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竟然眼拙到了這種地步,現在的藍曦若,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女子都要耀眼迷人!

「曦若,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慌亂之下,御天策竟然不以「本宮」自稱了。

說?藍曦若挑眉,雙手抱胸:「好啊,你要說什麼?」

御天策再次愣住:這是給了他解釋的機會?心裡一喜,果然,藍曦若的狠心也只是說說而已,只要自己找到充足的借口,她也一定會回到自己身邊的!這樣想著,他就已經在思考合適的借口了。

「若兒,你知道的,雖然從小到大,我對你不怎麼關心,其實,我是害怕。」御天策深深嘆了一口氣,裝出一副心痛的樣子,「其實,我從見到你的第一面就被你深深吸引了,想靠近你,卻找不到借口。」

藍曦若挑眉,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找不到借口?一見鍾情?呵,她倒是想聽聽,這人渣還能說出什麼爛借口。

御天策看到藍曦若的反應,以為她是聽進去了,心裡更加高興,再次開口:「若兒,我和你姐姐只是逢場作戲。你知道的,皇宮是個多麼勢力的地方。而且,我接近你姐姐,只是為了有機會能接近你。」

藍曦若雙手抱胸,心裡冷笑。

還勢力,皇宮明明就是最大的勢力。而且,逢場作戲?有機會接近自己?騙傻子呢吧?

「哦?是嗎?」藍曦若開口,「可是太子殿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要和我親愛的姐姐結婚了吧?難道逢場作戲都能到這個份上?我藍曦若還真是見識到了。」

語氣里,是對御天策深深的厭惡和嘲諷。

這……御天策張張嘴,極力找借口。他從來不知道,藍曦若也能強勢到這種地步。

「若兒,不是你想的那樣。」御天策一咬牙,「我迎娶你姐姐純粹是為了拉攏藍家勢力,你知道的,藍玉顏是藍家嫡女,只有迎娶她才能得到藍家的全力支持。而你……」

一邊說著,御天策緩緩靠近藍曦若,痴迷的看著她精緻無雙的臉,「是我真心喜歡的女人。」

喜歡?藍曦若聽到這話,忽然就想吐。

「太子哥哥!」藍曦若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一聲尖銳的叫喊忽然從御天策的身後傳來。她緩緩看去,就看到了藍玉顏梨花帶雨的小臉,簡直柔弱到了極點。

藍曦若覺得,如果她是太子,心肯定就軟了。

果不其然,太子御天策在看到藍玉顏的時候,眼神中流露出了柔和的目光。但是隨即,柔和的目光就變得慌亂。他知道,自己剛剛說的話,都被藍玉顏聽到了。

如果藍玉顏傷心欲絕,回去告訴了藍宇廷,自己就……徹底完蛋了。

藍宇廷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御天策最清楚不過。唯利是圖,如果自己把利用藍玉顏尋求藍家支持的話直接擺上檯面,會變得非常難堪,即使現在大家都心知肚明。

「玉顏,我……」御天策看看藍曦若,又看看藍玉顏,第一次覺得頭大。

自己到底是愚蠢到了什麼程度?藍曦若沒哄好,就被藍玉顏聽到了。這下……不出亂子就怪了。

藍曦若樂的看他們狗咬狗,輕笑一聲:「太子殿下,你還是去哄你的玉顏妹妹吧,我呢,就不摻和了。」說完,轉身就要走。

御天策哪裡肯?

放著這麼優秀的人不喜歡,御天策覺得自己腦袋一定是瞎了眼。

手腕被御天策抓住,藍曦若的眼睛微微眯起來,看著不遠處傷心欲絕的藍玉顏,心裡的寒意加深。果然這樣的人渣,是不會真心喜歡一個人的,即使當時他對藍玉顏好到極點,將她捧到了天上。但是現在,看到更優秀的自己,也毫不猶豫的向自己示好。

這太子……果然是好算計啊……

不過她藍曦若,可不是什麼愚蠢的女人。

冷哼一聲,藍曦若用力甩開御天策的手:「天子殿下,你的喜歡,小女承受不起,還是給我親愛的姐姐吧。畢竟……她可是對你……掏心掏肺的喜歡呢。」她故意將「掏心掏肺」四個字咬的很重,果然看到了藍玉顏迅速變了的臉色。

這女人還真是愚蠢,難道真的以為這太子就死心塌地的喜歡上她了?真是天真的可以。

然而,即使是這樣,御天策也沒打算放手,急切的開口:「若兒,不要這樣說,我都知道的,這些年,你一直都喜歡我的不是嗎?」他再次拉住藍曦若的手,「若兒,你現在也看到了,我知道你的心意的,你應該也能看出我的心意的,對嗎?」說這話的時候,御天策的聲音很小很輕。

藍曦若很清楚,他這是怕被藍玉顏聽到。

這男人,難道還想正大光明的腳踏兩隻船?

真是噁心!

「太子殿下,很抱歉,我可是眼拙的很,只知道你深深愛著你身後的藍玉顏。」藍曦若將聲音放大,語氣里透著幾分陰陽怪氣,聽得藍玉顏和御天策都是一陣難受。

深深愛著……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諷刺!

藍玉顏絕對受不了這樣的羞辱,惱羞成怒之下,直接催動靈氣攻過來:「廢物,我要殺了你!」

殺?

藍曦若眯著眼睛看了一下,這女人升級也挺快啊,也到了橙階了。橙階……二重?她判斷之後,心裡忽然有些躍躍欲試。不知道,自己這橙階一重,對上橙階二重,誰會輸呢?

當藍曦若催動靈氣迎上去的時候,藍玉顏的眼睛,猛地睜大:「廢物,你是……橙階?」語氣里,是滿滿的不可思議。、

藍曦若笑笑,一臉的天真無邪:「是呀姐姐,妹妹學藝不精,現在才是橙階一重,真是廢物的很呢。」

這話,就是明擺著打臉的。藍玉顏的表情,瞬間變得非常精彩。

「哼,橙階一重而已,藍曦若,你別太得意了。」藍玉顏氣結,再次催動靈力就要攻過去。

「玉顏,別這樣。」御天策忽然衝上來,一臉的真摯。

藍玉顏硬生生的收回靈力,生怕傷到御天策。

「玉顏,對不起,我知道剛剛的話傷到你了。我對你這麼多年的情誼,你最清楚了不是嗎?如果你不解氣,就沖我來吧,殺了我也沒關係,我絕對不會還手的。」御天策的話簡直就是深情到極點,眼神也異常溫柔。

。 「我只是離開了15分鐘,你們已經把人都給我綁好了?」

周尊來到地面,看到砸在地板的上屏幕頭,播放著一片雪花馬賽克,莫里森特別行動小隊已被二人征服。

詭異地是,小屋沒有遭到破壞,也就是說伊森·溫特斯和戈登弗里曼來了一次閃電戰,這群勇猛的士兵就已被擊敗了。

「心疼你們。」周尊嘖嘖兩聲,他瞥了眼【菌獸】伊森,以及將機器人拖到廚房的戈登弗里曼,拖拽的屏幕頭機器人,零件掉落了一地

唉,你們惹誰不好呀。

伊森的菌獸體質,賜予他吊打一整支軍隊的超凡力量,即使未對居民進行升級,尚無法發揮全部的能力,但也足以對付五人的特別行動小隊了。

戈登博士自然也是天花板。

伊森·溫特斯仰著下巴,笑道:「長官,你在地底看著就行,我獨自便能擊敗這些人,為了保證避難所的安全,這是必要措施。」

莫里森隊長更是憋屈,好幾灘真菌化液體,包裹住了他們,禁錮了關節力量。

再看到周尊忽然從小屋冒出來,他心中的鬱悶就像暴風雨,止也止不住。

全員瞎子?

難道老子培養了一群瞎眼士兵,人這不就在屋子裡,自己的隊員抄家抄了個寂寞?

就在適才,他們觀看周尊私生活時,在廚房搜尋的隊員忽然被一股巨力推壓昏迷。

所有隊員做出了合格的預判,本能感覺到廚房門口男人散發出的極度深寒,端起格威爾-自動步槍,狂風掃射,正中人肉靶心。

這是近距離、中距離的常用軍隊步槍,登時就把伊森的身體打成了篩子,百孔流血。

臉接子彈,伊森本該被射成一具屍體,可擁有稱號打不死的小強,豈能被步槍突突成麵包糠,真菌迅速恢復了其生命力,這支特別小隊眼睜睜看著這具屍體,再次站了起來。

遊走於血管的黑色真菌,在他的腦門裂開,數條粘稠的大舌舔,嘔吐齣子彈,隨後短暫在屋內肆虐一番,腦門閉合。

彷彿是無事發生,伊森·溫特斯重現帥氣逼人的小鮮肉長相。

掛著打醬油的笑意,掏出M1851狼毒麥林手槍。

電光之間,精準的子彈打斷了對面震驚的施法前搖,他沒有給對方反應時間,整個過程乾淨利落。

【居民:伊森·溫特斯依靠黴菌之力復活。】

【居民:戈登弗里曼什麼也沒做,並且表現的很無聊,小睡一會兒】

【居民:伊森射出了子彈。】

【居民:戈登弗里曼被驚醒,心情不佳的他,忽然想製作超級重力槍。】

【伊森成功擊垮五名隊員,並釋放真菌液體】

居民伊森能力介紹,黴菌:記憶裝殖

記憶裝殖:裝載宿主的記憶力,重塑生命和記載事物運轉。

長官可通過派居民擊殺敵人或建造房間提升居民的經驗值,達到一定經驗值即可進行升級。」

「原來,居民是通過這兩種方式實現升級的。」

周尊想得知雙方交火發生了什麼細節,調出腕錶的歷史日誌,瀏覽了居民的行為歷史。

同時,他得到了升級居民的條件提示——擊殺敵人或是建設房間。

而且似乎還有別的方法累積居民的經驗值,只是BB機沒有展露出其他條件。

「看上去居民戈登博士,什麼也沒有做,是伊森一人降服了這幫士兵。」

周尊對自己收容的居民既包容又無奈,發現伊森·溫特斯又雙叒叕被打中馬蜂窩,心中一陣同情,雖說他藉助黴菌重生,但讓居民以身涉嫌,也絕不是他的想看見的。

該怎麼處理這群知道秘密的廢土士兵?

友好送別(x)

毀屍滅跡(√)

這時,周尊考慮最佳的解決辦法,他內心深處抵觸殺人,蹲在地上抓著頭髮,陷入正反兩級的掙扎。

難道真的要殺人滅口?

他只是個正常人,安分守己,不想擋住別人的路,也不想被別人擋路,可理智告訴自己,決不能放走他們,不然輻射避難所的機密就全暴露了,如果說避難所發展到了一定程度,有世人發掘出真相,那時他也不懼怕敵人強襲,但如今……他深深吸了口氣。

殺還是留,也許這是個哲學性的問題。

伊森眼神異樣,表情隱藏在灰暗裡,盡收了周尊的內心掙扎,便說道:

「選擇性地漠視生命,是一件需要習慣的事情,長官,我期待你做出正確的選擇。」

至於回到廚房的戈登博士,他側傾了一下身子,開鑿的動作停頓在半空,似乎放下手中的撬棍聖器,等待周尊做出抉擇。

「滅口嗎,我真的能做到?也許這些士兵只是受到雇傭,他們之中有的家庭美滿,有的新婚燕爾,說不定還有人需要回家伺候衰老的父母,只是因為派來檢查屋子,發現了我的秘密,我就要殺掉他們?」

「還是我思慮不周,未曾想到戈登博士有能力破解避難所大門。」

哪怕是把這些士兵殺掉,屍體又如何處理呢?

周尊沒有武俠電視劇的化屍粉,只要他現在把屍體抬到外面,就會被一大機器人,咔咔拍照錄像。

如果藏屍於避難所,最終結果恐怕也是被小鎮的人士發現人員失蹤,循著蹤跡找上門,又免不了一番非人的拷打。

其實,周尊能預感到走出這一步,一旦末日爆發,人性泯滅,興許到了那個時候,他會嘲笑現在的自己,仁慈又手軟的性格,似乎不適合當避難所的領袖,可既然收到bb機,建立避難所,一定是上天給的機會,他自然無比珍惜。

經過正邪的較量,周尊忽然站起身子,整個人埋在灰暗和月光的分界線,眼神忽暗忽明,彷彿在進行最後的鬥爭。

「殺我,請不要殺我的隊員。」

莫里森看了看身旁倒地昏迷的隊員,像是知道周尊要做些什麼,眼神掠過一抹複雜的情緒。

他向周尊承諾,只要自己寫下書面報告,他的隊員誓死也不會說出去這個秘密,因為這是他親手訓練的士兵,他相信這群新人士兵一定會聽他的話。

「他們什麼也不知道,我會留下遺書解釋一切,我知道你的顧慮,遺書會打消那群管理者的猜忌,放過這群年輕人,我來替他們承擔後果!」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媽咪……」

病床里的小人兒熟睡着,無意識地發出囈語。

王藝琳走近了仔細盯着那張小臉,越打量越是心驚。

這小傢伙不說跟褚臨沉十分相似,那也足足有七八分!要說兩人之間沒有親緣關係,她絕對不信!

王藝琳慢慢地攥緊了掌心,臉上露出陰冷狠厲的神情。

恰在此時,小巍巍悠悠醒轉過來。

他抬起小手揉了揉眼睛,下意識帶着撒嬌口吻的嘟囔了一聲:「媽咪……」

可是等他看仔細,眼前站着的壓根兒不是溫柔大方的媽咪,而是一個沒有見過的,濃妝艷抹的陌生阿姨。

而且,這阿姨凶神惡煞的模樣,好嚇人!

小巍巍心肝兒一顫,不由得哆嗦了下,整個人在被子裏縮成了一團,警惕地盯着她。

王藝琳並不在意自己把這小孩給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