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不免浮現,替她療傷的畫面。

勝雪的肌膚,完美誘人的曲|線。他不得不承認,她是個天生的尤物!

不經意間,摸她酥|軟山|峰上的觸|感,還縈繞腦際,遲遲揮之不去。

鳳藍?這個名字,突然從他的嘴邊嘣了出來。

連他自己也詫異了!

難道?他和她真的有刻骨銘心的過往?心口陣陣刺痛。

為何?都記不起來。一點也記不起來!

鳳藍其實沒有睡著,合著眼眸,比任何時候還要清醒。聽到他低回的叫喚聲。

春里,你對我的記憶是不是開始復甦了?

對不起!春里,也許是為了保護我,失去了對我的記憶!

儘管如此又如何?我鳳藍註定了要纏著你!為你,顛覆江山,顛覆神意,又如何呢?

——————————

翌日,天黑壓壓的一片,煞有大雨磅礴而來的架勢。

鳳藍望著空蕩蕩的床邊發獃,摸著已經薄涼的溫度。

鳳藍心底也是絲絲瓦涼。

若是以往,春里,就是早早有事而去,也會纏著她深情一吻。一吻罷了,再說點濃情蜜語,適才出門。

而今,他走得悄然無聲。


對著銅鏡,她宛若綢緞般的墨發,直流而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而今,他走得悄然無聲。

對著銅鏡,她宛若綢緞般的墨發,直流而下。

春里從外頭進來的時候,看到如此美妙的背影。

縱使見過無數的美人兒,也不禁驚艷,尤其是一頭墨色的發。

鳳藍眼尖從銅鏡的反光,瞄到春里就站在門口。

她緩緩轉身,凝望他。還眼淚婆娑的模樣,好是惹人憐愛。

下一刻,她的嬌美身軀,已經纏上了他。半倚靠在他胸膛上,蹭著他肌肉。

宛若一隻討好主人,欲求撫摸的貓咪。

確實,他這樣做了,修長的手,由上至下,墨色的發,如絲綢般,上好的觸感,令人慾罷不能。

鳳藍眼角晶瑩淚滴,幾度令人憐愛。

美目流轉,欲語還休般。

唇角蕩漾起唯美的弧度,如波光粼粼,滿是江南水鄉的詩情畫面。


不得不承認,鳳藍是個聰慧的女子。

子她知道了,春里性情大變。甚至變成了她以往惡霸囂張的模樣。

而以往的春里,雅緻如玉的男子,在鳳藍面前一副柔柔靦腆,求罩著的模樣。

他會變,她也能變。

兩人好似,性格倒置了一般。

也不得不承認,鳳藍很會演戲。

說她為了愛不擇手段也罷;

或者說她玩世不恭,將愛的追逐,演變成一場樂趣橫生的遊戲,更為確切!

果不其然,春里幾日以來的毒蛇嘴巴,

在看到她如此楚楚可人的模樣下,防線在不覺下降。

「幹嘛大清早的又哭了起來?」見鳳藍用他的袖子擦眼淚,他容忍了下來。

「還不是怪你,我醒來沒見到你!」又聽女子絲絲控訴,他尷尬之色顯露無疑。

原本大清早的睜開眼,就令他滿目吃慌。

女子的俏鼻摩擦著他的臉頰。

她的唇瓣,更是貼合他的唇瓣,四瓣相貼。簡直比夫妻還要——那個啥!

他摸不清,為何大晚上的會被她偷襲成功。

總之他一團熱火就是了。

於是才有接下來,他早早的離開,去外面消火不行么?

可是鳳藍不這麼想!

「你明明知道我,我剛受了創傷,害怕一個人呆在屋子裡。你還拋下我!」幾分凄厲,幾分柔弱。粉拳打在他胸膛上,要多嬌嗔就有多嬌嗔。

春里無奈,任她打唄。

秋御路過,見到立馬奇觀的壯舉,眼神閃亮,呲呲呲叫道,「哎呦!不錯哦!打情罵俏哦!看來這一晚上,進展不錯嘛!」

春里見到皇兄而來,立馬退開好幾步,和鳳藍保持一定的距離。

已然一副神情自若的模樣,「竟然皇兄醒來了,我們繼續出發,省得耽誤了行程!」

外頭雨已經下大。

大部隊已經準備就緒,這女王儲君會皇城,不能因為這天氣原因影響了進程哪!


鳳藍一人獃獃凝望著漫天瓢潑的大雨。

從樺城到皇城,與上次的路途一模一樣。

當時也是一場瓢潑的大雨,下得沒完沒了。在不遠處的山嶺腳下停駐。

她還記得她,為了讓春里解悶,特意去抓了小蝌蚪。

現在已然過了蝌蚪的季節,小蝌蚪已經蛻變了青蛙。

不禁感觸,以往她總是奢望,和春里真摯的感情,能回到從前。那段在樺城裡美好單純的愛戀,終究是回不去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不禁感觸,以往她總是奢望,和春里真摯的感情,能回到從前。那段在樺城裡美好單純的愛戀,終究是回不去了。

在她痴痴發愣之際,兩名出色的男子,在不遠處也望著她出聲。

一人是春里。 豪門絕戀,婚色成狂 ,搜索關於更多她的畫面,可惜,如石子置入深海一般,了無生機了。


一人是秋御。突然覺得自己好擁擠。他的感情就是擠在春里和鳳藍之間。對春里,是血脈相連的好兄弟,對鳳藍,逐漸迷失淪陷。

他自己知道,他就是處於灰色地帶的那個!有些事還是不要挑明的好。

見她發愣,久久不肯回神。

春里不耐了,大聲吼道,「發什麼呆呢!要讓大家陪著浪費時間么?」

下一步,鳳藍腳尖輕點,對馬車一躍而上。

喜兒立馬要跟著上去,被秋御攔住了,「哎!人家小兩口的空間,你擠兌上去,合適么?」

喜兒又朝著春里方向瞅了瞅,立馬會意。

春里斜眼一瞄,見秋御笑得一臉奸詐,好似早有防備,眼神警告皇兄,「被你踹一次也就夠了!別想再送我到火坑裡!」

秋御滿不以為然,振振有詞糾正「真是不識好人心,這哪是火坑!那可是美人窩!美人在懷,那可是天大的福氣啊!」後面那句是實話,這傢伙一定上輩子積得德,有個女人對他至死不渝的愛。

「切!」春里顯然不領情,果斷上了白駒,打算甩鞭而去。

哪知道,秋御斜手一揮,定住了他身下的馬匹。

一邊邪笑,「小老弟,幹嘛和皇兄我對著干呢?乖乖的聽話不是挺好的嘛!」

春里氣急,眼見馬匹一動不動,根本無法前進。

「皇兄!你為何總是撮合我和她?要知道她可是父皇欽點,是夏皇兄的皇妃!」

秋御摸著後腦勺,如若他會按常理出牌,那就不叫秋御了!

「父皇年紀大了,我還沒老眼昏花!喜愛一個人不容易呢,怎麼能因為父皇頑固的思想,毀了自己的終身呢?」

聽著秋御如此正色道,春里深深一愣。想不到秋御平日里玩世不恭,痞子模樣,也會有如此深沉的思想境界。

可是遽然,他嘿嘿一笑,仿若剛才正兒八經的話不是他說的。

又是將春里送進了馬車,滿是調笑,「快點!美人兒不能冷落!」

被無情揣進了馬車,再次和她面對面,尷尬之色緩和了不少。

好似也不那麼排斥了。

或許,他想找找感覺,找找和她的過去!

見他又是狼狽不堪進入馬車,鳳藍忍不住噗嗤一笑。

「笑什麼?一定是你賄賂了皇兄,要不然他怎麼站在你這邊?」春里怪罪道。

還真是被他說道,她就是抓著秋御貪食的缺點,慫恿他幫自己來著。

鳳藍當然不會直說。

春里在一邊坐好。兩人之間,都不說話,氣氛顯得尤為靜謐。

即使莫不說話,也有一種別樣的情緒在流轉。

之間鳳藍緩緩來開,窗帘的一角,外面的雨滴飄進幾許。

風大,雨大,冷瑟的風雨迎面打在鳳藍的臉頰上。

見此,春里開口說,「想不開么?喜歡被雨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風大,雨大,冷瑟的風雨迎面打在鳳藍的臉頰上。

見此,春里開口說,「想不開么?喜歡被雨淋?」

冰冷的雨滴撲灑在她額頭上,髮絲上,她的表現還是一副祥和,真是是沉醉其中。

緩緩地,如琴音,她的聲音低沉委婉響起,「春里!還記得你最喜歡雨景!那日,你|頂|著傘,牽著我!說著情人之間的悄悄話!」

春里的眼眸低垂,她記得又怎樣呢?他不記得了!

「那你們情人之間的話,說了什麼?」終究帶著些好奇,天知道他已經承認了和鳳藍的過去。只是他又將自己分成了兩半!分為過去的自己;還有現在的自己!

眼下之意就是:過去的我和你說什麼呢?

「你想知道么?」

豁然,鳳藍漣漪一笑,攝人心魄的笑。

愣是令他分神了幾許。該死!這女人為何會生得如此好看!

在他愣神之際,她的身軀已經覆蓋而上,如桃花般的粉唇,擒住他唇瓣,一個深刻的吻下來。

這比她若才的笑靨,還要驚心動魄。

終究是痛恨,怎麼又著了這女人的道了!

鳳藍的吻,如火燒,纏繞他心中。

或許鳳藍就是有能力,管他坐懷不亂如何,在鳳藍面前,就是能輕而易舉令他欲|火|叢|燒

一吻罷了,她盈盈的秋波凝視他,「情人之間最好的情話,就是吻唄!」

又是無辜被偷襲了吻。春里佯作生氣,端坐一旁,已經華麗麗的認識到了,和這女人多話的結果,就跟香酥排骨一樣,會被吃得一根渣渣也不剩。

鳳藍似乎不想讓他好過,「明明若才,你也沉浸其中,為何,現在又是一副懶得理我的表情?」

「若是你覺得吃虧了,要不,換你親我?」她是故意的,成心的靠近他。

香軟酥體,半壓在他身上。

伸出唇瓣,狠狠地誘惑他。

春里暗罵。這女人真是一點也沒有矜持。

其實鳳藍純粹想看他耳垂髮燙的可愛模樣,就是他裝得再鎮定,耳垂髮紅,總是時不時地出賣他。

見他冷冷別過臉去,鳳藍故作傷心,「我真得令你那麼討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