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氣不好?

傅安安下意識想到最近的社會新聞。

網上說了,脾氣不好,容易家暴,還容易犯罪。

她想說些什麼,被雲舒按住了。

薛詩琪現在正是戀愛甜蜜期,他們說這些,實屬多餘。

三人走到包廂門口,薛詩琪推開門。

門從裡面打開,薛詩琪看到站在裡面的人,眸光一閃,伸手抱住男人的腰:「阿衍~」

聽到這兩個字,雲舒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一抬頭,看到單衍站在裡面,懷裡抱著薛詩琪。

許久不見,單衍還是一如既往的陰冷。

哪怕站在嘈雜的包廂里,依舊自帶冷氣。

雲舒和他見過幾次面,交集不多,但每一次都足以致命。

之前他們是對立者,現在他卻成了室友的男朋友……

這樣的場景,屬實超乎了雲舒的想象。

單衍看到雲舒,倒是沒什麼驚訝,薄唇輕扯:「好久不見,雲小姐。」

「哎,你們認識?」

傅安安發出了靈魂質問,薛詩琪從單衍懷裡鑽出來,一臉詫異。

「阿衍,你和雲舒認識?」

「我們都是晉城人,之前見過幾次面。」單衍薄唇輕扯:「畢竟,雲小姐在晉城很有名。」

這話,透著幾分難言的冷意。

雲舒被他看的背脊發冷。

她也算見過世面了,什麼樣的敵人沒見過?

以前看到那些渣滓,她只覺得恨意難消,唯獨看到單衍,她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她抿唇,眼下閃過一絲防備。

「能在這兒看到單爺,實在是巧了。」

單衍嗯了一聲。

薛詩琪端出了女朋友的架勢,拉著傅安安和雲舒坐下。

「安安,這是我男朋友,單衍。舒舒,你們之前見過,就不介紹了。」

「嗯,你男朋友真帥。」

傅安安發自內心的感嘆。

雲舒聽到這話,一言不發。

單衍那張皮囊長的是挺好看的,可惜了,骨子裡都是偏執陰狠。

她第一次見到單衍,就是在血腥場合。

現在,哪怕他裝的再溫柔,都改變不了第一印象帶來的衝擊。

薛詩琪被誇的眉開眼笑,點了幾杯果汁。

單衍的手一直放在沙發上,薛詩琪幾乎是半窩在她的懷裡,兩人不時的竊竊私語,看上去倒是挺和諧的。

雲舒很好奇兩人是怎麼認識的。

但她不方便問。

好在傅安安是個移動的八卦機器,對著單衍誇了一會兒,就問起了兩人的戀愛史。

「詩琪,你和你男朋友怎麼認識的?」

「說來也巧,之前我和我爸去參加一個宴會,阿衍當時正好也在,我們就認識了。」

薛詩琪笑眯眯地回應,這也算是緣分。

傅安安聞言,隨即頓悟。

薛家也算是小有名氣,她點點頭:「那感情好,你們好好談戀愛,這下好了,咱們宿舍里,只有我一個單身了!」

哎……

只有她,還是單身。

雲舒聞言,調侃出聲:「只要你想,你隨時都能脫單。」

畢竟,傅嶸等了這麼多年。

傅安安噘嘴:「不要,我不想,我不想談戀愛……我二哥說了,男人都是豬,都是害人的東西,他們只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

傅安安是家裡的團寵。

自小家裡人擔心她被別人騙了,所以沒少在她耳邊警告她。

什麼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什麼男人都是不要臉的東西……

等等之類的話,她心大,只記住了傅嶸說的。

這些年也是這麼過來的,只要有男生喜歡她,她就會拒絕。

二哥說的話,一定要記住。

雲舒聞言,眼下閃過一絲看好戲的光芒。

傅安安嘴上說著男人都是豬。

可她卻一直覺得傅嶸說的話。

嘖……

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傅嶸給自己挖了這麼多坑,難怪這麼多年,她都沒想明白。 「龍門的人在一個小時前,抵達了東涼城,一共五個,被稱為五龍上將,是龍千歲的人,來殺你了。」

趙九良對着葉飛說着,葉飛有些驚駭,趙九良的信息也太快了吧,竟然精準到了時辰和人數。

「你怎麼知道的?」

葉飛詫異的問著趙九良。

「因為我的身份不同,自然掌握著第一手信息。」

趙九良對着葉飛說着,葉飛一想也是,畢竟趙九良的身份特殊,比普通人知道多一點也不意外。

「龍門的人,目的就是要吞併東涼城的頭狼武盟,他們已經不滿足在北涼城安營紮寨了。」

「你們頭狼武盟就是最大的絆腳石,現在五龍上將已經潛入東涼城,並且開始購買勢力,他們的打入,就是要站穩腳跟,然後好接應北涼城的龍門。」

「他們其中的任務,就是要殺你。」

趙九良對着葉飛說着信息。

「好,我知道了,多謝。」

葉飛對着趙九良說着,要不是趙九良告訴自己這個消息,葉飛可能會遭遇危險到卒不及防。

「噗通!」

趙九良忽然給葉飛跪下了。

「你這是幹什麼?趕緊起來。」

葉飛連忙扶著趙九良,沒想到趙九良給自己跪下了。

「葉飛,你要答應我一件事,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

趙九良死死的跪在地上,說什麼也不起來,。

「你說,你說。」

葉飛大致也知道趙九良要說什麼。

「幫我滅掉龍門,我的能力有限,無法幫兒子報仇,我會全力幫你,東涼城,沒有幾個人是龍門的對手,只有你了。」

趙九良跪在地上,對着葉飛說着,他的喪子之痛,怎麼會輕易的結束,他要報復,他要靠着葉飛報復。

「好好好,我幫你,沒事的,就算你不說,我也會滅掉龍門。」

葉飛先穩住了趙九良,把趙九良給扶起來,葉飛想着,如果龍門妥協的話,葉飛是不會滅掉他們的,但是已經是不死不休了。

趙九良站起來,對着葉飛一抱拳。

「多謝了,我現在先回去了,把我多年前的私生女兒給接回來。」

趙九良對着葉飛說着,葉飛張大了嘴巴,有錢人的世界果然不一般啊,竟然還有私生女兒。

「嗯。」

葉飛目送著趙九良離開這裏。

葉飛此時上了樓,推開江雲的房間,江雲沒有注意到他,在認真的雕刻着晶片,測試性能,葉飛關上了門。

本來葉飛想要給江雲在要塞公司介紹個職位,現在看來是不用了,一個人生下來是幹什麼的就是幹什麼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賦職業,只要找對了,就會全力以赴。

「叮叮叮。」

此時葉飛的手機響起,是趙南院打來的。

「喂,爸。」

葉飛生硬的叫了一聲爸,不知道趙南院有什麼事情,現在趙千雅已經是要塞公司的老闆了,月收入起碼在一百萬以上,已經是富豪生活了,根本不需要自己了,不知道趙南院給自己打電話是幹嘛的。

「葉飛啊,你好幾天沒有回家了啊。」

趙南院問著葉飛。

「對啊,以後我都不回去了,我有自己的事業,你們有事就說,我幫忙解決就行了。」

葉飛對着趙南院說着,趙南院那邊的電話沉默了幾分,大概是明白了葉飛的意思,他也知道從小讓葉飛過的很清貧,趙千雅和陳花香也是總欺負葉飛,這讓趙南院很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