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的王旭,卻是能夠憑藉著他那堪比守一境地級強者的神識力量,聽到了公子哥兒的喃喃自語。

「我怎麼會不知道?我能會不知道嗎?這世上還有誰比我更加清楚這個陣圖的嗎?沒有了,絕對不會有比我更加清楚它的了!

自從萬個紀元前,她為了助我脫險,強行為我打開通往低等位面的逆行通道,而使得她沒能躲過我的仇家而意外身殞后。

也只有我一個人懂得一些。因為她當時在將要把我送入逆行通道時,將陰陽輪迴陣法的記憶強行打入我神識記憶中,然而由於太過匆忙,我會的也不過是陰陽輪迴大陣的皮毛而已!

雖然這些僅僅是陰陽輪迴皮毛一般存在的陣法,卻是屢次幫我躲過仇家的追殺,擁有著莫測的無上神通!

但是,我也知道,經由她利用近億載歲月而研究出來的陰陽輪迴大陣,是種能夠溝通冥界,跨越陰陽兩界,強行拘役死靈,而使死者從輪迴通道中強行迴轉的無上威力。

絕對遠遠不是我所使用的僅僅用來改變自己的靈魂氣息,用來躲避敵人的追蹤而已。

而眼前的這個陣法,雖然他的用途極其簡單,只是一個級陣法最基本的功能罷了,但明顯有著陰陽輪迴大陣的基本輪廓。

那麼,眼前的這個小辣椒究竟是怎麼學會這個陣圖的,難道真的只是她無意中想出來的。這世上真的會有那麼巧的事嗎?

我不相信,這其中一定還有我現在不明白的事。是的,一定會有的。我一定要搞清楚小辣椒和她到底有沒有關係。

要不然,她怎麼可能會這種陣法的基本陣式。這種陣式,目前現在只不過是用於傳送而已,這可是遠遠沒有發揮出這個陣圖哪怕是億萬分之一的作用的……


不行,我一定要弄明白這一切,對了,我這裡不是有一個她用過的武器嗎?若她真的和她有著某種聯繫,就必定可以得到這件億載歲月前曾經陪伴著她近萬載歲月的武器……」

旁邊能夠清清楚楚聽到公子哥兒的自言自語的王旭,終於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公子哥兒因為密室內的那個陣圖的緣故,因而他懷疑南宮若穎與另一個已經不在的她有關係。

更重要的是,似乎那個可能已經不在了的她,對公子哥兒絕對非常的重要。是以,此時的公子哥兒很想要知道他的小姨是否與那個她有聯繫。

就在王旭還在猶豫不決,是否要打斷公子哥兒的自語聲的時候,卻是發現這個時候的公子哥兒卻是不知從什麼地方突然取出了一支有著一尺多長的碧綠色古笛。

古笛雖然通體為碧綠色,但是笛的中間部位卻是有著一隻火紅色的鳳凰雕刻,整隻鳳凰彷彿有著生命,栩栩如生,又似乎欲要展翅飛翔。

整個古笛,透露出一種小巧而精美、高貴而古樸的氣息。無一不在誘惑著他人的心志,喚起他們對美好事物的佔有慾!

場中的王旭和分部負責人,兩個男性,一大一小都死死地盯著公子哥兒手中那支古笛,露出了喜歡的神色,更不要說是身為女性的南宮若穎和李薇兒兩人了!

果不其然,公子哥兒才剛剛拿出那支古笛,向來大大咧咧的南宮若穎,已經一點也不知道和公子哥兒客氣地,在公子哥兒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將他手上的古笛奪了過去。

那種速度,都讓一邊的王旭和分部負責人大嘆女人對美好事物的喜歡所能夠具有的力量潛力是多麼的驚人了。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公子哥兒在發現南宮若穎一把將他手中的古笛奪過去時,卻是失聲叫到:「小辣椒,小心!這支古笛上面的鳳凰雕刻不是人為雕刻上去的,而是有一隻遠古的火鳳凰被強行封印進……」

公子哥兒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卻是看見了一件讓他激動得頓時愣在原地的事情。

只見從公子哥兒手中奪過那個古笛的南宮若穎,此時卻是獃獃的愣在原地,而那支古笛卻是突然之間化成了一隻火紅色的迷你型的只有一尺大小的小鳳凰,在南宮若穎還在發愣的瞬間,沒入了南宮若穎的眉心中,消失不見!

南宮若穎獃獃的看著正滿臉激動得臉孔都有些變形的公子哥兒,還以為公子哥兒是在為她無意中讓古笛沒入了她的眉心中而生氣。

南宮若穎不由得弱聲低著頭,對著公子哥兒謙聲說到:「小白臉,對不起啊!可是,我……我真的是不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的!真的,我真不是有意要你的那支古笛的。

剛剛,我也只是不知是怎麼了,好像覺得那支古笛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那種感覺……那種感覺好像是我見到了一個我已經失散了好久好久的親人一樣!」

說到這裡的南宮若穎,見到公子哥兒那是原先的那種表情死死的盯著她,好像並沒有聽到她的解釋一般。她以為公子哥兒還是不能諒解她。

一邊的王旭都出聲說到:「公子哥兒,我小姨雖然喜歡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但是她最多也只會是借來看看,從來沒有說強行佔為己有過的。這次絕對是一個意外。

要不,這樣吧。公子哥兒,你現在想想辦法,看看你用什麼方法可以將那支古笛從我的小姨體內抽取出來!」

聽到了王旭的幫忙辯解的南宮若穎,急忙介面說到:「對啊!小白臉,你不要一直那樣盯著我看而卻不出聲,好不好啊!」

這時的公子哥兒,似乎才清醒過來。在弄清楚了王旭和南宮若穎所擔心的事情后。

公子哥兒卻是出乎意料的對南宮若穎切聲說到:「沒有關係的,那本來就是你的東西。現在只是物歸原主而已。真好……真的很好。古笛竟然在這裡找到她的主人了!」


此時的王旭和南宮若穎總算是聽出了公子哥兒越來越異常的話語了。

這時的南宮若穎都忍不住地問到:「小白臉,你在嘀咕著什麼呢?什麼時候這本來就是我的東西,現在只是物歸原主啊!我不記得什麼時候有過這樣一支古笛的啊!」

不料,聽到南宮若穎的疑問的公子哥兒,卻是慢慢地恢復了平靜,只是此時的他,看向南宮若穎的眼神中,多了幾許隱藏在深處的憐惜、疼愛和傷痛之色。更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凝重閃過其中。

「哦!是啊!可能是本公子記錯了。沒事了,剛剛只是一時之間見到這個陣圖,覺得有些熟悉而已!」

王旭和李薇兒三人聽到公子哥兒如此的解釋,自然不會相信公子哥兒剛剛的異常會只有是如此簡單的原因了。

但是,他們也能看得出來,公子哥兒對他們並沒有什麼惡意,也清楚公子哥兒並不准備將真正的原因告訴他們,也就不準備再繼續追問下去。

苦苦等待,心中七上八下的分部負責人,這時終是鼓起了勇氣,開口提議到:「兩位少主,現在可以打開前往總部的通道了嗎?」 [正文]第五十四章半步大能南宮紫怡

————

僅僅不過是十息的時間,王旭一行五人通過滄雨城南宮世家分部的傳送陣來到了一個山谷的外圍。

他們站立在一處高峰之上,對著前方的谷地,更確切的是整個紫荊山莊已經算得上一個中等規模的盆地了。王旭等人所處的高峰之顛,對整個有著近萬平方公里的紫荊山莊是一覽無遺。

王旭和南宮若穎,望著就在眼前的紫荊山莊。回想著不過僅僅是半年時間,他們所經歷的事情,兩人不能自已的緊緊抱在一起,歡呼雀躍、喜不自禁。

「小姨,我們終於回來了!又可以見到母親了,不過……」

一想起半年前他們兩人可以不告而別,此時的南宮紫怡都不知氣成什麼樣的了。思及於此,王旭的小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臀部,那種竹筍炒肉絲的感覺可不是什麼美味!

發覺語氣中有著異常的南宮若穎,不愧與王旭有著外人難以比擬的默契,她立馬明白了王旭擔心的是什麼。

南宮若穎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容,對著王旭輕聲細語、循循善誘的說到:「小屁孩,你是擔心姐姐和老爹他們兩人是吧?」

這時的王旭,一心都撲在即將到來的懲罰中,根本沒有注意到南宮若穎語氣的怪異之處。而一邊的公子哥兒三人雖然將王旭兩人的反應儼然是收入其中。

但是,對於這種事,他們也自然不會去大煞風景的加以理會,以免無事惹得一身騷——自討沒趣!

是以,公子哥兒和分部負責人都是掛著一臉看好戲的詫異笑容看著王旭兩人的表演,而王旭身後,盡職盡責的李薇兒卻是明白,她身為一個奴婢,根本沒有權力去干涉王旭的家事。是以,她也只能保持沉默。

聽到南宮若穎的回話,王旭覺得他的小姨似乎一點兒也不怎麼擔心一樣,不由得說到:「小姨,你難道不怕外公會抽你一頓嗎?要知道,我們這次一走就是半年,他們一定會知道此事的。」

不想,南宮若穎聽到王旭的擔憂后,卻是不動聲色、一幅成竹在胸的模樣,對著王旭慢條斯理的說到:「其實很簡單啊!小屁孩,我問你啊,你說姐姐會出手打我嗎?」

「絕對不會!」

王旭雖然不明白南宮若穎為何會這麼問,但是他還是想也不想的回到。要知道,在山莊中,要說南宮紫怡最疼愛的兩個人是誰,那是就是王旭和南宮若穎兩人。

特別是南宮若穎,可以說從小就是南宮紫怡一手帶大的,陪伴著南宮紫怡度過了她那段枯燥而無趣的少女修鍊生活!

是以,若說南宮紫怡對王旭的愛是一種望子成龍的心情和要求,那麼對南宮若穎的愛就是一種細心阿護的視同珍寶的憐惜。

從來不曾大聲責罵過南宮若穎一次,不管南宮若穎給她惹出了多大的麻煩!否則,以南宮武元的嚴肅,那裡由得了南宮若穎在山莊中如此胡鬧。這一切都是由於南宮紫怡的默認和支持!

南宮若穎聽到了王旭肯定的回答后,很是自信地再次問到:「那麼,小屁孩,你再說說,我老爹,他會或者說他敢懲罰你嗎?」

說到這裡,南宮若穎彷彿見到了他老爹那幅不上不下的神情,嘴角不由得露出了看好戲的神色!

「好像也是哦!我以前不管犯了多大的錯誤,外公似乎從來沒有責罵過我呢?而且,我記得有幾次的確是我們的過錯,但是外公都只是懲罰那些被我們戲弄而去告狀的人了……」

說到這裡,不過是小孩子的王旭,自然不能明白這裡面的條條框框之所在了,他一臉不解地對著南宮若穎說到:

「小姨,你不說,我還從來沒有想到這方面的事。那你說這是為什麼呢?外公怎麼從來沒有因為我的錯誤而懲罰我呢?」

不想,王旭也問錯人了,南宮若穎雖然也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子,但是她從小到大都生長在一個無憂無慮的環境中,對於人情世故是一點兒也不明白!


她只是簡單的知道南宮紫怡不捨得責罵她,而反過來,她老爹則好像是不敢責罵於王旭,這將會成為他們兩人躲過一劫的關鍵,至於為什麼,她卻是從來沒有想過。在她看來,一切都應該是如此而已!

聽到這裡的公子哥兒和分部負責人則是都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他們從王旭兩人的對話中,自然能夠聽出一點端倪。

而且成為人精了的公子哥兒,甚至突然向分部負責人問到:「我這個小舅子的養母是不是在這個家族中地位挺高的?而且應該還是作為支柱一般的存在?」

分部負責人對於公子哥兒能夠猜測到這一切,是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他在這之前可是親身感受到了眼前這個風輕雲淡的公子哥兒,會是一位多麼可怕的存在了!

這樣一個有著無上神通的人,都不知存在了多少歲月,已經是人精一樣的存在了,能夠推測出這一點,他是一點也不覺得驚奇。

分部負責人恭敬地回話,說到:「這位前輩,您猜測得不錯。王旭少主的養母就是目前我們南宮世家中僅有的兩位存神境強者中的一位。

她叫南宮紫怡,在九年前聽說就已經是存神境人級的境界了。現在已經過去了九年的時間,紫怡少主雖然不過才三十來歲,但是她目前的修為達到了什麼境界,就不是我們所能得知的了。

聽說,紫怡少主半年前又再次閉關,現在是否已經出關,就不得而知了。」

公子哥兒見到在他面前一幅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分部負責人,不由得嘴角含笑的戲謔到:

「你知道的還不少嗎?而且,你怎麼敢就這樣的將可是說是你們世家的核心機密這樣毫無顧慮的告訴本公子呢?」

感受到公子哥兒那種直透心靈的淡然目光,分部負責人益加恭敬地說到:

「前輩,這是我們南宮世家的族規!族規中規定,對於能夠被家族中的少主們帶入家族總部的客人,沒有必要刻意隱瞞一些事情!」

分部負責人的這般解釋,倒是讓公子哥兒一時有些發愣,他可不這麼認為,僅僅是家族中的少主帶回的客人,就不用隱瞞世家中的核心機密。

這時的公子哥兒,心中卻是有了一些其他的更深的想法,他內心暗自嘀咕著:「看來,小辣椒這一世所在的家族,雖然明面上只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家族而已。

但是,能夠有著不對外人隱瞞家族中僅僅存在的兩位存神境強者的作風,能夠有這樣的氣魄,絕對是有所依仗。否則,誰也不敢將一個世家的安危寄托在別人的所謂信任上的。

南宮世家,即使只是一個小家族,但是若說他的家族真的沒有依仗而敢這樣作為,那麼這個小家族早早就應該消失了。

然而,這個家族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思及於此的公子哥兒,驀然發覺他隱隱約約好像發現了那裡不對了。

心中暗道:「剛剛那個分部負責人說這個小世家中有著兩個存神境的強者,然而,本公子卻是只有感受到一股存神境三重天修為的修神者。

明顯他應該是那個家主了。但是,那個小舅子的所謂養母,怎麼沒有感應到她的氣息?這就奇怪了。一個小小的存神境修者,怎麼可能躲得過本公子的神識感應?沒有道理啊!」

就在公子哥兒不甘心,還準備動用更強的神識進行察看時,卻是從前方的山莊中傳來了一陣清脆而悅耳的如同仙樂一般的話語。

「這位道友,既然來到紫荊山莊,就請進來一敘,如何?」

聽到這陣話語的公子哥兒等人,有著截然不同的反應。王旭和南宮若穎聽到了那股熟悉而親切的聲音,頓時忘記了之前的所有擔心。

只想立馬能夠撲進那個人的懷中,心情地訴說著這半年來所遇到過的一切。

而公子哥兒則是被這股邀請聲所震驚。雖然公子哥兒在王旭等人看來,是一個有著深不可測的修為,但是公子哥兒卻是清楚,就他現在的這具分身,也不過就是初入大能的能力。

天聖位面中,也還不能確保安全,只能保證不隨便招惹事端的情況下,能夠安然無恙而已。

然而,就在剛剛聽到那股聲音的同時,公子哥兒明確感受到了山莊中的那位聲音的主人,至少有著准聖九重天的修為!

准聖九重天!

已經是一腳步入大能的半步大能的存在!

半步大能!

這樣修為,在這樣的低等位面中,已經是能夠成為一個聖級門派的一般長老的存在了!

怎麼會出現在這麼一個小地方的絲毫不起眼的世家中!更讓公子哥兒感到可怕的是,那個只不過是半步大能的存在的女子,卻能夠躲避過他之前再三的神識察看。

更明顯的是,他的多次神識察看,都被山莊中的那個女子看在眼裡!

這才是令公子哥兒不得不心生驚奇之感的原因所在!他不能感應到對方,這種情況下,也就意味著,他現在這具分身雖然有著初入大能的能力,但也不見得就能夠戰勝不過是半步大能的那個女子!

王旭和南宮若穎的反應,也使得公子哥兒明白那個神秘的女子十有**就是小舅子的母親南宮紫怡了。

不過,她九年前不是才存神境的修為嗎?

這時的公子哥兒,有著與那個女子儘早見上一面的久違的衝動!他發現,自從來到滄雨城后,在這麼一個小地方中,他所遇到過的驚喜,比之於過去的萬載歲月都要來得多。這讓公子哥兒都有些相信這是命運的安排! [正文]第五十五章返回紫荊山莊

————

因為有著南宮紫怡的出面,王旭一行五人並有受到任何的檢查,直接來到了南宮紫怡修鍊的小谷門外。

剛剛來到小谷外邊,王旭他們就所見一位身著紫衣、宛如九天之神女下凡的南宮紫怡已然是悄然而立。

出塵淡雅的鳳目中,有著一絲無法掩飾的思念和疼愛之情。這時的王旭,根本就忘記了之前的一切,甚至沒有發現在南宮紫怡身邊還同時站著南宮世家的家主南宮武元和其他幾位長老。

「娘!」

王旭忘情地大叫了一聲!

緊接著,王旭一下子撲向了南宮紫怡的懷中,甚至於南宮紫怡都沒能反應過來。此時,後面的南宮若穎彷彿是想起了不久前她在王旭的一撞之下,再次受了內傷。

南宮若穎瞬時回想起自己在王旭一撞之下的結果,不由得出聲驚叫著:「姐姐,快躲開!不要接小屁孩子的一撞。很疼的……」

然而,南宮若穎的話還沒有說完,卻見南宮紫怡已經若無其事的緊緊地抱住了向她迎面而來的王旭。

這時的南宮紫怡在感受著王旭那種真摯的感情時,終於再也無法保持一幅遠離凡塵的七情六慾的九天神女神色了。

她使勁地摟著王旭,甚至沒有察覺到剛剛王旭撞向她時所具有的力量,她此時心中只想這樣緊緊地抱著自己的孩子,擔心他什麼時候又像半年前一樣不辭而別,沒有半點的音訊。

南宮紫怡感受著懷中的王旭那種有如遊子還鄉般的激動心情后,再也興不起半分對王旭半年前私自離開的責罵和懲罰!

千言萬語都被王旭一聲稚嫩而純真的「娘」所融化了,南宮紫怡顫聲道:「沒事就好!回來就好了!你這個錯小子,下次要離開,記住一定要先讓娘得知,明白呢!你這個小孩子……」

良久后,南宮紫怡似乎才發現有著其他人一般。她抬頭看著正在沒臉激動地看著她和南宮武元而又不敢過來的南宮若穎一眼,看著她那幅楚楚可憐的小模樣,不由得笑罵到:

「好了,我的小若若,你還在那裡裝什麼裝啊!過來吧!姐姐答應你了,也不懲罰你了……」

說到這裡,南宮紫怡轉頭對著還是沒有緩過勁來的南宮武元輕聲說到:「爹,小若若她們兩人私自出走,是有不對。但是,終究沒有出現大的傷害,也自己回來了,依女兒看來,就不要再懲罰他們兩人了……」

南宮紫怡語氣頓了頓,接著說著,「女兒也能感受到,這半年中,他們兩人也應該是吃了不少的苦頭了吧!」

這時才聽清楚南宮紫怡話語的南宮武元,卻是沒有理會南宮紫怡的話頭,而是對著南宮若穎顫微微地細語著:「若兒,過來!快讓爹仔細看看,有沒有受傷!」

簡單的一句話,卻是讓還處於複雜心情的南宮若穎一時間衝到了南宮武元的懷中。南宮若穎雖然比王旭大得多,卻依然沒有脫離小女孩的心性,緊緊抱著南宮武元,失聲大哭!

「老爹,女兒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