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時候一輛沃爾沃,一輛寶馬X5,一輛英菲尼迪,和一輛廣本車緩緩開了進來,一看家庭都算不錯的比較小資的。

「這兒呢!快!你們來看看,這就是學校給我們子女招聘的崗位,你說我們培養一個大學生容易嗎?學校也太把我們當傻子玩兒了吧!」

「這個弔兒郎當的叼著煙,穿背心拖鞋炒菜的就是天辰集團的董事長,還是一名高二的學生,這兩個更像是街頭小混混一樣,在看看周邊,任何設施都沒有,沒有購物的,吃飯的,就那邊一個小商鋪,掛一個五顏六色跟浴足店是的招牌就是天辰集團了,我們辛苦培養的大學生,就被這三個小屁孩兒給玩了!」

聽這個女人這麼一說,頓時人群激憤了起來。

「這也叫公司我看看呢!小子公司應該是在商業寫字樓裡面,你這裡最多只能算是一個小商鋪,開個麵館,快餐廳啥的還可以。」

「我天啊!2樓居然還是住宿,真是人才啊!你們三個在玩家家酒嗎?」

「你們畢業那個商學院是外國那個學校的,就回來創業開公司了?」

「死鬼你沒聽人家說,董事長還在讀高二嗎?」

「不行!這事兒沒玩,必須得找學校說清楚,太欺負人了,對了!你們不是有奧迪車嗎?奧迪呢!我怎麼沒看見呢!說你帶的勞力士,帶的虎頭皮帶!」

「奧迪A8我們租的,勞力士是假的,虎頭皮帶也是假的,但是公司是真的,就好像玫瑰是我偷的,但是招人卻是真的!」

「嘿!這小屁孩兒,死到臨頭還嘴硬!」 「我實話實說啊!不喜歡騙人!」

「打電話聯繫學校那邊,實在不行就報警!這哪是人工作的地方。」

裡面一位學生的父親很是憤怒的吼道!

而這個時候還有人打著車,或者騎著電瓶車陸陸續續的來,但是全被這幾個憤怒的家長給招呼了過去。

「傻孩子你們被騙了,你們看看這是人上班的地方嗎?你就算買個姨媽巾都要打20分鐘的車去外面買去!」

李丹這個時候開著一輛紅色的馬自達轎車停靠在了路邊,副駕駛上居然坐著一個熟悉的人,這不是姜辰他們班主任趙一曼嗎?

「趙老師你怎麼也來了!」

姜辰驚訝道!

「把煙滅了!誰叫你抽煙的!」

「我一個董事長我抽根煙沒啥吧!再說也不是在學校,對了!你怎麼來了!」

「今天不是李丹第一天來上班嗎?我也來看看你的公司開業大吉怎麼樣了?對了!她們是?到底怎麼會事兒!」

「你!你是這孩子的老師?哎喲!我的媽呀!你這學生可把我們孩子給坑苦了,本來大學上的好好的,直接就業實習退學了,找了這麼一個破公司,來!你看看這是公司嗎,這哪裡像公司,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浴足店呢!」

「這!這裡的確是簡陋了一點,不過以後應該會發展起來吧!」

趙一曼也很是尷尬得賠笑道!

「周邊設施是很差,準確的來說應該是沒有,一般我都有喝下午茶的習慣,要是附近有家星巴克就好了!剛開始聽說雙楠路,我以為在雙楠路邊上,心想雖然偏僻帶上不至於太偏僻,但是你這也!」

此刻李丹都忍不住吐槽了起來。

「我們招你們來是來享福的嗎?是來當大爺的嗎?要不要在附近在跟你們挖一個游泳池,建一個濕地公園啊!我們高中生歲數比你們小,還沒你們這麼挑剔呢!所以說為什麼現在對你們大學生評價不好嗎?就是好高騖遠,吃不了苦老以為自己是大學生,有一層光環,每年哈佛劍橋要畢業多少人,他們都不一定能百分百找到好工作更別說你們了!」

黎胖子實在忍不住對著這群人大學生指責了起來。

「就是!你知道為什麼修鐵路的在國內只能拿4,5千在非洲那邊能拿一兩萬嗎?因為那邊條件艱苦,所以好掙錢,喜歡享福就在家裡呆著啃老,就別出來上班!」

此刻就連高娃都忍不住噴了起來。

「嘿!我說你們這三個小B崽子,我們辛苦培養大學生出來是拿給你們罵的,你們也不先看看自己幾斤幾兩,信不信我抽你們,給學校那邊聯繫上沒有,叫他過來處理,居然去租奧迪,帶假勞力士出來當騙子了。」

「行了!都不要吵了,你們被招聘的20個人,都已經是成年人了,希望你們有自己的主見,父母肯定是關心你們的,而這裡的條件你已經看見了,就這個樣子,我也不想多說,反正這全部都是我親手創辦的,在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哪裡幹什麼,比如你在非洲挖土豆,和你在非洲挖黃金鑽石性質是不一樣的,你們要聯繫學校那邊就聯繫,反正我不存在欺騙,我答應他們的待遇,五險一金,還有他們想要的工資一個都少不了。」

說著姜辰把炒菜的圍腰取了下來丟在了一邊道!

「得了吧!就你還五險一金,我看你工資能不能發的起都是一個未知數,學校那邊聯繫不上直接報警吧!」

「隨便你們!反正我人就在這兒,今天哪兒也不去!」

姜辰找了個凳子坐了下來,低著頭玩兒起了手機。

「我說你啊!怎麼會跑到電子科大去招生,你就隨便招點打工的不就行了嗎?你看看現在這個樣子,我就說你還是太年輕了,你看看著地形創什麼業啊!到時候警察來了我看你怎麼辦?」

班主任趙一曼趕忙去姜辰身邊勸說道!

「來了!就來了啊!我犯法了嗎?條件艱苦他們可以不做啊!我又沒收他們一分錢!」

正說著幾輛小貨車裝著花籃送了過來。

「是天辰集團吧!請簽收一下!橫幅掛那裡,有點多!」

「就掛樓上吧!」

沒一會兒20多條橫幅在樓頂從天而降掉在了天辰集團有限公司的招牌上。

豐茂有限公司熱烈祝賀天辰集團開業大吉。

恆源新能源有限公司祝賀天辰集團日進斗金。

通威飼料有限公司祝賀天辰集團蒸蒸日上。

靈越傳媒有限公司祝賀天辰集團一路長虹。

永新世紀房地產祝賀天辰集團生意興隆。

看著一條條豎著的橫幅,這群家長和學生頓時眼珠子都瞪大了,這上面隨隨便便的一個,這些人都認識,因為都是華陽市的各行各業的龍頭企業,在本市都是叫的出名字來的。

「這!這應該是假的吧!這些華陽市的龍頭大企業怎麼會跟一個蒼蠅館子開業送來橫幅和花籃!」

「就是!肯定是假的,我見過這種套路,很多開業的根本就沒有這些橫幅,然後自己去私自列印的,來博取眼球,這些大公司肯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我直接當眾吃屎得了吧!」

「那我也吃,我覺得這個小兔崽子完全就是嘩眾取寵,用來欺騙這些乳臭未乾的大學生也就算了,掛橫幅自欺欺人呵呵!我還可以寫,騰訊公司祝賀天辰集團開業大吉,萬達地產祝賀天辰集團呢!這有意思嗎?傻不傻?」

「快別說了!我已經報警了,等到時候警察來了,我看到時候還怎麼說!」

「對!學校那邊我也已經聯繫上了,學校那邊正派人速度敢來,這哪裡是公司,典型借著一個皮包公司的空殼來行騙的,搞不好是傳銷或者那種電信詐騙的,大公司誰會開到這種隱蔽的地方來。」

「我承認你們這些做父母的自認為很精靈,覺得你們吃過的飯比我走過的路多,請不要執意一個有夢想的人,馬雲,馬發騰這些企業家都是你們質疑出來的,我相信要不到一年,當你們今天在回想自己的所言所行肯定會覺得是多麼的幼稚滑稽且可笑!」

姜辰看著這群人無語的笑著道! 「哼!口出狂言的小子,等待著警察和校方的人來吧!居然還有臉拿自己跟馬雲比,你一個小B崽子有啥偉大的夢想,無非就是坑人罷了!」

面對再次回蕩在耳邊的辱罵和嘲笑聲,姜辰難得去搭理,看了看時間,已經10點半了,按理說今天的賓客差不多應該快來了,便和黎胖子和高娃他們回到公司裡面,把西服拿來穿上了,要不是今天是正式場合要見這些大人物的話,姜辰是不喜歡穿太正式的,首先天氣炎熱,而且自己本身就不喜歡這樣穿,畢竟已經習慣了十多年的背心人字拖打扮。

「喲!嘖嘖你看!這居然還換上了狗皮了,還弄得挺正式!」

「哈哈!這TM就算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啊!」

戲弄嘲諷的聲音如平靜大海里掀起的海浪,心態不好的人可能會直接被一個浪給拍死,好在姜辰會乘風破浪。

「姜辰我看要不你還是避避吧!一會兒警察校方的人真來了,還不好處理,你已經十八了是成年人了,是會承擔法律後果的,再說了,你連你自己的公司目前涉及什麼領域都不清楚,的確有些欺騙的性質了。

趙一曼當然是站在姜辰這一邊的,還是希望他能夠沒事兒把事情給做好,而姜辰則是微微笑了笑道!

「沒事兒!趙老師,找個凳子坐下來,一會兒吃了飯再走!」

正說著何行長的奧迪A6快速的駕駛了過來。

這群家長立馬圍了上來道!

「你是送孩子來上學的嗎?」

「快別信這兒了,你家孩子被騙了,你看看這哪是公司啊!我們已經報警和聯繫校方了,一會兒肯定狠狠查處這裡!」

這群人把何行長也當成了送子女來上班的父母,而把周小莉當做了電子科大的大學生,不過這兩個人站在一起的確很像一對父女!」

「姜少這是?」

何行長有些懵逼道!

「不用管他們,鞭炮準備好了嗎?在後備箱啊!高娃過來幫忙搬東西!」

此刻姜辰完全無視了這群人,畢竟名牌大學哪裡都是,招人還不簡單,但是今天這些關係,可千萬不能搞砸了!

「喲呵!他們來了!」

就在這時何行長激動的說道!而後面一輛白色的賓利慕尚緩緩得像這邊行駛過來,而這群學生家長頓時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這什麼情況?賓利慕尚這種頂尖的豪華座駕,完全是身份的象徵,和他們的什麼寶馬,英菲尼迪,沃爾沃這些車有著天壤之別的差距,更牛逼的是那5個6的豹子號才是真正身份的象徵,這5個6的豹子號正是豐茂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建輝的座駕,基本上華陽市的人很多都知道,這個可做不了假,開賓利的華陽市還是很多,但是能懸挂5個6豹子號的可只有這麼一個啊!

「喲!何行長今天親自當接待啊!」

駕駛位的一個司機打開車門,王建輝笑意盎然的和何行長握著手道!

「感謝王董大駕光臨啊!能來小弟這兒,頓時讓小弟的小店蓬皮生輝啊!」

姜辰趕忙遞過去大重九散裝香煙兩根,就跟結婚發喜煙一樣。

「姜少爺的企業開業,這不請我,我都的來捧場啊!老何你說這是不是啊!」

「那當然,這年輕人,靠譜,能幹,為人出事低調還有上進心!我超級看好他!」

何行長立馬替姜辰美言道!

「別說你了!我更看好他,現在像這種年輕人真的少之又少了,以後搞不好真能成為華陽市的首富,那我們也巴著爭光了是不是?」

聽到這裡剛才那群學生家長,瞬間有些嚇尿的感覺,光是豐茂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建輝在這個小子面前恭恭敬敬也就算了!現在居然對他評價這麼高,要知道他們現在大部分住的房子都是豐茂有限公司修的。

「這個小子,這怎麼可能?」

「那!那真是豐茂有限公司董事長嗎?」

「這賓利可能是租的,但是這車牌能是租的嗎?而且這人我見過,就是他本人!」

「我的天啦!這下!怎麼辦!我們孩子的前途不是!全被我們給毀了嗎?」

那邊的家長們開始無比懊悔心痛的小聲感嘆道!其中一個婦女甚至說話都帶著哭腔了。

「今天沒帶老婆孩子來啊!哦!我懂了!帶個秘書和司機來好辦事兒對吧!對了!那個姜少,這些都是王董送得禮,這個得登記念的!知道不?」

何行長這個時候小聲的對姜辰說道!

「哎呀!一點小意思,有什麼好念不念的!」

王建輝趕忙笑著道!而這個時候一輛賓士邁巴赫也緩緩的行駛了過來。

恆源新能源開發公司鄧紅玲帶著自己的女兒和一條雪納瑞狗,也下了車。

「喲!紅玲來得夠早啊!蘇雅放假了,不是在義大利留學嗎?」

王建輝和鄧紅玲應該是老朋友了,兩個人頓時打著招呼道!

「你個老東西,吃飯怎麼老是第一個,沒帶你愛人來又帶著小秘書到處跑!」

鄧紅玲白了一眼王建輝笑道!看來兩個人的交情挺好,而那個叫蘇雅的女孩兒,牽著一條雪納瑞狗,渾身上下透露著貴族有錢人的氣息,模樣很是高傲。

「鄧阿姨!才多久沒見,又變漂亮了啊!真是越來越年輕了。」

「你呀!這嘴是不是塗了蜂蜜,加了鄧阿姨微信這麼久,也沒說主動發個消息啥的,我還本來想找你做我女婿呢!」

「嘿嘿!不是怕打擾到鄧阿姨你嗎?做女婿啊!不行!不行!我怎麼配的上你女兒呢!你看她就跟童話世界走出來的一樣,而且人家還在外國留學,一肚子的洋墨水兒,我泥腿子一個,斗大的字都不認識,哪有那個福氣,快請!裡面坐!貴賓兩位!」

姜辰無比熱情的有請道!

而那群學生的家長,此刻真的要瘋了,這個混蛋到底什麼來頭,這恆源新能源在華陽市那可是壟斷行業啊!居然要把自家千金介紹給這個傢伙,而且這個傢伙好像還看不上。

「警察出警沒有?」

「你個老東西!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報警,你不要命了!」 「不是!我的意思沒有出警,快叫他們回去,你說我們做些小生意,怎麼得罪得起這些大人物,要是惹怒了他們,我們怎麼破產的都不知道!」

「哎喲!我的媽呀!你瞧瞧我們這辦的是什麼事兒啊!怎麼會得罪了這麼一個小祖宗啊!」

最先開寶馬5系的婦女,此刻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了,而接下來只要出了橫幅的,全部都依依來到了現場,什麼寶馬X6啊!保時捷啊!還有開法拉利的,這來的隨便一輛車,都足夠讓甩他們幾條街。

班主任趙一曼早已經愣得坐在位置上不知所措,而一旁的李丹心一直不停的砰砰砰的跳,感覺隨時要跳出嗓子眼兒是的詢問道!

「這真是你的學生?而且還是你班上家庭條件最差還需要全班捐款資助的學生?」

「我不知道!你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今天這個衝擊對她來說實在是完全難以置信。

「來!來!裡面請,裡面坐,全場的瓜子你隨便嗑,今天到場的都是八方豪傑,各個領域的大人物,小弟弟我不會說話,在這裡沒有好表達的,只希望這十方桌圓有圓,祝福你們的子子孫孫以後都烤狀元,也希望各位大佬的未來的商道越走越寬,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都當官,探后一路順風揚那風帆,兩袖清風做那高官,三番五次的交大運,四季發財那路路寬,五虎臨門那出貴子,六六大順那多賺錢,七星高中那交旺雲,八方進寶那堆成山,九指連心那出孝子,十全十美在人間,在人間!」

「好!說的好!嘖嘖!這嘴感覺就跟開個光是的,就憑你這張嘴以後和誰都有一腿!」

「哈哈哈!都說嘴大吃八方,加上你這個口才,以後不當帝王都要當將相哦!」

這群在場的都是生意人,大家都喜歡聽吉祥如意的話,所以姜辰的話一來就得到了大家的認可和喜歡。

「帝王將相不敢當,如果有來生,我只希望變成一條人性斑馬線,哪怕風吹雨打日晒雨淋也好,只為在場的各位,提供一份微不足道的保障!把我所有的一生化為一道祝福,祝大家,吃不愁,穿不愁,不住那平房住高樓,那個天天瀟洒,夜夜溫柔,買賣如同那長江水,生活如同那錦上花,大財小財天天進,2019一順百順發發發!」

「牛逼!太牛逼了! 帝國總裁的下堂婦 就靠這張嘴!以後不發財我當眾吃屎!和這個情商覺悟!」

王建輝立馬站了起來鼓掌道!

「小子!你必須當我女婿,有你這種女婿天天把我給逗得這麼開心!我肯定能長命百歲!」

鄧紅玲也站了起來道!

「紅姐!不是只有你家有女兒,我家也有啊!而且兩個寶貝千金,隨便姜少挑!」

永興地產老總也站了起來吼道!

一下子現場這群有錢人起鬨了起來,紛紛開始搶女婿。

而此刻那群家長嗎?個個都欲哭無淚,被他們貶低得一無是處的傢伙,居然把這群人有錢人討好的這麼高興快樂,要知道當今這個社會最看重的就是關係了,而這個小子就這麼簡單的幾句話就做到了,如果自己子女跟著他乾的話,不知道要直接跳級多少步,而且能學到多少夢寐以求的經商頭腦和道理,但是現在這些東西說什麼都晚了。

「額!對不起!各位大佬打擾一下,我老大讓我念一下,各位送的禮,好記住以後好還回去!那個說實話你們嚇到我了!那我念了!」

「哎呀!都小錢不用念!」

「就是這點小意思而已,有什麼好念的!」

這些有錢人個個都低調了起來,其實內心裡各自勾心鬥角,送得多的巴不得念一下,送得少的,肯定希望不要念了,這麼多有錢人在這裡,這多丟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