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成擡頭看了一眼,也不再猶豫,慢慢擡步向着另外一個場館走去,許哲也默默的跟在衆人的身後,事情還沒有結束,也就說明他還有表現的機會。

想到這裏,許哲嘴角的笑容也愈發濃郁,看着羅成的背影,眼神裏面閃爍着陣陣精光。

很快,羅成已經走出了攀巖的場館,張俊幾人已經在另外一個場館的門口等候。

整個俱樂部的場館似乎都已經被趙強他們給包下來了一般,雖然大廳裏面人來人往,可是場館之中除了他們卻並沒有其他人。

看着趙強他們已經走進去了,羅成也不再猶豫,跟在他們的身後進入了另外一個場館之中。

進去之後,羅成才發現這裏面竟然是一個擂臺。

這是……

曲筱雅和慕詩涵也仔細打量了半天,這才發現這裏竟然是一個拳擊館。

二女見狀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絲弧度,心裏面也算是徹底放鬆了下來,以他們的實力想要制服羅成?


後面剛剛進來的許哲見狀更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完全忍受不住的那種,眼淚都已經快要笑出來了一般!

跟羅成比拳擊,這是嫌棄自己活的時間太長了?

可是趙強和張俊他們卻完全沒有任何發覺,目光陰冷的看着羅成。

剛纔是設備出現意外了,現在可就是全部靠自己實力了,三人的拳擊水平可是已經得到了拳擊教練的認可,對付一個羅成還不手到擒來?

想到這裏,三人嘴角的笑容也就愈發得意了起來。

羅成見狀,直接對着旁邊的許哲勾了勾手。

許哲見狀一愣,隨後心裏面便徹底激動了起來,毫不猶豫便向着羅成的位置衝了過去。

羅成嘴角露出一絲輕笑,壓低了聲音對着許哲輕聲說道:“一會兒看我手勢,關電閘。”

許哲一愣,雖然不明白羅成到底什麼意思,但是他這麼做自然有着他的用途,自己選擇幫助羅成,對整個許家來說都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啊!

想到這裏,許哲也不再猶豫,狠狠的點了幾下頭,身體都已經激動的顫抖了起來。

羅成收回了目光,再次放到了趙強等人的身上。

趙強和張俊等人自然也已經發現了許哲的動作,互相對視了一眼,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陰沉的目光,不過卻也根本不知道羅成跟許哲說了什麼。

“許哲這個叛徒,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一定好好修理他!”趙強眼神中閃過一抹寒芒,手中拳頭暗自緊握,厲聲說道。

張俊也連忙點頭,想到剛纔許哲對自己大聲吼叫的樣子心裏面就是一陣憤怒,連忙點頭答應了下來:“好,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趙強看了張俊一眼,也不再猶豫,直接對着羅成一聲呼喊:“愣着幹什麼呢?不會這麼快就反悔了吧?”

羅成嘴角露出一絲輕笑,隨後也不再猶豫,直接向着他們的位置走了過去。

這次曲筱雅和慕詩涵完全不擔心了,靜靜的坐在一旁看着好戲。

許哲也早就已經聯繫好了服務員,服務員還以爲是趙強的安排,自然興奮的同意了下來,走到了一旁默默準備。

羅成來到了趙強等人的身前,張俊直接將一副拳擊手套扔了過來,對着羅成輕聲說道:“玩過沒?戴上這個東西就不會那麼痛了。”

趙強嘴角緩緩露出了一絲輕笑,直接拿出了自己那個特殊定製的拳套,雖然大小和形狀全部都一樣,但是這幅拳套裏面卻帶着攻擊高的利器。

張俊和另外一個少爺也紛紛拿出了拳套,嘴角的冷笑也愈發的濃郁。

羅成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直接將拳套套在了自己的手上,目光再次放到了趙強的身上。

“我們先來?敢不敢?”旁邊的張俊慢慢的站了出來,嘴角帶着一絲輕笑對着羅成輕聲說道。

羅成看了張俊一眼,又看了看旁邊的趙強,輕輕點了點頭:“好。”

張俊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帶着拳套的拳頭輕輕碰撞,直接拉開擂臺周圍的隔離帶,跨步走了進去,滿是挑釁的目光也再次放到了羅成的身上,對着羅成輕輕勾了勾手。

羅成也沒有猶豫,直接擡步慢慢的向着擂臺走了過去。

很快,羅成擡起隔離帶走了進去,看着對面的張俊,嘴角依舊保持着那一絲輕笑,身體也處於一種很放鬆的狀態。

張俊見狀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凌厲的光芒,對着羅成便是一聲呼喊:“準備好了沒有?” 羅成輕輕點頭:“好了。”

張俊眼神裏面瞬間露出了無比興奮的光芒,下意識看了一眼坐在遠處的曲筱雅和慕詩涵,彷彿看到了待會將羅成一拳解決之後二女那震驚的表情了一般。

兩個拳套輕輕碰撞,裏面傳來了一陣微弱的金屬碰撞聲,足以見得這個拳套的硬度到底有多麼恐怖。


臺下的趙強嘴角也緩緩露出了一絲冷笑,慢慢的晃動着自己剛剛受傷的身軀,似乎想要趕緊讓自己恢復一般。

一個服務員也跑了過來,再次擔任這裁判的角色,輕聲呼喊:“預備,開始!”

話音落下,張俊頓時做出了一副專業的動作,慢慢的後退了幾步,身體也開始不斷的晃動了起來。

可是晃動了幾下之後張俊這才發現,羅成竟然依舊無比放鬆的站在那裏,跟剛纔完全沒有什麼不同,就彷彿沒有聽到開始一般。

張俊見狀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一看羅成的樣子就知道他一定沒有打過拳,心裏面也更加的放鬆了起來。

再次晃動了幾下,這纔對着羅成輕聲呼喊道:“嘿,開始了已經!”

羅成輕輕點頭:“知道。”

張俊見狀眼神裏面閃過一絲怒意,明明不會竟然還在這裏裝!

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實力!

想到這裏,張俊眼神中寒芒一閃,直接站準了角度,身體的力量也慢慢的全部放到了自己的手臂上,沉吟了片刻之後直接向着羅成的位置快速衝了過去,嘴巴里面也發出了一聲凌厲的呼喊:“去死吧!”

所有人的視線都已經集中到了張俊的身上,儘管曲筱雅和慕詩涵對着羅成有着絕對的自信,可是這一刻心裏面也忍不住有些緊張了起來,視線死死的盯在羅成的身上。

趙強和那個少爺也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尤其是看到羅成竟然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之後,眼神裏面的嘲諷也就愈發的濃郁了起來。

整個場館裏面最輕鬆的莫過於許哲了,對於羅成他是有着絕對的自信,甚至已經超過了曲筱雅和慕詩涵。

時刻做着命令服務員的準備,眼睛也緊緊的盯在羅成的身上。

一切都發生在片刻之間,轉眼間張俊便已經衝到了羅成的身前,看着還是沒有任何動作的羅成,張俊眼神裏面閃過一抹瘋狂。

身體的全部力量都已經放到了右手上,狠狠的向着羅成的胸口轟擊了過去,準備一擊必殺!

看着迅速逼近的張俊,羅成嘴角慢慢勾勒出一絲微妙的弧度。

就在張俊已經衝到羅成身前的那一瞬間,羅成輕輕後退了一步,讓張俊一擊落空。

看着羅成如此輕描淡寫的躲過了自己的一拳,張俊心中也忍不住有些駭然,可是反應過來之後羅成已經離開了自己足有四五米的距離!

張俊眼神中露出一絲怒火,雖然羅成速度是快了一些,可是卻連跟他打的勇氣都沒有!

想到這裏,張俊眼神中閃過一抹凌厲的光芒,整個身體再次向着羅成的位置爆射過去。

就在這時,羅成回頭看了一眼許哲的位置,暗中打了一個收拾。

遠處的許哲頓時會意,嘴角也慢慢露出一抹異樣的笑容,直接對着遠處的服務員打了一個收拾。


早就已經將手放在電閘上的服務員看到之後嘴角也露出了激動的笑容,直接擡手將電閘狠狠拉了下來。

咔!

整個場館瞬間進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正在全力衝刺的張俊心中頓時一驚,也沒有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記憶之中他已經有了羅成具體的位置,身體同樣沒有任何猶豫,迅速向着羅成的位置逼近,拳頭也按照原來的弧度狠狠的向着羅成的身上轟了過去。

曲筱雅和慕詩涵心中也是一驚,還以爲又是趙強他們的陰謀,心裏面也莫名的緊張了起來,努力的適應着眼前的黑暗。

下面的趙強和那個少爺也一臉的茫然,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而就在下一刻,二人忽然感覺自己的肩膀一沉,身體似乎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一般直接漂浮了起來,肩膀的位置也彷彿被人抓住了一般!

“誰啊!”趙強心中瞬間無比惶恐,想要反抗可是身體卻懸浮在空中根本動彈不得。

咕咚!

二人心中瞬間無比惶恐,剛想要開口呼喊,卻忽然感受到一陣狂暴的力量,直接將二人的身體扔了出去!

“啊!”二人齊齊的發出了一聲呼喊,直接飛向了擂臺中心的位置,可是更加湊巧的是,他們飛去的方向正是張俊衝過來的方向!

“誰啊!”趙強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呼喊,整個人也完全處於一種暴怒的情緒之中。

自己在這裏向來都是修理別人的,什麼時候敢有人設計自己?

張俊聽到這個聲音也是一愣,不過拳頭已經揮了出去,根本沒有任何反悔的餘地!

下一刻,沉悶的碰撞聲猛然響起:“砰!”

張俊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趙強的臉上,身體也跟趙強和另外一個少爺狠狠的碰撞到了一起。

“啊!”

凌亂的嚎叫聲驟然想響起,三個人的聲音摻雜到了一起根本分不清誰是誰!

痛苦之中的張俊也是徹底惱怒了下來,趁着這個機會自然要好好教訓羅成一番,掙扎起來之後手中的拳頭毫不猶豫的向着身前的身體砸了下去。

“啊!”

趙強又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拳,現在的他已經根本沒有心思去想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滿心怒火的他揮手便向着旁邊的身體狠狠砸了下去,也不想去理會是誰,他還以爲自己身邊是將他帶到這裏的人。

另外一個少爺捱打之後自然很是憤怒,同樣揮起了拳頭。

砰砰!砰砰!

沉悶的碰撞聲接連響起,畢竟他們的拳套可都是半金屬的,加上幾人用出了全部的力量,哀嚎的聲音也很快便傳了出來。

曲筱雅和慕詩涵聽到聲音之後更加緊張了起來,知道那邊已經完全混亂了,可是眼前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清。

等了半天,曲筱雅實在是承受不住那種慌亂的感覺,剛想要起身過去看看,卻忽然感覺一隻大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曲筱雅瞬間慌亂:“誰……” 聽到了曲筱雅的聲音,旁邊的慕詩涵也是一陣心驚,身體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還以爲是殺手來了。

就在二人慌亂的時候,羅成那清冷的聲音緩緩響起:“是我。”

二人對於羅成的聲音自然無比熟悉,聽到了羅成的話之後曲筱雅也瞬間驚喜了起來:“你怎麼在這裏啊,你不是……”

話還沒等說完,曲筱雅再次聽到了擂臺之中那打鬥的聲音和痛苦的哀嚎聲,眼神裏面也閃過一抹迷茫的光彩。

慕詩涵也是忍不住一愣,再次看了一眼擂臺的位置,若有所思。

羅成嘴角露出了一絲輕笑,直接找到了椅子的位置再次坐在了曲筱雅的身邊,對着曲筱雅柔聲說道:“一會兒有好戲看。”

曲筱雅聞言一愣,隨後便開始期待了起來,輕聲說道:“好啊。”

慕詩涵眼神裏面也閃過一抹複雜的光芒,心裏面已經隱隱的猜到了將會看到什麼,也明白羅成也是爲了照顧自己的情緒,看向羅成位置的目光也開始浮上了一抹感激,儘管她什麼都看不到。


“啊!臥槽!”

“敢打我,媽的!”

“怎麼不是一個人?還特麼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