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鳴只好敲門,杜鵑聽見肇鳴在外的敲門聲音,在屋子裏大聲問著:「你不是身上有鑰匙嗎?」

「鑰匙打不開呀老婆,是你自己剛才關門的時候,門被反鎖了。我能夠打開的話就不用叫你了啊。」肇鳴仍然柔聲細氣,「你趕緊給開門吧。」

一旁正在做作業的希宇,放下手中的筆,連忙跑去給爸開門,可是門怎麼也打不開,門鎖壞掉了,從房間裏面也打不開。

正在這個時候,武正哲也來到了肇鳴家的過道,見肇鳴進不了門,驚奇地問道:「這是怎麼啦?和嫂子吵架被關在門外了?哈哈哈哈,想不到你也會被嫂子這麼虐待呀肇鳴。」

「什麼什麼呀,還在這裏哈哈哈哈,哈什麼呀?我又沒有犯什麼錯誤,你嫂子怎麼會把我關在門外呢,真是也不想想。」肇鳴有點心煩。他回頭望了望武正哲,見武正哲手拎着一個蛇皮袋,問道:「拎的什麼東西,看你神叨叨的。」

「怎麼了?跟吃了槍子似的。」武正哲用手做了個別出聲的動作,「噓,小聲點,是希宇喜歡吃的田雞。這個可不是一般的田雞,是朋友從家鄉帶來的,營養價值可高了,希宇馬上要中考了,給侄子補一補。上次聽嫂子和你講,希宇對田雞可是喜歡的很啊,我可是記在心裏的哦兄弟。」

「兄弟你我什麼關係?你對希宇的好我和你嫂子都記着呢。今天我給你露兩手,給你做幾道下酒的好菜,我們兄弟好久都沒有一起喝幾杯了。」

肇鳴停了停,「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進不了門,怎麼辦?」肇鳴伸頭向鄰居家的窗戶裏面望了一眼。

武正哲看到肇鳴這麼一望,他心裏就明白了肇鳴想幹什麼,「你是想向鄰居家借個什麼工具吧?」

肇鳴點頭默認。

「就這點事情用不着麻煩人家,這個好辦,你把袋子拎着,看我來一招,讓你知道什麼叫破門而入。」他提高嗓門:「屋裏的嫂子希宇讓開,我要破門而入了哈。」

武正哲側了一下身子,身體往後,用肘部朝門框的位置撞擊。

一、二,三,哐當一聲,門應聲而開。(連載中)「如果安姑娘說的是事實的話……」

「我說的當然是事實!」安茹打斷金梨的話。

「如果你說的是事實,那安姑娘可否告訴我,你這輩子不會嫁到羅府?」金梨看著她。

「……鄉君身份雖然比我高貴,但是你也不能這麼羞辱我!」安茹臉色白了又白,心裡懷疑金梨是不是知道她和羅坤的關係。

《農家嬌娘》第485章賊心不死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

……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玩吧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好吧,報紙歸你了,上流社會的小妞兒。」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很喜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聖莫妮卡海洋公園區的出租公寓內,單身母親帶著四個孩子的早餐時間總是顯得有些忙亂和嘈雜。

梅蘭尼·斯隆等下還要上班,快速吃掉自己的食物,不等孩子們全部搞定就開始匆忙收拾餐具,一邊對正在爭奪一份《好萊塢報道者》的孿生姐弟吼道:「亨特,不許和斯嘉搶,不小心把報紙撕爛了,我就撕爛你的嘴,快去換衣服,校車馬上就到了。」

亨特·約翰遜不情願地翻開手中的報紙,自從斯嘉麗·約翰遜花費1萬5000美元巨款做了整牙手術之後,就在一家人這裡得到了『上流社會小妞兒』的綽號,畢竟一般人家哪裡捨得花這麼多錢在牙齒上。

斯嘉麗可不在意弟弟的嘲諷,其實倒歡這個稱呼,而且整牙的錢可是她自己賺來的,瞪了弟弟一眼,終於可以安生閱讀今天的《好萊塢報道者》,這是一家人訂閱的唯一一份報紙,想要在好萊塢混出點名堂,不關注好萊塢資訊可不行。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秦維傑早早就醒了,看着整個房間,洛可可式風格的裝修,床就恨不得有二百平大小,整個房間奢華的讓人髮指。

秦維傑撇撇嘴感慨了一句:「有錢人的生活,就是樸實無華,且枯燥……」

昨晚福利侯爵並沒有來找秦維傑,晚上九點多的時候,那名叫卡特的女管家曾來過一次。

通知秦維傑今天要前往對角巷購買上學所需的物品。

秦維傑也問了一下福利侯爵的事,卡特夫人只說了一句:「侯爵先生回南安普頓的福利城堡了,倫敦的這處莊園實在太簡陋了,侯爵先生一直住不慣。」

秦維傑:「……」給你一個眼神,你自己體會。

秦維傑對卡特夫人的說辭着實不敢苟同,他生怕如此裝B下去,會被人打死……

原本因為看了師父留給自己的信,秦維傑開始對自己身上的那股「不詳」開始擔憂了。

按照秦維傑的理解,再通過鄧布利多說的,這些年福利家族的直系血親相繼發生意外,加以分析。

秦維傑猜測這所謂的「不詳」應該是一種黑魔法的詛咒,而這個詛咒應該與福利家族直系血親離奇死亡有關。

這很可能是針對福利家族的子嗣的一種詛咒。

昨晚秦維傑本還想問問有關福利家族的事情,但還未開口詢問,卡特夫人便以十來歲的小孩子要早點休息為由,強行讓秦維傑去睡覺了。

「小福利先生,我們要準備出發了。」

秦維傑剛穿好衣服,卡特夫人便在房門口以標準的漢語叫到。

「你進來吧,我已經換好衣服了。」秦維傑說着,穿上了卡特夫人昨晚就給他準備好的那件冰藍色的小西服。

卡特夫人剛進門,便走上前來幫着秦維傑整理起了衣服。

從小都是自己穿衣服,被卡特夫人這麼一伺候,秦維傑着實有些不適應,擺擺手示意自己整理就好。

「對了,請不要叫我福利先生,我還沒答應要隨母姓呢。」

卡特夫人笑了笑:「這是侯爵先生吩咐的,以後維傑·福利就是您的名字了,至少在英國,或者說全世界都是如此,畢竟英國就是全世界的中心。

當然您如果回到華夏,還是可以繼續使用您的名字。」

「神他么世界的中心,你們才當了幾年的中心啊?華夏可都當了上千年的中心了……」秦維傑對與卡特夫人這種莫名的自信嗤之以鼻。

卡特夫人見此也不生氣,繼續保持微笑:「不管怎樣,一個東方的名字在歐洲,多少有些麻煩,您使用這個名字,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一聽麻煩兩個字,秦維傑便不再去和卡特夫人爭辯了,他這個人最怕麻煩。

反正隨父姓,隨母姓在秦維傑看來都一樣,畢竟他前世也是經歷過文化昌明的時代,那些傳統的迂腐思想對他來說沒什麼約束。

吃過樸實無華的早餐,秦維傑跟着卡特夫人離開了莊園。

直到此時秦維傑才知道,昨天跟老鄧頭進來的方向,只是莊園的後門,今天跟着卡特夫人走前門,光離開莊園就花了足足半個小時,這尼瑪還是坐馬車。

樸實無華啊,樸實無華,且枯燥……

馬車一路向著對角巷駛去,秦維傑閑來無事逗弄著二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