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也懵,「你進去的時候不是有個戴手銬的小姑娘嗎?我說的就是她。」

長官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就明白了,「是她救活的措央,不是尚元醫生?」

「對,是她不是尚元醫生,尚元醫生本來是先出手的,可是差點治死措央,所以就換小姑娘出手了,好象她男朋友是叫她『小色』來著。」

「快,快去把剛戴手銬的小姑娘給我請回來,快。」長官反應極快的吩咐手下。

尚元的臉色此一刻已經徹底黑了,他明明全都是按照那小姑娘的針灸落針的,為什麼一個也沒有治好呢,他傻了。

喻色並沒有走遠。

她走了幾步就說不舒服,要求原地休息。

而帶她走的人就是之前知道她施針救了措央的便衣,所以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也由著她磨磨蹭蹭了。

所以,很快就被著裝整齊的人追了上來,「這位姑娘,我們長官有請。」

喻色就明白了,「不好意思,不去。」

剛剛攆走她的時候可是毫不留情的,根本不相信人是她救的,現在發現那個醫生救不了人了,又要把她請回去了。

可她也是有脾氣的。

至少也要爆發一下吧。

幾秒也好。

「這位姑娘,孩子們性命堪憂,能不能活下來全都在你手上了,你忍心看著那麼小的祖國的花朵就這樣失去生命,然後父母失去他們的孩子嗎?那太殘忍了。」

結果,不等這人說完勸完,喻色已經起身往孩子們的方向衝過去了。

她原本也沒想不管不顧。

只是被強迫著離開的。

身為一個醫者,要是真的離開了,那就如同當兵的臨陣脫逃一樣了。

「慢點,別急,別慌。」看她急的衝過去的樣子,身後的陳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喻色衝到了那圍的里三層外三層的孩子們面前,當看到才被尚元醫生施針然後臉色慘白,隨時都有可能毒發身亡的三個孩子時,她一下子急了。

「尚元,你在幹嘛,你這是在謀殺,還是一級謀殺。」

「把尚元拉開。」長官也發現尚元救治的三個孩子沒有一個好轉的,立刻下達了命令。

很快的,尚元被控制住了。

喻色直接拔下了尚元下針的三個病患兒童身上的銀針,然後飛快的重新下針……

。 這泛著幽藍色光芒的陣法根本就不是想要讓他們進去,而是想要吸食他們的神元,兩個人的臉色都很不好看。

顧銘琪將媳婦輕輕地親了一口,直接上前走到了那陣法的跟前。

「銘琪,你做什麼啊?」杜晴冉直接大喊了起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顧銘琪,這人真是過分啊,居然想要去解開這陣法。

顧銘琪則是轉過頭對她笑了笑,「沒事,你好好地在這裏待着,我一定會平安的回來。」

杜晴冉着急的上前想要將他給拉回來,可是這一動才發現顧銘琪居然給她使用了陣法,讓她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動彈,她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人的想法。

「顧銘琪,你幹什麼啊?你給我趕緊回來。」杜晴冉大聲的喊著,「我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但是你這麼做的話我會恨你的啊!」

她使勁的喊著自己心裏的想法,而眼淚根本就忍不住,一個勁的往下掉,看的顧銘琪一陣心疼。

「媳婦,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是那麼不知道輕重的人啊,我有把握。」顧銘琪耐心地解釋說,希望媳婦不要擔心。

可她這話杜晴冉根本就不相信,剛才顧銘琪的話她也聽到了好不好,這人說的是這陣法沒有神元祭祀是絕對不會解開的啊!所以她知道這人要做什麼。

顧銘琪看着她,開心的說:「媳婦,就算是沒有前世的那些事情,這輩子我在清水村遇到你也是我的幸運啊!我以前是真的不知道我們現在能這麼強大,那時候在清水村餓肚子的時候,我就想有一天長大了娶了媳婦,我一定要每天都吃的飽飽的,再也不要餓肚子,再也不要每天喝涼水充饑。」

「後來有了你,那時候你雖然痴傻,可在我看來你就是我媳婦,我得好好地保護你,可惜啊,我最後還是沒有兌現自己的承諾,成親沒多久就離開了,扔下你一個人面對那一家子。」

「再之後回來,我不光是有你了,還有了胖胖,他可愛的樣子讓我覺得要是我們有了親生的孩子一定也是這麼幸福。」

「你回來啊,我們可以想別的辦法,你也說了,我們一家人是多麼幸福啊,但要是沒有了你,我們還怎麼幸福啊?」杜晴冉大聲的喊著說,「快點兒回來吧,我求求你了。」

顧銘琪轉過頭笑着看了她一眼,之後直接自己走進去了,而杜晴冉看見這一幕,親眼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那個入口在他進去之後直接消失了,她瞬間愣住了,半天之後身子一個勁的搖晃。

而這邊的顧銘琪確實沒有出事,他進入這入口之後,這才發現這裏面其實是另有乾坤呢!裏面是一個很大的空間,確實是需要神元來祭祀,只是這裏還有更多的是考驗。

顧銘琪直接一道神力將外面的杜晴冉用陣法傳送了進來。

在看見顧銘琪的那一瞬間,杜晴冉直接就撲上來了,狠狠的打了他幾下,生氣的說:「你真是氣死我了,你以為將我一個人扔下我就可以安穩的等待你出來嗎?」

顧銘琪一臉笑意的承受了她的拍打,最後這才開口說:「沒事了,你看看這裏是哪裏啊?」

杜晴冉被轉移了注意力,轉頭四處的看了看,「這裏好像是一個空間啊!」

「沒錯,這裏就是入口,我們只有從這空間里出去了估計才能找到真正的無盡之界。」顧銘琪一邊說着一邊四處打量。

一陣腥臭的風吹過來,兩個人都默契的屏住呼吸,杜晴冉直接拿出丹藥捏碎之後在四周撒了一遍,夫妻兩個人這才鬆口氣。

杜晴冉看了一圈之後,在周圍到處的嗅來嗅去,「你有沒有覺得這裏很奇怪,剛才那股味道不對勁,但這會兒又好像是靈力十足。」

顧銘琪點點頭,「這裏是無盡之界,連通的是各界,而且會不停的變化,靈力充足是在神界,剛才那應該是地獄或者獸界,等會兒說不定就會有其他的地界了。」

「奧,原來是這樣子的啊!」杜晴冉開口說,突然間看到了一個水晶樣的圓球,發出耀眼的光芒,看的人喜歡的不行。

只是在杜晴冉看家它的一瞬間,那個圓球就開始旋轉了,而杜晴冉看見了高樓大廈,看見了躺在病床上的自己,甚至還有自己那個依舊在照顧她的媽媽。

她不由自主的上前,媽媽看起來比上次看到的時候憔悴了很多,她想回去安慰她幾句。

顧銘琪發現了她的不對勁,使勁的搖晃了幾下根本不行,一着急他一道神力直接打碎了那個水晶球,而緊接着一道紫雷直接劈在了他的背上,顧銘琪晃了晃身子,硬忍着將一口血給咽下去了。

杜晴冉在水晶球破碎之後就恢復了清醒,她看着眼前的一切,心裏不禁在回想,剛才差點兒她居然就中招了啊!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沒有控制住自己。」杜晴冉輕聲的說着。

顧銘琪搖搖頭,開口說:「沒事,只是那東西在控制你而已。」顧銘琪指了一下那邊的水晶球。

杜晴冉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她知道是那水晶球的緣故,可說實話,這根本也是自己的原因啊!她的心裏有這麼一個秘密,一旦遇到了有關前世的事情,就忍不住的失去控制。

「沒事的啊,可以聽我的好不好?」顧銘琪開口說,「跟着我來。」

顧銘琪帶着杜晴冉到了水晶球的前面,將那些碎片撿起來看了幾眼,「你看,這東西其實什麼都沒有,只是上面被人施咒了,看見的人很容易陷入自己的幻覺裏面,其實一切都是假的啊!」

杜晴冉輕輕地鬆口氣,不動聲色的點頭,「嗯,我知道了。」她是真的差點兒就出事了。

一道黑影突然間出現在了兩個人的身後,一伸手就要抱杜晴冉。

杜晴冉的臉色一變閃躲了到了一邊,轉過身冷冷的看着對方,「好大的膽子啊!」說完還將那人用繩子給綁起來了。

「小娘子,你這可就不太可愛了,我也是看你長的漂亮才會想要抱你的啊!你別這麼對我啊!」那人被綁住之後這嘴巴還是不老實,一個勁的在這裏口花花。 陸老爺子坐下看著陸景深,用拐杖敲了敲陸景深的頭,陸景深睜開眼睛看著陸老爺子。

「我說音音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為什麼不自我反省呢?」

「她根本不是誤會,她就是不喜歡我了。」

陸景深從一開始,最怕的就是喬音不喜歡他,喜歡別人,可這一天還是到來了。

想到這些,陸景深就心痛。

陸老爺子嘆了口氣:「我真沒想到你這麼愚昧,音音是什麼樣的人,這麼久了你還不清楚,我是不管你了,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有一天你後悔的時候,你也別怪我老頭子沒提醒你,我現在看見你,我就生氣,你還不如你爸呢,起碼他知道爭取,你什麼都不知道。」

陸老爺子起身先走了。

偌大的陸家沒有別人,整個客廳都安靜下來,陸景深躺在沙發上,靜靜地注視著房頂。

……

林雨涵有些頭疼,迷迷糊糊地起身坐了起來,她一動身邊的楚恆就醒了,立刻起身坐了起來。

林雨涵回頭髮呆地看著楚恆,兩人都有些尷尬,林雨涵也有些臉紅。

「你是第一次?」

楚恆也很意外。

林雨涵不承認:「不是。」

「……」

楚恆抓了一下被子,想要拿開,被林雨涵拉住:「你幹什麼?」

林雨涵語氣冰冷,不想承認。

楚恆握住她的手拉開,把被子掀開,床上還有紅色的印記。

「這是什麼?」

楚恆質問林雨涵,但是語氣很溫柔。

林雨涵轉開臉:「可能是太暴力了,不小吧。」

「……」

楚恆不想鬧得太不愉快,他以為林雨涵是個久經情場的人,畢竟看她就是那樣放得開的,身邊也有不少年輕男人,進進出出的手也不老實,總是吃人豆腐。

楚恆把被子拉上,把林雨涵的臉搬過來,他親了下林雨涵。

「好了,我要……」

不等林雨涵說完,就被拉了下去。

兩人八點多才起來,林雨涵有些不舒服,下了床差點摔倒。

楚恆下了床把人抱起就去了浴室。

兩人去洗澡,林雨涵背對著楚恆,她不想正視這件事,楚恆卻鎖了浴室的門,走去林雨涵身後抱著她洗。

「楚恆,你不要……」

得寸進尺還沒說出來,林雨涵就被轉了過去,被楚恆堵住嘴巴。

她都要累死了,雙手用力拍打楚恆,打的楚恆身上啪啪響。

楚恆放開林雨涵:「改天去我家,見見我父母。」

林雨涵特別好笑:「你的身份,還想帶我見家長,你是沒睡醒么?記住自己的身份,你不過是我的一個暖床工具。」

楚恆看著林雨涵:「我可以不帶你回去,但你現在開始,不許再喜歡別人。」

「那我喜歡你?」

「嗯。」

兩人對視,林雨涵好笑:「不可能,死了心吧!」

「……」

楚恆不著急,一手按著牆壁,另一隻手拉住林雨涵的手,低頭吻下去。

結果,兩人打了起來。

喬音他們吃了飯,陶桃就跟喬音聊天,聊著聊著兩人在床上睡著了。

寧離起身抱走陶桃,看了一眼林宇堂:「不管你想什麼,這不是你改想的。」

寧離也很愁悶,他現在在為陸景深的老婆擔心,但陸景深根本就不在乎。

他抱著陶桃離開,順便關上門。

走了幾步,寧離轉身看著關上的房門,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陸景深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寧離離開,林宇堂去給喬音脫了外衣,又蓋好被子。

之後他才去一邊坐著看電視,看了一會起身回來,他坐下看喬音,伸手拍了拍喬音的臉:「喂!」

喬音睡沉了,迷迷糊糊的,翻身繼續睡。

林宇堂好笑:「你就那麼信得過我,我可是男人?」

喬音全然沒有反應,抱著被子就是睡。

林宇堂伸手過去把喬音拉了過來,喬音平躺著,林宇堂雙手按著喬音身體兩邊。

「我給你一次機會,我問你要是不回答,就當是同意了。」

喬音繼續睡,完全沒反應。

林宇堂低頭想了一下,去親了一口喬音的額頭。

喬音動了動嘴巴,根本沒醒。

林宇堂有些氣結:「你是睡死啊?」

解開領口林宇堂有點暴躁,低頭親了一口喬音的嘴巴。

親吻林宇堂起身回去看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