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了一會兒,開始吃飯。

所有人圍坐在長桌前,慕老太太看著全家兒孫滿堂,高興的說:「難得聚在一起,大家喝一杯。」

所有人都舉起了酒杯,葉簡汐也不例外。

唯獨慕溫婉沒有喝酒,她坐在位子上,輕聲說:「對不起,奶奶,我有了寶寶,醫生說的不能喝酒。」

這句話一出,在座的人都愣了一下,因慕婉如懷孕的事情,事前並沒有告訴大家,只有章子芩、慕老太太幾個人知道。之前還跳樓自殺,弄掉了孩子,現在又懷上了?

慕老太太說:「聽醫生的話沒錯。」

說著,她看向其他人,「我們乾杯。」

在座的人心思各異,但還是喝下了酒。

一頓飯除了爆出了慕婉如懷孕的事情,倒也吃的安穩。

晚飯結束后,章子芩知道老太太不喜歡見到婉如和陸少安,找了個由頭,把他們叫到了自己房間里。

葉簡汐喝了一杯酒,覺得有些暈乎,慕洛琛準備帶著她離開。

「哥,我跟你們一起走。」慕知寒站起來說。

「你不住家裡?」馮梓雲站起來問。

「不住了,家裡不怎麼方便,我住我哥那邊剛好。」慕知寒說著,拿起自己的外套,跟著慕洛琛往外走。

馮梓雲不悅,好不容易兒子回來了,家裡不住住外面,像什麼樣子。

可沒等她再說話,慕知寒已經走到了外面。

馮梓雲追出來,說:「知寒……」

「媽,你不用擔心我,我哥會好好的照顧我的。」

慕知寒嬉笑著,坐上了車。

嘭的一聲,車門關上,司機發動了車子。

馮梓雲看著車子走遠了,跺了跺腳。

吳春熙準備回自己的房間,恰好看到了這一幕,笑著說:「看來,有些人討厭的,連她兒子都不肯跟在他身邊了。」

馮梓雲聞言,怒視著吳春熙。

吳春熙攏了自己的衣服,不緊不慢的往自己的院子走。

回到大廳,馮梓雲滿目的陰沉。 第238章婚內出軌

慕江安見到了,問:「老婆,怎麼了?」

「還能怎麼了?知寒不肯住家裡,吳春熙那個賤人藉機嘲笑了我一番。」馮梓雲想到剛才吳春熙得意洋洋地樣子,恨得牙根痒痒。

慕江安搖了搖頭,「你啊,鬥了那麼多年,怎麼就不覺得累。」

馮梓雲伸手狠狠地掐了一把,「你到現在還替那個賤人說話,是不是覺得娶了我,沒能娶到她,你心裡不舒服?」

慕江安肉疼,擋住她的手說:「你這人,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現在還說這些,你不煩,我都煩。」

「你嫌我煩了!你去找那些野女人去!慕老二,我告訴你,沒我馮梓雲,你能到現在的位子?」

見她動了怒,慕江安連忙哄,「好了,是我錯了,你別生氣,你打我罵我都是應該的好不好?是我不知好歹,你為了我做了那麼多事,我不應該惹你生氣。」

好聲好氣的哄了好一會兒,馮梓雲的臉色才好轉了一些。

慕江安在心裡嘆了一聲氣,面上卻笑著說:「老婆,今天知寒回來了,咱們別慪氣,好好的回去。」

「看在知寒的面子上,我就饒了你,下次再敢在我跟前,袒護那個狐狸精,我絕饒不了你。」

「好,不袒護不袒護……」

慕江安親了一下馮梓雲,摟著她回院子。

回到房間,馮梓雲想喝茶,李萍泡了一壺茶,端進來,倒了兩杯,一杯遞給馮梓雲,一杯遞給了慕江安。

馮梓雲喝了一口,呸了一聲,隨手就把茶扔在了李萍身上,「你怎麼泡的茶?這麼燙,是想燙死我嗎?」

李萍被澆了一身的茶水,可一句話也不敢說,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

慕江安心裡有些疼,面上說:「你生這麼大氣幹嘛,不就是一杯茶嘛,燙了就冷冷,小萍是從小跟你身邊的,你這麼凶她幹嘛。」

馮梓雲嘭的一聲拍在桌子上,「凶?我凶什麼了?現在我連一個下人都不能說兩句了?慕江安,怎麼在你心裡,我什麼都不如是吧?」

慕江安見她暴怒,連忙說:「我沒這個意思。」

「你沒這個意思,是幾個意思?慕江安,我告訴你,不喜歡我就趕緊給我滾蛋,你以為我真的稀罕你?」馮梓雲怒火蹭蹭的往上躥。

慕江安被她指著鼻子罵,老臉有些掛不住,悶著聲站起來往外走。

馮梓雲看著他離開,隨手把一整壺茶都摔在了地上,「賤人!都是一群賤人,你們今天看不起我,等明天我兒子掌權了,我讓你們一個二個都後悔!」

馮梓雲大罵著,視線瞥到一旁直愣愣一臉委屈的李萍,低吼:「滾,還站在這裡幹嘛!」

李萍忙不迭的退出了房間。

走到外面,準備回自己房間的時候,卻看到慕江安在路邊站著,小聲叫了一聲,「二爺。」

慕江安回過頭,看到李萍,說:「對不住,剛才沒能勸住她,又讓你挨了一頓罵。」

「沒關係,這些都是我分內的事情,我沒做好,太太罵我是應該的。」李萍話說著,眼睛卻紅了,她自認自己一直盡心儘力的伺候馮梓雲,可到頭來,她在馮梓雲眼裡,也不過是個『下人』。

這兩個字狠狠地扎在李萍的心口,讓她難受的緊。

慕江安走到跟前,猶豫了下,抬手擦去李萍眼角的淚水。

李萍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二、二爺……」

慕江安看著她被茶水澆濕的衣服,露出的若有若無的春光,以及她臉上的紅暈,喉結上下的滾動,忽然抱住她,說:「萍兒,我喜歡你,你跟我在一起吧,我以後會對你好的。」

李萍掙扎著,想要推開他。

可想著馮梓雲就在隔著幾間房的不遠處,怕自己大聲招來了她,也就沒敢喊出聲,低聲說:「二爺,你別這樣。」

慕江安腦子轟得一聲炸開,抱住李萍往她房間里走。

李萍的房間原本就離的近,沒幾步就走到了,推開門,反手江門鎖住,慕江安狼吻了上去。

李萍沒掙扎幾下,就被他壓在了床上……

另一邊。

車子行駛在路上,慕洛琛問坐在副駕駛座的慕知寒:「你怎麼不住家裡?」

「住家裡,我媽肯定又要嘮叨結婚的事情,還要催著我去上班,煩都煩死了。」慕知寒伸了一個懶腰,問:「對了,阿琛,為什麼我覺得今天,大家都怪怪的?」

尤其是提到溫婉、婉如的時候,大家每個人的神情,都似乎有事情在隱瞞。

慕洛琛淡淡地說,「說來話長,等有時間,我再跟你細說。」

慕知寒說:「好啊,反正我也不著急,這次回來,準備長留。」

回到家,慕洛琛讓傭人把客房收拾了一下。

慕知寒打電話,讓人把行李送過來,然後收拾了下,住下了。

葉簡汐喝了一些醒酒湯,醒來發現慕知寒住在了家裡,愣了一下。

慕知寒眨了眨眼睛,示意她保守秘密。

葉簡汐扭過頭,看著慕洛琛,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告訴他,是不是有點怪怪的?可慕知寒不說,明顯是有他的私人理由,她說穿了,說不定會打擾到他,想了想,還是算了……

第二天早上,葉簡汐早早的洗漱好,準備去上班,路過慕知寒的房間,見到他剛起來,牙沒刷,臉沒洗,頓了下腳步,然後自然的打招呼:「早。」

「大嫂,早~」

葉簡汐抓著自己的包包,匆匆的趕去上班。

到了公司,把昨天歐晨給的資料,整理了一番,交給歐晨。

歐晨指出她犯的幾個小錯誤,然後又給了她新的一批資料,葉簡汐正準備回去的時候,一個穿著可愛的女孩子,滿面笑容的走了進來。

歐晨叫住她,說:「簡汐,這位是你的新同事,唐瀟瀟。」

葉簡汐停下了腳步,粗略的打量了女孩子一番,唐瀟瀟長了一張娃娃臉,圓圓的臉蛋給人甜美的感覺,笑起來左邊有一個酒窩,兩隻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長,精緻的像是童話里的娃娃一般。

「你好,瀟瀟。」

「你好,簡汐,以後請多多關照。」唐瀟瀟聲音甜美的說。

歐晨說:「唐瀟瀟,你以後跟著葉簡汐做,有不懂得地方問她就可以了。」

「是,歐助理。」

葉簡汐出來的時候,帶著唐瀟瀟出來的,唐瀟瀟說起話來都是軟綿綿的,單純乾淨的像個孩子,和她前段時間接觸的人太不同了。

葉簡汐很喜歡唐瀟瀟,把她帶到辦公室后,開始介紹工作內容,介紹的差不多的時候,手機響了,她停下話對唐瀟瀟說,「我接下電話。」

「嗯,好。」

葉簡汐點了點頭,快步走到外面,電話接通,溫如意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喂,簡汐。」

聲音雖然聽起來沙啞,可比起那段時間真的很了很多。

葉簡汐的眼眶有些發熱,「如意,我在。」

「簡汐,我手術已經進行了第一階段,恢復的很好,你和裴娜別挂念我,還有醫生說,再等三個月,我的手術就可以完成了,到時候,我還能趕上寶寶出生。」

葉簡汐摸著自己的微微凸起的小腹,算著時間,三個月,她差不多懷孕八個月了,正是春暖花開的時候,一切都在漸漸的變好。

「如意,我和寶寶,還有裴娜都會等著你回來的,還有我剛找了一份工作,是總經理助理,現在我也有收入了,你在那邊如果有什麼缺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

「恭喜你呀。」溫如意發自心底的為她感到開心。

葉簡汐笑著,望著窗外,陽光淡淡地灑下來,風景正好,想著短短兩個月的時間,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心裡感慨頗多。

掛斷了溫如意的電話,葉簡汐又接到了慕洛琛的電話,說是晚上要參加一場晚宴,要她一起參加。

葉簡汐答應了,然後回了辦公室,繼續給唐瀟瀟介紹工作。

下午五點多鐘,葉簡汐把所有的東西整理好,然後出了公司,搭乘的士車往約定好的地方去。

到了萬達廣場,葉簡汐下了車。

進了店裡,只有文清一個人在,慕洛琛還沒到,葉簡汐給慕洛琛打電話,他說路上有些堵,所以會晚到一會兒,讓她一個人先看著禮服。

葉簡汐一個人挑著,挑了一會兒,看到一件黑色的禮服,對服務員說:「可以幫我拿這件嗎?」

「不好意思,葉小姐,這件已經有人訂了。」服務員客氣的說,「如果葉小姐不介意的話,可以看看其他的。」

「沒關係。」葉簡汐並不介意這些,正準備挑別的,一旁忽然有人說話。

「簡汐,你喜歡這件就穿這件吧,本來我就覺得,自己穿這件,骨架太大了呢。」

葉簡汐扭過頭,視線里出現蘇涼暖的身影,嘴角的笑容不由得一滯。

打從離開巴黎后,她有近一個多月的時間,沒有見到蘇涼暖了,沒想到她回了A市。

蘇涼暖走到她跟前,拿下那件衣服,遞到葉簡汐手裡說:「去試試吧。」 第239章你很漂亮,但簡汐最美

葉簡汐推脫回去,「這件衣服是你挑選的,我怎麼好意思要,還是你自己穿吧。」

蘇涼暖再次把衣服遞到她手裡,笑容明媚,低聲說:「我上次受傷,腿上的傷疤還沒完全好,這件衣服遮擋不住的,若是讓那些媒體看到,又要胡說八道了,所以,簡汐,這件衣服還是你穿吧,這麼漂亮的衣服,你穿上一定能驚艷四座。」

她說著,把葉簡汐往試衣間里推。

一旁的文清上前,拉住了蘇涼暖的胳膊,「別跟少奶奶推推攘攘的。」

蘇涼暖一愣。

葉簡汐對文清搖了搖頭說:「文清,蘇小姐不是外人,你別這樣。」扭過頭,又對蘇涼暖說,「文清性子直,你別介意。」

「不會介意,她說到底是想保護你。」蘇涼暖放開了葉簡汐,「你去試試吧。」

葉簡汐點了點頭,說:「嗯。」

拿了衣服進去,葉簡汐換上,的確是件漂亮的衣服,既遮掩了她微凸起的小腹,又將她的身體的曲線完美的襯託了出來。

可想到這是蘇涼暖的,葉簡汐又把衣服脫了下來。

走出試衣間,蘇涼暖見她沒換上那件衣服問:「怎麼了?不合適嗎?」

「嗯,小腹那裡有些緊,我還是看看其他的衣服吧。」葉簡汐說著,把衣服遞給了服務員,然後去看其他的衣服。

蘇涼暖看著她的身影,目光閃爍了一下。

挑了一會兒,葉簡汐也沒選到合適的衣服,正要轉身,恰好看到慕洛琛走了過來,她笑了笑迎了上去,晚上慕洛琛的手。

「等著急了?」

「沒有,只是不知道選哪一個。」葉簡汐抬眸望著慕洛琛無可挑剔的容顏,頓了下說,「蘇涼暖也在。」

慕洛琛腳步停了下,「她怎麼也在?」

葉簡汐看他是真的不知道的樣子,說:「我剛來沒多久,她就到了。」

她話音剛落,試衣間忽然打開,蘇涼暖款款的走了出來,她穿著一襲拖地的紅禮服,黑色的捲髮散落下來,眉宇間帶著自信,如同一支怒放的玫瑰。

見到慕洛琛,蘇涼暖的唇角緩緩地拉開了一個笑容:「阿琛,沒想到你也會來,你這是準備接簡汐去參加晚宴嗎?」

慕洛琛面色淡淡地說,「嗯。」

「那可真巧,我也要參加晚宴。」蘇涼暖攤開雙手,笑眯眯的看向葉簡汐,說:「簡汐,我穿這身衣服漂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