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他這麼說后傅歆還是不願意讓他近身。

怪不得今日上飛機的時候一個人都沒有,原來這人買了所有的位置,就算沒人,傅歆在外面也不敢和他親熱,畢竟他也是個公眾人物,而他帶出去的永遠是甄芙。

而她傅歆只是帶不出去的小丑,她看著眼前的男人,是那麼的優秀,其實到現在傅歆都不明白,當初為什麼他會選擇她。

「莫琰,你說如果當初沒在魅惑碰見你的話,我會是什麼樣子,會不會已經淪落成為風塵女子了,輾轉在各種男人中間。」傅歆看著莫琰,難得的溫柔了一下。

「有我在,那種事是不會發生的,上天早已註定,你就是我莫琰的女人,誰都不能打破。」莫琰看著懷裡的可人兒,霸氣的宣誓。

「真霸道。」雖然這麼說,但是傅歆嘴角還是忍不住的彎了起來,心裡甜滋滋的。

傅歆不知道怎麼解釋現在這種情況,她好像中毒了,漸漸的熟悉了他的碰觸,他的味道,霸道,就像一種毒,已經深入傅歆的心。但是她清楚,這一切都不過是假象,如果在傅歆和甄芙選擇的話,李少陽選擇的永遠都會是甄芙,而不是她傅歆。

這場為了了利益而存在的假象,傅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打破,她一直小心地呵護著這段感情,她給莫琰一個獨擋家裡的借口,而莫琰給她錢,她也的確需要錢。

到了L市,莫琰特地選了一間離海邊最近的海景房,每天早上或者睡覺看一看大海,心情就會變的很舒暢。

事情也果然如莫琰預料那般,傅歆在看見這海景房的時候那眼睛像是放了光一般,莫琰知道傅歆喜歡畫畫,可是因為家裡面的原因已經很久沒有畫過畫了,但其實畫畫是她最愛的事,同時她也喜歡大海。

傅歆看到大海的時候很興奮,完全已經忘了旅途的疲憊,非要拉著莫琰去海邊走一圈散散心,莫琰也不好掃了他的興,這是第一次傅歆主動拉著他的手,他們一起漫步在沙灘上,傅歆光著腳丫。

開心的笑著,這是莫琰從沒有見過的傅歆,好死又回到了青春年華的女孩,無憂無慮。

「小歆。」傅歆歡快的跳著,莫琰也被她那高興的模樣吸引,不免高聲呼喚。

「怎麼了?」傅歆疑惑的轉身看著莫琰。

「等等我啊。」

說著莫琰便大步的跑向傅歆的方向,傅歆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

甜甜的笑著往前跑著,倆人在海邊玩了一下午,傅歆放開了心中的結,展現出她這個年紀應有的魅力,莫琰看的不禁入了迷。

今天是傅歆玩的最開心的一天,吃飯的時候還在懷念剛剛玩,吃飯都笑出了聲,莫琰不禁無語,看到她嘴角邊的飯粒忍不住的用手粘了下來。

「要是喜歡我沒事經常帶你出來玩。」莫琰很喜歡傅歆笑,所以也就說了出來。

傅歆看著這個男人,點了點頭,今天的確是她最開心的時候,有阿琰陪伴。

她看了一下莫琰,好吧,如今姑且算的上名義上的阿琰。

白天莫琰出去辦事,傅歆一個人在家很無聊,但是每天她都會去海邊做一下,喜歡海風吹打在身上的感覺。

「滴滴滴滴~~」

傅歆看著手機上的陌生號碼,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了接聽鍵。

「喂,你好。」

「傅歆。」那邊傳來女生的聲音。

這一刻傅歆心疙瘩的調了一下,因為這個聲音很熟悉,她不止一次聽見過,是甄芙,傅歆以為甄芙知道了。

當初協議還有一條就是不打擾莫琰和甄芙,

「請問有什麼事么?」傅歆小心地問。

「莫琰是不是跟你在一起?」甄芙疑惑的問。

「你找表哥啊,他沒在啊,你找他應該打他手機,找我有什麼用啊。」傅歆盡量用平淡的語氣回她,但是手中的汗濕了,很怕被她看出來。

「那就是說莫琰沒和你在一起了。」甄芙很篤定的說。

「……」

「他不在更好,我找的就是你。」

「找我幹嘛,你還是等表格回來再說吧。」傅歆慌亂的想掛電話。

「傅歆。」甄芙一陣大吼,嚇得傅歆一時之間忘了掛。

「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當我是真傻啊,上次在醫院隨著你們的意思說是不想拆了莫琰的台。」甄芙想到那天心情更不好了,說話不是很客氣。

「那你打電話來是什麼意思?」既然甄芙都談開了,她也沒什麼好遮掩的。

「喲,不裝了啊。」甄芙逾期略有點調侃的說。

「沒做虧心事,我裝什麼啊,倒是你奇怪的很,身為表哥的愛人你不找他偏來找我這個妹妹做什麼。」傅歆語氣也有點不依不饒,她已經是莫琰暗渡陳昌的妻子了,卻還要看著你們每天出入各大會場。

傅歆原本就沒想過要爭,只是為什麼在得到了所有還這麼質問她,莫琰的愛,莫琰的關心她通通沒有。

「沒做虧心事?是啊,你這種女人做多了這種事,也變成理所當然了吧。」甄芙依舊不折不饒。

「你今天打電話到底是要幹什麼?」傅歆的好脾氣都快要被她給磨沒了,她傅歆難道就這樣低人一等?

「幹什麼,我也不知道,上一次在莫老爺子那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竟然還從莫琰辦公室里出來。」甄芙說話有點激動的控訴。

「是啊,所以你覺得我是什麼人。」傅歆不免覺得好笑,她還能撼動甄芙在莫琰心中的的位置?真是小題大做。

「你這種人我見的多了。」甄芙語氣悠然的說。

「是么?」

惜晚辭 「你不就是要錢才會對莫琰投懷送抱么,說吧,要多少錢你才可以離開莫琰。」甄芙很有信心的說。 「我要多少你便給么?」傅歆語氣有點疑惑。

甄芙聽到后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往上翹,她就知道,傅歆這種女人只要誰給她錢就聽誰的話,她怎麼可能是愛莫琰的,這個世上沒有人能比她更愛莫琰,也沒有人能撼動她莫家少奶奶的位置。

「你說。」甄芙知道自己得逞了,這種骯髒的女人躲在莫琰身邊待一刻都是對莫琰的侮辱。

「好啊,給我九個億,我就離開他。」傅歆一字一頓的說。

「你……」甄芙沒想到傅歆胃口是這麼的大,讓她有點始料不及。

「等你籌到錢后在我打電話吧,拜。」傅歆在甄芙即將爆發的粗口先掛了電話。

傅歆撐在臉上的手不自覺的晃動起來,她很感謝現在的身份,讓她有足夠的勇氣對甄芙對抗,雖然她沒這實力,可是只要她一天不被莫琰休掉,他就可以一直這麼耗下去。

甄芙看著桌子上的一張支票氣憤不已,那是她原本想開給傅歆的五千萬,原本想著應該已經夠了,沒想到那丫頭胃口是如此的大,竟然對她開出五個億的天價。

甄芙拿起桌上的支票將她撕掉扔進垃圾桶。

端著一盤水果的女子走了進來,是上次開車的那個誘惑女郎,修長的大長腿,坐在一張沙發上用叉子叉起一個蘋果遞給甄芙。

「要吃么?」

在看到甄芙那還沒平靜的心情后又自己伸了回來放進口中。

「我看你應該沒那心情可以吃水果吧。」

甄芙大力拍了一下桌子,嚇得女郎插著的水果掉了下去。

「林夢,你說這世上怎麼有這麼濺得人啊。」

「怎麼了,吃憋了?」

甄芙苦著臉從椅子上下來做到沙發上抱著林夢。

「那個女人竟然開出五個億的高價才肯離開莫琰也。」甄芙忿忿地說,聽到傅歆那理直氣壯的樣子就氣不過。

「五個億?」林夢也震驚了,隨後又冷靜下來。

「想想也是,這種女人怎麼可能就這樣願意這樣放手啊,要是我肯定也是願意趴著莫琰這樣的金主啊,到時候怎麼可能缺錢花。」

聽到林夢這樣分析的甄芙趴在她身上就假哭起來「我不要我不要。」

林夢好笑的看著甄芙,也就在她面前能這樣釋放自己的天性了,在莫琰面前她始終保持著寬容大度。

伸手安慰了一下「好了,誰不知道你和莫琰的關係啊,他去哪都帶著你,你是名正言順的,量她再厲害能住進莫家大院啊,這種情婦你又不是沒見過。」

「可是其他人都是給錢就願意離開的啊。」

「這個只是有點持寵而嬌而已,你不是說她得到了莫老爺子的換新的嘛,要是你你不抓住這次機會啊。」

甄芙真的有點欲哭無淚。

「可是萬一莫琰愛上了呢。」

林夢好笑的看著她。

「那是不可能的。」

「芙兒,你陪在莫琰身邊這麼多年了,幹嘛不給他生個孩子啊。」林夢疑惑的問,她陪在莫琰身邊應該有八年了吧,就算有七年之癢,這也該過去了啊。

「他沒有碰過我。」甄芙失落的說。」

「啥?」這下可輪到林夢震驚了,還以為這兩人這甜蜜的樣子應該早就那個了,誰知道莫琰連碰都沒碰過,怪不得這麼緊張會有人搶了她在莫琰心中的位置。

「哎喲,我的芙兒什麼時候這麼對自己沒信心了。」

「我當然對自己有信心,那個傅歆是什麼鬼,我才不會將她放在眼裡呢。」我那個甄芙會怕一個為了錢可以放棄一切的傢伙?

結果當然是不可能。

「唉,芙兒,上次你不是見到了她在路邊對人各種又哭又抱的嘛,將照片拿給莫琰看不就好了?」林夢忽然想到這一茬,結果甄芙聽到后卻拒絕了。

「不行啊,這樣拿給莫琰,他會覺得我是那種小肚雞腸的女人的。」甄芙翻看著一張張被洗出來的照片。

「而且這些照片也不能證明什麼,萬一莫琰只是對她露水情緣呢,我這樣豈不是在莫琰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說到莫琰甄芙的嘴角就上揚,那個男人她愛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

林夢伸手推了一下甄芙的額頭笑說:「你啊,就是太大度。」說著兩人歡快的打鬧了起來。

正在思考的傅歆被推門聲打斷,她看到莫琰回來,跑過去替莫琰掛在衣架上,替他解著領帶。

莫琰看出來傅歆心情很好,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怎麼了,心情這麼好。」

傅歆疑惑的問:「心情好?」

莫琰伸手捏了捏傅歆的臉蛋:「是啊,你的臉上沒有一刻不再向我透露你心情好。」

總裁女兒要上位 傅歆下意識的伸手摸了一下臉:「這麼明顯?」

「恩。」

正在舒展的莫琰點點頭:「很明顯,有什麼高興的事么?」

傅歆笑著說:「甄芙打電話給我了。」

聽到這話的莫琰停住了動作,轉身抱著傅歆。

「是么,她對你說什麼了?」莫琰問,其實他心裡很緊張,害怕甄芙說了些什麼不該說的話。

「她讓我離開你。」

莫琰的笑僵在了嘴角:「是么,那你怎麼回答的呢。」

傅歆看著莫琰:「我說,給我五個億就離開。」

說完后傅歆明顯感覺到莫琰抓著她肩膀的手用力,傅歆知道這是莫琰即將發怒的意思,她就那麼看著他不言不語。

過了好一會莫琰終於沒那麼氣的時候,控制好自己說話的語氣質問:「你就那麼想離開?」

傅歆聳聳肩:「誰知道呢。」

「你不知道?」莫琰終於受不了傅歆這種無所事事的態度給激怒。

「我該知道么,要是有自知之明我應該早就離開你的。」

「啪……」的一巴掌甩在了傅歆的臉上。

倒在地上的傅歆感覺整個頭都昏了起來,半天沒動靜。

莫琰的手勁有多大沒親自感受過的人不知道,這是莫琰第一次動手打傅歆,是那麼的刻骨銘心。

「到現在你竟然還想著離開,我將你救出來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傅歆想離開的話徹底激起了莫琰的憤怒,他將傅歆從地上拉起來,憤怒的往卧室走去,全然不顧頭腦還在發熱的傅歆還趴在地上走不動,完全就是被拖著再走。

莫琰將傅歆扔到了床上,被打的臉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回被扔在床上頭腦更是一陣難受,沒等傅歆恢復過來莫琰就壓在了傅歆的身上,等到傅歆緩過來的視乎,她發現他們的衣服都已經去了床底下。

傅歆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粗暴的莫琰,以往他就是在生氣也不會這樣對她,傅歆難受的都哭了起來,不知怎麼回事,心就難受,不想莫琰這樣對她。

傅歆伸手有氣無力的推著莫琰,眼淚忍不住的掉了下來:「莫琰,你別這樣對我,好難受。」

可能是傅歆的哭使莫琰心情好了不少,他開始放慢動作緩緩的動,只是不肯放過她。

「難受?難受就對了。」

這樣說著傅歆更是大力哭了起來:「不要。」

「你為什麼要離開我,說,還敢生出這樣的想法么。」

傅歆難受的搖頭,這一刻只要肯放過她,無論什麼都可以,反正她已經被捆綁在了他的身邊,不在乎這多一刻。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聽到這話莫琰心情好多了,也不在懲罰試的折磨著傅歆,而是在她身上愛撫著,沒多久傅歆也感受到了那股快樂的感覺。

等到完事的時候莫琰難得的沒有立馬就去洗澡,而是抱住已經脫力的傅歆。

「不要在想著離開我。」

「好。」其實莫琰,我原本就沒想過要離開你啊,只要不是你趕我走,我哪也不去。

如果可以,莫琰會將傅歆好好的養在金絲籠里,讓她享受著一切,卻沒有自由,美麗的金絲雀。

因為莫琰野獸般的索取傅歆後來幾天都是躺在床上,聽著海風。

她有時候覺得自己好傻,幹嘛要去和他鬧呢。

「小歆,還好么?」談完事的莫琰開門就問,隨之而來的還有香噴噴的飯菜。

可能莫琰也知道那晚太過禽獸,這幾天在小歆養傷的時候對她格外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