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卻彷彿沒有聽到陳友宜的話一般,依舊往著前方行去。

他剛到宏烈芷珊的身邊就感覺到了一股凶煞之力鋪面而來,彷彿一頭張牙舞爪的猛獸一般。

「大哥,小心啊!」


陳友宜知道自己改變不了葉天的主意,只能在一旁稍作提醒。

「嘩!」

在眾人以為葉天要被噬魔煞氣吞沒之時,其身上突然自發的閃耀出了道道黑光,將那些同等顏色的煞氣盡數擋在了身外。

「如此濃郁的精神之力,葉天是要去救人?」

司空典見到這些黑光,眼中爆發出強烈的精芒,同時帶著深深的嫉妒。

他所言沒錯,葉天體內的精神之源在這一刻再次大發神威,對其展開了幫助。

「刷!」

下一刻,葉天直接朝宏烈芷珊的嬌軀拍出了一掌,一道肉眼可見的粗大黑光沒入了她體內,與那些噬魔煞氣混在一起。

周圍之人聽了司空典的聲音后都聚精會神的看著他們,沒有一個人敢出去打擾。

「刷刷!」

又是兩道黑光沒入了趙元與梁右兩人的體內,只不過他們所擁有的待遇明顯差了許多。

葉天這只是稍稍做了個樣子,完全沒有真正救醒他們的想法,他的真正目標只是宏烈芷珊。

精神之力剛一沒入宏烈芷珊的身子就與噬魔煞氣爭鬥起來。

兩團黑光攪為一團,讓人分不出孰好孰壞,就連葉天自己也是如此。

不過好在精神之力乃是精神之源供給,而他只是作為一個載體,因此弄不弄清楚都無所謂。

隨著精神之力流過身體越來越多,葉天臉色也蒼白起來。

他的這抹蒼白與那些力竭受傷的人不一樣,這是源自最本源靈魂的疲憊。

之前舊傷還未好,此刻新傷又至,這樣的行為真可謂是十分的危險。

隨著精神之力越來越多,葉天在痛苦之時也收到了一些成效,那些橫行霸道的噬魔煞氣在精神之力的阻擊下老實了不少。

宏烈芷珊身上許多的地方都恢復了原來的樣子,黑氣緩緩散去。

只是想要將它們徹底磨滅卻沒有這般簡單。

噬魔煞氣由於沒有源源不斷的後備軍,因此它們不選擇與精神之力硬拼,而是在宏烈芷珊的身上遊盪起來。

葉天無奈,只好咬牙堅持與它們打起了游擊戰,對於對付噬魔煞氣所要面臨的困難,他早已有了心理準備。

眨眼一個時辰過去了,葉天全身開始微微顫抖,嘴唇也開始發紫,但是手中射出的一道道黑光還是沒有消失。

「大哥,不要拼了,快些休息一下吧!」

一旁陳友宜等人看了心中敬佩的同時是深深的擔心,葉天這副模樣比之前昏迷時還要恐怖。

葉天此刻完全集中注意力,壓根就聽不到他們的話語。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走神,怕是馬上就會進入昏迷狀態,到時候可就慘了。

這事情進行到一半,宏烈芷珊救不了不說他自己也要被噬魔煞氣侵入身體。

而這一個時辰黑幕中的響聲就一直沒有斷過,其中無數的黑光翻湧著,恐怖駭人的氣息時不時從裡面傳來,但沒有給外面的人帶來傷害。

「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去幫幫大哥?」

凌寒楓站在原地著急的說道,作為好兄弟此刻理應為葉天出一份力。

蘇杭聞言苦笑了一聲,無奈道:「寒楓,你不要衝動,現在我們完全幫不了葉天,一切只能靠他自己,我們過去只會徒增麻煩!」

「唉……那我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大哥崩潰掉啊,他現在這副模樣真的很不妙啊!」

凌寒楓心中真的苦悶到了極點,一切都只怪自己的修為太低。

「蘇杭說的沒錯,我們此刻根本就無法擁有真正的精神之力,去幫忙等於是送死,反倒給大哥帶來麻煩!」

陳友宜也反對了凌寒楓的想法。

因為凌寒楓所謂的幫助肯定很單一,就這麼過去把葉天拉回來。

但是一旦這個過程中遭到噬魔煞氣的反噬,那就得不償失了。

眨眼又是一個時辰過去,葉天的身子越來越虛弱,彷彿微風中的一根柳絮一般,搖搖晃晃的隨時都要摔倒。

而這時宏烈芷珊的臉色倒漸漸紅潤起來,身上的黑光幾乎消失不見。

就見身邊趙元與梁右兩人也是如此,身子恢復的都很快。

「不行,我一定要去拉大哥回來!」

凌寒楓終於看不過去了,因為葉天的生命氣息越來越微弱,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大哥在自己面前死去。

「轟!」

還未待其踏出腳步,前方就猛地爆發出了一道黑光,將眾人都震退出去。

與此同時,一個沙啞恐怖的聲音緩緩從空中傳來。

「打擾他者死!」 這聲音可謂是世間最為難聽的聲音,使得陳友宜等人都皺起了眉頭。

就連葉天身子也些許晃了晃,彷彿受到了這聲音的干擾。

聲音落下,一個神秘人突然從前方黑幕中飛躍出來,一下就來到了葉天身後,面對著陳友宜等人,做出了保護之勢。

「你是何人?為何要擋我去路?」

凌寒楓在這個時刻早已沒了懼怕,之前去救葉天本就是抱著抱死之心的。

而其身旁陳友宜等人也目不轉睛的盯著這個神秘人,從黑幕中出現怕是沒有什麼好人。

神秘人身著一身黑袍,從頭到腳將自己包了起來,只露出了一雙陰暗、毫無生氣的眼睛。

他如同死人一般淡淡掃過眾人,用其沙啞的聲音道:「我乃是噬魔坐下親傳弟子魔生,今日你們誰也不得靠近我身後的小子!」

說著,他還走上前了一步,一股股的肅殺之氣直撲凌寒楓。

「蹬蹬蹬!」

凌寒楓修為本就弱小,此番遇到了傳說中噬魔的弟子,根本就無法抵擋,不由自主的往著後方退去,好在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魔生?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要救葉天?」

面對他這樣奇怪的舉動,眾人的心中都布滿了疑惑,這噬魔的弟子為何要好端端的護著葉天?

聽了凌寒楓的問話,那個自稱魔生的人突然大笑了起來,聲音難聽之極,就彷彿從九幽黃泉中傳來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小子,你是傻子嗎?我作為噬魔的弟子,當然是要殺人,豈會救人!」

魔生笑罷才滿臉譏諷的說道。

「什麼?」

聽到這話,陳友宜等人頓時也緊張了起來,既然是敵人,那便不可能對其客氣。

之前他們還真的以為這個魔生與葉天認識呢?現在看來是仇人還差不多。

「魔生,你想對大哥怎麼樣?」

陳友宜三人齊刷刷的上前了一步,在這種關頭兄弟情誼就顯現了出來。

「哼!葉天不免耗費精力而為人療傷,我只是想看著他在痛苦中死去罷了,你們誰也不要打攪這個精彩的節目!」

魔生邪邪一笑,說罷還轉過頭去朝宏烈芷珊一指。

「刷!」

他的指尖冒出了一道強烈的黑光,正是擁有詭異力量的噬魔煞氣。

在這股噬魔煞氣的注入下,之前那些好不容易被葉天壓制的煞氣再一次升騰了起來,將宏烈芷珊半個身子都給覆蓋。


看著這一幕,正在咬牙堅持的葉天心中想要吐血,心中把這個突然出現的魔生恨到了極點。

他雖然不能說話,但是外界的一切還是能有所感應的,特別是魔生出場時的聲音徹底驚醒了他。

「你怎麼知道我大哥叫葉天,你是不是認識他?」

心思比較細膩的凌寒楓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這魔生作為噬魔的弟子怎麼會叫得出葉天的名字?

魔生聽了這話後身子也是微微一愣,隨即冷笑道:「小子,這有什麼好疑惑的,之前你們這兒發生的一切我都密切關注著,葉天之名我早就聽到了!」

魔生這個解釋雖然有些牽強,但也確實合理。

「魔生,你到底讓不讓開,再不起開休怪我們手下無情!」

這時一旁的蘇杭再次踏出一步,在三人中他的實力最強,現在理應先出頭才是。


畢竟在噬魔煞氣的注入下葉天的局勢變的更加岌岌可危了。

現在無論如何兄弟們也得先將他給救回來,他們不能失去這個主心骨。

「哈哈!就憑你們三個嗎?我一隻手就可以捏死你們,本打算等葉天死後再和你們好好玩玩,現在你們既然迫不及待的赴死,那我就送你們一程!」

面對三人的挑戰,魔生的心頭也來了興趣,對於他而言殺三人就跟玩一樣。

說罷,他反倒率先朝著蘇杭衝去,他也看出來了,三人中還屬蘇杭最為厲害。

「砰!」

隨著魔生的到來,一把鐮刀也出現在了蘇杭的頭頂,朝著他直直劈下。


面對這一擊,蘇杭不敢有絲毫的輕視,假如被劈中,身子定然會化為兩半。而且在鐮刀之上還附有些許的噬魔煞氣,威力真的是恐怖之極。

「嘗嘗我噬魔鐮的滋味吧!」

魔生攻擊的同時嘴中還不停的叫喚,彷彿這樣能給他帶來很大的快感。

他那沙啞的聲音宣告了又一把絕頂氣兵的出現,名為噬魔鐮。

與此同時,在攻擊的一瞬間,他的真正實力也顯現了出來,居然只是九階巔峰的境界,在如此境界就有這般的膽魄,這也實在是令人心驚。

「九階巔峰,哈哈,那我倒不怕你!」

蘇杭見到其真正實力,心中一下子放鬆了許多,假如魔生是圓滿境,那就徹底的完蛋了。

蘇杭說話的同時,一直使用的那把白玉劍也顯現了出來,只是這次的白玉劍與之前有了些許不同。

許多詭異奇怪的符文浮現在劍身,使得其看上去耀眼異常,一看就不是凡品。

白玉劍出,當然也少不了白玉芳華,無窮無盡間與噬魔鐮的黑光混在了一起,頗有些陰陽的味道。