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此次遺迹的冒險,這些學生經歷了太多太多,謹慎一些也是實屬正常。

回歸營地斯拉格霍恩教授及時接手了營地之中的事務,明斯克也將這些天的經歷告知了斯拉格霍恩教授。

「你做的很對!明斯克!你處理的很完美!」斯拉格霍恩教授完全不吝嗇自己的讚美。

營地的事務交接給斯拉格霍恩教授后,明斯克只感到一陣疲憊,斯拉格霍恩教授也看出了明斯克的疲憊神態,便讓明斯克回去休息了。

明斯克離開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帳篷向外走去,走到了營地中央的廣場只時,明斯克遠遠的就看到秦維傑和湯姆站在廣場中央的牢籠邊緣,好像在與牢籠之中的長毛怪交流。

黑色的巨龍則小心翼翼的蹲坐在秦維傑身後,是不是發出一聲聲忽長忽短低吼,好像在說著些什麼。

明斯克雖然很疲憊,但此時的好奇還是戰勝了疲憊,明斯克向著秦維傑等人的方向靠近。

「昆圖庫塔卡提考特蘇瓦西拉松…我幹嘛給你起這麼長的名字啊!」秦維傑吐槽了一句,因為要避諱周圍的人,秦維傑此時選擇性的使用了華夏語與巨龍交流:「還是叫昆圖吧,長毛不是瘋了嘛,怎麼還被排出來亂跑啊,那隻猴子皮又癢了是吧!」

「吼~」

「沒事,放心好了,我會想辦法救長毛的,但眼下不太好搞啊!最好不要暴露我收服了亡靈凶獸的事情!」

「吼吼!」

「我知道禿鳥被殺了,早晨我就感知到了我留在他身上的印記被然破壞了!」秦維傑說著眼神一冷:「媽的!敢動我的人!打狗還要看主人!幽鬼主教、腐化主教……早晚弄死你們!尤其是腐化主教,算計小爺我這麼多年,別以為你是福利家的人我就不搞你!」

「嗷嗚!啊嗚!嗷嗚!」牢籠之中的長毛怪眼中靈魂之火閃動,發瘋般的衝擊著囚籠,直勾勾的看著秦維傑。

秦維傑伸出手,牢籠之中的長毛怪瞬間安靜了下來,緩緩將腦袋湊了上來,任由秦維傑像撫摸小狗一般的撫摸著自己,看起來這隻長毛怪好像還很享受一般。

明斯克遠遠的看到這一幕,驚訝萬分,但表面上明斯克依舊極為冷靜,只是緩緩靠近秦維傑,用蹩腳的中文小聲說到:「你……收服……了多少只不死生物?」

秦維傑臉色詫異的看向明斯克:「你會華夏語?」

「從去年開始學習的,基本上能聽懂,但在運用方面還不熟悉……」明斯克說著不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秦維傑,等待著剛才那個問題的回答。

秦維傑笑了笑,對於明斯克學習華夏語並不驚詫:「差不多三百多隻吧,基本都是魔力八階左右的不死生物,最差的實力也是魔力七階,最強的應該有九階吧……」

聽聞秦維傑的介紹,就算冷靜異常的明斯克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社長,看你這麼隨意的說,想必你有自己的計劃吧!需要我們配合嗎?」

秦維傑上下打量了一下明斯克,輕聲說道:「你先去休息吧,晚上召集社團成員開會!」

說完,秦維傑轉身拉著湯姆離去了,明斯克看著秦維傑的背影口中喃喃道:「看似耍寶紈絝的表象之下,終究住著一隻沉睡的惡龍!社長啊,你幾乎騙過了所有人……」 說來也是巧,她原本的經紀公司是不想跟她續約的,畢竟捧了這麼多年,依舊只是一個18線的小明星。

該給她砸的資源都砸過了,就是捧不紅,公司也拿她無可奈何,原來是礙於他跟楚恆之間的關係,想着就算續約,也不會給她太好的資源了。

姚娜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公司的那些領導對她是有意見的。

要不是因為她背後有楚恆罩着她,可能她早就被雪藏了。

可是因為上次在劇組裏,思甜和楚恆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雖然圈外的人並不知道這件事,但是圈內人可都是傳遍了。

所以公司也並不想給他這個面子了,反正楚恆現在也不管她,萬一以後真的離婚了,那麼他們就等於簽了一個無效的藝人,誰會做虧本的買賣呢?

姚娜在公司的人緣還是挺好的,這些閑言碎語也有人傳到她的耳朵里,所以她也打算為自己鋪一條後路。

之前她也接觸過幾個大老闆,但是人家根本看不上她。

而且思甜又處處踩着她,讓她更是怒不可遏。

就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恰好給了她一個拉攏路棉心的機會。

雖然路棉心如今開的公司是個新的公司,可能在很多資源上面是跟不上的。

但是在電視劇方面他肯定是能夠拿到優秀的資源的,畢竟路棉心是優秀的製片人,在這一方面是沒有人可以反駁的,畢竟她製作的每一部電視劇都獲得了很好的成績,而且口碑也很高。

如今她公司里除了李澤明之外,根本就沒有拿得出手的藝人,甚至連有些臉熟的一人都沒有,全部都是新人。

李澤明是一個影響,不到他的一姐地位。

剛開的新公司,資源肯定會砸在他們這種有點知名度的老演員上。

李澤明之前不也是一個十八線的糊咖嗎?還不是被路棉心一手給捧紅了,現在可是治手可熱的實力影帝呢。

相比較之下,思甜的資源彷彿一夜蒸發了一樣。

她每天都能收到各種各樣的解約合同。

離上一部戲結束到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竟然沒有任何導演找她演戲,也沒有任何廣告商請她做代言人,甚至沒有活動請她參加,整個人彷彿被雪藏了一樣,可憐。

不僅如此,她還得罪了自己的經紀人。

上次發脾氣的時候把經紀人給罵跑了,如今更是沒有人給她拉資源。

她每天心情不好就總是罵人,把唯一的助理也給罵走了。

現在就變成光桿司令了,一個人孤零零的孤軍奮戰,自己拉下臉去求各位金主和各種導演。

但是這個社會就是這麼現實。

既然路棉心讓人封殺的她,楚恆又完全不理會思甜了,喬夜宸那邊直接官宣了解除婚約的消息。

一時之間思甜變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姚娜趁機賣了一回慘把思甜是如何破壞她婚姻,當着媒體的面哭訴的講了出來。

姚娜藉機賺了一波路人緣,人氣直接飆升上去,壓過了思甜。

思甜現在覺得自己就變成了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每天都有一大堆人去她的微博底下留言,罵她是不要臉的狐狸精。

思甜已經有些輕度的抑鬱了,從來就沒有受過這種屈辱,沒想到最終自己會落下一個這樣的下場。

紫筆文學 正當澤田綱吉還想說些什麼,一向不受控制的的藍波在安靜吃糖沒多久后,開始覺得無聊吵鬧起來。

結果就被獄寺隼人不客氣的教訓了,而做為一個熊孩子,藍波哭得更加大聲,從頭髮里拿出了手榴彈,澤田綱吉見狀立即上前阻止藍波拉開安全栓。

「蠢牛!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獄寺隼人顯得有些氣急敗壞,他剛剛被藍波攻擊了頭髮,氣得他差點將炸。葯拿出來。

「嘛嘛,獄寺,冷靜一點啊──」山本武拉住了獄寺隼人想再揍藍波的手,安撫的說道。

澤田綱吉強制沒收藍波手上的兩個手榴彈,這裡畢竟是御柱塔,雖然王權者都在場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但若是有爆炸聲,大概就會很麻煩了。

「這個看起來不是玩具呀,綱吉--」亞連看了一眼綱吉手中的綠色橢圓形物品,這些東西還真是許久不見。

「抱歉,亞連哥,藍波這孩子喜歡玩這些東西……」澤田綱吉有些尷尬,一般的小孩子玩具自然不是這個,不過藍波這孩子從小在黑手黨家族長大,似乎是殺手身分的他,雖然是熊孩子,但身上帶著許多危險武器。

藍波這時候依然哭鬧著,由於頭直接被打了一拳,無法發泄情緒的藍波乾脆直接拿出了粉紅色的火箭筒,澤田綱吉下意識的直接放手,藍波跌落在地上,再度感到疼痛的他嚎啕大哭,然而讓澤田綱吉等人關注的是火箭筒直直摔在地上后,竟然產生彈力,接著往上飛后,掉落在他們身後。

順著火箭筒的弧度,竟然砸中了剛走進會客室的一個人,一把略為濕透的黑色雨傘和火箭筒同時落在地上,並且散發出了粉紅色的煙霧。

「……」澤田綱吉深知這個火箭筒的用處與來歷,他頓時頭疼心塞的看了一眼依舊哭得非常傷心的藍波小朋友。

因為沒有人瞧見火箭筒砸中的人是誰,尤其是在粉紅色煙霧漸漸消散后更是毫無蹤影,於是疑問來了--

「主人!」一向是主人控的壓切長谷部自然不會錯過剛剛走進來就被火箭筒砸中的人是他主人的氣息。

尤其是地上的那把黑色雨傘,三日月宗近上前將雨傘拿起來,果然是他家主人的雨傘。

兩個刀劍付喪神確定的模樣,其他人也不用多說什麼,亞連轉向了正抱起藍波安撫情緒的褐發少年。

「綱吉,那個火箭筒是什麼用處?」在關於自家年幼的王的安危上,亞連略顯嚴肅的問道。

「亞連哥,這是十年後火箭筒--」粉紅色的火箭筒此時已經被宇智波鼬撿了起來,澤田綱吉用糖果哄玩藍波后,一邊解釋道:「被砸中的人會前往十年後,並且與十年後的自己彼此做為交換,不過……」

澤田綱吉有些遲疑的看向沉思中的Reborn,一個人被砸中后,卻沒有出現十年後的他,那很有可能十年後已經……

「十年後的小希沒有出現……」威茲曼與國常路大覺頓時明白了澤田綱吉這孩子未說完的話代表的意思。

日向寧次微微蹙眉,他前幾年很少回來,就沒有跟上道異時空間找尋初希的行動,但也聽說過初希的不少特殊經歷--

只要初希失蹤,或是因為某個原因離開這個時空,有這個可能性所有人都會緊張……

因為發生太多次了。

面對有些凝重的氣氛,澤田綱吉立即補充道:「請放心,十年後火箭筒只有五分鐘的效力。」

有一個時效也讓能夠定位初希位置的亞連拿出懷錶來確認時間,在已經過去兩分半鐘的情況下,亞連對其他人道:「五分鐘一過,小希沒有回來我就會定位。」

出於三年前的穿越五百年前的事情,有了一次定位,亞連這次一樣也可以找到初希,所有人知道這一點都非常放心。

不過說是這麼說,對於始作庸者的某個熊孩子,即使情緒得到安撫,還是被這群人收拾了一番--

至於十年後火箭筒被拿去做研究了。

澤田綱吉表示,愛莫能助啊……

五分鐘很快就過去,門口再度出現粉紅色煙霧,褐色長發女孩就站在粉紅色的煙霧之中,神色顯得有些怪異。

「小希!」

「主人!」

在發現初希回來,亞連等人都走過去,發現這孩子並沒有受傷都紛紛鬆了一口氣。

「我沒事--」初希收起怪異的神情,平靜溫和的輕道。

當然,即使經歷了一場平行世界的十年後之旅,早在來御柱塔之前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她就像輪迴時的她一樣,偽裝的面具比亞連之前帶著的紳士面具還要完美。

「初次見面,我是第七王權者.無色之王--艾希莉.歐內斯特(Ashley.Earnest)。」

初希在被十年後火箭筒砸中時,其實是有一種這種感覺久違了的熟悉感--

十年後火箭筒的能力她比誰都還要清楚這個功能,自從家中來了藍波后,這個十年後火箭筒也成為了藍波最常用的武器。

而輪迴之中,這個武器也常常出現,並且壞了不少初希的計劃。

不過,後來初希也反過來利用那些人的心思抓了不少穿越者。

然後,得到的就是來自熟人的否定,以及為敵。

「唉?」

粉紅色煙霧尚未散去,因為時空間的穿梭感到有些頭暈的初希下意識警戒起來,畢竟曾經就因為這樣被人用子彈擊穿心臟,害她那個環結直接導致重來。

不好在想過往的事情,初希神色看起來未變,但左手已經握住右手腕,隨時都能用上炎光。

「十年後火箭筒嗎--」溫和的聲音揚起,初希抬起眸,與一雙暖棕色的溫潤瞳眸對視著,她微微一愣,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著黑西裝的褐發青年。

那張俊美的臉龐讓她下意識的想起她曾見過的澤田綱吉的照片,經過十年的成長,眼前的人赫然是澤田綱吉--這裡是平行世界的十年後。

「妳好,請問妳是--這麼冒昧的問話或許有些不妥當,這位小姐,我是澤田綱吉,請問妳是遇上了藍波那孩子嗎?」褐發青年從辦公桌後頭走出來,早在最初辦公室門口處莫名出現粉紅色煙霧時,他就警戒著,實際上這類的狀況他並沒有遇過,不過顯然是十年火箭筒的效用。

不過在粉紅色煙霧散去后,超直感不但沒有發出警告,甚至讓他產生了一種熟悉感覺。

「原來那孩子叫做藍波嗎--你好,我叫做艾希莉……」短短一秒,初希露出了一個苦惱的神情,並順著澤田綱吉用的日語回道,她有些慌亂的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機上的時間,緊張的說道:「那個……不好意思,澤田先生,請問這裡是哪裡?我的朋友還在等我呢!」

「請不要緊張,艾希莉小姐……」澤田綱吉有些遲疑,對於對面少女的這個名字並沒有感到怪異之處,只是在介紹自己沒有介紹姓氏讓他覺得有些奇怪,不過短短五分鐘,這孩子等等就會離開了,所以澤田綱吉也沒有深入說明十年後火箭筒,只說等五分鐘就行了。

初希也是打定主意沒有想多問,多解釋,這個平行世界不過是讓她意外到來,之後也不會再過來,但她還是裝模作樣的模糊帶過,雖然明知道對方擁有超直感,所幸,粉紅色煙霧再度揚起時,她也回到了原來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