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塵一愣,這凌妃煙沒順着自己的話問下去,反而跳出自己的節奏,看樣子商場上打拼出來的女人,確實有兩把刷子。

凌妃煙也發現,葉塵兩句話就把自己帶進了他的節奏,如果自己順着他的話說下去,肯定會牽帶出本來沒想要說的東西,跟葉塵說話,真的是防不勝防。

“我傾城國際縱然不是什麼巨頭,但也有個幾百億的市值,他們想一口全部吃掉,我怎麼能讓他們得逞。”

“哦,還有這麼一層關係啊,你們那麼有錢還缺錢。”

“不是你說的有便宜就要佔嘛,再說,誰會嫌錢多?這東西自然是越多越好”凌妃煙拿看傻子的眼光看葉塵。

“不過,照你這麼說,傾城國際,那和你有婚約的那家,就不會爭一爭?”葉塵也沒接話。

“自然不會放下這塊肥肉,這就是他們的骯髒交易,一起把我打下來的傾城國際分了,兩家都是得利者,自然不會有什麼異議。”

“真正犧牲的只有你?”

“可能這就是,大家族子女的悲哀吧。” 不過談到現在,葉塵只是對所謂的燕京凌家有了大概認識,凌妃煙也是有分寸的,凌家的東西,縱使凌妃煙看不管或是極其厭惡凌家的做法,也沒有和葉塵往深了說。

不過葉塵倒是興趣缺缺,你說的這些,稍微一查就全都能知道吧,我要的東西你可是一點沒說啊。

“那對方呢?和你聯姻那個大家族的公子哥是怎麼樣?紈絝?家教不好?”

“那倒沒有,他們是真正的貴族。”凌妃煙想了想燕京趙家,家世,背景,在燕京應該是獨佔鰲頭了。

“那倒怪了,這男的這麼好,你還拉我下水乾嘛啊?”葉塵想這丫頭腦子不會秀逗了吧,極品總裁愛上我?還不願意?

凌妃煙面色嚴肅“葉塵,你說,如果一個人,他沒了沒了自由,他快樂嗎?”

“嗯,”葉塵略做沉思“我看,分人。”

“怎麼說?”

“如果一個家徒四壁的人,你讓他一夜暴富,而前提是他失去自由,我想大部分都會願意,而像你們這種生下來錦衣玉食的,突然讓你失去自由,可能難以接受。”

“當然簡單點說,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自己作的。”

葉塵的話,毫不留情,讓凌妃煙有些難以接受。

“你看菲兒,她也不想被家族束縛,就來來找我了。”凌妃煙轉移話題,說到了凌菲兒。

不過葉塵不想聊她啊,葉塵就想清楚一下這個燕京的公子哥到底是個什麼人物。

“你總得跟我說說,這燕京的公子哥是個什麼情況吧,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啊。”葉塵想強行把話題拉過來。

但似乎凌妃煙另有打算,她還是想先知道葉塵的底細,當然,葉塵怎麼肯將底細交給她。

“那咱們先說說你,葉塵,我現在發現我對你是一無所知啊,這麼好的身手,這麼強的背景,居然是個送外賣的。你覺得是你,你會相信嗎?”凌妃煙盯着葉塵,現在倒是不像之前對葉塵那麼心存畏懼了。

“不管你怎麼想,我是我是信了。”葉塵這打定了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下午不是說了,想知道去查啊,你不是厲害嗎,你不是凌家二小姐嗎,這麼牛皮你去查啊。”葉塵企圖諷刺凌妃煙,激怒她讓她趕緊翻篇。

凌妃煙也笑了笑,看着葉塵“行了,也沒人願意被別人查,我們好好談談,我跟你說了我凌家還有我凌妃煙包括傾城國際的事,你好歹跟我說說你葉塵吧,我甚至連你多大都不知道,弟弟!”凌妃煙也回頂回去,尤其最後一個詞,極具挑釁,說完嘴角還揚起了笑容,好像佔了葉塵的的便宜,她多賺似的。

葉塵嘴角抽了抽,這孩子挺俏皮可愛,但這腦子是不是不太靈光啊“我又沒逼你,你自己要跟我說的。”葉塵攤攤手,好像再說自己的無辜。

凌妃煙的笑容逐漸凝固,好像沒錯,還真是自己先說的,說之前倒是真沒談好條件“那不行,你得說,先說說吧,你葉塵多大歲數,家住哪,家裏還有什麼親人?”

葉塵皺着眉頭,好像很爲難。

“怎麼,這些你都不知道,你真以爲你在這哄三歲小孩啊。”凌妃煙虎個臉,煞是可愛。

“不是,你真的是三歲小孩啊,結婚登記,你沒看嗎?”這次換葉塵看傻子一樣看着凌妃煙了。

“這個?我也沒太注意啊,我想聽你自己怎麼說啊。”凌妃煙企圖強行辯解,但自己都覺得蒼白,聲音也就越來越小。

“葉塵,二十六歲,臨江市本地人,現在什麼親屬都沒有。”看着凌妃煙,一挑眉。

“不對,你有戶口的,那你爲什麼還住餐館的宿舍呢?”

“我樂意。”

“誒,對了,你之前說你回國之前?那你之前在國外幹嘛。”凌妃煙忽然想到了這個點。

葉塵心裏也笑了笑,可算上鉤了,這在這等你半天了。

“啊?也沒幹什麼,瞎說的,啥國外,我這樣的還能出國?你不說我都不知道我這麼牛皮呢。”葉塵訕訕一笑,傻子都能看出來,你在掩飾什麼。

凌妃煙突然暴起,一個箭步到葉塵身邊,一把小匕首已經架到葉塵脖子上了。

“你,你,有話好好說啊,別,別手抖。”葉塵配合的裝作害怕,還把害怕時的聲音顫抖都演了出來。

把匕首往桌上一扔,凌妃煙也坐回去了“得了吧,你一點都不害怕,你知道我沒殺氣,你都懶得躲,我發現我從小習武都沒有你這身手,跟我說說唄,去國外幹嘛了?”凌妃煙的語氣竟是有點小撒嬌。

這是葉塵沒料到的,這麼一個美女總裁,也有這種小女兒的情緒。

不過凌妃煙是清楚,自己這是在掩飾自己內心的強烈波動,她在見識過葉塵那近乎實質的殺氣之後,還敢這麼試探他,絕對是提着腦袋的找死行爲,如果葉塵反擊,凌妃煙也清楚自己可能的下場是什麼。放下匕首的那一刻,凌妃煙自己心底也長舒一口氣。

葉塵覺得火候可能還差一點,雖然凌妃煙已經試探自己,卻沒有說出她猜測的自己的身份,得誘導她自己說出來,她這麼自信的人,她自己說出來的事纔會深信不疑。

“你都知道了?我也就是在國外學學手藝,自保之外,混口飯吃。”

“什麼手藝?殺人嗎?”

“哎,憑什麼你能行俠仗義,我就不能除暴安良啊。”葉塵彷彿在表達自己的不滿,實則一步步引*誘凌妃煙。


“就你?不給你錢你會幹什麼?還說那麼愛佔便宜,那拿錢辦事殺人的,你不是殺手就是僱傭兵。”

“啥?你這啥邏輯?你特麼也是個天才。”葉塵故意演出那種被人道出身份,卻強裝鎮定的那種感覺,加了幾句粗話,顯得自己更加的慌亂。

上鉤了,但還需要她緊緊咬鉤才行啊。

“殺手?殺手不可能,殺手哪有你這麼張揚的,你八成國外的傭兵吧。”

葉塵眼睛一瞪瞳孔微縮,但瞬間又恢復了。

“哈哈,被我猜到了吧,你就是傭兵,不過這樣我也放心了,這樣我就不用擔心你的安全了,省事了還。”凌妃煙高興的笑了笑,揮揮小拳頭表示自己的勝利。

葉塵也笑了笑,在凌妃煙眼裏,葉塵滿是無奈,但葉塵自己清楚,凌妃煙這條大魚總算是上鉤了,自己也算是少了一事。

不過,剛纔說不用爲安全擔心,看來這京城的公子,能量不小。 “你說什麼?還有安全考慮,我能不幹嗎?掙了錢也要有命花才行,何況你連錢都不給。”葉塵故作驚慌,開始對凌妃煙反擊。

“也沒什麼,你要淡定,還僱傭兵呢,就這麼樣能執行任務嗎?你身爲僱傭兵還不清楚嗎?華夏還是很安全的。頂多是點當地第三方勢力對你使絆子,但在臨江市,起碼又臨江王這層關係,你應該是沒什麼大問題。”凌妃煙擺擺手,知道了葉塵的身份,況且這葉塵和秦海山還有關係,凌妃煙自然放心許多。


“那不行,你不派人保護,我不幹了。”葉塵大有一言不合自己就走的勢頭。

凌妃煙也清楚,葉塵這是管自己要錢呢“多少?說吧。”

“這不是錢不錢的事,主要是你說完這個情況吧,我還得每天擔驚受怕的。”

“兩千萬。”

葉塵一咽口水,好傢伙,真有錢啊“不是,這個好歹一條人命啊,用錢去衡量是不是有點草率了。”

“三千萬。”

“咱也不是那個意思,是吧,我覺得我還年輕,對吧。”

“五千萬。”


“那啥,他們都是壯漢,我這也沒個東西防身,你看這。”

“兩個億。”

“兩億也不太,你說多少?兩億?成今後你說怎麼做我就怎麼做。”葉塵此時啊,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那個開心啊,這動動嘴就兩個億,雖說自己不缺錢,但這掙錢也太快了吧。

凌妃煙心裏在滴血啊,那不是了兩塊錢啊,那是兩個億啊,真的值嗎?怎麼自己一遇見這葉塵就這麼衝動呢,難不成這傢伙還真是我的剋星?算了,兩億要真能把這事辦好,倒也還算可以。

“對了,我想知道,你救我那天,你說不是你給我脫的衣服?”

“那啥凌總,咱那賬怎麼說。”

凌妃煙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這稱呼換的夠快的“半年吧,一個月給你一萬,最後事成了剩下所有都給你”

“啥?我半年也就拿六萬塊錢?還在這擔驚受怕的?”葉塵還真沒想地凌妃煙在這等着他呢,這一手小套路,這丫頭也變壞了啊。

“那你反正答應了,要不一個月五千。”

“不降了,不降了。”葉塵一臉苦相,這次倒不用裝了,自己居然大意了,讓這丫頭擺了一道,真是獅子也有打盹是時候。

“那天啊,那天是我半夜把飯店的我妹妹叫上來給你換的衣服,好像整得誰稀得看你似的。”葉塵撇撇嘴,解開了凌妃煙的疑惑。

那還好,自己還沒被這流氓看過,又看看自己的身子,自己這身材,難道還對這個臭痞子沒點誘惑嗎?又像是生氣的跺了跺腳,瞟了葉塵一眼。

給葉塵弄得也是一頭霧水,這丫頭先是開心,後來又像是羞憤,最後還瞥了自己一眼,自己也不能夠示弱啊,明明是自己吃虧了,氣不過,一眼又瞪了回去。

“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我聽你的啊。”葉塵也是不知如何評價這個凌妃煙,你問我怎麼辦,你又不跟我說我要辦什麼,這不是自行矛盾嗎。

“這樣,我聽說他的人,最近會來一趟臨江市,到時候,就看你發揮了。”

“京城那位富家少爺嗎?來唄,不就擋箭牌嗎,我還是會的。”

葉塵也沒把這當成什麼大事,畢竟不是那位京城的少爺親自來,目前最重要的事,先是查清楚姬月英,其次是那位苗疆之人,在後面就是樑菁菁拉自己進入了鹽坊這個漩渦中。哎,想想,現在也真的是焦頭爛額啊。

“那個,下午跟你說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凌妃煙又看着葉塵,這傢伙當過僱傭兵,身手比自己好,那當個保安應該不錯。

“啊?下午什麼事啊?”葉塵一想,下午自己也不在凌妃煙家裏啊,自己一直在外面啊。

“就是我跟你說的,讓你去我們公司應聘個職位的事。”

“啊,那個啊,我也想了一下,如果我去公關部當個經理什麼的,你們那小姑娘都不會安心工作了。影響你們公司運作,我看還是算了吧。”葉塵現在手頭的事不少,自然需要點時間,也就不想去傾城國際上班。

“我呸!還公關部,你去保安部還差不多。”凌妃煙覺得這貨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還公關,公你妹的關,要真招你這種人進公關部,首先估計是內部公關,那纔是真的把我公司給毀了,那樣我的得先把人事的主任辭了,真的是,什麼眼光。

“不帶這麼人身攻擊的,雖然我長得帥,那也不是我的錯啊。”

凌妃煙簡直快吐了,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得了得了,就你這樣,我們公司十個有九個都比你帥,最後一個還跟你差不多。”

“不能吧。”葉塵老臉一耷拉,這是收到了一萬點真實傷害啊。

不過凌妃煙倒是仔細端詳了一下葉塵,發現他也不是那麼的不堪嘛,立體的五官,堅毅,陽剛,身材也很好,肌肉勻稱,不像是健美那種的大塊,但卻能給人一種迸發的力量感和令人信任的安全感,這就是男性的魅力嗎?況且這個人還救過自己兩次,雖然都佔了自己便宜,但好歹大的是非他還是拎的清楚的,這麼看,葉塵,好像也不錯。

想着,凌妃煙的臉頰慢慢浮上一抹紅暈。

“喂!怎麼了?發燒了?”葉塵極不解風情的把凌妃煙拉回現實,他看凌妃煙那個樣子,心想,這丫頭不會發春了吧。


凌妃煙輕啐一口,什麼不錯,自己那是瞎了眼,這傢伙分明就是個潑皮無賴。

“就這麼說定了,你明天去應聘,保安部。”

“走個後門?”

“中午就跟你說了,不可能,更何況你長得這麼美,就不要想的這麼美了。”凌妃煙朝葉塵嘿嘿笑了笑。

這讓葉塵也有些尷尬,“那,那工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