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恩看了一眼帕米爾,他從地精坦克出來的時候兩手空空,也不用指望他身上帶著治療用的藥水了。

對帕米爾,羅恩還是心懷愧疚的,畢竟他還是救了自己一命。

不管怎麼說,能逃出生天總算是好事,要是可以選擇的話,羅恩再也不上對上那位恐怖的綠衣人。

「等等!」

這時候芙麗嘉想了想,伸手在懷中掏了掏,從空間袋裡拿出一個東西來,「我來的時候帶了這個……羅恩,你看這個用不用得上?」

芙麗嘉拿出來的是一個輪椅,下方是四個鋼鐵輪子,椅子上用軟毛包裹,扶手處木紋裝飾,看起來甚是奢華。

羅恩點了點頭,「還好,先將就著用吧!」說著把帕米爾扶起,放著他坐在輪椅上,隨即對芙麗嘉展顏一笑,「謝謝你,議長大人!」

與羅恩的目光一對,芙麗嘉莫名地臉一紅,害羞地低下頭,「不用!」

由於處在黑暗中,羅恩並沒有看到芙麗嘉的臉色,自顧自地推起了輪椅,「走吧!」

芙麗嘉的神色一黯,芳心微微有些失落,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她就對這個年紀比自己還要小著好幾歲的人類男子暗生情愫,想起他還是自己的未婚夫,芙麗嘉的臉上就熱得發燙。

可是羅恩一句「議長大人」,又生生把她拉回了現實。

芙麗嘉看著羅恩走在前方的背影,微微嘆了一口氣,「算了,他都有三個妻子了,難不成我能湊這個熱鬧不成?」她搖了搖頭,快步跟了上去。

羅恩不辯方向,只得本能地一邊推著輪椅在前方走著,一邊跟帕米爾說著話,帕米爾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有一搭沒有搭地回應著,而芙麗嘉也默默地跟在後面,想著自己的心事。

這時候,突然,羅恩猛地停住了腳步,芙麗嘉一個失神,幾乎撞到羅恩身上。

「羅恩,怎麼了?」芙麗嘉問道。

羅恩沒有回答,他凌厲的目光掃視著周圍,「是誰在這裡,給我出來……」

「是我!」

羅恩的話音剛落,在黑暗處走出一個人影,羅恩定睛一看,不是克萊恩是誰?

「克萊恩,是你?你怎麼在這兒?其它人呢?」羅恩驚奇地問道。

克萊恩搖搖頭,「不知道,我在生命領域出現的時候見勢不妙先逃了,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逃出來……」

「先一步走了?」

羅恩一聽,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內心壓抑著一絲絲憤怒,不過轉念一樣,他又很快釋然了,在那種情況下,要不逃的話那不是傻子?

連神域高階的強者也不是那個綠衣人典獄長的對手,何況是克萊恩?雖然不知道克萊恩的實力,料想也不會比羅恩強太多吧?

想到此處羅恩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搖搖頭,「算了,我們先走著吧,如果他們不能逃出來,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冒險的生活充滿了無奈,就算是神域強者,在更強大的力量面前,也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帕米爾倒不像羅恩那般看得開,他眼睛死死地盯著克萊恩,眼裡像要憤出火來。

克萊恩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轉開了頭,不以為意。


十多萬冒險者,在巴特洛斯監獄遠古守衛的圍攻下只剩下幾個人了,想到此處,羅恩心裡不禁有些黯然,他心裡默默地祈禱著他的隊友能僥倖逃出來。

「對了,我們現在到達第幾層了?」羅恩走了幾步,問身後的克萊恩。

克萊恩沉吟了一下,「如果我猜想得沒錯,這已經到達第十四層了……」

「十四層……還有四層就到達巴特洛斯監獄地底了,那裡真的有位面傳送陣嗎?」羅恩聽得悠然神往,臉上布滿了熾熱的神色。

「那當然是一定有的……」克萊恩忙說道,「巴特洛斯監獄是囚禁犯人的地方,總不能別處押解犯人到這裡來,還得走路回去吧?」

克萊恩肯定的語氣令羅恩再也沒有懷疑,他點了點頭,「那好,我們出發吧……」

……

廊橋下方,綠衣人典獄長雙腿盤膝,端坐於地上,緊閉著雙目,生命神力遍布全身,臉上的肌肉不斷地抽搐著,神情痛苦。


靈魂毒素並不是那麼容易驅除的,它比普通毒素還要來得可怕,不過,在生命神力的幫助下,侵入靈魂的毒素終於被消除。

良久,他終於睜開眼睛,「唰——」地一聲站起來,發出一聲長嘯。

「典獄長大人……」


「典獄長大人……」

遠古守衛者們像鬼魅般出現在典獄長周圍,紛紛下跪行禮。

典獄長雖然神情木然,但卻壓抑不住眼裡噴射而出的憤怒火焰。

「傳令下去……」

典獄長踏前一步,五隻手指狠狠地絞在一起,「給我搜……整個巴特洛斯監獄都搜……無論這些傢伙逃到哪裡……都要把他們找出來殺掉……」

「是……」

身穿綠衣的遠古守衛者響亮地答道。

這時候,一個遠古守衛者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說道,「典獄長大人,好像自從巴特洛斯監獄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遇上如此大規模的侵入事件,這件事情太大了,我們要不要彙報給鎮守者大人……」

「彙報給鎮守者大人?」

聽到這個,綠衣人典獄長明顯怔了一下,隨即搖搖頭,「不用了,這點小事還不用麻煩麥斯威爾大人……」

「當然……只要他們沒到第十八層的話……」綠衣人典獄長補充說道。 克萊恩、芙麗嘉等四人走著走著,羅恩推著輪椅,帕米爾坐在輪椅上,不經不覺間,眼前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漩渦不斷地旋轉著,一絲絲空間力量慢慢地滲透出來。

「到第十六層了!」

羅恩自言自語地說道,他深吸了一口氣,一步跨進了空間漩渦。

空間一陣扭曲,羅恩眼前的事物漸漸變得模糊,眼前突地變得一片黑暗,不一會兒,又慢慢變得明亮起來。

巴特洛斯監獄第十六層又是另外一個世界,那是一個巨大的地下岩洞,洞高數十丈,一絲絲微弱的藍色光線從洞穴上空遍灑下來,一條寬闊的地下河流從旁邊緩緩流過,水聲在巨大的地下洞穴中迴響。

「這就是第十六層?」

羅恩一邊走一邊游目四顧,過了一會忍不住問道,「怎麼不見被關押著的犯人的?」

巴特洛斯監獄每一層都關押著不少犯人,他們有的被關押在籠子里,有的被被關押在裝了鐵欄柵的房間中,每當走過的時候這些人都會拚命呼叫,央求羅恩把他們放出來。

當然,這樣的話羅恩是不敢的,克萊恩曾經警告過他,一旦把這些人放出來馬上就能引來大批遠古守衛,甚至有可能連那個實力恐怖的典獄長也會被引過來。

「從第十六層開始……這裡的犯人已經不再關押在普通的魔法籠子里了,他們被關押在特地開闢出來的另一個空間之中……」

克萊恩微微抬頭,黑色的眸子里盯著這裡厚厚的牆壁,像要是看透牆壁里的內容似的,「他們已經不是普通的犯人,這些人實力強大,窮凶極惡,在主位面……甚至是各大位面中犯下了滔天的罪行……」

羅恩點點頭,「原來如此!」

所有人沉默下來,洞穴里又回歸了寂靜,不過包括羅恩在內的幾人心裡都在想著一個問題,「克萊恩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

巴特洛斯監獄已經到達了第十六層,也就是說,距離巴特洛斯監獄的空間通道只剩下兩層了,想到馬上就能回家的消息,眾人的心情變得興奮起來。

不一會兒,帕米爾打破了沉默。

「羅恩,你回去後有什麼打算?」

「我?」

羅恩沒想到帕米爾會突然這麼問,頓時愣了一下,想了一會兒答道,「也沒有什麼別的打算,也就是想回去休息一下……」

帕米爾笑笑,像是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個答案似的,他微微轉頭,「羅恩大人,如果你願意,我打算邀請你到地精帝國來,我相信以你的實力,一定能得到我國陛下的重用……」

帕米爾的眼裡露出一絲熱切,要知道主位面的地精帝國最缺乏的是什麼,最缺乏的是強者,雖然地精帝國有著極其龐大的人口,發達的科技,以及隨時能開動的源源不斷的戰爭機器,但是在強者的問題上一直是個短板,而地精一族卻又是一個擅長於科技而不擅長於修鍊的種族,他們迫切需要一些強者加盟。

羅恩微微一怔,搖搖頭,「抱歉,帕米爾兄弟,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現在我不能答應你,畢竟我的家庭……妻子和兒子都在諾亞大陸!」

「噢——」

帕米爾一聽,眼裡有些失望,不過他很快表示了理解,微微一笑,「那好吧,羅恩兄弟,如果你有機會來到主位面,一定要來我們地精帝國作客,我要帶你去參觀我們地精帝國戰力最強,最大、最先進的戰鬥機械——空天母艦,一艘巨大的,能上海平面和天空中航行的戰鬥艦船,上面能搭載一千多架地精飛機,很壯觀吶……」

帕米爾繪聲繪色地說著。

「空天母艦啊……」

羅恩聽得悠然神往,他點了點頭,「好啊,如果有機會我一定去……」

羅恩和帕米爾一邊走一邊說著,不過一旁聽著的亡靈神魔導師克萊恩卻神色古怪,他眼睛閃爍,不時盯著羅恩,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羅恩……這傢伙居然來自諾亞大陸?那麼說……這個羅恩就是……」

克萊恩又看了羅恩幾眼,這時他曾經想起自己得到過的一個情報,在諾亞大陸,有一個名叫天災教會的組織,他們曾經一度輝煌過,然後陷於沒落,但又重新站立起來,跟在主位面的亡靈一族不同,他們是以死去的巫妖王為信仰,建立起強大的政教合一的政權。

當然,天災教會權傾一時的強大勢力,在來自主位面的克萊恩看來,也不過是小打小鬧而已,不過,克萊恩卻有著自己的打算。

「對了,克萊恩,你的家鄉來自哪裡?」

這時候,羅恩裝作漫不經心地克萊恩道,克萊恩走在前面,從羅恩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一個背影。

克萊恩沒有回答,這時候,他猛地停住了腳步。

「怎麼了,克萊恩?走呀……」

羅恩心中奇怪,催促道。

克萊恩不答,他緩緩抬起頭,平靜地看著洞穴上方的一個方向。

羅恩順著克萊恩的目光望去,不過下一刻,他的臉色「唰——」地一聲變得煞白。

一襲綠衣,不知什麼時候站在洞穴上方,冰冷的目光不斷地掃視著下方眾人。

綠衣人典獄長!

他什麼時候來的?為什麼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羅恩手腳冰冷,他的身軀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他不會忘記,這個綠衣人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

雖然目前出現的僅只有綠衣人典獄長一人,但他的出現令整個空間的氣氛都凝固起來。

「羅恩——」

芙麗嘉也發現了綠衣人典獄長,她驚恐地後退了一步,躲在羅恩身後,嬌軀不住地發著抖。

帕米爾臉色發苦,他知道,今天這一關,自己無論如何也躲不過去了。

綠衣人典獄長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目光就像看死人一般,這時候只見綠影一動,他慢慢地降落下來。

這一刻,羅恩終於看清楚了那個綠衣人典獄長的容貌,他長著一張瘦削的臉,身材高大,但並不壯實,相反有些瘦弱,他的膚色是古銅色的,發散著光滑呈亮的光澤,兩道綠色的劍眉高高豎起,神情冷峻。

「你們該死的亡靈,讓我找得辛苦……」

綠衣人典獄長緩緩說道,他一開口,就帶著嚴厲的殺機,「不過現在,你們已經逃不了了……」

羅恩、克萊恩、芙麗嘉三人駭得後退了一步,只有帕米爾一臉垂頭喪氣的樣子,似乎是已經放棄了希望…… 綠衣人典獄長就這麼靜靜地站著那裡,並不急於動手,像貓戲老鼠一般,不斷地向羅恩和克萊恩兩人施加心理壓力。

綠衣人典獄長的兩隻手像枯枝一樣垂下來,冷冷的殺機在空氣中蔓延,他對兩人身上散發的死亡氣息有著本能的厭惡。

「殺!」

正在這時,克萊恩突然行動了,只見他猛地高舉起左手,一道青色火焰出現在他的手心中,與此同時,一連串晦澀難懂的咒語從他口中念出來。

「什麼……居然是靈魂攻擊……可惡!」

典獄長沒有想到克萊恩居然搶先動手,大意之下,差點著了道兒,此刻的他又驚又怒。

靈魂攻擊,無質無形,威力不大,但攻擊方式詭異,無論你的肉體力量多強,靈魂被攻擊,一樣受傷慘重,如果實力弱於對方太多,僅這一下不死也變成白痴。

面對克萊恩詭異又陰險的攻擊,典獄長一下子啟動了靈魂防禦,把克萊恩的攻勢瞬間化於無形。

兩人的交手僅在一瞬間,在外人看來,兩人什麼也沒有做,但羅恩知道,他們已經經歷了一場兇險的靈魂之戰。

羅恩深吸一口氣,也準備加入戰團。

「可惡……兩個亡靈法師的小爬蟲啊……你以為這樣的靈魂攻擊就能奈何我嗎?我要殺了你們……」

典獄長又驚又怒,他綠袍一展,強大的生命氣息被釋放出來,決意發動反擊。

「白骨牢籠!」

沒有等他動手,克萊恩再次搶佔了先機,他的亡靈魔法幾乎可以做到瞬發,這一點令羅恩也無比佩服。

瞬發亡靈魔法,說起來簡單,但要做到的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建立在對亡靈魔法和死亡法則深刻理解之上。

「唰——唰——唰——」

地上突然伸出無數白骨,像尖銳的爪子一般,一下子把典獄長困在中間,一層又一層地把他包裹起來。

一個高達三米,巨大而複雜的「白骨牢籠」瞬間形成,那宛如白玉般的骨頭,散發出明亮的光澤,圍得密不透風。

「好厲害……這傢伙……」

羅恩驚呆了,他驚訝於克萊恩強大的實力,至少這一點他也無法做到。

「呼——」

克萊恩深吸一口氣,轉頭望向羅恩,只見他獃獃地站在那裡,好像傻了一般,他一急,吼道,「羅恩,你還站在這裡幹嘛呢?快走……快走……我只能困住他一會兒……」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