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這放在中國市場,一點都不能引起什麼浪花。

中國網游市場實在是太大太大了,幾百萬同時在線都有好幾個,更別說15萬了。

但是,15萬的同時在線放在韓國市場,那就意義非凡了。

一躍之間,凡人修仙傳的同時在線人數,他就僅僅排在cf以及天堂2之下,成為了韓國第三網游。

這樣的數據出來之後,整個韓國一眾遊戲企業,全線震驚。

更為震驚的,還要數韓國網路遊戲協會以及韓國信息產業部。


做為一直打壓企鵝,一直不想讓企鵝遊戲在韓國市場生存的他們,這一次,他們發現,自己這一些人不但沒有打壓得到,甚至,凡人修仙傳還逆流而上,成為了國內第三網游。更為令他們鬱悶的是,15萬的網游同時在線,又讓無數的韓國遊戲企業眼紅。更有甚者,已經有一些韓國遊戲企業與企鵝公司接觸,直接就提出代理他們下一款遊戲。

雖然,他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企鵝下一款遊戲是什麼。

「這一幫傢伙。」

李久恨恨的罵了一句。

他真想罵這一些韓國遊戲企業太不愛國,居然去巴結一家中國的企業。

但是,李久卻知道,空談愛國一點用也沒有。

在沒有利潤,企業都生存不下去的情況之下,喊這種愛國口號有個鬼用。

他們不可能為了愛國,連公司倒閉都不顧。而且,這也不是真正的愛國。

「崔主任,我這邊實在沒辦法了。」

李久來到韓國信息產業辦公室,有一些忐忑的說道。

「崔主任,我想,或許只有下令,讓整個韓國所有的媒體全面封殺企鵝,這才可能阻止企鵝的大舉入侵。」

只是,這一句話,卻遭到了崔勝賢的鄙視。

「李久,你是想讓國家與中國打貿易戰嗎?」

全面封殺,別說韓國不敢,哪怕是美國都不敢。

現在全世界已經連為一體,你封殺他,他絕對封殺你。

要想取得市場,唯一的辦法,那就是一切按市場規則。

再說了,如果僅僅為了封殺中國那一邊的遊戲,就讓中韓展開貿易大戰,這太划不來了。

「可是,如果不這樣,我這邊是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

「是么。」

崔勝賢盯著李久,「我在想,是你真沒有辦法,還是你太過於無能。」

「啊……」

李久一個顫抖,他知道,這一句話,已經代表著,他這個會長已經不可能再繼續擔任了。

「好了,你走吧。」

看著李久離開辦公室。

崔勝賢也是頭痛的很。

撤了李久的職並不是什麼好辦法,只是,他必需找一人來背這個黑鍋。

……

「15萬,15萬同時在線。」

激動的崔澤恩看著凡人修仙傳的同時在線人數,幾乎有一些不敢相信。

雖然在代理凡人修仙傳的時候,他就知道,如果企鵝公司的人來到這裡,絕對可以幫助到自己。可是,他再怎麼想,也沒有想到,企鵝公司的幫助居然如此之大。短短几天時間不到,凡人修仙傳從幾百人的內測,升到了韓國排名第三的網游。

「張寧先生,您真是巧奪天工呀。」

這些天,崔澤恩已經用了無數可以形容的辭彙,不斷的說著對於張要佩服的話。

不過,張寧一點都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他最開始給自己下的任務,那可是讓凡人修仙傳成為繼cf之下,韓國的第二網游,也就是超過天堂2。可惜,現在看來,自己所運作的穿越女的新聞,並沒有達到這樣的效果。

「崔總,這沒有什麼。而且,我們現在所面臨的處境並不妙。」


「張寧先生,我知道,我們已經接到消息,各大遊戲企業包括各大遊戲媒體不與我們合作,是因為國內政府在施加壓力。可能,在未來,這樣的壓力還會更大。不過,我現在並不是特別的擔心。正如您所說,我們並不想與現在這一些韓國企業爭奪市場。除了這一些老玩家,韓國不知道有多少新玩家還沒有開發呢。我正考慮著,不日之後,就準備在韓國各大新聞門戶打上我們的廣告。」

「崔總,最近,你可是進步很大嘛。」

張寧微微一笑,「不過,在門戶網站上打廣告不行,門戶廣告上的轉化率太低,而且,廣告費用最大,並不適合推廣我們現在的凡人修仙傳。」

張寧最不喜歡的廣告地方,那就是門戶網站。雖然門戶網站的流量非常大,只要在上面掛一段時間廣告,國內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你的遊戲。但是,知道是一回事,有沒有人來玩又是另一回事。而且,這樣的掛廣告,張寧真想說,其實轉化的效率真的不是特別高。如果沒必要,張寧並不想在門戶網站上打廣告。

「那張寧先生的意思,是想再炒作一下?」

此前穿越女新聞的炒作,讓崔澤恩嘗到了無數的甜頭。

只是,這樣的炒作,崔澤恩卻認為可遇而不可求。

像如此天才的新聞,如此天才的炒作方案,哪裡可能一爾再再爾三的出現。

此前崔澤恩就認為,穿越女這樣的策劃,絕對是張寧之前想好了的,要想再來一個,幾乎不可能。而且,崔澤恩也想不到,現在還能夠怎麼樣炒作。而且,這樣的炒作,一要全國轟動,二也要藉機推廣自己的產品,這是可遇不可求的。

「對,沒錯。」

張寧點頭,「凡人修仙傳現在只是第三網游,這遠遠沒有滿足我的計劃。在我看來,凡人修仙傳,怎麼說也能成為韓國第二網游,甚至,第一網游。」

「第一網游,超過cf?」

「這,這怎麼可能。」

cf雖然也是出自企鵝,但cf在韓國無數企業,包括無數玩家眼中,簡直已經是神一樣的存在。而且,cf的遊戲模式,也是其他韓國遊戲企業無法模防的。即有升級,又有競技。即是免費,又可以在遊戲中達到收費。


韓國遊戲企業倒也可以做出道具收費的網游,但他們卻做不出這種競技性如此之高的遊戲。另一方面,哪怕有韓國遊戲企業能夠做出競技性這麼高的遊戲,可他們又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將這樣的競技性轉化為盈利。他們最多的考慮,是原來賣cdkey的形式。

用現在的道具免費,他們真的一下子還沒有完全的消化。

當然,或許未來可以完全消化,但現在,韓國企業仍處在消化當中。

「一切皆有可能。」

cf並不是傳統的網游,他能排在第一,實屬是個意外。

再者,張寧並不希望像cf這種非傳統的網游排在第一。

因為,像cf這種遊戲,雖然有無數的人來玩,雖然也有很多的人喜歡,也雖然盈利不錯。但他最終還是個免費遊戲,在裡面有道具收費,但不收費其實也可以玩。在最開始的時候,很多人會為了虛榮心,一直去充錢,去購買一系列的高等級裝備。但是,當這個遊戲運營久了,當新玩家變成老玩家,老玩家變成古灰級玩家的時候,他們充值的意願,則是越來越低。最終,他的盈利也就會大幅度縮水。

而且,cf還是競技性的網游,他在充值願上,就比傳統的網游低。

就像後世全球同時在線人數最高的遊戲英雄聯盟一樣,雖然,他創造了全球同時在線的最高記錄,但是,不好意思,他的盈利水平,並不高。遠遠落後於夢幻西遊,dnf……等這一些傳統升級的網游。

做遊戲是為了什麼?

廢話,這還要說,那就是為了賺錢。

更不用說,在韓國這個市場,不賺韓國佬的錢,賺誰的。

如果可以選擇,張寧寧願讓凡人修仙傳排在第一,也不願cf排在第一。

「那張寧先生,我們該怎麼做?」

「很簡單,第一步,提高凡人修仙傳裝備的價值。」


「提高?」

金澤恩開始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一會之後,卻是眼放金光,「張寧先生,我明白了,就像當初你們金古群俠傳一樣,通過提高虛擬裝備價格,從而炒作一款遊戲嗎?」

「差不多是吧。不過,如果僅僅只是這個,那也太簡單了。」

張寧一邊點頭,又一邊搖頭。

當年張寧故意花10萬元買下的那把神器,可是造成了國內遊戲裝備市場的轟動。同時,在轟動之餘,也造成了當年製作水平一般的金古群俠傳人氣爆漲。不過,這樣的方式,其他的一些遊戲企業也或多或少借鑒了過來。這時候若還是一層不變,僅僅只是這樣炒作,或許再也不能引起多大的浪花。

說完,張寧就安排工作人員,開始對後續的一系列炒作,開始布置。

一個星期之後,首爾地區法院受理了一起非常特殊的離婚案件。

男女雙方自稱是通過玩網路遊戲認識的,隨後很快結婚。一年之後,男方覺得女方並不如當時在遊戲里認識的那樣溫柔可愛,而女方也不覺得男方如遊戲之初那麼關心護人。在兩人都有離婚想法之下,兩人準備離婚。本來,如果兩人都同意離婚,這太簡單了,根本就不需要法院。但是,在受理兩人離婚財產分配下,兩方卻出現了矛盾。

男方在財產分析時提出,他可以不需要結婚之時買下的婚房,但他需要全套遊戲裝備。不過,男方說后,女方惱羞成怒,直接說道,「休想,遊戲里的裝備她也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婚房什麼的,誰稀罕,遊戲里的裝備不能給他,只能分給我。」 (全文閱讀)

這樣的財產爭奪讓法官大為糾結。

一方面,法官糾結的是,這一對男女真的有一些胡鬧。

可另一方面,法官也在想,這財產到底該怎麼分配,遊戲里的裝備可以算財產嗎?

這不僅是法官意識上的不足,同時,這在法律上面也沒有明確規定。

為此,當天法院並沒有對此案進行結案。

但是,這一個離婚案件,卻被媒體給暴了出來。

與穿越女一樣,該離婚案件,在虛擬財產,在遊戲裝備,在離婚之下,一下子吸引了廣大群眾的眼球。這樣的離婚太不一般了,也太特殊了一點。而且,這是幾千年來,從來都沒有碰到過的。

有人覺得不可思議,覺得,尼瑪,還要不要這樣,離婚之後連房都不要了,居然要遊戲裝備。這是不是太腦殘了,或者是,兩個人都腦殘。

也有人覺得,遊戲害死人呀,看到了嗎,這一對男女就是因為遊戲,最終倒至走火入魔。我看吶,不光是他們要遊戲裝備,哪怕就是離婚,也是因為遊戲的原因。

同樣,也有專家開始分析遊戲的危害。說電子遊戲偶爾玩一下,確實是不錯的休閑娛樂方式。但是,天天沉迷其中,那就是一種危害了。而且,電子遊戲畢竟是虛擬的東西,虛擬裡面不能當真。同時,這些專家也呼呈,廣大玩家千萬不能將虛擬遊戲當真。

「張寧先生,你這個炒作,怎麼好像是在罵遊戲呀。」

看到張寧策劃出來的這一個遊戲,邊上的崔澤恩不懂了。

像之前的穿越女還好理解,雖然很多人罵他是炒作,但畢竟是為了推廣遊戲。

可是,這個離婚案件,很多人都罵兩人傻叉,居然連婚房不要,要遊戲裝備?

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比這一對更傻的嗎?

不管從哪裡看,都沒有達到推廣遊戲的效果。

不寧,張寧卻搖搖頭,「崔總,難道你不覺得這個新聞很奇怪嗎?」

「奇怪?」

崔澤恩點點頭,「的確是有些奇怪。」

「對,這當然奇怪了。正常人都不會不要婚房,只要裝備。崔總,要你選擇,你是選擇裝備,還是選擇婚房。」

「自然是婚房。」

一套婚房哪怕不是地段最好,也不是最貴的那種,那也得幾千萬韓幣。

遊戲裝備雖說也可以賣錢,但能賣多少錢。

與婚房相比,遊戲裝備一點都算不得什麼。

可是,這會兒張寧卻又說了一句,「如果我們的遊戲裝備,他的價格比婚房還貴呢,你說,這一對玩家,他們的選擇是對還是錯?」

此前的離婚事件只是第一波,第二天,不要婚房要裝備的新聞事件再度升級。

據知情人士暴光,這一對男女並不是腦殘,也不是傻叉。他們之所以這樣的選擇,是因為最近這一對夫妻在遊戲中打裝備,打出了至尊一套。至尊一套在凡人修仙傳的價格,如今已經炒到了6000萬韓幣的價格。以韓國30萬韓幣一平方的價格來算,100平方也就3000萬韓幣。與凡人修仙傳里的至尊一套價格低了一半,自然,只要是個聰明人,他們也就不要婚房,要遊戲裝備了。


這樣的暴光,再度讓無數的觀眾傻眼。

我靠,我說呢,這個世界哪裡有這麼傻的人。

這哪裡是什麼腦殘,一套遊戲裝備都要6000萬,誰還要婚房。

換做是我,哥也不要婚房。

有這6000萬韓幣,都可以買兩套房子了。

也有人表示不信。覺得這個新聞在造假,遊戲裝備哪有這麼貴,最多賣個600萬韓幣,6000萬,做夢去吧。可是,這對於很多的新人,很多沒怎麼玩過遊戲的人來說,他們卻一下子真的被唬住了,「早就知道遊戲裡面的裝備可以賣錢,原來還不相信,現在算是真的相信了,6000萬一套呀。自己是不是,也去玩一下遊戲?自己這麼聰明,哪怕在遊戲中不能打到這樣的一套裝備,但打到別的一些裝備,也可以賣不少錢呢?」

很多觀眾原來從來沒有玩遊戲的想法,但在6000萬之下,也給刺激到了。

紛紛下載凡人修仙,嘗試著進入到遊戲當中。

雖然,並不是每一個看到這一些新聞的人都會進入,但是,這種轟動全國的新聞,只要有一部分,哪怕很小很小的一小部分進入,他對於一款遊戲,也是巨大的提高。

結果,這一進入,凡人修仙傳的人氣,又再一次暴漲。

原來凡人修仙傳只有15萬的同時在線,瞬間,這一次的15萬,再一次漲到了25萬。

25萬的記錄,已經超過了天堂2,成為了韓國第二大網路遊戲。

並且,這還不止。

從第一名cf以及第2名凡人修仙傳來分析,整個韓國,最火爆的遊戲,都已經換成了來自中國代理的遊戲。這已經給一些遊戲企業,或者是已經給一些遊戲玩家們一種錯覺。本土的韓國遊戲太弱了,只有來自中國的遊戲,才適合韓國遊戲市場。

雖然,不少韓國遊戲企業代表並不認可這樣的看法,但是,他們仍是同樣認為。哪怕中國的遊戲不行,便是,企鵝公司的運作能力,還是比他們高一籌的。不,不只是高一籌,簡直是高了不是那麼一點半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