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家公司雖然經營的不錯,但都是依仗靳氏集團,一旦被踢出局,莫家的生意一定一落千丈,加上爸爸的性取向問題,莫家可能直接破產,而自己就什麼都沒有了。

她絕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所以哪怕是當眾打自己的臉,她也必須順著葉微藍的話說!

靳仰止俊美的臉龐覆上冷霜,沉聲道:「公司什麼時候成為菜市場,什麼人都能進了?」

這是在諷刺莫染是買菜的大媽。

一旁的鐘離回答:「靳總,我已經讓保安上來請莫小姐離開。」

「哥……」靳無憂開口還想說什麼,靳仰止一個冷光射過去,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咽回去了。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莫染,氣得撒手就走。

保安上來請莫染離開,葉微藍則是跟靳仰止回辦公室。

鍾離早就讓人準備好一套新的女裝送過來。

葉微藍打了一個噴嚏,揉著揉鼻子,濕漉漉的眼神望著男人,「手都凍僵了,要不然你幫我換衣服唄。」 靳仰止沒理會她的調戲,皺著眉頭道:「去換衣服。」

「哦!」葉微藍抱著衣服去了他的休息室。

等門關上,緊抿的唇瓣才揚起一抹無奈和寵溺。

轉動輪椅剛想去接一杯熱水,忽然響起敲門聲,回頭就看到紀暖拿著一個保溫杯走進來。

「我看微藍衣服都潮濕了,怕她感冒所以特意倒了熱水沖的紅糖生薑茶!」紀暖將杯子放在茶几上,特意解釋一句:「保溫杯我新買的,沒用過。」

靳仰止神色清淡,說了一句「謝謝」。

紀暖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站在原地猶豫了下,輕聲道:「染染是有些衝動,不過微藍的脾氣也太火爆了一些,這裡畢竟是公司,事情鬧大傳出去對你和她都不好。」

靳仰止眸色冷清的掠向她,沉聲道:「我家藍藍脾氣很好,所以才會被欺負。」

紀暖被他一句話懟的說不出話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沒有別的事,你出去吧。」靳仰止無情的下了逐客令。

紀暖嘴角牽起勉強的弧度,「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轉身離開。

剛走出辦公室就看到走過來的靳無憂。

她著急的問:「怎麼樣,我哥有沒有教訓那個沒有教養的女人?」

紀暖眸暗,「好了,無憂這件事到此為止,她終究是你哥的女朋友!」

靳無憂一聽她的話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氣得身前起伏不定,「我哥怎麼就被那個狐狸精迷的沒了理智!不行,我一定要讓我哥清醒過來!」

「無憂,你想做什麼?」紀暖面露憂色,「你別胡鬧,讓你哥生氣!」

靳無憂看了她一眼,信誓旦旦道:「放心吧,我有分寸,說起來還是染染太沒用,怕什麼呀……」

……

辦公室,葉微藍換好衣服出來,頭髮還是潮濕的,發尖的水滴到地板上。

靳仰止招手將她叫到身邊,將保溫杯送到她手裡,「趁熱喝了。」

說著有拿毛巾給她擦拭頭髮的水。

葉微藍一邊喝一邊問:「紀暖送過來的?」

保溫杯是粉紅色的,一看就是女生用的玩意!

「嗯!」

「你也不怕我吃醋?」葉微藍扭頭望他,小嘴撅起。

靳仰止手臂垂下,黑得發亮的瞳孔凝視著她,語氣篤定,「你不會。」

「這麼自信?」葉微藍黛眉輕揚。

他笑,手指輕撫著她的臉頰,「一個無關緊要的路人甲,有什麼好在意的?」

雲淡風輕的語氣是真的沒把紀暖當做一回事。

葉微藍就喜歡他這種不任何人放在心上的模樣,好像只有自己一個人是在他心上的,緋唇挽起笑意,「她是路人甲,那我是什麼?」

「你說呢?」靳仰止不答反問。

「我是在問你,不準用問題來回答我的問題!」葉微藍怒嗔。

像靳仰止這樣聰明的人,通常遇到不想回答的問題時都會以問題回答問題。

熠熠生輝的眸光里湧上濃稠的情意,低頭在她的唇瓣上親了一下,「你是我的藍藍。」

是他獨一無二的女孩!

葉微藍臉上的笑愈深,心滿意足的靠近他的懷裡。

喜歡他,喜歡他叫自己藍藍……

藍藍,藍藍,藍藍,溫情繾綣,情意濃墨,令人心醉。

……

靳仰止做了靳氏集團以後就比以前忙很多,有時下班也不一定回墨園,而是去玉蘭苑睡一夜,葉微藍也不好意思去打擾他工作,下班就跑去紫魅自己找樂子。

一進酒吧就被人一把摟住,「我靠!我等了你這麼久,可讓我逮住你了。」

葉微藍聽著聲音耳熟,這才忍著沒動手,抬頭看向摟住自己的男人,「閣下哪位?」 男人臉色瞬間黑了,硬生生遏制住想要掐死她的念頭,咬牙切齒的擠出三個字:「凌則嶼!」

「哦!」葉微藍眨了眨眼睛,「我們……認識?」

凌則嶼額頭的青筋都爆出來了,緊咬著下頜道:「我還是掐死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

「等等!」葉微藍連忙推開他的手,「我想起來了,凌則嶼,凌家小少爺嘛!」

「哼!」凌則嶼給了她一個算你識相的眼神!

葉微藍撩了下自己的長發,一邊走向吧台一邊道:「不過你來這裡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找你!」凌則嶼跟在她的身邊,沒好氣道:「你該不會忘記答應過我讓我排隊第一個追你吧!」

結果他連她的人都找不到,最後還是收買了藍惑的酒保才知道,她不去藍惑就可能是在紫魅,他這才來紫魅蹲她。

葉微藍讓酒保給自己一杯酒,頭也不抬一下道:「哦,那你不用追了!」

凌則嶼眼睛一亮,「你這是直接答應要做我女朋友了?」

葉微藍接過酒喝了一口,抿著唇瓣道:「當然不是,我已經有男人了,你追個屁啊!」

「有男人了?」凌則嶼頓時火冒三丈,擼起袖子道:「是誰?我去弄死他,你別攔我,居然敢和我搶女人!」

「靳仰止!」

「誰?」凌則嶼側頭眼神驚訝。

「你沒聽錯,就是靳家的三少爺靳仰止!」葉微藍重複一遍。

「靠!」凌則嶼咒罵道:「我要去弄死他,跟我搶,竟然跟我搶……」

一遍罵一遍走,走了幾步發現她真的不攔自己,又停下來回頭道:「你還真不攔我啊,不怕我弄死他啊?」

葉微藍靠著吧台,緋唇揚起邪魅的笑,「你要是真弄得死他,我就跟你走!」

「艹!」凌則嶼咒罵了句,挽尊的折身回來,一臉不爽道:「那個死殘廢有什麼好的?」

葉微藍手的酒杯重重的放在吧台上,抬頭眸色比月色還要冷,「你再罵他一句試試?」

「靠!」凌則嶼一把奪過她手裡的酒杯,一飲而盡,鬱悶到不行。

換做京城哪家的公子哥他都敢去搶,唯獨靳仰止,他不敢。

靳家大公子靳景行行事低調,關於他的傳聞極少,最大的新聞就是與席家千金席絳雪的強強聯姻,而二公子靳行止則是京城最出名的富二代,長相俊美風流瀟洒,手段不幹凈,至於這靳家三公子……

所有人提及都覺得他長相俊美,紳士高貴,是個清貴的公子哥,凌則嶼卻覺得能年紀輕輕坐上野狼隊長位置的男人能是什麼善茬,手段肯定黑著呢!

跟靳仰止搶女人,和在老虎嘴邊搶食物有什麼區別!!

可惜了葉微藍這麼漂亮的妞,便宜了那個死殘廢……

葉微藍看到他鬱悶的樣子很高興,她就喜歡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苦惱上,尤其是凌則嶼還是想干又干不掉靳仰止的樣子!

和酒保要了酒,餘光掃到門口走進來的人,煙眸微眯,「她怎麼來了?」 「誰?」凌則嶼順著她的眼神看過去,看到了靳無憂進來了。

「你的冤家!」

「我呸!」凌則嶼瞪了她一眼,「還不是拜你所賜!」

葉微藍放下喝一半的酒,「我去下洗手間,你隨意,今晚我請。」

拍了下凌則嶼起身就走。

說是去洗手間,其實是乘電梯直接去了辦公室。

蘇聽雨看到她臉色不太對,問:「怎麼了?」

「有人上門找茬來了。」葉微藍拍了拍她的肩膀,蘇聽雨立刻起身把位置讓給了她。

葉微藍在電腦前坐下,立刻啟動了酒吧里所有的監控,所有的監控都顯示在面前的幾台電腦里。

「靳無憂?她來做什麼?」蘇聽雨看到走到吧台的靳無憂也覺得奇怪。

她記得靳無憂是經常去藍惑,紫魅來的極少。

「不知道,但肯定沒什麼好事!」葉微藍眸光緊盯著監控畫面。

畫面里靳無憂站在凌則嶼身邊,兩個人好像有對話,只不過凌則嶼一臉不耐煩,沒說兩句轉身就走。

靳無憂見沒有人注意,將一個白色藥丸丟進了葉微藍的酒杯里。

葉微藍緋唇挽起:「看吧,我就說肯定沒好事。」

蘇聽雨黛眉輕蹙,「這個靳無憂仗著自己是靳瀾的女兒真是什麼事都敢做,我去處理她!」

「等一下!」葉微藍拉住了她。

「怎麼了?」

「你看……」葉微藍眼神示意最旁邊的那台電腦。

蘇聽雨看過去,眼神立刻變了,「這是想搞垮紫魅!」

「不是想搞垮紫魅,是想搞垮我!」葉微藍神色桀驁又冷艷。

「你知道是誰做的?」

「現在還不確定,不過很快就會知道的。」葉微藍抬頭看了她一眼。

蘇聽雨聽她的語氣淡定,想來是已經有想法了,「你打算怎麼做?」

「靳無憂想給我送份大禮,我自然要回她!」黑白分明的煙波里流轉過狡黠,拿出手機遞給蘇聽雨,「幫我給靳仰止打一個電話,就說我醉了。」

蘇聽雨一怔,片刻反應過來,沒好氣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那種事!」

「你不明白!」葉微藍無奈的看向她,「我們家仰止是正人君子,平日撩他兩句都能面紅耳赤的,我要是不給他點刺激,我得什麼時候才能沐浴恩澤啊!」

「滾!」蘇聽雨氣結。

色令智昏就算了,還秀恩愛!

葉微藍雙手合十交叉在一起,煙眸里充滿了期待……

……

靳無憂把葯放在葉微藍的酒杯里后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留在酒吧里玩。

一是想親眼看著葉微藍把酒喝了,二是要拍下照片給三哥看,葉微藍這個放蕩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好貨色,她就不信三哥看到葉微藍跟別的男人翻雲覆雨,還會要她!

葉微藍走回吧台,拿起酒杯就要喝,眸光與看過來的靳無憂碰撞到一起。

靳無憂故作淡定的移開眸光。

葉微藍緋唇一勾,端著酒杯走向她,揶揄道:「這不是四小姐么?怎麼有空來紫魅,今晚戰隊也沒來啊。」

靳無憂撇了她一眼,「我喜歡去哪裡是我的事,關你什麼事!」

葉微藍輕笑,「是不關我的事,四小姐開心就好!」

說完,仰頭把酒喝完。

靳無憂親眼看著她把酒喝了,臉上掩飾不住的露出喜悅。

葉微藍掃到她的竊喜,心裡忍不住感慨,真是單蠢的女孩啊。

轉身要走的時候,眸光一閃,肩膀狠狠的撞在靳無憂身上。

靳無憂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她撞了下,沒站穩直接摔坐在地上。

葉微藍連忙彎腰扶她起來,「哎呀,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靳無憂站起來,一把甩開她的手,「我看你就是故意報復我!」

「怎麼會,你想多了……」葉微藍面露無辜,話音剛剛落地,忽然門口傳來一陣騷動,緊接著穿制服的警察湧進來…… 「警察臨檢,把燈打開,所有人把身份拿出來!」走在最前面的顧鉑悅開口道。

蘇聽雨剛好從電梯里走出來,冷靜自持的開口,「臨檢?我們並沒有接到通知。」

「既然是臨檢,又怎麼會通知?」顧鉑悅話是對蘇聽雨說的,眼神卻一直看著葉微藍,「我們也是接到匿名舉報,酒吧藏毒販毒,所以……麻煩你們配合!」

「藏毒?靳無憂嫌惡的眼神看向葉微藍,「你竟然還吸毒?」

葉微藍白了她一眼,都懶得開口罵她,明眸掃向顧鉑悅,「顧隊什麼時候調掃毒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