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曾旗一路上也好奇鳳傾城兩人的經歷,於是鳳傾城便開口說了,並且問道:「曾旗兄弟,你知道這下去第三層的通道么?」

曾旗臉色蒼白地搖了搖頭,說道:「我還以為我們這裡便是唯一世界,原來只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

鳳傾城也寬慰他說道:「兄弟你說笑了。這裡雖說只是第二層,可佔地卻比外面寬闊不少。只因為此處是一個大神通者用天地造化捏出來的地方,比起來外面已經是洞天福地了。」

可是說到這裡,曾旗卻嘆了口氣,說道:「什麼洞天福地啊。小姐,不瞞你,我們確實不知道下去第三層的通道。」

很快,眾人便走過城門,到了一個和其他房子截然不同的屋子當中。與其說這是一個屋子不如說是一個城堡。

它通體由黑色磚石砌成,門極其高大是木頭做的,和牆壁顏色不同,這木門被漆成了金色,讓原本沉悶的色調變得極其高昂,而城堡之上更非一般屋頂,而是一個個衝天的螺旋尖塔,又有不少通道連接其中。

鳳傾城看了不禁驚嘆,這彷彿是欲飛的猛獸。應曾旗的邀請,眾人隨他走入其中。經過木門眼前被黑暗遮掩,可剎那間眼前又光亮得似太陽之底,原來這廳堂上掛著一盞琉璃頂燈。

廳堂里中間一個碩大圓桌,四周木凳分列,這木凳雖不鑲金嵌玉,可卻讓人不禁肅穆。鳳傾城和眾人分開坐下,曾旗坐在正中。

「來人。把地圖拿來。」

曾旗呼喝道。

很快,之前在曾旗身後見過的那些侍衛里有一人捧著一個木托走了上前,他腰背挺得筆直,好似手上捧得不只是一張地圖,而是無上的聖物一般。

曾旗兩手接過,隨即把這地圖往桌上一推,當即唰啦聲響飛動,一副巨型的地圖已經展現在眾人面前。

鳳傾城定睛看去,就看見一個紅色交叉畫在地圖的最左方,不用說肯定就是現在眾人所在的位置。

她順著右邊看去,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形畫在了地圖之上,正是剛進入第二層時候看見的那巨人。這巨人在地圖上踩著大片平原,手上拿著石錘,面容猙獰,可是和鳳傾城一開始所見不同,這巨人身後竟然畫著一雙縹緲的翅膀。

鳳傾城心裡吃驚,難道說這巨人還能伸展出翅膀不成?疑惑的她當即扭頭看向曾旗,開口問道:「老兄,這巨人身後怎麼還畫著一雙翅膀?我之前也見過這些巨人,可卻沒有看見。」

曾旗聽說當即開口說道:「小姐。是這樣的,其實那平原上並非只生活著巨人,而且還生活著一種實力極其強悍,能和巨人平分秋色的種族,那便是魔族。」

魔族?鳳傾城一聽這名字都市就皺起了眉頭。曾旗繼續說道:「這魔族雖然實力和巨人不相上下,可是他們數量極少,而且行蹤不定,基本不會定居在這個地方,所以便在巨人背後畫上了魔族的翅膀,以表其意。」

鳳傾城點了點頭,心裡是五味雜陳,居然除了巨人之外還有一個種族有如此強悍的實力,想不到這第二層已經如此兇險了,註定了此行必定不會太過順利。

弄明白之後,鳳傾城便繼續扭頭往右邊看去,就看見在地圖的右邊有五條飛舞的巨龍,而且這些巨龍顏色各異,圍成了一個圈相互咆哮著。

這時候曾旗又開口解釋道:「而右邊正是巨龍們的領地,而巨龍又分為五個紅綠黃黑藍五個類別。可是每個類別的巨龍都承認自己是正統傳承,將其他類別的巨龍視作另類。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嗜血的巨龍們沉醉內鬥也沒有挑起戰爭的意念了。」 鳳傾城點了點頭,可看著這五種顏色巨龍圍成了一個圈,可是中間卻空洞洞地,似乎少了什麼東西。她因此又問道:「兄弟,為何這五條巨龍圍成了一圈,怎麼感覺上是在守護著什麼東西?」

曾旗聽說愣了一愣,沉吟一陣才開口說道:「這個我確實也不知道。但聽說,那個圖案是從巨龍的領地上發現的,並非是畫師杜撰。」

鳳傾城心頭好似有一根弦被撥動,一個直覺告訴她去第三層的入口肯定就在巨龍的領地當中。她和東方無涯對了一下眼神,東方無涯似乎也是如此認為。

鳳傾城心喜,既然如此那就去一趟巨龍的領地就是。而正當鳳傾城站了起來準備開口告辭的時候,突然就聽見城堡外轟隆一聲巨響,簡直就像天上驚雷一般。

在座所有人都心裡震驚,隨即曾旗第一個朝門外沖了出去,同時喝道:「騎士團!全員戒備。」

鳳傾城和東方無涯相互看了一眼,當即心裡便打定主意,既然這裡是人類的城鎮,那麼自己就不能不管。

鳳傾城當即追著曾旗便沖了出去,經過昏暗剎那間火光耀眼,她驚愕站在城堡門前,就看見一個巨大的身影正在城牆外瘋狂肆虐。

那是一隻壯碩的巨猿,渾身毛髮根根散發著油光,而許多的赤炎猴在他手上伸手各自攀著坐著,也沖城牆當中嘰喳著指點。

而曾旗此時當即鏗鏘拔出了長劍便喝道:「騎士團,向來犯的敵人出擊!」當即就聽見四周那些身穿素白長袍的人們大喝應和。

同時他們便縱身往城牆上衝去了。鳳傾城不甘示弱,當即腳下一點便緊隨其後,而東方無涯此時也在身旁。

而此時巨猿明顯也已經發現了來人,當即扭頭來張嘴大吼。頓時鳳傾城就感覺有一陣炙熱的狂浪迎面撲來。

她手當即往腰間一拍,頓時鏗鏘一聲脆響,腰間的長劍便沖向半空,隨即鳳傾城一伸手便將其握在手中。熱浪衝來,眼前曾旗等人迅速移動身形躲避開去,而熱浪則直直朝鳳傾城衝來。

曾旗看見登時瞪圓了眼,鳳傾城他們怎麼出來了,這要是讓他們受了傷!於是他當即便大吼出聲:「小心!」同時他身形一縱便朝鳳傾城這沖了過來。

四周騎士團眾人見狀也想要過來支援,可那巨猿兩手猛地朝城牆上一砸,頓時轟隆一聲巨響。城牆便被砸得粉碎,無數大小碎石便伴隨著巨大聲響朝這邊沖了過來。騎士們沒有辦法揮劍能自保已經不錯了。

可那最大一塊石頭有幾乎房屋一般大小,不偏不倚就沖鳳傾城打去,也朝著曾旗的後背狠狠撞去。

騎士團諸人見了頓時紅了眼大喝道:「團長小心!」

鳳傾城看見曾旗身影又一眼看見曾旗身後疾沖而來的巨石,她當即輕喝出聲,搶步上前一把把曾旗扯到了旁邊。曾旗心裡驚訝,這小妞不要命了!他一咬牙就拼了命想把鳳傾城甩回地上,讓自己來抗下這巨石。

可曾旗掙扎幾下,頓時發覺鳳傾城力氣大得驚人,自己一個漢子竟然扯不動她分毫。鳳傾城此時右手猛地朝眼前揮劍,頓時轟隆一聲巨響。

四周騎士團的人看得目瞪口呆,而曾旗此時正面看去也不禁愣了。就看見那小山般的巨石在鳳傾城一劍之下已經被砍成了兩半。

而這還不止,只看見鳳傾城手腕舞動,頓時劍光亂閃,那已經被劈成兩半的巨石唰啦一聲便化作了無數細小的碎渣,落了滿地。


「好!」

地上的人們見了,心裡一顆跳到喉嚨的心才落了下去,不禁叫道。

而曾旗心中也很是驚喜,想不到鳳傾城等人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此時他也不禁為剛才自己撲身來救她而感到臉紅,不定自己還給她添麻煩了。

眼看四周騎士團的人看自己看得入迷了,可那巨猿仍在瘋狂肆虐。鳳傾城不禁大喝出聲:「諸君小心!我來解決這個巨猿。」

說著,她將曾旗輕輕放在了地上,隨即腳下猛地一點,頓時身形便極速往那巨猿衝去了。那巨猿毛茸茸的巨手合攏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鎚子,此時飛快地在高大城牆上砸著,頓時無數大小飛石便轟隆著衝來。

可鳳傾城兩眼早已經看穿了所有石頭的軌跡,一旁有一個巨石打來,她縱身一蹬便狠狠踩在那巨石上面,而她自己則趁機往巨猿更為迅速地衝過去了。

剎那間已經衝到了這巨猿的面前,在那兩隻巨大的猩紅眼睛注視下,鳳傾城並無慌張,當即啪地一聲左手便拍在了劍柄之上,隨即兩手緊握長劍高高舉起,朝著面前這碩大的巨猿腦袋便怒吼著劈砍而去。

而此時天上風雲莫測,剎那間原本晴朗的天空已經被烏雲覆蓋,只聽見轟隆隆雲雷翻滾聲音不時響起。

在鳳傾城大吼巨劍時候,就聽見一聲轟隆巨響震懾天地,一道刺眼電光如狂龍一般咆哮著涌下,那刺眼的光芒將世界照得通亮。

驚雷剎那間打在了鳳傾城的長劍之上,頓時長劍便散出耀眼金光,刺眼乎猶如炎日。鳳傾城奮起全身力氣往巨猿頭頂打下。

這浩大威勢讓城鎮里的所有人都感覺震驚。遠處街道上那一個小孩拉著他父親的手,開心指著城牆處那刺眼的光芒叫道:「父親你快看,是太陽!太陽來我們這裡了。」

可他父親早已經看著那光芒愣住了,那蘊含其中的澎湃力量,難道真的是天神降臨么?

可儘管如此,那巨猿面對光芒卻並不恐懼,反而大吼叫囂起來,剎那間就看見它猩紅的雙眼突然閃爍起光芒來。

這猩紅色的光芒和赤炎猴的一樣,可是其中蘊含的能量卻比赤炎猴要大上許多,好似地獄當中生生扯開兩界大門,從中窺伺而出的惡魔雙眼一般。

鳳傾城奮力砍下光芒,頓時就和那猩紅色光芒相撞,在那一瞬間聽見轟隆響聲,可在剎那人們的驚呼聲,能量碰撞的巨響和騎士團們的打氣聲音都泯滅在了耳邊。

巨猿


兩股巨大的能量相互碰撞見炸出了強烈的波動,剎那間鳳傾城和那巨猿之間的城牆便化為了飛灰。

一眾騎士團的人當即意料到這猛力衝撞開來的能量絕對不容小覷,若是任由其肆虐恐怕整個城鎮能給它毀了大半。

於是曾旗當即大喝出聲:「騎士團聽令!所有人隨我上前阻止光波!」

說話間,曾旗已經將渾身的能量驅動起來,當即朝著這毀天滅地的光波沖了過去。而一眾騎士團的人又豈是貪生怕死之徒,當即緊跟著曾旗的號令也大吼沖了上前。

「五芒星陣法!」

曾旗和一眾騎士團諸君站在統一戰線上,當即喝道。頓時騎士團的人便聽從號令瞬間上下站著組成了一個五芒星的圖案。

剎那間騎士團的人身上便綻放出乳白色的光芒來,而且每個人身上的光芒又和其他人身上的光芒相互輝映,如此間這眾人便融合成了一人,實力也頓時提升不少的等級。

曾旗眉頭緊皺,壓著牙關看面前那急衝過來的能量光波。這光波十分耀眼,如同太陽一般。可是那蘊含其中的狂暴能量,就算曾旗是身經百戰的戰士也為之震驚。

而此時能量光波轟隆一聲巨響便撞在了曾旗等人的身上。城鎮中所有人驚愕地看著這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情景,腿肚子不住地打顫。 可曾旗等人沒有辜負期望,竟然生生擋住了這瘋狂席捲開來的光波。就看見他們一眾人等身上散發出來的乳白色光芒剎那間就凝聚成了一頭巨獸。

這巨獸頭頂長角,身上有四手雙腳,肌肉如同小山一般隆起。可儘管模樣如此駭人,常人一眼看過去,卻沒有驚悚的感覺,反而覺得一片祥和。

而這巨獸正猛地打出了四隻手臂,死死地頂住了衝撞來的光波。這巨獸正是曾旗等人身體當中的能量散發而凝聚撐的,此時他們一眾人等身體當中的能量消耗得飛快。

他渾身上下衣竟被冷汗覆蓋了,就算是僅僅是能量和那光波接觸,可是光波上毀天滅地的狂暴氣息可還是涌到了曾旗的身上。

啊!

曾旗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仰天大吼出聲,而若是仔細看去,就能看見曾旗的雙眼當中已經有几絲紅色在不突然瘋狂扭動著。

四周騎士團眾人見曾旗出事,當即紅著眼睛出聲:「團長!」要知道這五芒星陣法是有一個主心的,那主心便是曾旗,他承擔了所有的傷害,而眾人不過是將能量輸送到他的身上罷了。

曾旗此時好似聽不見四周眾人說話,眼睛中的紅色已經飛快地繁衍起來,剎那間已經佔據了他大半個眼珠子。

而與此同時,五芒星陣法凝聚出來的光芒巨人在那毀天滅地的能量光波面前也開始節節敗退,就看見巨人噗嗤一聲,頓時一隻手臂便炸了開來化作點點光粒消散在空中。

可是那狂暴的能量卻沒有絲毫要減退的勢頭。眼看著曾旗等人就要被這光波給吞噬殆盡,突然有幾聲大吼:「師弟,我們來幫你了!」

就看見從遠處衝出來幾個人,這幾個人身上衣服和其他人都不相同,可是身上的氣勢卻比曾旗只強不弱,聽他話語,似乎全部都是曾旗的師兄。

而這幾個人在屋頂上上下翻飛,剎那間已經衝到了曾旗等人所在的地方,他們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那可怕的能量光波,冷汗不禁從臉頰上滑落了下來。

這等威勢的能量,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心中不免膽怯,差些連動彈都動彈不得了,更別說反抗。

可就在這個時候,來人當中為首的一個突然喝道:「師兄弟們!別被迷惑了心智,我們快些來助曾旗師弟一臂之力!」

這一吼,頓時就讓其他人醒悟了過來,忙答應一聲便衝到了那五芒星陣法當中。剎那間,他們便毫無阻礙地融入了這個陣法當中,看樣子他們對這陣法也是無比的熟悉,不然貿然加入這麼一個陣法,肯定會產生反作用。

剛剛叫醒眾人的那男子一把將近乎昏迷的曾旗給拉了回來,隨即自己衝浪上前充當著這個陣法的主心骨。

「師兄弟們!為了城鎮。」

他大吼一聲,頓時不僅僅是和他一同來的人,而且騎士團里的眾人也被鼓舞士氣。剎那間整個五芒星陣法便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陣法衍生出來的光芒巨人也仰天大吼出聲。

巨人原本炸開了的手臂便一眨眼間恢復了過來,而且巨人的身形也大了整整一圈。隨即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這巨人頓時就將節節逼近的光波撐住。

可是這樣還不是這巨人的極限,緊接著這巨人竟然抽手回來攥緊了又猛地轟了回去,又是一聲轟隆巨響,那光波頓時力量就小腿不少,這下城鎮應該就安全了。

而這個時候的驚瀾正往那巨猿身上衝去,剛才能量爆炸,她倒是毫髮無傷徑直穿了過去,而東方無涯此時也在身旁。

那巨猿雙眼死死看著飛快移動中的兩人,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可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就待在那巨猿身上,數量極多的赤炎猴們紛紛焦躁起來,沖著兩人又吼又叫,彷彿想要衝過來將鳳傾城等人撕成碎片。

「傾城,千萬不能大意。這巨猿並非這麼簡單。你要小心啊~~」

東方無涯似乎看出了什麼端倪,不禁提醒道。

鳳傾城聽見自然明白,這巨猿有著非同小可的力量,這通過剛才那次能量碰撞就能看出來,那毀天滅地的能量光環撞在了這巨猿身上,頓時就像水波撞在了礁石,竟無聲地消散了。

而那巨猿卻是一點事情沒有。鳳傾城心裡暗罵,這裡的猴子怎麼這麼能鬧騰?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那巨猿大吼一聲,似乎在說些什麼。

鳳傾城正緊盯著那巨猿看呢,就聽見身邊東方無涯突然開口叫道:『傾城,小心身後的猴子!』

鳳傾城一聽,心中吃驚,忙回頭看去,就看見鋪天蓋地的赤炎猴朝著自己直撲了過來。她瞳孔緊縮,難道說這巨猿剛剛的吼聲就是在向這些赤炎猴們下命令么?

可儘管如此,鳳傾城可不會妥協,當即右手往腰間一拍,便鏗鏘一聲脆響,腰間的長劍便飛在了半空,隨即她兩手往空中一搶,當即就將長劍抓在了手中。

巨猿的弱點

而這個時候赤炎猴們已經衝到了面前,鳳傾城回身大吼出聲,頓時長劍如同漆黑夜裡的一顆流星,劃過了一眾赤炎猴們的身體。

頓時就聽見一陣陣慘叫,猝不及防被鳳傾城砍中的赤炎猴頓時身體被分成了兩半,紛紛哀嚎著往地上掉去。

可這麼一下不過是將進攻的赤炎猴擋住罷了,更多的敵人還在後頭。鳳傾城皺眉看著那四散開去卻仍在虎視眈眈的赤炎猴們。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見頭頂轟隆一聲巨響。鳳傾城心裡驚愕忙抬頭看去,就看見巨猿一隻大手掌徑直拍了下來,而在自己頭頂上擋下攻擊的正是東方無涯。

「傾城,別管那些猴子了!這些畜生從森林裡跑出來就像是無窮無盡一樣,他們就算站著讓你砍殺你也要費上一天。快去找這巨猿的弱點,只要把這領頭的給殺了,那那些赤炎猴嘍啰自然不足為慮。」


東方無涯出聲說道。

鳳傾城隨手一劍揮下,頓時就將一隻赤炎猴砍在了地上。隨即答應道:「好!那我們分頭去尋找這怪物的弱點。」

說罷,鳳傾城當即便腳下猛地一點,隨即整個人便往空中衝去了。剎那間衝到了這怪物的肩膀之上,巨猿卻當即就反應過來,猛地扭頭來看隨即就揮手打來,要將鳳傾城拍成肉餅。

想不到這怪物雖然身形如此龐大,可是卻有著這般速度!鳳傾城心中詫異,可她的速度也不差,只見她驅動起渾身的能量便嗖地一聲沖了開去。

隨即就聽見啪地一聲巨響,那巨猿自己全力打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鳳傾城在不遠處死死看著,希望這巨猿的攻擊能對他自己造成傷害,如果可以的話那就有方法將他殺了。

可那巨猿見沒打中鳳傾城,頓時憤怒地仰天大吼,兩手瘋狂地錘著自己的胸口。看見這情景,鳳傾城當即就明白剛剛那能將城牆拍得破碎飛濺的攻擊壓根沒對這巨猿自身產生什麼影響。

她當即咬牙嘖了一聲,看來這巨猿不禁攻擊力巨大,而且防禦能力也不見得差到哪裡去。剎那間,這巨猿便扭頭看來,隨即兩隻眼睛又泛起了紅光。

鳳傾城一見就知道這巨猿是想用紅光將自己擊殺,可自己卻不能放出能量和它硬抗,若是剛才一樣造成了失控的能量光波,自己又分身乏術無法將其阻止,那城鎮很可能就會再次遭受波及。 於是鳳傾城便縱身往一邊飛去。隨即就看見那紅色光芒接連不斷地射來過來,可是鳳傾城移動的速度極快,那光芒緊隨其後,也只能相差瞬間打在了鳳傾城的幻影之上。

隨即就聽見轟隆隆如同驚雷一般的巨響,這些紅色光芒打在了周圍的森林當中,當即就將無數的樹木泯滅成了光粒消散,原本茂盛的森林變成一片片荒蕪之地。

而此時巨猿停下了動作,鳳傾城移動中就看見巨猿似乎腦袋並不能轉動太大的幅度,當即想到這巨猿的背後便是其弱點!

她想到就做,當即腳下一蹬,整個人便像是弓矢一般沖了出去,只聽見嗖嗖幾聲,已經衝到了這巨猿的背後。

這巨猿渾身遍布棕色的毛髮,此時這麼放眼一看,根本看不出什麼門道。鳳傾城一咬牙,決定從這巨猿的脊椎處攻擊。

畢竟巨猿的身子再大,也是由這麼一根脊椎支撐著,那裡肯定是弱點。鳳傾城抓緊了長劍當即沖了過去,她催動起渾身的能量,當即空中便烏雲密布轟隆打下一道驚雷來,這驚雷整整打在了驚瀾的長劍之上。

剎那間長劍散發出耀眼的光芒,有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而此時鳳傾城的身體四周也顯現了許多紅白蓮花來,這些蓮花從一個小小花苞漸漸舒展,很快成了一大朵的蓮花。

而此時無數能量從這些聖潔的蓮花之上輸送到了鳳傾城的長劍當中,頓時原本鋒利無比的氣勢便更添了幾重厚重。

鳳傾城深吸了一口氣,頓時繃緊了身子。剎那間已經衝到了這巨猿背後的不遠處,眼看著揮劍就能砍斷這巨猿的脊椎了。

而巨猿此時已經發現了鳳傾城的動作,可是巨大的身子卻限制住了他的速度。巨猿揮手就要猛地朝鳳傾城上方拍下去。可就在陰影將鳳傾城整個人籠罩其中的時候,東方無涯便擋在了中間。

只見東方無涯兩手飛快地結印,頓時就感覺到無數的能量在他身上凝聚。

可是巨猿這一擊可是感受到死亡的威脅而發出的最強攻擊,其中蘊含的強大威力不言而喻,就連四周的空間也瞬間被巨猿無意中散發出來的能量給撕扯得顯現個個裂縫。

「喝!」

東方無涯瞬間就完成了這個術法,頓時就看見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個極速旋轉的藍色詭秘法陣,而這個法陣當中衝出一聲怒吼,緊隨其後便於是一個巨大的手臂猛衝而出。

這手十分巨大,就連巨猿的手臂和其相比,也不過是一個小娃娃一般的大小罷了。那從法陣當中衝出來的手臂通體晶瑩,竟是由冰做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