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眾人皆驚怒,就是周文虛等留在城池中的人也驚呆了。

「哼!我的城池,自然我做主,閉合結界,讓那龍熊將這臭小子抓走大家就都相安無事,若是放其進來,還不知道會造成什麼後果。」劉凌雲站在城牆上,冷漠道。

「豈有此理,危難當頭,你就是這麼出賣同族的嗎?」方世誠大怒,恨不得一掌劈死劉凌雲。

聞言劉凌雲默不作聲,冷冷的看著他們,聽著那些怒罵,絲毫不為之所動。

「周文虛,你們難道也想和他一樣背上萬世罵名,令你周家蒙羞?」方世誠爆喝道。

「這……」周文虛有所猶豫。

「我的城池,我做主。」劉凌雲冷哼一聲,胎息後期氣息全開,壓迫城內所有人動彈不得,就是其他幾名胎息境神修,也壓力巨大。

「轟隆隆……」

眾人這般爭吵間,那龍熊巨掌已然襲來。

城內,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嚇得心臟停止了。

他們一輩子也沒想到人力可以達到這般恐怖的層次,那巨掌遮天蔽日,神芒滔天,直接蒙蔽了一切光芒,抬頭看去,就像是天塌了下來。

身處巨掌之下,林仁等人只覺得渾身骨骼咔咔作響,幾乎要被壓迫的碎裂。

「諸位道友,事已至此,只能拼上一拼了!」方世誠面色凝重的道,然後在城內方雲雅二姐妹驚慌的目光中,縱身一躍,替眾人擋向那龍熊巨掌。

「不……」

城內,方雲雅與方雲琪失聲痛哭,嬌軀輕顫,柔弱得讓人心疼。

「今日我算是明白,什麼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了。」城外,一名胎息境神修長嘯一聲后,隨同方世誠一起迎向巨掌。

「喝……」

隨後,在場所有胎息境神修皆沖了上去,他們無法坐以待斃,他們想要拼上一拼。

「轟隆隆……」

巨掌壓落,攪動風雲,攜帶濃郁神道精氣,宛若十萬大山從天而降,氣息狂暴霸烈,令結界都一陣搖曳,地面上許多境界低的直接就受了重創。

「區區一道神芒而已,光憑這個,還嚇不到我等胎息境神修。」長空上,一人爆喝,渾身神芒衝天而起,宛若擎天之柱頂向巨掌。

隨後,一道又一道巨柱騰空而起,帶著悍不畏死的氣息衝擊而去。

遠遠看去,烏雲般的巨掌下,一道道略顯渺小的身影,組成了破雲之柱,衝天而上。

「轟!」

下一剎那,一片閃亮整片天空的光芒爆發了,兩股力量接觸后爆發的轟鳴聲簡直能震塌大山,直接就令地面開裂,整個風坎城都傾斜開來,一半陷入了地面。

城中一片混亂,劉凌雲變色,直到察覺出結界無恙后才鬆了一口氣。

「噗……」

「噗通……」

……

光芒減弱后,人們見到,方世誠等胎息神修盡皆喋血栽落,氣息萎靡了一大截,不少人身受重創,氣息微弱。

反觀那龍熊的神芒巨掌,雖然也破破爛爛,到處是窟窿,可依然具有一定的威脅力。

「王侯級別,非我等所能抵擋啊!一道神芒而已,就……」擦掉嘴角血液,方世誠雙眼一閉,昏迷了過去。

「爹爹……」

城內,方雲琪姐妹蹲在地上,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此時此刻,她們心都碎了,感覺天都塌了下來,而她們的娘親,早已昏了過去。

「呵呵,諸位小娘子不需擔心,日後有我好生照顧你們。」就在這時,周波明走到了二女身邊,邪笑道。

「滾!」方雲雅長發一甩,就欲出手擊殺周波明。

她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父親等人被關在外面的原因,心裡對劉凌雲周文虛等人的恨已達滔天。

奈何她雖實力不弱,可周波明身邊的護衛也不是吃素的,所以根本傷不到周波明。

「哼!爹都沒了,還敢這般囂張,等這次風波平息后,我當即納你們為妾,我看你們怎麼反抗,到時候我要……嘿嘿……」周波明邪笑道。

看到這一幕,城裡許多人對周波明恨得咬牙切齒,可根本奈何不了他。

「轟……」

城外,巨掌震動,雖然殘破,可依舊鎮壓了下來。

看著越來越近的巨掌,所有人都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林兄……跑吧,我等為你阻攔片刻。」危機來臨,林仁身旁一人毅然道,說罷便縱身一躍,沖了上去,自爆阻擋巨掌。

「與其眾人皆死,不如救下一人,林兄,保重!」緊隨其後,又有人準備衝上去。

「不!」

就在這時,林仁怒嘯一聲,擋在眾人身前,接著縱身一躍,在半空中取出一物,正是赤羽扇。

「唳……」

林仁所有神力皆運轉起來,灌輸進了赤羽扇,頓時令赤羽扇爆發一陣滔天赤焰,傳出一聲凶氣滔天的凶鳴。

「還不夠……還不夠,還要再強些。」林仁心中嘶吼道,雖然巨掌經過方世誠等人的消耗已經只剩下一點力量了,可這力量對林仁來說還是太強了。

「那是……神寶!」

城內沸騰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仁身上,眾人皆知,這個時候能否救下外界的人,全看林仁能催動出多大的神寶力量了。

城外,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又湧出了希望,就連那些消耗極大的胎息神修,此刻也不禁握緊了拳。

「眾人能為我付出生命,那我為他們付出生命,又有何不可?」就在即將呈現下落之勢的時候,林仁喃喃一句,手中的赤羽扇氣息突然再次強大許多。

眾人頓時大奇,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他在透支生機!」劉凌雲微眯雙眼,片刻後面色微變。

眾人聞言這才發現,隨著赤羽扇的強大,林仁頭髮漸漸出現了白髮,皮膚也逐漸失去了光澤。

「我能做的,也只有這個了。」林仁咬牙,不斷地輸送生機進赤羽扇。

此時此刻,他恨透了自己,恨自己太弱,恨自己修為太低,他心底暗下決心,若是能度過這次難關,日後無論如何也要迅速提升修為。

得到生機的加持后,赤羽扇光芒大作,上面每一根羽毛都流轉光澤,璀璨無比,氣息狂暴得能撕裂天際。

「唳……」

凶鳴聲再次響起,只見赤羽扇爆發的滔天火焰凝聚成了一頭赤焰鳥雀,衝天而上。

這隻鳥雀足足有山嶽那般大,雙翼扇動間掀起滔天火焰,它的眸子像是太陽,低境界者根本不敢望之,它體型優雅,有些像朱雀,也有些像青鸞,氣息狂暴,具有無盡凶煞之氣。

「給我……扶搖直上……」落到地面后,林仁竭盡全力的嘶吼出聲,狠狠的揮動了一下赤羽扇。

「唳……」

話語一落,這鳥雀便衝天而上,直接與巨掌碰撞在一起。

「轟……」

爆鳴聲震天動地,這一瞬間,天空掀起了火與風的舞蹈,地面上結界外所有的東西全部化為了灰燼,林仁等人若非神力保護也絕對不會例外。

狂暴的氣息攜帶著毀滅性的力量自天空四散開來,林仁他們依靠結界,還受影響小些,而遠處那些獸潮,則死了一片又一片,一眼望去,像是風吹麥浪般,那股血腥,著實讓人心驚。

待得風平浪靜后,林仁等人一看,只見天空再也沒了一絲雜物,無論是巨掌還是鳥雀,亦或是雲彩,全部都消失不見。

「呼……」

一屁股坐在地上,林仁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氣,心中充滿了劫後餘生的感覺。

對於天法境的力量,此番他是真正的有了刻苦銘心的體會,若非方世誠等人消耗了那巨掌八成的力量,他激發出的赤羽扇的力量絕對無法與巨掌同歸於盡。

城內,人群中響起成片的驚嘆聲,赤羽扇的威力,震動了他們。

「諸位道友,乘現在有喘息時間,速速隨我一起打開這結界。」沒有過多休息,有胎息神修當即道。

這結界乃是眾多城池的護城結界聯合而成,所以掌控權分佈成很多份,只要是胎息境的神修就能掌控一份,先前他們是沒有時間去打開結界,現在有了時間,劉凌雲再壓制也抵抗不了這麼多胎息境神修的控制。

此人話語一落,蘇醒著的胎息境神修便隨同其一起開始掌控結界,硬生生鎮壓了劉凌雲的掌控,打開了結界。

城內,劉凌雲真正變色,他千算萬算,也沒算到這種結果,他無論如何也猜不到林仁這麼個毛頭小子,竟然能依靠鍛體第一步的修為釋放出那麼大威力的殺招。

「該死!」

劉凌雲心頭暗罵,乘著眾人不注意時,悄然離開了城牆上,而周文虛等人自然注意到了這一幕,可此刻他們自顧無暇,哪有空去考慮這個。

結界通道一開,城外眾人頓時長呼一口氣,然後迅速入城。

至此,眾人終於長輸一口氣,算是放下心來。

「爹爹!」

一入城,方雲雅二姐妹便衝上來,在發現方世誠沒有生命危險后,她們才鬆了口氣。

「劉凌雲,周文虛,給老子滾出來!」恢復片刻,有胎息神修怒吼道,殺氣驚人。

聞言眾人這才將注意到劉凌雲等人已經消失不見,不由暗恨。

「獸潮逼近了,此刻還是先不計較那些吧!」有人嘆道。

聞言眾人一看,城外果然黃沙漫天,無盡的妖族和野獸衝擊而來。

見狀林仁心頭一緊,不知怎麼的,他心頭突然湧出了一股強烈的——不妙之感。< 這股不妙之感來得很突然,很突兀,可卻很強烈。

林仁皺眉,心頭凜然,抓緊時間恢復起神力。

淡淡的橙芒浮現而出,漫天神道精氣席捲而來,被林仁瘋狂吸收。

情況緊急,所以林仁沒有特意尋找隱蔽地方修鍊,就在城牆上恢復了起來。

這般驚人的景象自然震驚了所有人,在場眾人不乏胎息境神修,可即使是他們,修鍊吐納時也沒有這等恐怖的景象啊,那神道精氣彷彿不是被獲取來的,而是主動投奔而來,超出眾人所想。

「天吶……橙……橙色!」

忽然,有人渾身一顫,哆嗦道。


聞言,眾人這才注意到林仁神芒之色的變化,頓時思維都有些轉不動了,這簡直是顛覆性的場景。

「我……我沒看錯吧!」

有人咽了幾口唾沫,難以置信的道。

先前眾人心神全部集中在龍熊身上,林仁施展神通時的神芒並沒有人注意到,而此刻一被發現,頓時令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雖然充滿震驚與疑惑,但顯然這種情況下並不適合詢問,所以眾人只能將困惑埋在肚子里。

「轟隆!」

正驚訝間,結界突然爆發一陣轟鳴,令震驚的眾人回過神來。

眾人一看,只見鋪天蓋地的野獸瘋了一樣撞擊著結界,只是一瞬間,結界前便成了血泊。

除此之外,外界那些鍛體境和少數胎息境妖族也紛紛出手,只不過他們的攻擊雖強,但還威脅不了結界。


見狀,眾人鬆了口氣,可還沒等他們將這口氣松完,外界情形又出現了變化。

只見十萬大山那個方向爆發一聲長嘯,接著便見一道山嶽般的拳頭破空而來,那凝聚的神芒濃烈到了極致,簡直宛若實質般,上面攜帶的殺氣像是凝聚成了屍山血海,拳還未至,血腥味就已到。

「轟隆!」

巨拳狠狠擊打在結界上,爆發超強的轟鳴聲,震得結界內的城牆和部分房屋直接坍塌了下來。

林仁睜眼,停止了恢復,與眾多神修保護平民前往稍微安全點的地方。

待得穩定下來后,林仁一看,只見結界劇烈扭曲著,上面的光芒忽明忽暗,一副快要破碎的樣子。

見狀眾人面色一變,大感不妙。

「諸位道友速速隨我加持結界。」

眾位胎息境神修當即雙手捏印,將神力加持在結界上,最後終於令結界穩定了下來。


「轟隆!」

結界剛一穩定下來,十萬大山方向又是一道拳印破空而來,拳風剛猛霸道,狠狠砸在結界上。

「轟!」

結界搖曳,不過有了眾多胎息境神修的加持后,它顯然堅固了不少,並沒有顯露出要破碎的徵兆。

接著,龍熊又出拳數次,可就是打不破結界,氣得他狂嘯不已,震塌數座大山。

「這樣下去,應該能堅持一段時間,希望這段時間有我清遠州的王侯趕來吧!」蘇醒過來的方世誠靠在一座倒塌的牆邊,微微一嘆道。

與鬆了口氣的眾人不同,林仁心頭那股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無論如何也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