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聽他們的口氣,全中國現在就只有一輛,還在京都,那這麼說來,靜海市還沒有。一想到開著那輛極其拉風的跑車飈馳在公路上的感覺,葉星辰就是一陣興奮,簡直比上了處女還爽。

「操,你那麼著急的把我們叫來就是為了說這幾件事情?」紫楓卻是大罵道。

「厄,難道還有什麼事情嗎?」葉星辰心裡完全想著跑車的事情,哪裡還注意其他。

「馬俊傑還在暗處關注著我們,難道你不想點辦法引出他?」紫楓提醒道。

葉星辰本來笑嘻嘻的臉蛋瞬間黑了下來,這個有著雙料博士的年輕人實在難纏,就連蕭天都查不出他的行蹤,足見他的詭秘,而且他竟然能夠找上柳丁龍,多少說明了他了解自己一行人和柳丁龍之間的關係,也說明了他有著一個強大的情報組織,不然學校裡面的事情他怎麼可能知道呢?

對了,獨孤霓舞,這個女人曾經掌管著骷髏會的情報系統,現在她死了,那麼說來,馬俊傑那斯肯定掌握了骷髏會的情報網了。這個存在多年的情報網或許沒有天空情報那麼精準,但覆蓋面積絕對比天空還要大,在會內也一定有著骷髏會的姦細。

葉星辰掃了一眼房間中的眾人,知道這裡面肯定不會有姦細,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其他的正式成員,但有好幾千人,要查肯定查不出來,該怎麼辦呢?

葉星辰見識了獨孤霓舞的狠辣,知道這是一個絕對危險的存在,但馬俊傑不但能夠藉助自己之手殺掉這個女人,還能夠掌控她的一切,足以說明了他的恐怖還遠在獨孤霓舞之上,人生能夠有這樣的對手,到底是一種幸運還是悲哀呢?

「小龍,你有什麼可說的?」對於陰謀,葉星辰不是很在行。

「除了等還能做什麼?」陳小龍卻是有些喪氣的說了一句話,他對於自己的智商一向很自負,成績不好,只是他不想考好而已,加入星曜會後的幾場大勝都是在他的布局下完成的,可面對這個姦猾的馬俊傑,他卻第一次產生了挫敗感,這與智商無關,完全是一種經驗上的差距。

「等?呵呵,小龍,這可不是你的作風啊?」葉星辰微微有些驚愣,怎麼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真是修煉天才 「如今我們最缺少的是情報,靜海市這麼大,馬俊傑一行人只有幾百人,而且還各自分開,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行蹤,況且這廝對於國際上的地下世界也很了解,上次能夠請到冰冰,就說明了他的手段,對於這樣一個敵人,我實在毫無辦法!」陳小龍解釋道。

「你沒有,我有!」葉星辰臉上卻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天生就不是一個坐以待斃之人,對於馬俊傑這樣潛在的威脅,他可不想放任著不管,終日防賊,必有一失,自己或許沒什麼,但自己身邊的人呢?這次綁架的是林芸妃,下次呢?雖然已經暗中派人保護蘇姍筱婷他們,但他可不認為馬俊傑會因此毫無辦法。

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找不到馬俊傑,無法進攻他的勢力,但不代表不可以進攻和他有聯繫的人啊?比如說柳丁龍。

既然兩人有了聯繫,自然就會有馬俊傑的線索,而想要找到柳丁龍,那還不容易么?

「什麼辦法?」眾人都是神情一肅,誰也不願意一條眼鏡蛇每時每刻在暗中窺探自己。

「馬俊傑不是和菊花會聯合了嗎?在他們的目標完成之前,你認為他們會就此拆夥嗎?」葉星辰微微一笑,他不擅長布局,但不代表他智商不高,擁有著兩世經歷的他所想的遠比普通人深刻,只不過這輩子有著絕對的力量后,很少再動腦而已。

「明白了,不過現在還沒有上學,我們怎麼找柳丁龍的下落?」陳小龍瞬間明白過來。

「你忘記我帶回的紅蓮嗎?」葉星辰淡淡說道。

「呵呵,原來如此!」廳中的眾人都不是傻瓜,經過這麼一提醒,哪裡還不明白葉星辰的意思,眾人又相互討論了一些,商討了一條完整的順藤摸瓜之計。

「好了,就這麼決定了,等紅蓮的病痊癒之後就行動,現在大家所要做的就是盡量的守住自己的地盤,老七繼續訓練手下,雖說很多時候智謀能夠主導一切,但我還是認為,沒有武力,一切都是空談!」葉星辰最後做出了總結,就說散會,起身就準備朝外面走去,反正又不是什麼正式大會,根本算不得什麼。眾人也沒說什麼。

「星辰哥哥……」倒是黃奕菲站了起來,小跑幾步跟上了葉星辰,直接挽著葉星辰的手臂,嬌滴滴的說道。

「怎麼啦?」葉星辰微笑著說道,這丫頭現在是越來越性感,頭髮也染成了酒紅色,耳朵上穿著紫紅色的耳釘,身上穿著黑色的低胸弔帶,下身卻是一條超短紗裙,要是在陽光下,完全能夠看到裡面的小內褲。

「你現在要去哪兒?你今晚不回家嗎?」黃奕菲在別人面前很潑辣,可在葉星辰面前卻像溫順的小羔羊。

「厄,你都不在家,我一個人回去幹嘛?」葉星辰開口說著,心裡卻想著答應李筱婷晚上去她家過夜的。

「今晚我們一起回去好不好?」黃奕菲卻是忽然說道。

「厄?怎麼了?今天不到外面瘋了?想要回家了?」葉星辰一陣鬱悶,平日里自己一個人在家的時候這小妞子整日在外面瘋得不知道姓什麼,現在自己已經答應了筱婷,她卻說要回家,這不是找茬是什麼?

「人家哪裡是在外面瘋嘛,人家還不是為了幫會的事情么?你不知道,現在我的手下可有一百多人噢?」黃奕菲眼中閃爍著皎潔的光芒。

「靠,少來,說吧,怎麼今天突然想起要回家了?」葉星辰可不認為黃奕菲是心血來潮,而且他也不認為她在某方面需要了。

「容蓉要回來了,我怕你到時候就沒時間陪人家了!」黃奕菲低著腦袋說道。

「傻丫頭,怎麼可能沒時間陪你呢,只是一直都是你沒時間陪我而已,等等……你剛才說什麼?」葉星辰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

「容蓉昨晚給我通了電話,說她的病已經完全康復,過幾天就能回來了!」黃奕菲小聲說道。

「她……她怎麼沒給我打電話?」葉星辰心裡一陣歡喜,容蓉要回來了,本來自己還打算去美國探望她的,可會內的事情卻讓自己無法抽身離開,現在她要回來了,這叫自己怎麼不開心?

好幾個月了,好幾個月沒有看到她了,不知道她在那邊是瘦了還是胖了?

「你還好意思說呢,昨晚你的電話一直關機好不好?」黃奕菲卻是翻了一個白眼。

「厄……」葉星辰一愣,這才想起自己昨晚一直在李筱婷身邊安慰她,生怕別人打攪,這才提早關機,卻沒想到容蓉會在那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

「你昨晚在哪兒呢?我打過家裡的電話,也不再家呢?星辰哥哥,你不會又在外面找女人了吧?」黃奕菲看到葉星辰那有些窘迫的神情,趕緊追問道。

「找女人?我怎麼可能背著你和容蓉找女人呢?你這簡直就是侮辱我!」葉星辰做出生氣的樣子。

「那你昨晚去了哪兒呢?」黃奕菲眼中露出狡詐的神情。

「厄……」葉星辰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

「是不是和李老師在一起?」黃奕菲又開口問道。

「你……你怎麼知道?」葉星辰心中一驚,這小妮子難道安排人監視自己?

(嘿嘿,這幾天有點忙啊,更新多不怎麼穩定,對不起各位了,不過也沒法啊,寫書混不下去了,總要找工作不是?不過大家也盡可放心,再累再忙星辰也會堅持每天的更新的,要是哪些還在看盜版的兄弟,也到逐浪來支持下星辰吧!寫書真的很累的事情)今天有事外出,晚上回來更新,敬請諒解 「嘻嘻,星辰哥哥和李老師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啊!」黃奕菲卻是露出了一個調皮的笑容,似乎並不為這件事情吃醋。

「厄,誰告訴你的?」葉星辰看到黃奕菲那調皮的神情,有些疑惑,以黃奕菲的個性不發飆已經不錯了,怎麼感覺還一副歡喜的神情,難道現在的女孩子都大方到能夠和別人共同享用一個男人的地步了嗎?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自己是不是要多找幾個呢?心裡猥瑣的想著。

「剛才不是說了嗎?大家都知道啦,放心吧,星辰哥哥,我支持你噢,你要是能夠把蘇老師一起泡到手我會更加的敬佩你!」黃奕菲皎潔的笑了笑。

厄……

葉星辰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者說他已經無法趕上時代,根本不了解黃奕菲的思維模式了?

「星辰哥哥今天是不是要去李老師家裡啊?」黃奕菲眼見葉星辰不說話,又開口問道。

「厄……我們還是回家吧!」葉星辰搖了搖頭,李筱婷那邊只好打個電話過去,他的確很久沒有陪過黃奕菲了,或者說,兩人已經很久沒有在一起了。

「呵呵,哥哥真好!」黃奕菲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這麼挽著葉星辰的手腕,與葉星辰一起回到了家裡。

途中給李筱婷打了個電話,告訴她明天再去看她,李筱婷也沒有多說什麼,但葉星辰卻明白她的心裡一定很失望。

哎,如果說人長得帥也是一種罪過,那麼我一定犯了彌天大罪,要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女孩子喜歡我呢?

真是一個頭痛的問題啊!

兩人一起回到了家裡,並沒有見到余小琴一家,感情這段時間衣服店的事情太忙,所以連家也不回了?葉星辰也沒往心裡去,只要她能夠找到事情做就行了。

剛剛打開房門,一股奇怪的梅花香撲鼻而來,葉星辰心中大驚,朝前面看去,就見到一名短髮女子站在窗口的位置,口中直接呼出:「冰冰!」

身後的黃奕菲也是露出了驚訝之色,因為她從葉星辰的口中知道了冰冰發生的事情,對於死而復生這樣的事情她卻不怎麼相信,所以還以為見到了鬼怪,不過旁邊有葉星辰在,她卻是一點都不擔心。

「嗖……」那短髮女子忽然轉身,手中一道寒芒閃過,直朝葉星辰射來。

葉星辰心中大駭,卻不敢躲避,手腕一翻,小刀出現在手心,快速的擋在前面,連續發出數聲脆響,終於將那女子射出的暗器擋下,而那女子的身影卻已經撲到了葉星辰身前,手中一把黑色的短刃直朝葉星辰胸口刺來。

葉星辰依舊不敢躲避,手中的小刀迎上了短刃,噹啷一聲,攔下了女子的第一波攻擊,單腳更是快速朝前邁出一步,反手就朝女子的手腕扣去。

女子的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身子急速朝後退去,躲開了葉星辰的反攻,葉星辰哪裡會善罷甘休,腳下步子一動,閃電般撲出,猶如下山的老虎,身形極快,眨眼之間已經來到了女子的身前,狠狠的一掌拍向女子,因為他已經發現這個人根本不是冰冰。

那女子哪裡想過葉星辰的速度這麼快,面對這疾馳而來的一掌,她根本無法躲避,索性任由葉星辰拍來,手中的短刃卻朝葉星辰的胸口刺去,完全採用了同歸於盡的方法。

「操!」葉星辰心中大罵,這娘們好恨的手段,不過他可不是這麼容易被人擊敗之人,拍向女子的手掌忽然轉向,在女子還為反應之前,已經扣住了女子的手腕,用力一擰,那女子的口中悶哼一聲,手中的短刃掉落下來,而葉星辰另一隻手上的小刀卻瞬間出現在了女子的脖子間。

一切都在電石火花之間完成,看到一旁的黃奕菲連連驚嘆,雖說經過了冰冰的一系列訓練,實力比起以前提高了不少,但遇上這種真正的高手,她也只有退避三舍的份。

「說,是誰派你來的!」葉星辰冰冷的說道。

「冰冰果然沒有看錯人!」那女子眼中卻是毫無懼色,口中淡淡說道。

「你說什麼?你認識冰冰?」葉星辰心中大驚。

「不錯,我是她姐姐水水,這次是她請我來帶句話給你的!」那女子依舊淡淡說道,似乎葉星辰架在她脖子上的不是一把刀,而是一片紙一樣。

「什麼話?」葉星辰說著卻是移開了手中的小刀,從女子的穿著和身法來看,的確和冰冰極其相似,不過卻要比之冰冰差了一點點。

「她讓我告訴你,她還活著,叫你不要擔心!」那女子說完就朝門外走去。

「等等,為什麼她不來!」葉星辰卻是出手攔住了那名女子。

「這次她受到了重傷,對於一名刺客來說可是一件極大的恥辱,長老們怎麼可能再放她出來,沒有半年的時間你是別想見到的她了!」女子說完卻是走出了房門,不等葉星辰說完,已經快速的朝樓下掠去,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星辰哥哥,冰冰真的沒死嗎?」黃奕菲好奇的問道,眼中卻露出了驚喜的神情,雖說冰冰和她年紀差不多,但畢竟教導了她那麼多絕技,兩人有著亦師亦友的關係。

「嗯,看來世界上果然存在這種功法啊,刺客世家,神秘的刺客世家,哈哈哈……冰冰果然沒死!」葉星辰點了點頭,一想到冰冰真的沒死,心裡卻是一陣興奮,一把抱住黃奕菲,就這麼狂吻起來。

「星辰……哥哥……你……你慢點……我……我快要喘不過氣來了……」黃奕菲被葉星辰吻得面紅耳赤,呼吸急促。

「菲菲,好久沒有和你一起洗澡了,我們一起進去吧!」葉星辰那一直壓在心中的枷鎖總算解開,他可不認為剛才的女子會花費這麼多心思來欺騙自己。

一邊說著,一邊抱著黃奕菲就朝浴室走去。

黃奕菲卻是整個人卷所在葉星辰的懷裡,面色羞紅,她也很久沒有享受過葉星辰的疼愛了。

浴室中又是一片春光瀰漫,時不時的傳來黃奕菲的嬌罵聲。

「星辰哥哥,你的好像又變大了噢?」

「厄,藐似一直這麼大好不好,倒是你,咪咪又發育了呢,來哥哥摸摸!」

「壞哥哥……」

「來,菲菲,給哥哥舔舔這裡好不好?」

「啊……哥哥壞死了,人家才不要呢!」

「來嗎,冰冰都給哥哥舔過呢……」

「啊,哥哥你和冰冰也……」

「厄……」

「死哥哥,你太壞了……」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你幫我舔舔嘛,要不然我找其他人去了……」

「那就一會兒好不好?」

「恩……」

「……」

洗完澡的兩人回到了床上,黃奕菲光溜溜的身軀卷所在葉星辰的懷裡,兩人就這麼緊密的靠在一起。

「星辰哥哥,你以後會不會不喜歡菲菲?」黃奕菲嬌滴滴的問道,剛才的激戰已經讓她累得氣虛喘喘。

「傻丫頭,怎麼會呢?」葉星辰雙手握住黃奕菲的雙峰,輕輕的撫摸著。

「星辰哥哥這麼優秀,喜歡星辰哥哥的女孩子也都很漂亮,菲菲怕……」黃奕菲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已經有些哽咽。

「傻瓜,在星辰哥哥眼裡,你和她們都一樣,懂么?以後不要再這樣胡思亂想了,永遠記住星辰哥哥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星辰哥哥的菲菲,永遠的不要分離!」葉星辰柔聲說著,心裡卻是掀起了驚濤巨浪,他實在沒有想到野蠻驕橫的黃奕菲會露出如此柔弱的一面。

「嗯,星辰哥哥,我們要不要再去買一套大一點的房子,等容蓉回來了,把李老師,蘇老師還有所有喜歡你你又喜歡的女孩子一起接過來住好不好?」黃奕菲聽到葉星辰的話,心裡的擔憂減低了不少。

「厄,這個問題以後再說吧,你告訴容蓉我的事情了嗎?」葉星辰心中狂汗,這個丫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

「我才沒有呢,不過容蓉那麼聰明,一定早就知道啦,我相信只要是真心對你的女孩子,她也一定會答應的,不過星辰哥哥,你可不能濫情噢?」黃奕菲一隻手握著葉星辰的小傢伙,也是輕輕的撫摸著。

「濫情?厄,我最多多情,可不會濫情,再說了,有你們在身邊,我怎麼還會濫情呢?」葉星辰嘴裡說著,心裡卻是一陣苦笑,自己還真他媽的不是一般的濫情,在雲龍高中念了一個學期,就和七八個女孩發生了關係,要是換成其他的男人,估計早被女人們給撕碎了,可自己呢,不但沒有遭受到質疑,反而一個個都為自己著想,這也太幸福了一點嘛,可越是幸福,葉星辰越覺得愧疚,有了她們在身邊,自己還需要多想什麼嗎?

時光飛逝,轉眼一個星期過去了,紅蓮的傷勢也逐漸恢復了一些,至少能夠下床走動了,不過卻還不能參與尋找柳丁龍的行動,葉星辰也並不著急,或者說他現在一點都不著急,因為他的一顆心都飛到機場,只因為今天慕容蓉就要回來,這個一直佔據著他心裡重要地位的女孩!

(哪個灑,其實星辰以前的筆名叫紫炎戀少,在逐浪寫了好幾本書了,成績一直不錯,這次鮮花實在太少了點,在好幾個作者朋友面子那過不去,大家有花的也給星辰來點吧,不說其他的,前十,總要讓星辰進去吧!拜託!) 弘揚機場,乃全國最大機場之一,此時在大廳出口的位置,圍上了一大群十七八歲的少男少女。

以葉星辰為首,病癒的歐陽俊,郭敬,李宗政,胡曉,黃奕菲,張燕,李丹,何佳傑,羅隱,甚至連李筱婷也來了,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期盼的神色,當然,最為緊張的還是站在前面的葉星辰,時不時的朝出口的位置望望,又時不時的瞟向旁邊的李筱婷,也不知道心裡想些什麼。

「呵呵,怎麼啦?是不是緊張的不得了?」李筱婷今天穿著一件時尚襯衫,胸口帶著葉星辰送給他的一枚白金項鏈,細白的肌膚惹人垂簾,下身卻是一條天藍色的超短迷你裙,還套著一雙藍色的網狀絲襪,腳下是一雙黑色高跟鞋,看上去性感之極,可引來周圍不少人的目光。

「我怎麼會緊張呢,只是……」葉星辰還是擔心幾個女人之間的事情。

「放心吧,一會兒老師會親自和她談談的,好嗎?」李筱婷自然看出了葉星辰心中的難處,微笑著說道。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又將目光移向了出口。

女播音員的聲音不斷的響起,一架又一架飛機降落在機場,許許多多的人群不斷的從出口的位置走出來,當見到自己親人或者朋友的時候總是興奮的抱在一起,可葉星辰一行人卻是等了半天,都不見慕容蓉的聲音,不覺間每個人的心裡都泛起了滴滴擔憂。

「菲菲,容蓉說她是什麼時候的飛機?」葉星辰再一次開口問道。

「她說是上午十一點到達弘揚機場,現在已經是十一點半了,怎麼還沒出現呢?她的手機也是一直處於關機狀態!」黃奕菲眼中同樣露出擔憂之色,畢竟遲到半個小時可不簡單。

「王強,去查一查XXXX航班到達機場沒有!」葉星辰眉頭緊鎖,朝站在人群之中的王強說道。

「是,辰哥!」王強點了點頭,轉身朝詢問台走去。

不一會兒的時間,王強反轉回來。

「怎麼樣了?」葉星辰趕緊問道。

「XXXX航班提前半個小時達到機場,十點半的時候就已經著落!」王強將自己簡短說道。

「什麼?」眾人同時驚呼一聲,如果說提前半個小時帶來,為什麼容蓉下飛機后沒有給自己等人打電話?

「難道是慕容羽接走了容蓉嗎?」李筱婷也是眉頭緊鎖,疑惑的說道。

「就算是慕容羽接走了容蓉,容蓉也應該給我們打個電話啊?怎麼可能一個電話都沒打?難道容蓉出了什麼事情?」葉星辰心中慌亂,一時間竟然失去了往日的冷靜。

「機場這麼多人,絕對不可能有人在這裡做手腳,容蓉那麼聰明,也絕對不可能被人所騙,極有可能是被她認識的人接走了,至於打電話,或許她手機沒電,也或許其他的原因,總之,星辰,你不要太過擔心,我們還是先回去,派人查查吧!」歐陽俊眼見葉星辰如此慌亂,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葉星辰的電話鈴聲響起,葉星辰趕緊拿出一看,卻是一個陌生的手機號碼。

「喂,請問你是?」葉星辰心裡不知道為何升起了一道不詳的預感。

「葉星辰,我是慕容茗嫣,容蓉出事了,現在正在景山醫院,你快點過來!」電話那頭卻是傳來慕容茗嫣的聲音,葉星辰沒有去理會慕容茗嫣怎麼還知道他的電話,剛剛聽到容蓉出事後的他整個身子狂奔而出,就朝機場外面衝去。

「星辰,發生了什麼事情?」李筱婷,歐陽俊,黃奕菲等人同時驚呼道。

葉星辰卻似乎沒聽見一般,整個人就如同一隻發瘋的獅子,朝前面狂沖,時不時的撞倒一個人,卻根本懶得理會。

「可能容蓉出事了,王強,快跟上星辰,菲菲,讓你的人照顧好李老師,我們先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歐陽俊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了他的冷靜,快速的下達了命令,然後就朝葉星辰追去。

李筱婷等人卻因為穿著高跟鞋的原因,哪裡能夠跟得上,只能夠在眾人的保護下朝機場外面走去。

「辰哥……」機場停車場,等候在車前的一名小弟眼見葉星辰狂奔而來,剛剛叫了一聲辰哥,就被葉星辰一把拉開,還沒反應過來,葉星辰已經衝進了汽車內,發動引擎疾馳而去。

幾名小弟同時露出疑惑之色,正在考慮要不要追上去的時候,歐陽俊帶著幾人沖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