭東聽到這再次放下了筷子,良久后才道:「還能幹嘛,睡覺唄。」

「不,你錯了,我猜她現在肯定沒有睡覺。」

「這個時候不睡覺在幹嘛?」

「在想你。」秦可欣笑了笑說著。

王旭東再次沉默了。

秦可欣猜的沒錯,此刻遠在粵圳市的蘇婉琪是真的失眠了,在床上躺了一晚上,卻眼睛都沒閉過,她腦子裡一直都在想著那個男人,一直都在。想著他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從他們倆遇見的第一次開始。

王旭東再次在秦可欣家扮演了沒結婚的女婿的角色,只不過,這次過年王旭東並沒有在秦可欣家呆多久,秦可欣呢這次也完全沒有要求王旭東陪著她去走親戚,因為她知道這樣子很為難王旭東。

王旭東在東海的這一天就是在家裡與秦可欣聊天,下午與秦可欣一起帶著小蘇浩在外面打雪仗,像極了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因為王旭東還有家公司,而且過年期間王旭東的公司還在營業,所以王旭東在大年初二的下午就開車回了東海,而秦可欣則繼續留在家裡拜年,過年風俗如此,家裡的親戚長輩總得要過去拜見一下,另外秦可欣一年到頭也難得回家,得在家多陪陪自己的母親。只不過小蘇浩被秦可欣的母親給留下了,老人年紀大了,越是年紀大就越是喜歡孩子,而且在知道了小蘇浩的身世之後就更加可憐這個孩子,另外愛屋及烏,因為秦可欣喜歡這個孩子,把孩子當成自己孩子一樣看待,所以秦可欣的母親也就把小蘇浩當成了自己的孫子,寶貝的不得了,當然,也有因為現在的小蘇浩的確是乖巧懂事,很招人喜歡。

與小蘇浩離開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沒怎麼在一起過,王旭東心裡是有些捨不得這個孩子的,想帶他一起回東海,但是最後見到老人喜歡他也就讓孩子留下了。當然,小蘇浩自己也想留在這,因為這裡好玩,而跟著王旭東卻要無趣的多,因為王旭東忙,平時放假大部分時間都是帶他在公司裡面玩。

王旭東是晚上回到東海的,回東海之後沒有首先回家,而是直接開車去了醫院。看起來像是過了一年,而實際上只過了兩天,當王旭東走進醫院裡的時候,警方對於張曉芸的保衛力量依然沒有鬆懈,即使殺手已經死了。

保衛力量依舊是按照王旭東最初制定的方案在執行,樓外樓里,樓上樓下,以及樓附近的幾棟樓里都有明裡暗裡的力量在站崗執勤。因為張曉芸的身份特殊,也因為陳龍還沒有伏法,所以警方根本不敢有一點鬆懈。

當然,王旭東走進這棟樓是不存在任何問題的,幾乎所有的警察都認識他了,看見他都主動打招呼問好,王旭東一路散煙,最後走進了張曉芸的病房。

一進病房,王旭東就傻掉了,只見病房裡面不僅僅是張曉芸躺在床上,張副市長在裡面,而且,張曉芸的母親也在裡面。

見到張曉芸的母親坐在床邊不停地抹著眼淚,王旭東很是驚訝,驚訝的衝進去都忘了主動叫人打招呼了。

「小王來了啊,新年好。」還是張副市長主動向王旭東打招呼的。 「啊……叔叔阿姨新年好。」王旭東連忙道。

「你也新年好,今年生意興隆心想事成。」張曉芸的母親抹了抹眼淚露出笑臉對王旭東道。

「謝謝阿姨,阿姨您也一樣,身體健康。」王旭東說著。

「好了,你不是要給她買套睡衣換上嗎?走吧,我們倆去外面超市去買點東西過來吧。」張副市長對自己妻子說著。

「我還有話跟小王說呢,我……」

「說什麼說呀,你跟人家有什麼好說的,別人兩個年輕人自己有話說,你在這湊什麼熱鬧?走吧。」張副市長直接把自己妻子給拉出去了,病房裡就只剩下了張曉芸和王旭東兩個人。

「好些了嗎?」王旭東問著張曉芸。

「好了很多,再住幾天我就準備出院了。」

「醫生說的?」

「我自己說的。」

「你這不是胡鬧嗎?你要聽醫生的。」

「如果聽醫生的我還得再在這住上一個月,不胖二十斤不會讓我下床,我自己身體我自己知道,沒什麼大礙,回去之後堅持吃藥不做劇烈運動就行了,住在這裡浪費時間浪費生命,還特難受,無論如何過幾天我都要出院了。」張曉芸堅持著。

王旭東想了一下,然後對張曉芸道:「把傷口給我看看?」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拉張曉芸的衣服。

張曉芸大驚失色,扯著自己衣服紅著臉罵著王旭東:「幹嘛?有病啊?」

王旭東愣了愣,然後連忙收回了手,他剛剛只是想看看張曉芸的傷口恢復的怎麼樣,因為他對於這方面幾乎已經算是專家了,他這輩子別的乾的不多,中槍的次數起碼十來次了,不是專家都被逼成專家了。只是,他倒是忘了張曉芸是女人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單純的想看看你的傷口,只是一下子忘記你是……」

「是不是忘記我是女人了?」張曉芸忽然抬起頭來看著王旭東。

「啊?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王旭東嚇了一跳,連忙說著。

「王旭東,是不是在你心目中一直都是把我當成男人在看待的?」張曉芸接著問著王旭東,問的很認真。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我只是……」

「沒有你為什麼說話結巴?」張曉芸繼續逼問著王旭東。

「我……沒有結巴啊,我……什麼……什麼時候結巴了?」說完之後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

「我知道,在你的心裡我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男人,你一直都把我當成兄弟看,而不是女人。也是,我……不就是個男人婆嗎?不溫柔,不會撒嬌,說話也一直都是兇巴巴的,別說你了,估計就沒人把我當成女人看。」張曉芸轉過臉往窗戶邊看著。

「這……」王旭東愣住了,不太明白張曉芸今天這是怎麼了,平時的張曉芸從來不會在乎這些事,也絕對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的。

「我也就隨便說說,你別在意。」張曉芸說完之後可能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轉過臉來勉強笑著對王旭東道。

王旭東看著張曉芸,不管是不是在醫院裡,他點了一根煙,就坐在了旁邊的床上抽了起來,抽了兩口,吐出一口濃煙,隨後對張曉芸道:「曉芸,我從來沒有不把你當女人看,難不成你覺得我一直把你當男人看不成?你這前凸后翹的,我把你當男人看我眼瞎啊?」

「你……王旭東,等我好了我非殺了你。」張曉芸憤怒地罵著。

「所以你得多在醫院裡呆幾天,盡量讓自己早點好起來,不然你怎麼起來殺我?」王旭東笑了笑。

「你真的一直把我當成女人看待?」張曉芸沒有與王旭東繼續開玩笑,而是認真地問著。

「這話多新鮮,我要怎麼才算是把你當女人看?你非要逼我非禮你你才願意相信是不是?你啊,想的太多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是不是女人這個點,咱們分兩個方面來看,首先是外貌身體,從外貌身體上來看,你是個女人這毋庸置疑,不僅僅是女人,而且還是個極品的大美女。無論是容貌還是身材,說實話,有時候晚上睡覺想著你我都流口水。「

「你是不是想死?」張曉芸紅著臉咬著牙盯著王旭東。

「我這是實事求是地說,你是美女這一點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自己也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一目了然,對不對?第二個方面,就是性格方面,你剛剛忽然這麼問問的就是這一點是不是?的確,大部分女人都是是柔弱的、溫柔的,但是,我要在這裡加上一句話,大部分女人表現出來給人的感覺都是一種溫柔的感覺,但是內心卻往往並不是。而你不同,你表現出來給人一種堅強勇敢的感覺,但是其實你的內心是溫柔的。」

「曉芸,這是我在認識你的第三個年頭對你說的這句話,發自內心。你是個勇敢、率真的女孩子,而且,你有一顆溫柔和善良的心。」

「你們男人不都是喜歡小鳥依人的女人嗎?假如是你,你會喜歡我這種女人嗎?說心裡話。」張曉芸繼續問著。

「喜歡。」王旭東沒有猶豫地說著。

「敷衍我有意思嗎?」

「沒有敷衍,我說的是認真的。」

「開什麼玩笑,你會喜歡我這種女人?」

「對,不僅喜歡你這種女人,我還喜歡你。不然,我為什麼跟你做朋友?我喜歡你的率真,喜歡你的堅持。從我第一眼見你,我就喜歡上了你,我就決定要跟你做朋友,真心話。你覺得我要是不喜歡你就憑你這些年這麼對我我還會一直救你一直把你當朋友嗎?行了,別在這胡思亂想了,實話實說,是不是想找男朋友想嫁人了?」王旭東開著玩笑問著。

「滾。」張曉芸紅著臉給了王旭東一記白眼。

「我一直都想問你來著,你媽怎麼來了?你和你爸不是一直都想盡辦法瞞著你媽的嗎?怎麼你媽今天出現在這裡了?我今天看到你媽在我都嚇了一跳,半天沒回過神來。」王旭東問著張曉芸。

——————————

「我也嚇了一跳,我爸更是嚇了一跳。」說到這裡,張曉芸忍不住笑了笑。

「這事說起來也挺搞笑的,我媽是跟蹤我爸到這來的。」張曉芸接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