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年紀輕輕的工作、養家,也是個老實、勤懇的人。

難怪之前,會毫不猶豫的挺身而出,救她跟蘇涼。

「之前,我不是托助理,給你打了一筆錢嗎?你沒收到?」

「收到了,我想還給你呢。救人這種事,本不該圖回報。我拿了你的錢,心裡不踏實。所以,一直把銀行卡鎖在家的柜子里,找機會還給你。」

傅靖安這番話,不止解釋了他為什麼會出現在她面前,還凸顯出了自己高尚的品格。

清歡對他的印象好了很多,抿唇道:「那是給你養身體的錢,你千萬別見外,好好地收下,暫時不要找重勞力的活。」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傅靖安已經把錢花了一小半,怎麼可能還得起錢?

所謂的還錢,只不過是一個謊言罷了。

傅靖安道,「對了,安小姐,你最近有發現跟蹤你的人嗎?」

「啊?沒呀。」清歡搖了搖頭,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我一周之前,就在這所學校當圖書管理員了。幾天前,曾看到過你一次,當時想跟你說話呢,可沒想到,你先走了。我發現有人偷偷的跟在你身後,怕他對你不利,特地提醒你一下,你最近還是注意安全吧。」

傅靖安發現的不是別人,正是顏溪手底下的人。

他消失那麼久,為的就是調查清楚,對方的來歷是怎樣的。

沒想到,挖出了顏溪這條毒蛇。

他之前並不曉得,顏溪背後有怎樣的勢力,只單純的認為,他是清歡的追求者之一。

但恰好,自己誤將一張照片,傳遞給了方樂蓉。

方樂蓉一眼就認出來,顏溪是誰。

並告訴了他,以前的一些往事。

清楚顏溪狠辣的手段,他就格外的提防,迅速的找了處隱蔽的地方,藏匿了起來,直到今天,才敢在清歡面前露頭。

特地當著她的面,提到顏溪,也是因為他知道,一旦驚動了清歡,王宮方面肯定會加強對她的守護。

到時,顏溪也不敢再肆意妄為。

他絕對不會讓那個男人,傷害到清歡半分。

傅靖安暗暗地握緊了拳頭。

清歡感激的說,「謝謝,我知道了。我一定會跟叔叔提這件事的。你現在住哪裡呀,需不需要幫助?」 第2140章雙生花:你想要什麼?

「暫時沒有,等我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一定會開口,你可別嫌我麻煩。」傅靖安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她幫忙,可眼下兩人不熟,他不會提出過分的要求。待和清歡相處的時日多了,贏得她的好感,他會慢慢的爭取,讓她留在自己身邊,查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令自己失去了記憶。

「好。我等著你找我。」

清歡看了眼時間,又說:「我要回家了。」

「你回去吧,我暫時還沒下班。」

「好的。」

清歡擺了擺手,抱著課本,起身往外走。

傅靖安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她。

怎麼也看不夠。

這世上怎麼會有那麼美好的女孩呢,讓人忍不住想要佔有,將她捧在手心裡。

從第一眼看到她的那一刻,他心裡就這般想了。

以後,他也會努力實現自己的想法。

……

清歡回到王宮,跟查理說了,自己被跟蹤的事。查理和露娜對此事高度重視,並且迅速派人調查了情況。

發現的確有人在不停地搜集,關於清歡的信息。

查理頗為震怒。

嚴令一定要徹查,究竟是誰在背後搞鬼。

同時,他加強了清歡身邊的守衛。

兩天後——

手下的警衛隊彙報了情況,說是理查德看上了清歡,所以在搜集她的消息。

查理將理查德與他父母都叫到了王宮,狠狠地訓斥了一番。

警告他,若是再敢打清歡的主意,便將他抓進監獄里。

再也不放出來。

理查德一家被嚇壞了,連連承諾,保證不會騷擾清歡。

查理滿面怒容的將他們逐出了王宮。

跟蹤的事情,總算有了了結。

……

另一邊。

理查德從王宮裡出來,他父親將他捆起來,吊打了一頓,甚至用槍指著他的腦袋,說:「你要是再敢去接近她,不用等國王發落,我先嘣了你,再向她請罪。」

理查德有苦說不出。

他的確喜歡清歡,也派人調查過她。

可他做的沒那麼過分呀。

只是收集了,她的基本資料。

是顏溪那個變態,找人監視安清歡,將她的一舉一動都掌握。

理查德也不明白,這事怎麼就栽在了自己的頭上。

但事到如今,他也不敢供出顏溪。

只能咬著牙,承受這一切屈辱。

……

挨完罰,在家裡休養了大半天,理查德沒管自己的屁股上的傷,馬上去找顏溪理論。

哪怕不能給自己要回清白,總能討到點好處吧?

理查德家裡的情況不好,全靠倚仗瑞秋的爸爸,獲得好處。

但誰也無法保證,最後他能不能從叔父那邊,繼承到遺產。

所以,他得努力的為自己謀取利益。

理查德見到顏溪,哎呦哎呦的喊疼,倒在沙發上說:「顏先生,你看我都替你挨打,也背了黑鍋。你打算怎麼辦?」

顏溪問:「你想要什麼?」

理查德豎起五根手指,「給我五十萬。」

從今以後,他都進入國王的黑名單了。

五十萬算很划算的價格。

他沒多要!

理查德還擔心顏溪不肯給呢,正打算多說電話,再嚇唬他一番。

顏溪卻爽快的丟出來一張支票:「拿去吧。」 第2141章雙生花:危險的男人

理查德生怕他反悔,趕緊拿起了支票,揣在了衣兜里,道:「其實,想想我還是吃虧了,這安小姐以後有個什麼意外,我肯定成了頭號嫌疑犯。」

他現在覺得五十萬不夠了,想再趁機敲詐勒索。

顏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給你錢,你就拿著,再多說話,小心一分錢都拿不到。」

理查德瞬間渾身的汗毛豎起。

自己被金錢迷了眼睛,怎麼就忘記了,眼前的傢伙是多麼危險。

萬一他惱怒了,給自己一槍。

命都沒了,還怎麼花錢?

「呵呵……我放屁呢,顏先生,您什麼都沒聽到,對吧?」

理查德說完,趕緊跑了。

顏溪不緊不慢的掏出沉甸甸的鋼槍,望著理查德的背影,露出一個冰冷、不屑的笑容。

像這種小人,他壓根懶得理會。

若非這次不想被王宮那邊的人查到,怎麼可能給理查德錢?

不過……

說起這點,他倒是有些奇怪。

王宮那邊的人,為什麼會那麼快得到線索,知道有人在跟著清歡。

他派出去的都是精英,跟著他一起在墨西哥學習了反偵察的系統知識。

按道理說,不會那麼快被人發現的。

難道,還有另一撥人在跟蹤清歡嗎?

但若是這樣,自己怎麼可能沒察覺?

顏溪想到這,腦海里忽然閃過一道亮光,最後定格在了傅靖安三個字上。

對了。

之前派人跟蹤這傢伙時,想對他下手,卻被他逃脫了。

後面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如果是他向清歡告的秘,那可真是不意外。

顏溪微微垂下了手裡的槍支,用槍口點了點桌面,唇角微微的上揚,露出冰冷如毒蛇的笑容:「有意思,一隻螻蟻也想跟我斗?「

他倒要看看,傅靖安這隻臭老鼠,能藏到哪裡去。

等他把他揪出來,一定將他的皮扒了,再將血肉和骨頭丟給狼群吃!

……

想的正入神時,管家走進來,稟告道:「先生,瑞秋小姐來找您。」

「請她進來。」

顏溪的眼底深處,閃過一絲的不耐煩。

他察覺出了,瑞秋對自己的感情,可他不喜歡瑞秋。

如今,只是利用她,來接近清歡罷了。

「是。」

管家退出去沒多會兒,重新走進來時,帶著身著紅裙的瑞秋。

「瑞秋,你怎麼有空來?」

「我是想跟你聊一下,清歡被跟蹤的事。」瑞秋目光犀利的盯著他,質問:「是不是你派人跟蹤的清歡?」

她從父親那裡,得知跟蹤清歡的幕後黑手是堂哥時,便猜出了事情不對。

以理查德那種滿是乳酪的大腦,怎麼可能做出那麼高明的事?

聯想到顏溪喜歡清歡。

她更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顏溪聽到這話,笑著說:「這事不是理查德做的嗎?瑞秋,你可別冤枉我。」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跟我打馬虎?如果不是你做的,那跟我一起去見國王吧。」瑞秋上前一步,拉拽住了顏溪的手腕,想將他強行帶走。

顏溪面上的笑容瞬間變得冷冰冰的,反手鉗制住了她,道:「是我做的又怎樣?瑞秋,你想我死,那就到處宣揚此事。若是你想我好好地活著,那就閉嘴,誰都別告訴。」 第2142章雙生花:我們做個交易吧

瑞秋聽到這話,不由得一愣:「你死你活,關我什麼事?」

「真的不關你的事嗎?」

顏溪勾魂的一笑,俯首,猛地親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瑞秋頓時被定住,無法動彈一下。

顏溪加深了這個吻。

瑞秋這才反應過來,伸手想把她推開,但她的力氣遠遠不如顏溪。

兩人推搡了片刻,她的動作漸漸地慢了下來。

並且,情不自禁的開始回應他的吻。

可就在這時,顏溪將她放開了,拿起桌子上的水,漱了漱口,吐了出來,面帶譏諷道:「你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