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葉壯、葛騰輝、黃小蓉三人,也讓阿巴頓兄妹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這三人雖然不像葉寒那樣無法揣摩看透。但阿巴頓兄妹相信,他們三人的實力絕不會弱於自己兄妹。

對阿巴頓兄妹來說,讓他們看不透的只有兩類人:一是身無所長的普通人,這些人身上沒有修鍊氣場,所以感應不到;二是實力遠超他們的強者,這些人只要刻意隱藏氣息,他們就感應不到任何異常。

而會議室里在座的各位,能夠參加「正義之劍」行動,很明顯都是各國精英中的精英,既然不是普通人,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那個葉寒的實力,要比自己兄妹強大得多!

來自華夏的這五個人,除了隊長古蘭心外,其他四人,一人深不可測,另外三人強大無比,絕對是二十國里整體實力最強的一支小隊!

阿巴頓和妹妹阿曼莎翻看了一下手裡的各國成員名單,交換了個眼色,然後心有靈犀的站起身,向著葉寒那邊走過去。

「他們過來幹什麼?」古蘭心和阿巴頓兄妹之間素無交集,見他們一臉和善的走過來,皺了皺眉,低聲嘟囔道。

「你沒看到他們是帶著微笑過來的?或許他們想和咱們交朋友吧!」葉寒輕笑道。

「交朋友?」古蘭心低聲道:「我聽說光明教廷神聖騎士團的成員,一個個都無比的驕傲自負,很少和人交往……」

葉寒道:「有實力,就有魅力!他們一定是覺得咱們實力夠強,所以主動過來結交!如果實力太弱,他們才懶得搭理!」

兩人說話間,阿巴頓兄妹已經走到了近前。

兩兄妹穿的都很另類,衣服款式和中世紀的武士服差不多,腰間還分別掛著一把佩劍,佩劍的劍鞘呈烏黑色,上面刻著奇怪的符號和玄奧的紋路,劍雖然還在鞘中,但葉寒能夠感應到其中所蘊藏的一股殺氣。

葉寒知道,兩兄妹的兩把佩劍都不是普通的劍,應該相當於修鍊者的秘寶,當劍出鞘時,會令他們兄妹的實力有一個大的提升。

想不到在這個世界里,居然也存在著類似「秘寶」的東西,看來這個光明教廷,還真有點意思啊!

葉寒的目光自阿巴頓兩兄妹腰間懸挂的古劍上掃過,然後饒有興趣的看著兩人。

「你們好!」阿巴頓有著一雙碧藍如海的眼睛,鼻樑高挺,容貌很英俊,身上有一種貴族的氣質,他走到古蘭心等人面前後,有些靦腆的微笑著,自我介紹道:「我叫阿巴頓,這是我的妹妹阿曼莎。聽說你們五位來自東方的神秘古國華夏,我們兄妹自小就對華夏文化很感興趣,只是一直沒機會去。我們想和五位交個朋友,可以嗎?」

阿巴頓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雖說是和五人說話,但目光卻一直在看著葉寒,雖說那分名單上標明的古蘭心才是華夏五人小隊的隊長,但他們兄妹一向敬重強者,認定葉寒是五人當中最強大的一個,對他格外的尊重。

葉寒似乎知道他們的心思,笑著站起身,和兩兄妹握了握手,古蘭心四人見狀,也紛紛起身。

「交朋友什麼的,我們也都喜歡。我也來介紹一下吧。我叫葉寒,這位是我們的隊長古蘭心、這是葉壯、葛騰輝、黃小蓉……」葉寒依次把自己這邊的人介紹給阿巴頓兄妹認識,然後道:「兩位,坐下一起聊聊吧!」

阿巴頓兄妹也不客氣,在葉寒身邊的兩張椅子上坐下來,雙方相互說了些客氣話,並約定在接下來的「正義之劍」行動中多多支持,相互配合,不過因為彼此只是初識,也沒有深入的去探討些什麼。

雙方聊了片刻,阿曼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后,低聲對哥哥道:「哥,那個葉寒給我的第一印象很好,我覺得這個人不錯,值得結交!」

阿巴頓道:「嗯,我也有這種感覺。我敢打賭,那個葉寒絕對是個偉大的強者,他的實力,比我們見過地所有人都強出很多!這個朋友,一定要結交!說不定這次『正義之劍』行動,我們還要仰仗他的幫助!」

「嗯,黑暗教廷的人,和咱們『光明教廷』對抗上千年,一直屹立不倒,足以說明他們的難纏。也不知那『骷髏』組織里,容易隱伏著多少黑暗教廷的人。」

「我懷疑『骷髏』組織,就是由黑暗教廷的人創立的!無論如何,這次我們一定要徹底剷除那些異端!」

「正義之劍」行動開始前,來自二十個國家的一百名參與者加上光明教廷的阿巴頓兄妹兩人,在這間會議室里召開了一次碰頭會,讓大家相互認識了一下,然後又商討了一些行動的具體事宜,最後把一百餘人劃分成幾個行動小組,便於指揮協調。

在劃分行動小組時,古蘭心按照葉寒之前說的,要求自己五人單獨行動,弗蘭克勸說無效,只得同意,不過隨即阿巴頓兄妹要求加入葉寒等人的隊伍,葉寒思索了一下就同意了。

一切安排就緒后,一百零人在行動總指揮、法蘭西國「黑衣人」特種部隊教官弗蘭克的帶領下,趕赴附近的一座軍用機楊,登上一架軍用運輸機,飛往法蘭西國東南部城市裡昂。

飛機寬闊的機艙內,阿巴頓、阿曼莎兄妹和葉寒等人坐在一起,說說笑笑,儼然像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這讓其他人不由大感疑惑,不明白這對來自光明教廷的神秘兄妹為何對葉寒五人如此親近友善。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像阿巴頓兄妹這麼有眼光,包括來自倭國的小野在內的絕大多數人,見古蘭心等人都是如此年輕,難免會生出幾分輕蔑之心,心想這次「正義之劍」行動,面對的可是非常兇殘的對手,幸好沒和這五個年輕人劃分到一組,否則肯定會被他們拖後腿的。(未完待續。。) 面對機艙里其他人異樣的目光,葉寒等人絲毫不以為意,自顧自的說笑著。而他們表現的越是從容淡定,就越是讓阿巴頓兄妹高看幾分,心想強者風範,正該如何。

「幾個小屁孩兒,非要裝出一副裝老氣橫秋的樣子,真是可笑!嘿嘿,等和『骷髏』的殺手們對上,他們就會嚇的屁滾尿流,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真是搞不懂,華夏怎麼會派出這五個人參加如此重要的行動?難道華夏真的無人了么?」

「可惜那兩個華夏女人,年輕漂亮,萬一在行動中被『骷髏』的殺手幹掉,就實在太可惜了!」

「那個阿曼莎也不錯,金髮碧眼,身材火爆,是我喜歡的類型!」

「如果能和他們三個女人快活一晚,明天的行動我寧願不參加了。榮譽什麼的,見鬼去吧!」

「小聲點,被她們聽到,你就慘了!」

「聽到了又怎樣?」

坐在葉寒等人斜對面的小野等人「嘿嘿」冷笑,用本國話低聲聊著,不時看一眼古蘭心、黃小蓉、阿曼莎等人,一臉的猥瑣之色。

小野幾人聊得歡快,卻沒想到阿曼莎曾經學過倭國語,他們說的話,全被阿曼莎用英文逐字逐句翻譯給了葉寒等人聽。

「這幾個渾蛋,都不是好東西!」

「我收拾他們去!」

「我跟你一起!」

「走!」

古蘭心和黃小蓉都不是好惹的,聽了阿曼莎翻譯過來的話后,不由杏眼圓睜,柳眉倒豎,「騰」的站起身,冷著臉並肩向小野等人走去。

「阿曼莎,你也來,給我們做翻譯!免得那幫渾蛋又說倭國語。讓我們聽不懂!」黃小蓉招手叫道。

阿曼莎看了哥哥阿巴頓一眼,見哥哥微微點頭,便興奮的「哦」了一聲,起身跟了過去。

「唉,有人要倒霉了!」葉壯自言自語說了一句,然後身體向後一靠,悲憫的目光看向小野等人,彷彿預見到了他們鼻青臉腫的模樣。

「活該!」葛騰輝冷笑道:「那幾個傢伙,就是欠揍!不打得他們哭爹喊娘,他們就不知道什麼叫厲害!」

阿巴頓眯起眼睛。看著古蘭心和黃小蓉臉罩寒霜的一步步向小野等人走去,心裡隱隱生出幾分期待之意,他很想看到兩女和小野一方發生衝突,最好能把葉寒等人也卷進去,這樣就有機會看到葉寒等人的實力。

熱血江湖之正邪大戰 ,阿巴莎緊隨而至,不由有些愕然,隨即和身邊幾人交換了個眼色,緩緩站起身。凝神戒備起來。


「你們剛才說的話,有種再說一遍!」古蘭心和黃小蓉在小野等人面前站定,怒目瞪視,黃小蓉雙手叉腰。指著小野等人冷聲道。

小野懂得華夏語,不用阿曼莎翻譯就聽得懂黃小蓉的話,見黃小蓉臉色不善,笑道:「我們說什麼了?」

「說什麼。你們自己心裡明白!」黃小蓉冷冷道:「別認為你們說的話沒人聽得懂,阿曼莎懂得倭國語,你們說的每一句話。她都告訴了我們!」

小野向阿曼莎看了一眼,沒想到這個金髮碧眼的白人美女居然懂得本國語言,不過他也沒反駁什麼,心想我們說就說了,你能耐我何?

末世之黑色彼岸 ?這麼漂亮的女人,參加如此危險的行動,萬一犧牲了生命,是很可惜的……」小野用倭國語道,他想試探一下阿曼莎是不是真懂本國語言。

阿曼莎很流暢的就把倭國語翻譯成了英文,古蘭心聽了,又把英文翻譯成華夏語告訴黃小蓉,黃小蓉聽后,冷笑一聲,道:「我們漂不漂亮,關你們幾個屁事?需要你們來論評?要評論的話,去評論你媽的美醜去吧!」

小野臉色一沉,指著黃小蓉道:「你……你侮辱我的母親,實在太沒有教養了!你知道什麼叫尊重嗎?」

「教養?」黃小蓉把他的手打到一邊,冷笑道:「你這種人,知道什麼叫教養?哼,想獲得別人的尊重,首先要學會如何尊重別人!你不尊重別人,叫別人如何尊重你?可笑!」

「道歉!」小野一雙小眼睛怒視黃小蓉,寒聲道:「我要你立即給我道歉!」

「該道歉的是你們這些人!」黃小蓉毫不相讓,道:「你們這些人剛才說過什麼,自己心裡比誰都清楚?我們一起過來,就是要向你們這幫渾蛋討個說法!」

兩人之間的碰撞,吸引來四周不少人的目光,大家都饒有興趣的看向這裡,並且低聲交流著,詢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其實小野和黃小蓉爆發衝突的原因,這些人並不想去了解,也懶得勸解,他們只想知道,這個來自華夏的漂亮女人,和那個來自倭國的猥瑣男人之間如果動起手來,誰強誰弱。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我懶得和你多說什麼!等這次行動結束,你們等著我們倭國武士的挑戰吧!到時候不敢應戰的,就是懦夫!」

見四周的人都在看向這裡,小野似乎覺得和一個年齡比自己小了許多的女人爭吵有些不妥,惡狠狠的說了一句場面話后,便想坐下去。

「啪!」

一聲脆響,在運輸機的機艙里回蕩開來,竟是黃小蓉抬手在小野的臉上打了一記耳光,一時間四周所有人都呆住,誰也沒有想到黃小蓉竟如此大膽,居然當眾抽打小野的臉。

再怎麼說,小野也是一國強者,而強者都有著強者的自尊和驕傲,黃小蓉打他耳光,比殺了他更帶有侮辱性。

小野本人也被黃小蓉這一巴掌打得一陣呆愕,大腦短路了一陣,等到反應過來時,黃小蓉已經和古蘭心、阿曼莎一起轉身離開。

從四周投射過來的目光中,小野彷彿看到了嘲諷和譏笑,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雙拳緊握,胸中怒火陡然爆發。

「渾蛋!」

小野發出一聲大吼,身形向前迅猛撲出,右拳狠狠向著黃小蓉的后心轟去,這個時候,他只想一雪剛才的打臉之恨,哪還管這一拳轟出,黃小蓉是死是活?

「小心!」

古蘭心驀然回身,大聲提醒,同時右掌作刀。向著小野那隻轟向黃小蓉的右臂揮斬而出,想要逼近他自防。

你是意料之外 ,而古蘭心雖然出手截擊,但反應速度卻慢了一點,根本無法攔住小野。

「啪!」

又是一聲脆響,小野那一拳沒能打到黃小蓉,自己的臉上卻又被打了一巴掌。這一巴掌比剛才還要重許多,打得小野身體原地旋轉了幾圈,差一點坐倒在地上。

「這兩個耳光,是給你的小小懲戒。讓你長點記性!以後見了我們,嘴角請放乾淨點,否則,我不介意讓你下半生在床上度過!」黃小蓉冷冷丟下這麼句話后。緩步走回到自己的座位那裡。


整個機艙里,除了寥寥幾人外,其他沒有能看清黃小蓉是怎麼出的手。就連阿巴頓以及站在黃小蓉身邊的阿曼莎,都只是看到黃小蓉的手臂化成一道虛影晃動了一下,然後小野臉上就出現了五道鮮紅指印。

現場的氣氛,陡然間變得詫異起來,人人看向黃小蓉的目光,都帶著驚奇訝然。小野的實力在這一百餘人當中雖然不是最強的,但想要輕易打他耳光,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做到,可黃小蓉卻輕而易舉的連打了他兩個巴掌,如果說第一次是運氣的話,那麼第二次就絕對是實力了。


這個看起來身嬌體柔的美女,竟有著如此驚人的身手,那些原本有些瞧不起她的人,全收起了輕視之心,連帶著對葉寒等人也看重起來。

「打得好!」

「太解氣了!」

「哈哈,看那幾個渾蛋還囂張!」

「小蓉姐,你下手有點輕,要是我葉壯出手,保准打得他臉上百花盛開!」

葛騰輝和葉壯看到黃小蓉回來,笑嘻嘻的一唱一和的說道。

黃小蓉吃吃而笑,道:「下手太重也不好,大庭廣眾之下,總要給人家留點面子嘛!」

坐在她身邊的古蘭心聽了,不由好笑,心想你當眾連打小野兩個耳光,還叫留點面子?這簡直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啊!

雖說黃小蓉並沒真正顯露身手,只是打了小野兩個耳光,但阿巴頓已經能夠推斷出她的真正實力,感慨的道:「黃小姐,你很強大!」

「比你如何?」黃小蓉問道。

「不在我之下。」阿巴頓正色道:「希望以後有時間,我們可以切磋一下!」

「切磋的話,你還是找其他人吧!比如他們……」黃小蓉指了指葉寒、葉壯、葛騰輝,道:「他們三個,都比我強!」

阿巴頓的目光在葉寒三人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葉寒身上,苦笑道:「葉寒先生的實力,給我的感覺深如大海,讓我無法捉摸,我覺得我肯定不是葉寒先生的對手!至於葉壯先生和葛騰輝先生,也都很強大,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向兩位討教!」

葉壯咧嘴憨厚一笑,道:「討教什麼的就免了吧,容易傷和氣!咱們不如看看這次『正義之劍』行動中,誰幹掉的『骷髏』殺手多!」

「嗯,這個靠譜,我覺得行!」阿曼莎也不想哥哥和葉寒等人交手,不然到時候萬一傷著碰著,終究不好,聽了葉壯的話,立即表示贊同。

「好,那就這麼定了!」阿巴頓眼中戰意升騰,興奮的說道。(未完待續。。) 寬闊的機艙之中,小野彷彿傻了一般,獃獃站在那裡,左右臉頰上各有一個鮮紅掌印,四周眾人看到他這副模樣,想笑又覺得不妥,只能苦苦忍住。

小野是倭**隊的武術教官,又是這次倭國指派的參與「正義之劍」行動的五人小隊隊長,對他來說,榮譽甚至比生命還重,如今卻被一個看似嬌柔的女人當眾打臉,而且還連打兩次,這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他心中又是惱怒又是羞愧,臉色時青時白,恨不得立即找條地縫鑽進去。

不過小野並沒有被滿腔怒火沖昏頭腦,這個時候,他反而冷靜了下來,知道黃小蓉能接連兩次打自己耳光,證明她的實力比自己絕對只強不弱,自己如果硬要找回場子,結果可能適得其反,遭到更大羞辱。但要就此忍氣吞氣,什麼反應也沒有,只怕自己會成為別人的笑柄。

「這兩個耳光,我記住了!今後若不討回來,我小野誓不為人!」

事到如今,小野無計可施,只能丟下這麼一句狠話,悻悻返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低垂著頭腦袋,再也不看其他人一眼,一雙拳頭,握的「啪啪」作響。

和小野同行的四名倭國人,也像是霜打的茄子,渾然沒了剛才的興奮勁頭,只是每個人偶爾看向黃小蓉那邊時,目光里流露出的,都是仇恨無比的光芒。

「今後幾天,小心留意那幾個倭國人!」葉寒低聲對黃小蓉道。

「明白。」黃小蓉道:「反正我這幾天一直跟在你身邊,有你保護,我就不信他們能對我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