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另外兩組暴元丹也被普通拍賣區的人分別以八千元石和一萬元石購得。

「這面的拍賣物品是我們赤火商會的首席供奉張大師煉製的七星破竅丹!」

「此丹位列六階中品,引動丹藥中的七星之力,用於淬鍊三百六十一處竅穴。服上一顆足夠讓修鍊體術的武者肉體大增。」

「拍賣價格為五萬元石!每次競拍不得少於一千元石!」

「拍賣現在開始!」

… 「你說這七星破竅丹怎麼樣?」羽無傷兩眼放光有些貪婪的tian了tian舌頭說道。

諸葛明抬頭看了一眼羽無傷說道「這葯你就別想了,即便是我吃了也會爆體而亡的,如果沒有武王境界根本想都不要想!」

「不要以為你服用過一些中級的丹藥就認為自己的肉體十分強大,實話告訴你,只要帶著烈性的丹藥,即便是二階的你都吃不消。」

羽無傷一臉的難以置信大喊道「靠,不是吧!我可是服用過洗髓丹,也服用過千年石ru我怎麼看一點事都沒有呀。」

「洗髓丹不過是將增強肉體的丹藥,雖然其過程中會很痛苦,但也絕不會有生命危險。而千年石ru更不用說,本就是極為溫和的藥液,即便是因為是千年石ru蘊含著一絲靈性,但只要花費一些工夫也能夠將其吸收,這個也沒有生命危險。」諸葛明如實說道。

於是乎,羽無傷一個人頗為鬱悶的躺在座椅之上裝死,一副剛才的話沒有聽到的樣子。

「七星破竅丹開始競拍!各位可是開始出價了!」楚璃提高嗓門,清脆悅耳的聲音遍布整個拍賣場中,讓一些心智渙散的人眼中都浮現出一絲絲痴迷之色。


「五萬元石!」四號貴賓室中首先發出一道雄厚的聲音。


「五萬五千元石!」五號貴賓室中也相繼傳出一道聲音。

「六萬!」

同時與羽無傷競爭的六號貴賓室也不甘示弱加價道。

「七萬!」

二號貴賓室中一道頗具磁性的聲音傳了出來。

「小娘們,這裡不是你能夠來的地方,哪來的回那去吧!八萬元石!」五號貴賓室中一道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了出來。

「八萬一千!」

二號貴賓室當下加價道。

五號貴賓室中,身穿黑色勁服的一位男子聽到這一道磁性聲音,臉色冷了下來當下加價道。

「八萬五!」

二號貴賓室內,只見女子粉唇微微一張說道:

「八萬六!」

「砰!」

「是誰敢和我虎狼幫過不去?活得不耐煩了!」黑衣男子一拳轟在金絲楠木所做的桌子之上,一聲巨響過後,桌子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拳印。

「風丫頭,這個七星破竅丹對萬老大有用就讓給我們吧,九萬。」四號貴賓室中原本一直有些鋼硬的聲音此時說話的語氣也軟了幾分。

「好吧,萬叔從小看我長大的,這個人情我還是賣的。張叔這七星破竅丹就讓給你好了。」四號貴賓室中的女子顯然也知道對方的來頭很是熟絡的說道。


片刻過後,楚璃看著貴賓室眾人緩緩說道「還有沒有競價的?」

「砰!」

「九萬元石一次!」

「砰!」

「九萬元石兩次!」

「砰!」

「九萬元石三次!」

三錘之後,楚璃對著拍賣場眾人輕聲喊道「恭喜四號貴賓室競得七星破竅丹一顆!」

隨後,楚璃又從身後的托盤中拿出一本黝黑的書說道「這是此次拍賣名單中最後一件東西,乃是鍊師修鍊的煉技心法。」

「用我們武者的品階來衡量,差不多相當於天級下品!」

「此**名為帝心玉炎,將此**練至大成之時體內便會凝聚出本命火焰帝心玉炎,雖然不如傳說中的異火,但是比之普通鍊師凝聚的火焰強大得多。」

「底價十萬元石!每次加價不能低於一千元石!」

「十萬元石!我的乖乖這東西誰買得起呀。就算給我十輩子的時間怕是也賺不了這麼多錢。」

「十輩子?只怕十輩子以後你都是負資產!」

「看剛才他們競拍的實力,應該只有二號和三號貴賓室有能力拍的下那本書,還有一號貴賓室也真是奇怪,從開始到現在就沒有見他拍賣過任何東西,到底是什麼來頭?」

「鬼知道呢,這貴賓室的排座應該是按照身份來拍的,只怕從開始到現在一號貴賓室裡面的那位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吧。或許在他眼裡這麼東西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東西了。」

「哎,要是在他們眼裡普通的東西能夠給我一樣,這輩子吃喝玩樂都不用愁咯~」

「大白天的別做夢了,我這後面已經沒有我們什麼事情了,我們就坐這裡看看眼界吧。」

「天階下品鍊師心法帝心玉炎開始競拍!」

「十二萬!」六號貴賓室中有些老朽的老兒此時坐在搖椅上頗有些激動的看著楚璃手中那本黝黑的書。

三號貴賓室中一位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不咸不淡的說道「十三萬!」

「在下王都鍊師公會長老王陽,希望閣下能夠賣我鍊師公會一個面子,十五萬!」坐在六號貴賓室中的王陽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

「竟然是王大師!他可是五品鍊師呀!他居然從王都趕到這個小地方來了!」

「是呀,要知道整個陽天王朝中五品鍊師有多罕有,即便是王室也會賣幾分面子!看來這三號貴賓室中的人要服軟了吧。」

「不過我到也好奇,憑著王大師的身份坐在一號貴賓室也是妥妥的,為什麼要坐在那個貴賓室呢?」

「這都不懂?六懂不?6!」

「好,今天我就賣你鍊師公會一個面子,我放棄!」三號貴賓室中中年男子的臉色也有些陰沉,他也沒想到鍊師公會的長老也會親臨這等小地方。

「不知道還有沒有那位和老朽競拍?」見三號貴賓室中的男子服軟,此時的王陽臉上也有些自得。

……

一號貴賓室中,一個約十七八歲的青年男子悠閑的坐在搖椅上,就在王陽用鍊師公會的名聲震住全場的時候,青年男子從空間戒指中掏出一個非鐵非金的令牌朝著後方一拋。

「你去把這個東西給六號貴賓室中的王陽…」

「十八萬!」而後,青年男子淡淡的說道。

「嘩~」

全場一片震驚,一直沒有出手的一號貴賓室居然一出手就硬生生的增了三萬。

「我就說吧,這一號貴賓室裡面的人來頭肯定很大,居然知道王陽的身份了也絲毫沒有給面子。」

這個時候六號貴賓室內,王陽的臉色有些鐵青,他沒有想到自己拿出了身份以後居然還有人不買賬,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博了自己的面子。

不過鍊師最不缺的就是元石,正當王陽再要出價的時候,只聽見門外傳來一陣陣敲門聲…

「咚!咚!咚!」

「進來!」王陽此時心情也是不好,帶著絲絲訓斥平時自己徒弟的口氣說道。


「咻~」

「你…」看著瞬間來到這麼面前的黑衣男子,王陽有些震驚的指著黑衣男子一時說不出話來。要知道,王陽雖然是鍊師但卻也是煉王等級的修為,雖然在打鬥一方面不是很擅長,但是對於精神力卻比之同境界的武者強出不知道多少倍。

而如今眼前這位男子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便來到自己的面前,可想而知這黑衣男子的修為有多麼可怕,至少也會是武皇境界!

「不知閣下前來有何貴幹?」王陽將提起的心又降了降,畢竟這裡是赤火商會臨時的拍賣會所,如果眼前的男子真的敢動自己,也不能活得下去,即便此人是武皇的修為,他當然不會相信眼前的男子會如此的傻。

「這是少爺讓我給你看的,希望你能夠放棄競拍。」黑衣男子直接將令牌掏了出來擺在王陽的面前說道。

「九……九皇!」王陽見到令牌以後臉色大驚的結巴道。

「知道就好!」黑衣男子看著王陽吃驚的面容滿意的點了點頭,旋即身子一閃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哎~沒想到這拍賣會,九皇子也會來插上一杠!」黑衣男子走後,王陽氣惱的對著金絲楠木做的桌子狠狠一拍,頓時強大的元力便將整個桌子震的粉碎!


……

「十八萬元石!還有沒有競拍的?」楚璃微微皺了眉頭,在她看來這本鍊師心法應該拍在二十萬以上才對,如今在十八萬的價位便沒有人競拍了,這著實讓她有些疑惑。

「砰!」

「十八萬一次!」

「砰!」

「十八萬兩次!」

「砰!」

「十八萬三次!」

「恭喜一號貴賓室獲得天級下品鍊師心法帝心玉炎一本!」

說完,楚璃微微向後一推,兩隻玉掌拍了數下。「啪啪啪!」

緊接著,十個大小不一被紅布遮蓋住的物件穩穩的朝著拍賣台中心推來。

「現在是本次拍賣會最後一個環節,這裡是十個神秘物品,裡面有的是我們赤火商會的鑒定師都無法鑒定出來的物品,有些是價值不菲的丹藥元器。」

「現在我宣布,神秘物品正式開始交易!」楚璃朝著拍賣會場之上輕喝道。

… 「交易?這裡不是拍賣場嗎?應價高者得才對吧。」羽無傷頗為不解的看著一旁悠閑的諸葛明。

「這些拍賣物品大多數都來自於寄售者,而有些寄售者並不欠錢剛好只是缺少某一件差價不太多的天材異寶,所以便會來這些大型的拍賣會所碰碰運氣。當然也會有一些也是求元石而來的。」諸葛明放下手中的酒杯細細的道來。

「那好,我倒要看看這神秘拍賣物品有什麼好東西。」羽無傷坐在搖椅上一隻手撐著一邊臉饒有興緻的看著拍賣台緩緩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十個物品裡面一定會有好東西的。」飲下一杯酒之後,諸葛明莫名說了一句。

「你怎麼知道?」羽無傷反問道。

諸葛明微微一笑說道「呵呵,少爺你不想想,這麼一個拍賣會壓低的環節他赤火商會會拿出一些垃圾來弱自己的名聲嗎?」

「這倒也是…」羽無傷贊同的點頭。畢竟赤火商會可是赤太皇朝之下最大的商會之一,對於自己的名聲可是相當重要的。

有時候的他們甚至會做一些賠本生意來宣傳自己的名聲。

……

「嘩!」

這個時候,十塊紅布同時凌空落下。

「哇,那是六階絕品療傷聖葯,靈元回春丹!那可是神葯呀!即便是武宗境界的強者服下,三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夠恢復一般的元力。而且還是一整瓶的賣呢,這一瓶之中估計有十來顆呢。」

「這算什麼,你們看那個!」

「火大師親自鑄造的六階絕品武元器,斷龍淵海劍!」

「不是吧,火大師可是歐家一位長老的閉門弟子,聽說現在已經是七階煉器師了。」

「歐家!莫非是那個中大陸名聲響噹噹的歐家!聽說那可是打造出過神器的家族。難怪火大師進步如此神速。只怕按照歐家煉器的手法來相比,這把劍雖然只有六階絕品但是比之一般的七階武元器恐怕也是絲毫不弱呀。」

「真不愧是赤火商會呀,隨便到這麼一個小城池都能夠拿出這麼大的手筆!」

「下面小女子來說明這十件物品的交易條件。」

「六階絕品丹藥靈元回春丹十枚,交換五枚枚能夠抑制火屬性的六階丹藥,品階不限。」

「皇室供奉火大師親自大招而成的斷龍淵海劍!拍賣價格為十個元玉!當然這種物品價高者得!」

「六階絕品丹藥碧水朝落丹十枚,交換一柄六階絕品的火屬性的長槍!」

「四階巔峰魔獸三眼碧炎獅,這頭妖獸還只處於成長階段,一旦進入成熟期百分百踏入五階魔獸!交換價格十個元玉!一頭五階魔獸相當於一個武王強者,一頭忠心耿耿的五階魔獸可是什麼事情都願意為你做的。」

「一枚七階下品丹藥,回魂聚魄丹,對於增漲靈魂和修復靈魂有著奇效的作用,交換價格是一枚七階下品用於增漲風屬性的丹藥。」

「三枚一次性的武元器風雷子,相比此物大家都很是了解,在這我就不多說什麼了。交換價格二十顆元玉。」

「另外還有三件物品,是我們從一所古遺迹中挖掘出來的,不過我們的鑒定師卻是檢測不出是何物,可能是上古異寶,也有可能是一堆廢銅爛鐵,這就要看大家有沒有大氣運了。」

楚璃挪移著飄飄步子每走到一個物品前面便介紹了一番。

「這風雷子是什麼東西,看拍賣場的人見到都這麼激動?」羽無傷回頭朝著正在喝酒的諸葛明問道。

「這風雷子是赤太皇朝八大勢力之一的風雷宗的成名產物,一共有三種風雷子,第一種風雷子只作用於武者到武師之間,而第二種風雷子的威力卻能夠影響到武王到武皇。而第三種風雷子整個赤太皇朝也沒有人親眼見過,因為見過這種風雷子的人基本都已經死了。不過根據揣測這種風雷子足夠有著影響武尊的威力!」諸葛明將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隨口說道。

「那這種風雷子是什麼類型的呢?」羽無傷指著其中一個托盤問道。

「鑲嵌著藍色邊痕應該是第二種類型的吧,不過其中也有一個鑲嵌著紅色邊痕的。那種只是第一種類型。」諸葛明看了一眼托盤中的風雷子隨即說道。

羽無傷聽了有些振奮的抖了一下大聲說道「好東西,這個比那個儲存腰帶實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