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火速趕回去的嵐月他們果然看到了最讓他擔心的景象,無數浮雲上都燃燒著熊熊火焰他們的帳篷營帳,全部被燒毀,上面屍橫遍野,很多沒有死的神族士兵正在拚命的呼救著。

「不!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這樣,本以為我們這一仗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戰績,卻沒想到我們的後方損失是如此之嚴重,先命令所有浮雲在撤出2公里的位置,最好四散分開,千萬別集中。」

交代好這些以後嵐月才開始飛回去,統計這一次神族的損失情況。

到了浮雲指揮所嵐月四處喊著哥哥的名字,但是並沒有得到回應。

「喂!你們看見溫格思元帥沒有?」

嵐月四處詢問道!

「沒有!沒有看見!」

「不會在轟炸之中犧牲了吧!」

有一個士兵奄奄一息的開口道!

「你放什麼狗屁呢!溫格思大將軍怎麼可能這麼隨隨便便犧牲就算犧牲了,人家也是可以復活的!」

「對了!先去魔法師的陣亡名單裡面看看有沒有哥哥!糟了!歌賽!我的愛人歌賽!」 嵐月突然想到一個更加重要的問題,哥哥雖然對自己來說無比重要,但是哥哥死去了還可以復活,而自己的心上人要是死掉了,可能自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見到他了,而肚子里的孩子可能從出生就沒有爸爸!

不!歌賽!歌賽!你在哪裡!歌賽!

這一刻嵐月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淚像不要錢是的瘋狂往外留著。

「你看見歌賽將軍沒有?喂!你看見歌賽將軍沒有?」

嵐月見到士兵便開始詢問!

「沒有看見嵐月殿下,歌賽將軍可能不在了,要知道敵人的燃燒炸彈,一落下來立馬行程一片火海,一瞬間上百個神族死兵被燒成了灰,連屍體都沒有,還有他們毒氣彈落下來,大部分呆在上面的戰士們只有等死,他們開始朝著浮雲下面跳,畢竟他們知道一旦吸入了這個氣體,他們會七竅流血那樣死得更加慘烈,跳下去可能下面是河水還有機會活著」

「你們到底在上面經歷了什麼?」

嵐月不敢相通道!

「完全是人間地獄,這是所有神族戰士們從來不曾見到過的,還有一個冒著白煙的東西,只要落在皮膚上,就自燃一直燃燒,而且火都澆不滅,就好像落一塊在你的腿上就一直燃燒,唯一能夠救他的便只有把他那條腿給砍了,不然一直會一直把他骨頭給燒焦,所有的戰士會在無比巨大的痛苦中死去,而且這個東西冒出來的煙巨臭,還有毒,沒想到這群蠻夷的人族是如此的殘忍。」

這個神族戰士在咒罵人族殘忍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想起以前神族的人使用魔法,讓人族的人變成焦土,被雷屁得支離破碎的樣子,還有他親手殺害手無寸鐵的平民這些他全都忘記了,這些只是人族以其人之道換取欺人之心罷了,但是在他們這裡就是殘忍了。

而此刻嵐月已經不知道用什麼心情來形容了,哥哥生死未卜自己心上人生死未卜,還有這麼多神族的傷兵等待救援,他開始後悔自己來天下大陸是不是正確的選擇了。

「救命!救命啊!」

突然聽見一個人的呼救聲,而嵐月聽見這個聲音頓時便興奮了起來,立馬朝著呼救的地點跑去。來到一處浮雲邊緣的時候,果然看見那個自己一直想見的人的面孔。

「歌賽將軍!你還活著啊!活著就好!活著就好!」

嵐月聲音哽咽的說道!

「是還活著,但是你在不救我,我快堅持不住了要掉下去了」

歌賽艱難的說道!其實他是自己能夠爬上來的,但是他必須得假裝啊!不然到時候問起來大轟炸為什麼他沒死,或者他怎麼沒有第一時間搶救傷員他自己也好有個借口啊!

歌賽一被救上來,嵐月便狠狠的抱住了他,看來嵐月是發自內心的真心喜歡他的。

「你怎麼了!你怎麼哭了?」

歌賽拍打著她的後背道!

「我還以為你不在了呢!你不在了我怎麼辦呢!肚子里的孩子又怎麼辦?」

而一旁的士兵都驚呆了,嵐月殿下居然和歌賽將軍在一起了,雖說他兩是很般配的,但是沒想到居然有孩子了,這還是讓人很驚訝的。

「不會的我這不活得好好的嗎,對了溫格思元帥呢!沒找到他人嗎?」

歌賽四處望著道!

「沒有!但是他沒事兒的!他死了可以復活的!」

嵐月此刻只有這麼安慰自己道!

「報告!嵐月殿下,死亡魔法師的名單上沒有溫格思元帥在上面。」

而聽到這麼說眾人都疑惑了起來,既然元帥沒有死,那會是在哪裡呢!

「元帥你怎麼在這裡!」

突然一個士兵喊道!

而眾人同時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對面死人堆的人堆上,溫格思元帥蓬頭散面失魂落魄的坐在那裡,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哥哥!哥哥你怎麼了?」

嵐月快速跑了過去。

「不用管我!你們走吧!讓我靜靜!」

溫格思元帥面無表情的低著頭道!

「哥哥!你別這樣你可是元帥,這麼多士兵看著你呢」

「我叫你走啊!沒聽見是不是耳朵被炸彈給炸聾了!」

突然溫格思情緒崩潰咆哮了起來,直接把嵐月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行了!嵐月!讓元帥好好靜靜,來人拿兩壺酒來,在拿一些好菜給元帥放在這裡,然後誰都不準打擾他,有什麼報告就全全找我說就是了」

歌賽立馬下達命令道!

「但是怎麼可以留哥哥一個人在這裡呢!」

嵐月很是心疼道!

「你在這裡起不到任何作用,他現在受了巨大的刺激,你在這裡只會礙事兒」

歌賽一邊拉著嵐月一邊對她解釋道!

「我知道,現在誰不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我也不好受啊!但是現在不是墮落的時候啊!我必須得去勸他振作起來」

嵐月立馬吼道!

「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無理取鬧,你是女人你哥哥是男人不一樣好嗎?而且你哥哥神族遠征軍的統帥,他是從小就一直在贏從來為輸過,他從來沒有嘗試過失敗的感覺,你想想他多優秀,年輕的元帥帶著整個神族的希望和祝福來到天下大陸,結果呢!當看著自己的士兵戰士在自己面前痛哭求救的時候,他卻無能為力,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火燒死,被毒死,有的甚至自殺往雲下面跳,這種超乎常人難以理解的懸殊,你覺得他能一時半會兒接受得了嘛!」

聽歌賽這麼一說,嵐月也愣住了,以前一直以為哥哥無比的強大,天不怕地不怕在這一刻她才發現哥哥原來也是會脆弱的。

「報告元帥本次傷亡人數基本上統計出來了!」

這個時候一個士兵可能不知道剛才歌賽的招呼跑到了溫格思面前說道!

而歌賽趕忙跑了過去吼道!

「有什麼事兒給我說,別打擾元帥喝酒聽見了嗎?」

「是的!歌賽將軍!」

說著這士兵便準備跟著歌賽走。

「讓他說!」

突然身後傳出了三個無比低沉的聲音字,而這個士兵看了看歌賽有些不敢說。

「元帥讓你說你就實話實說吧!」

歌賽微微嘆了口氣道!

而那個士兵拿著報告單,聲音開始有些哽咽的念道!

「本次出發浮雲之巔遠征軍共50萬人,現在還有17萬人,受傷4萬人。 左邊是黛兒,右邊是蘇菲菲,這兩個女人整的顧忘有些頭疼,而趙以諾最近也不搭理自己了,這讓他更加神傷。

「大哥,你到底是怎麼想的?總不能就這樣一直拖下去吧?」旁邊,山貓直接問道。

辦公桌前的男人,雙手抱著腦袋,很是憔悴。山貓知道他也很為難,但是感情上的事情,若是處理不好,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黛兒的意思是,她必須要得到你。」山貓提醒著。

黛兒到現在都還沒有去找趙以諾,就是因為她想多給顧忘一點時間,讓他自己選擇,可是事實是,他根本就不會離開趙以諾。

「還有那個蘇菲菲,她怎麼又回來了?」山貓又問道。

「大哥!」突然,周陽直接闖了進來。

「你小點聲!」顧忘抬起頭,對著面前的女人大聲吼道。

頓時,周陽蒙了。

這是怎麼了?她犯錯了?不對啊,她才剛過來啊!他什麼時候變得脾氣這麼爆了?女人緩緩走到山貓面前,驚奇的看著面前的男人,眼睛里充滿了疑問。

「什麼情況?」

「大哥煩著呢,你就別沒事找事了。」山貓輕輕拍了拍她的胳膊,回答。

「誰沒事找事了?我只是來關心關心他好么!」女人瞪了他一眼,低聲吼道。

看著顧忘如此銷魂的模樣,肯定又是因為女人!周陽拍了拍手掌,跑到顧忘面前,仔細打量著他臉上的表情。

「大哥,你告訴我,你到底喜歡誰啊?」她突然問道。

這個臭丫頭,這不是廢話嘛!他當然肯定喜歡趙以諾了!從頭到尾,他對趙以諾的心意就沒有變過。

「別煩我。」顧忘直接說道。

「顧忘,你能不能文明一點,我對你可是客客氣氣的,你看你,什麼態度,這麼凶。」周陽轉過身子,雙手叉著腰,一副受氣包的可愛模樣。

「你來找我什麼事?」顧忘問道。

「沒事啊,就是來看看你,聽說你最近犯桃花,我來看看你有沒有被女人糾纏。」女人故意說道。

「別鬧,煩著呢。」顧忘嘀咕著。

確實,最近一段時間,他已經將公司里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自然也就將心思放在了感情上。他心裡也很清楚,這三個女人都不能得罪,尤其是黛兒。

「你煩什麼啊?你不是喜歡趙以諾么?那你就和她在一起啊!你總不能心裡裝著一個人,又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吧?」周陽故意說道。

她說的很對,可他是在想怎麼穩妥處理好黛兒和蘇菲菲這兩個女人的問題。

「那個黛兒,雖然確實比趙以諾漂亮,比趙以諾身材好,比趙以諾優秀,但是你不喜歡她,那也沒用啊,你就直接告訴她好了,那個蘇菲菲,就更好解決了,直接拒絕唄。事情本來很簡單,大哥,只是你自己想的太複雜了。」周陽繼續說道。

若是真的像她想的那麼簡單,那這個社會可就真的和諧了!

「你不懂,別亂說話。」山貓在旁邊推了推,趕忙說道。

「我知道,你們肯定又要說我幼稚,啥都不懂,但是你們為什麼不把事情用簡單的方式來處理?」突然,顧忘的眼睛亮了。

也許,這個女人說的對。只要自己保持自己的態度,或許事情會真的有轉機。至於後期到底會發生什麼狀況,他都會承受!

「走吧,周陽,大哥請你吃飯!」顧忘突然說道。

周陽轉過身子,看著他,有些好奇。

「怎麼?不想去,那我自己去了。」說著,他便要走出辦公室。

「別啊大哥,我去,你請客我不買單!」背後,女人大聲喊道。

「大哥,你太夠意思了,我說吃火鍋,咱們就來火鍋店……」女人一邊將一塊肉塞進嘴裡一邊說道。

「最近生意怎麼樣?有沒有需要幫忙的?」顧忘問道。

「挺好的,放心吧,你要是有閑錢的話,可以再投資一點,當然,我不會強求。」女人開玩笑說道。

對於周陽的書店,顧忘是完全支持的,而且他已經對書店投資了不少,自然也不會在乎接下來繼續投資的錢。

「想好了么?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

「考慮好了,我要把書店生意做大!」女人堅定的回答。

很好,這才是他所認識的周陽!

「人呢?去哪裡了?」辦公室里,黛兒直接問道。

「大哥出去吃飯了。」山貓立馬回答。

這個點兒?吃的是什麼飯?看著手錶,黛兒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和誰一起去的?」女人又問道。

「和……我女朋友。」山貓故意回答。

頓時,黛兒笑了,徑直離開。她對周陽放心,自然也不會吃醋。

「黛兒小姐,您為什麼這麼喜歡大哥?」山貓問道。

「沒有為什麼,就是一見鍾情。」

對於這個問題,她一點也不避諱。在她世界里,不管是事業還是感情,都要光明正大的進行。

「可是大哥有心愛的女人,你應該很清楚。」山貓繼續提醒著。

「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他們倆現在已經離婚了,所以我和那個趙以諾都有共同競爭顧忘的機會,不是么?」

說的真是直白,不愧是大家族的後代,山貓嘆了口氣,為顧忘感到惋惜。

「難道你覺得我配不上顧忘?」女人突然問道。

這是什麼話?論背景,論勢力,論錢財,應該是顧忘配不上她才對,只是在愛情面前,人人平等,沒有什麼配得上配不上一說,只有愛不愛一解。

「沒有,只是我覺得,大哥一定會選擇趙以諾的。」

是嘛?那就等著瞧咯!她相信,時間會給她答案。無論結果是好是壞,她都可以接受,但是她仍然相信,總有一天,顧忘一定會被自己的真情所打動。

「不一定,時間能證明一切!」說著,黛兒便直接離開了。

她將愛情等同於事業,認為只要足夠努力,就一定會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可是她卻忘記了,有些男人一旦對一個女人動了真心,便不會再去瞧其他的女人。 「還有作戰能力的,加上受輕傷的總共還有15萬人,其中還有12000魔法師,和十三萬的戰士,但是這群戰士們士氣低落尤其是戰士們,很多都不願意上戰場參戰了。」

這個通訊兵低著頭小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